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四百二十章 婉兮心思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二十章 婉兮心思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清漪院里,婉兮犹如没事人一般坐在屋里,一手拿着棋谱,一手执棋,径直做着自己的事,并不受外界的影响。有些事情其实想通了,也就没啥了。以前婉兮可能还会因此而受影响,但是在明白一个事实之后,她的心慢慢地就硬起来了。

    人呐!到底是贪心的,她也一样。重活一世,她得到了从前求而不得东西,更得到了胤全部的爱,现在让她放手,她舍不得啊!既然会不得,她就得想法守住这一切,所以那些想要她死的人,她只能先一步送她们去死。

    平嬷嬷进来的时候,看着一脸悠闲的婉兮,面色也不由地柔和两分。她手头上的事情都已经上手了,对于婉兮打击董鄂一族的打算也慢慢了解了,而正是因为这些让她对于眼前这个年纪不大,心思沉稳的女子忠心以对。

    “福晋,这个月的账本,老奴已经全部对好,这……着火了……”平嬷嬷透过窗户看着一阵浓烟,不由大惊失色地叫道。

    婉兮转头看了窗外那不断上升的浓烟,慢慢放下手中的棋谱和棋子,随后起身看了平嬷嬷一眼道:“嬷嬷,不如随本福晋一起去看看情况吧!”

    “是。”平嬷嬷虽然不懂婉兮为何这般平静,不过想想以往婉兮的作为,轻轻颔首,跟在了她身后。

    郡王府里,不,应该说现如今各个府里对于火灾的防范都是重中之重,但凡发现火情都会迅速扑灭。毕竟时下的房屋多以木制,一旦燃起,不及时扑救,便会燃烧殆尽。

    等到婉兮带着平嬷嬷等人浩浩荡荡地赶到时,府里的下人已经开始救火了,只是碍于火势太大,这一时半会的很难扑灭,唯一的办法大概就是防着***院落被牵连,至于这个院落扑得灭就扑,扑不灭就只能任它烧光。

    “烧,烧,烧死完颜氏那个狐媚子,烧死她!哈哈,烧死她就再也没有人阻止爷宠爱我啦!”院子不远处,刘氏就像是魔障了一般,围着被笑的屋子大喊大叫,而屋子周围因着火势的关系,传出阵阵声响,想来再过不久,这屋子便要塌了。

    一旁的小厮丫鬟看着疯癫的刘氏,离得远的都假装没有听见,匆匆忙忙地端盆拿桶继续救火,而离得近的,听了她这大逆不道的话都不自觉地跪了下来。

    婉兮看着那火势,心知屋里的佟氏怕是难逃命运,而一旁的刘氏,不管她是真疯还是假疯,就凭着她在屋外被发现,身边又有桐油和火种,不用别人说也知道她跟这事脱不了干系,何况她嘴里还口口声声喊着要烧死她,那她这条命想留着怕也无人敢答应。

    “福晋,这火势怕是控制不住了,还请福晋离远一些,以免伤着。”听雨见着婉兮,先冲着她行了一礼,然后轻声劝慰道。

    “不必。火情如何?可有伤到什么人?”婉兮扫了一眼像是嗅到气味纷纷围过来的后院女眷,懒得理会她们惊慌失措的样子,径直问起情况来。

    她虽然不在意佟氏和刘氏的命,却也不想牵连无辜,若不然她怎么可能单单先弄死主导这一切的佟氏,暂且放过同样被算计的刘氏。要知道刘氏之于她,真真是恨意难消,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只要涉及胤,不管她们处于什么样的位置,她们终究还是会对上。

    “回福晋,佟姑娘在屋里似乎没有出来,院里的丫鬟因着事先就被打发出去了,倒也没有伤亡,另外就是刘姑娘,起火的时候她拿着桐油和火种,就在院门口,手臂微有灼伤。”听雨略过某些事实,揪着佟氏和刘氏的矛盾说了起来。

    周围的女眷闻言,都是一脸的惊叹,甚至有几个还轻声感叹之前没有接受她们的示好,不然真走到一块,谁知道下一个被烧死的是不是她。

    “先将刘氏关起来,待查清事情始末再做定夺,至于佟氏,等这火扑灭之后,按例葬了吧!”婉兮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平淡,没有波澜,让周围的侍妾都不自觉地多看两眼。

    倒不是婉兮表现得不好,而是婉兮的冷静让她们觉得心惊。之前她们总以为婉兮会有今日的地位全是靠爷的宠爱,但是此刻看她从容地处理事情,丝毫不受影响的样子,不管心里有何想法,此刻她们都有被震慑。至于佟氏之死,刘氏疯癫皆其有因,不过不管原因为何,终其两人所为,却是自作自受,不值得同情。

    “奴婢遵命。”听雨看着从容应对的婉兮,声应一声,又转身去忙碌了。

    听琴和听荷等人站在婉兮身后,半步不管离开,即便她们都清楚在这后院没人敢对婉兮动手,却也要防着,眼前这佟氏和刘氏可不就是例子么?放火想烧死福晋?到底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是真愚蠢,反正她们都不会有好下场。

    刘氏对着那火光四溅的屋子,显得极其的兴奋,即便丫鬟使劲儿拉她,她依照挣扎叫嚣着,似乎这样就能达成心中所愿。听雨看得皱眉,最后找来两个粗使婆子,直接堵嘴将她拖走了。

    火最终还是被浇灭了,只是整个院子也烧得差不多了,毕竟屋子是木制的,本就是易燃的,再加上桐油,不要烧得太快。

    婉兮看着满地狼籍,再看进去清理的下人,不自觉地攥紧手里的锦帕,心思略显凌乱,想来比起下令时的果断,面对时她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踌躇,毕竟那也是一条命!

