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四百二十九章 咸安宫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二十九章 咸安宫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听琴从来不知道一向大大咧咧的听雨还能藏事,不过就刚才听到的那些话,她也明白她为什么要把一切藏在心底了。

    她们都是奴才,连命都不是自己的,还谈什么报复。若真是有心,就只能像听雨这般,把一切都藏在心里,若有一日能等到对方败落之时,倒也能得偿所愿,以告亲人朋友的在天之灵。若是没有这个运气,这样的私怨也只能是这样藏着、受着,直到自己闭眼的那一日。

    好在她们遇上了一个好主子,一个愿意为奴婢出头的主子,否则就算今日德嫔落魄,听雨也一样没有机会一报旧怨。

    “听琴!”婉兮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听琴,轻轻叫了一声。

    “福晋恕罪!”回过神的听琴想到自己竟发起愣来,置主子的命令于不顾,不由地跪下请罪。

    婉兮看着她神不思属的模样,便知她是在担心听雨,轻轻地挥了挥手,淡淡地道:“好了,本福晋这里不用你侍候,去看看听雨吧!本福晋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担心她心中怨愤,错了分寸。”

    听琴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随后朝着婉兮磕了三个响头,这才起身往外走去。

    听琴不傻,相反地她很聪明,不然她也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婉兮话里的意思虽然不是很明确,但是她能听出来,福晋对于听雨还是有几分担忧的。

    对,是担忧,而不是怀疑。这说明她是打从心底将她和听雨当成心腹来看的,否则依她如今的身份,着实不用将她的死活放在眼里。因为只要她想,要多少心腹就能有多少心腹,多得是人愿意为了她而送命。

    等听琴出去之后,婉兮微微动了动身子,换了一个舒服一点的姿势,良久才淡淡地说了一句,“痴人,都是痴人!”

    咸安宫中,胤独坐于树下,一身白色的长袍再无往日的贵重,整个人也一扫往日的戾气,变得平和起来。

    自打二月翰林院检讨朱天保上疏请复立他为皇太子被康熙帝训斥之后,胤便知他是真的没有希望再走出这一番天地了。

    若是从前,胤定然会大闹一番,可是现在他心里清楚,他闹得越凶,皇阿玛就越是厌恶他。另外,他在这里面,消息传播虽不如外面,却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当他得知胤被过继到佟皇后名下时,大致上就能猜出康熙的用意了。

    到底是父子同心,相较***阿哥,胤自然是比***人更了解康熙,只是他被权势迷了眼,也被自己的心急给坏了事。

    自古皇帝就少有长寿之人,他生下来就是太子,自然也盼着能登上帝位,可是这一年复一年,即便康熙已然老去,但是身体却一直康健。再有他身后的那些弟弟们,一个比一个能干,他心里有压迫感,身边之人又一再撺唆,会犯错也难免。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他们会捅出那么大的娄子,若说第一次被废是康熙一时冲动,那么第二次很显然就是他自己自讨苦吃,明知自己已经把康熙对他的感情耗得差不多了,却依旧不肯收手,怪谁?

    再次被圈禁之后,胤一开始犹如困兽犹斗,还想着往外走,可惜这一次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皇阿玛都打定主意不再让他出去←,谁也不知道以后会怎么?虽然她已经不奢望从这里活着走出去了,但是能看着她的儿子从这里走出去也是好的。毕竟康熙只废了太子,却一直没有废掉她石氏这太子妃的名号,可以说她现在虽然不能再出去,这太子妃的名头却依旧稳当。

    除非日后有新太子上位,否则这一代太子妃只她一人,她该高兴,可是更多的却是满心的苦涩。

    胤低着头,目光看着自己的手掌,指节分明,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人,但他却更希望像以前那般,手里有着茧子,肆意在外驰骋,“回不回去有什么关系?难不成现在还有人关心爷的死活吗?”

    石氏深吸了两口气,才忍住了想要喝斥他的冲动。当初如此跋扈,今日就该承受一切后果,有什么好自怨自艾的。这分明都是自己作出来的,难不成还想让别人帮着顶罪不成!这是什么逻辑!又是什么道理!若真有机会翻盘,那她也不说什么?可没有机会翻盘,就好好地活着,毕竟只有活着,才会有机会。

    “爷若是这样,那便什么都不要想了。即便有机会,也不要再出去了。一个大男人连这种后果都承受不了,那爷到底还想做点什么。”石氏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压下自己内心的愤慨,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静一些,可终究还是带着一丝怨气。

    她如何能不怨呢!

