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四百二十六章 擅闯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二十六章 擅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康熙既然有意为胤正名,又将此事全权交由胤处理,态度为何,大家都心知肚明。

    那些行事谨慎的不仅自己小心,也知道叮嘱身后的人谨慎小心,轻易不要去惹胤,毕竟是奉旨办事,真要触了对方霉头,搞不好便宜没占到,反而吃了大亏。

    说起这件事,***阿哥心里也不是没有想法,不过他们羡慕的是胤即将得到的嫡子身份,而不是羡慕他即将成为佟皇后的儿子。毕竟像胤祯那样一边享受着母妃的保护和关怀,一边又恨不得自己就是佟皇后的儿子的人可不多,可以说大部分的阿哥对于自己的母妃都是维护的,包括被过继的胤。若不是德嫔太能作,作得他心灰意冷,也许他心里会一直念着她的好,甚至在不涉及大事的情况下,处处都以她为先。

    但是一切都没有如果,德嫔对佟皇后之事太过计较,看不清自己的地位,也看不清当时的形势,其实当时依她的身份,就算佟皇后不抱养胤,她也没办法将胤养在身边,除非她有本事让康熙瞬间将她的位份提到嫔。可这种事谁都清楚不可能,否则她这个德嫔的位份也不会是在胤被抱走,她又连续生下两个格格和六阿哥之后,所以说这事归根结底都是德嫔自己的钻了牛角尖。

    当然,没人能否认当初的佟皇后也有做错的地方,可是涉及自身利益,谁又能说出一句没关系。

    胤原本还想着趁此机会抓几个典型,让他们瞧瞧他的厉害,毕竟外界给他取得那个‘毒蛇老九’的名号可是让胤俄他们笑了很久,他若是不做点什么,岂不是对不起这些人对他的‘夸奖’。

    可惜总有那么一些人老成精的老狐狸喜欢自以为是,他们认为自己猜透了一切,实际上那只不过是他们并不愿意在这种小事上过多地计较,否则就胤的性子,他会允许他们安安稳稳地看热闹才怪。

    日子一天天过去,当一切准备就续,康熙虽然言明不再立太子,但是此时的他既然愿意让胤顶着一个嫡子的名头,那就说明他是心属胤的,甚至不在意他有一个‘隐形太子’的名号。

    过继典礼这一天,天气晴朗,微风徐徐,是个不错的好天气,似乎做什么都适合。

    “九哥,我瞧着老十四那表情不对,这段时间他天天招幕僚,总不会是闲着无聊,找人聊天吧!”胤祥趁着大典没有开始之前,凑到胤的身边,轻声说道。

    今天也算是四哥的大日子,他是真不希望有人破坏,毕竟四哥在他们几个之中,算是最为辛苦的一个,难得现在有了改变,他自然是希望他的一切都能好好的。

    “放心吧!爷早就料到他会不安好心,你想想此次大典,皇阿玛有多重视,那就有多不能容忍有人去破坏,只要他敢动,不用咱们出手,皇阿玛就能让他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而且十三,你别忘了,西北战事依旧处于焦灼的状态,整个战局并没有因为换了将领就发生改变,所以这就是一个机会。”胤微微压低自己的声音,语气平缓,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轻易地安抚人心。

    胤祥能得到的消息,他和胤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之所以这般放纵胤祯,不过是为了一箭双雕。想想皇阿玛的雷霆之怒,想想西北战事的人选,这都将削弱胤祯他们的实力,续而增加他们的筹码。

    “九哥说得是,倒是弟弟把事情想得太过简单了。”胤祥看着一脸自信的胤,心里原本存着的那一丝比较之心在此刻,慢慢散去了。

    其实在他心里,见到胤倚重胤,嘴上不说,心里其实还是有些不舒服的。毕竟在胤和胤俄没有转投阵营之前,他才是胤最重要的帮手,可以说但凡有事,胤必定是找他帮忙,可自打胤和胤俄来之后,他就开始被边缘化了。

    虽然很多事情一如从前,但是他能感觉到胤对于胤的信重多于他,他心里难受,可又碍于兄弟之情,就在某些事情上存了比较之心,但是此刻他是真的服气的。不管是对于胤的选择,还是对于胤的能力,他都服气了。

    “不是你想得简单,而是这件事一开始就没有告诉你们,因为四哥希望你和老十能接下西北战事的位置,两人相辅相成,将这场战事以最漂亮的方式了结,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年拖过一年,要这知道这战事拖得越长,耗费就越大,咱们失去的不只是那些军士和钱粮,咱们还有大把的压力在。”胤说这话时,声音比刚才还低,仅止胤祥一个人能听清。