    “婉兮!”一声惊呼之后,便见胤一阵风地从外面冲了进来,双手将她紧紧地搂进了怀里。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两人的身上,婉兮被胤紧紧地搂在怀里,神情怔愣,似没有想到胤会有此举动,等到回神,她不由地伸出双手回抱住他,那熟悉的怀抱瞬间驱散了她心中的阴暗。

    “婉兮!”良久,胤才开口,声音沙哑,让人心颤。

    胤的手指轻抚她的脸,指尖摩挲着指下娇嫩的肌肤。眼瞧着婉兮除了神情略有些委顿之外,***的并未有什么不同,心里这才算是长舒了一口气。

    “府里怎么会起火?爷听说是针对你的,到底怎么回事?”胤虽然极力于平静自己的情绪的情绪,但是因着太过着急赶回来,整个人到现在都还有些带喘。

    他原本在衙门处理事务,突然听林初九说什么府里起火,那一瞬间他只觉得心神俱裂,就怕婉兮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一路急行,连口气都没喘直接赶到后院。天知道在清漪院里没有见到婉兮的那一瞬间,他当时的心情有多么恐惧。而此刻,他将她拥在怀里,恨不得将她融入自己的骨血于一体。

    婉兮抬起头,目光定定地看着他,见他这般失态,心中一阵暖意,但是抱着他的双手却不肯松开,“爷,妾身没事,至于府里起火之事待回清漪院,妾身再详细说给爷听。”

    胤皱着眉头,转头的瞬间看着那烧成废墟的院子,而正在此时,佟氏的尸身正好被抬了出来,瞧着那扭曲的身姿,想来火势烧到一半时她醒了,只是没能跑出来。不过仅仅只是一眼,胤便收回视线,揽着婉兮的肩准备回清漪院。

    周遭的妾氏看着这一幕,全都屏住了呼吸,直愣愣地看着这旁无若人地秀恩爱的两人,眼里满满都是羡慕妒忌恨。若是可以,她们恨不得以身代之。

    不过不管她们想什么,都阻止不了两人的脚步。等到两人走远,一干侍妾瞧着来来往往忙碌的小厮婆子的,也不肯再耽搁,扭身都往各自的院落走去。

    回到清漪院里,胤搂着婉兮坐在炕上,两人都没急着说话,就这样静静地倚着对方,最后还是婉兮主动开口打破了一室的沉寂。

    婉兮没想过隐瞒胤,事实上若不是近来雍亲王过继之事闹得沸沸扬扬的,他早就察觉到了,根本不可能等到现在,而婉兮本身也没想过在这种事上忙着胤。在她看来,有些事只要做了就会留下痕迹,即便清理的再干净,那也是有迹可循的。与其因为这种事情引得夫妻失和,还不如一开始就坦然告之。

    “死有余辜。”胤咬着牙,显然是没有想到这里面还有这样一番纠隔。

    虽说佟氏和刘氏此谋,结局只是让她们自食恶果,但是其用心却让胤无比的恼怒。后院女人手段频出不假,可是敢吃里扒外的却少有。如此,对于佟氏的死,胤只觉得痛快,根本不会觉得惋惜。

    “爷不要动怒,为了这些人不值得。事实上佟氏和刘氏不过是引子,真正可恶却是背后挑唆佟氏的十四爷。爷们在外你争我夺的,各凭本事,不管是输还是赢谁也说不出所以然来。但是十四爷此举却有些过了,将手伸到后院,难免会让人觉得不耻。”婉兮靠在胤肩上,轻闭了一下眼睑,心里却有些惊惧,若佟氏的那些药是用在胤或者孩子们身上,到时她又该如何应对。

    刘氏的疯癫虽然不真,却也透着几分,否则她不会被佟氏挑唆几句,就真提着桐油去了清漪院。若是婉兮当时没有防备,这火真烧起来,谁也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毕竟那样场面,即便再忠心的仆人也会有一瞬间慌乱,可火势却不会因为你的慌乱而停止,反而会越烧越快。

    婉兮不知道被烧死是怎样的痛楚,但是她能想象那样的死法绝对不会好受,若不是如此,她怎么可能果断地将佟氏丢于屋内,而刘氏则在屋外。她从一开始得知佟氏的计划后,她就没打算给她活路。

    “爷,妾身是不是变坏了,这一条性命就凭着妾知一句话,没了。”婉兮说着鼻子一酸,眼眶一下子就红了,看向胤的眼神透着几丝担忧,抓着他衣袖的手微微用力攥起一团,可想而知,做这种事,她内心也是惶恐不安的。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