    胤风光之时,她亦风光,但是他的心却不在她身上,他落魄之后,她亦陪伴在侧,他依旧宠着旁人,看不见她。她心里怨愤,却又能理解他内心的苦处,想要安慰,则不入其门。好不容易有了能安安静静说上几句话的时机,偏偏两人就跟天生的对头一样,难以平心静气地坐到一起,说到一起。

    胤看着太子妃这隐忍的模样,脸上的表情有些发怔,眼里不自觉地闪过一丝愧疚,低声道:“你说得对,爷现在真的什么都做不了了,唯一能指望的大概是老四上位之后,能念着以往的情分,给爷的子女一个不错的出路。至于***人,不用想爷心里也清楚,除非有利益,否则他们是不可能推恩于爷的子女的。”

    “既然爷心里清楚,又为何要为难自己。爷有没有想过,这府里若是没了爷,妾身等人又该如何?”石氏语带哽咽,只觉得浑身发软,不知道一身力气该往何处使。

    很多事情都是明摆着的,康熙没有降罪于爷的长子,如今弘皙在外,不管境遇如何,总比他们来得强,但是这府里的***孩子又当如何,到底是差了辈的,没有他从中周旋,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胤沉默了片刻,待抬头时,他便冷声道:“该安排的爷总会安排到的,都是爷的子女,爷不可能厚此薄彼。”

    石氏看着依然固执己见的胤,只觉得心里满满都是无力感,她实在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她再一次怀疑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否真的像他所说的那样有正式自己的问题!毕竟她唯一的女儿也不小了,若是依着皇家的安排,怕是要远嫁蒙古,到时谁又能保证她的女儿一定就能过得好。

    “罢了,反正爷的想法妾身从来就没有弄懂过,从前没有,现在没有,想必以后也不会有!”石氏说完这一句,也不管胤是什么样的表情,转身的瞬间,步伐踉跄地走了。

    胤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心里微微有些慌乱,因为从石氏嫁他之日开始,就只有他主动转身抛开她,从来没有她主动转身远离他的。看着她跌跌撞撞离去的背影,胤不由得站了起来,良久又重新坐了回去。

    他还想怎么样?给她渺小的希望,再让她绝望吗?明知道她是为女儿的事情而来,他却无法给她一个明确的***,与其如此,不如各自安好吧!

    咸安宫里的废太子和太子妃之间的交流没人知道,但是当天夜里咸安宫里却有人偷偷送了消息出去。

    雍亲王府里,一派喜气洋洋,过继典礼之后,不管是府里府外,盯着雍亲王嫡福晋这个位置的人越来越多了。

    若说从前只是想投资,心里还带着几分侥幸,那现在这些人百分之百地确认只要没有意外,未来能登上那个位置就是这一位。至于八阿哥和十四阿哥,如今谁还记得这两位,就是他们阵营里的人也是人心浮动,更甚至有不少人暗地里已经开始谋出路了。当官的想要从龙之功不假,可明知不可能而为之,指不定这从龙之功没摸到,灭家的大罪就上身了。

    当然也有那坚定不移的,毕竟胤也好,胤祯也罢,也不是一丝机会都没有,可以说只要康熙不死,他们就有翻盘的机会,更何况目前西北战事焦灼,只要得到机会,掌握兵权,那么还有一战之力。

    可以说,西北战事被胤等人看成了最后的机会,也是必须要抓住的机会,所以一时间不管是胤也好,胤祯也罢,都很自觉地抛弃成见,再次凑到了一起。

    胤他们得到消息时,并没有像胤他们想象的那般着急,甚至隐隐有退让的意思,此举似有助长对方气焰的意思,只是胤等人并没有发现,相反地有种意气风发之感,觉得这是他们努力的结果,而非胤他们送上门来的机会。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他们闹得越凶,落在康熙眼里,那错处就越多,为此打压他们时也就越用力,甚至在对待胤他们时,手段也会越发柔和一些。

    胤看着手中刚收到消息,嘴角的笑意显得越发地深了,他原本还担心胤收拢人心,有损他们的计划,却不想这过继大典终究还是扰乱了他的心思,打乱了他的脚步。就目前的状况来看,天时地利甚至是人和都站在他们这一边,所以他们不仅不能闹还要低调。

    眼瞧着西北战事如火如荼的,依旧没有什么大起色,那么长则半年,短则两到三个月,西北方面一定会再派人回京求助,到时皇阿玛就不得不在他们之中选定人选前往西北。

    若是结果一如他所想,他倒是有些期待八哥和老十四到时的表情了。

    恩,一定很精彩!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