    胤祥闻言,再不敢多想,拱手以对,表示自己的决心。毕竟比起那些琐碎的事情,他是真的渴望上战场,一展身手。现在两位兄长为他们铺平了前路,他们如何能他们失望。

    眼瞧着大典即将开始,胤对着胤祥使了个眼色,两人立马回到自己的位置,而那些打着小算盘的人,此时也开始按捺住心中的想法,等着大典开始。

    胤祯站在人群之中,看着这盛大的场面,脑子里一片‘嗡嗡’声,耳边响彻着各式各样的声音,而这些声音就像是刀子一样反复地割着他的肉,让他疼痛难忍,却又难以言明。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人拉了他一下,他因着没有准备,一下子跪倒在地,膝盖重重地磕在地上,那尖锐的痛楚让他瞬间回神。

    抬头的瞬间,看着站在康熙身旁的的胤,身穿一件浅***长袍沐浴在阳光之中,晃得人眼疼,更给人一种错觉,就好像是新旧交替,又好似他很快就会登上那个让他梦寐以求的宝座。

    胤祯很想咆哮,很想叫嚣,更想冲过去,取而代之,但是现实是他只能咬紧牙,静静地跪在下方,看着昔日被他压制的胤无限风光。明明阳光正好,天朗气清,可是他确觉得浑身直冒冷汗,那种仿佛被所有人抛弃的感觉让他无所适从。

    母妃怎么还不来?她难道是愿意看着四哥登上那个位置的吗?还是说以往她宠爱他苛待四哥都是做给别人看的假象?为什么他开始分不清楚什么是真?什么又是假了?

    大典还在继续,胤跪着,耳边听着李德全念出的旨意,他知道这道圣旨之后,他和德嫔再无瓜葛,他将是佟母妃,不,是皇额娘的儿子。即便皇额娘已经不在了,但是再不会有人像德嫔那般苛待于他,就好似他能呼吸都是一种错一样,让他觉得无比憋屈又无比的难过。

    李德全的声音有些尖锐,但是此时在胤听来却犹如仙乐一般,让他那被苦水浸透的心在这一刻得到了丝丝安慰。

    对,是安慰,也是解脱。

    曾经的胤为了得到德嫔的认可,可以说是用尽方法,吃尽苦头。若是这样做有用,也许他不用像现在这样觉得是解脱,但事实是他付出了许多却连一个真心的笑容都没有得到。长此以往,他内心对于德嫔的所有期盼都被磨得一干二净了,甚至觉得有关于德嫔的一切都是折磨,否则他此时不会觉得解除这段***关系对他而言是解脱而不是无奈。

    圣旨念到尾声,就在众人以为一切都要结束的时候,突地听到一阵叫喊声,随后便见到德嫔从不远处快速地跑了过来,有别于宫中众妃嫔给人高贵端庄的固有印象,此时的德嫔可谓是毫无形象可言,她一边跑着一边叫着,那癫狂的模样让身后的宫女太监们都难以追上她的脚步。

    “皇上,皇上,臣妾错了,臣妾真的知错了,请你不要将老四过继出去,皇上”那般凄厉的叫喊声,让在场的人纷纷看了过去,不管是知情还是不知情的,看着德嫔这架势,再看康熙黑沉的脸色,便知道接下来他们将面临的肯定是***。

    祭台之下的侍卫们倒是想阻拦,只是德嫔到底是妃嫔,他们这些侍卫也仅止只是提刀相对,可当她无惧于这些东西的时候,难不成他们还真敢杀了她不成。既然不敢伤掉对方,那就只能任对方从他们的阻拦下直直冲过去。

    虽说这并不算是他们的错,可是他们归根究底也没把事做好,皇上要是追究起来,他们也是小命难保。待德嫔带人冲过去之后,他们很是自觉地跪了下来,为自己守卫不利而请罪。可跪归跪,侍卫心里也亦对于擅闯的德嫔生了怨气。

    不要以为小人物就没有翻身的可能,能在这种场合担任守卫的,没点门路怎么可能进来。也许他们不能拿德嫔等人怎么样,但是私下里给添添堵还是可以的,毕竟有脑子的人都能看出来,德嫔接下来肯定是要倒霉的。

    德嫔心里其实明白这一切都是挽回不了的,但是她这段时间坐立不安,脑子里满满都是胤成为嫡子之后的种种可能,甚至她每天夜里做梦都梦到佟皇后站在高处对她冷笑,一如当年,她只是可有可无的宫女,而她却是高高在上的妃子。

    她怎么可能容忍,怎么可能接受,她不甘,她不愿,再加上胤祯的哭诉,所以拼着失宠,拼着被打入冷宫也罢,她都要毁了这大典。

    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胤将一切都布置的妥妥当当的,甚至连守卫也安排密密麻麻的,若不是她摆出一副豁出命来的架势,她怕是难以走到这里来。

    站在前排的胤眯着双眼,冷冷地看着不断前进的德嫔,心中一阵冷笑,他就怕德嫔不来,来了就说明一举将他们消来的时机到了。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