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四百三十章 盼头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三十章 盼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人的际遇总是在不断变化的,有的时候有的人会过得很好,也许会过得越来越好,也可能在一夕之间失去所有;而有的时候有的人也许从出生开始就满是坎坷,甚至没有一件事能让他觉得顺心,但是就在他绝望的时候,说不定命运一下子反转,让他拥有所有他想拥有的一切。

    德嫔属于前一种也属于后一种,她的日子就是过得好,也越来越好,就在她以为自己会继续好下去的时候,突然之间她什么都没有了;她宫女出身,家境不算一般,际遇却不是很好,初入宫廷时也吃了不少苦头,甚至因着容貌被孤立、打击,直到她想法爬上了康熙的床,得了康熙的喜爱,她的命运就真正发生了转就,用步步高升来形容一点都不假,甚至越过很过世家贵女升至四妃。如此,还有谁敢说她过得不好。

    这些年,宫里宫外,多少人以她为例,可惜这样的辉煌并没有持续一直持续下去。若德嫔懂得收敛,一直依着以前的行事准则来,说不定现在吃苦受罪的依旧是胤,而非她。可惜有时候人得意太过,容易忘了从前的谨慎和坚持,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样,不只是她失去了儿子,还丢掉了康熙的宠爱,以至于门庭冷落,比之那些受宠贵人还不如。

    这宫里从来就不缺捧高踩低之人,以往德嫔被罚,一切流于表面,虽然会有人给她们难堪,那也只是小部分,甚至有分寸,会让她们觉得难受却不会让她们觉得难以接受,而现在当康熙把她所有的可能都抹去时,这一涌而上的可不只是她以前得罪的,还有那些借机想要谋取好处的。

    永和宫里一团糟,德嫔整个人都懵了,安嬷嬷倒是希望十四阿哥能进宫来,不要他说话,只要他能来,这场子也能暂时撑住。毕竟今时今日,十四阿哥就算只有一个贝子的身份,那也是皇上的儿子,是娘娘的儿子,只要有他在,宫里的那些蠢蠢欲动的小人就会有所忌惮。

    可是消息是送了,但是人却一直未曾出现,就算偶尔有消息传来,那也是一些推脱的话。这样的转变对于整个永和宫的人而言犹如噩耗一般,心有戚戚焉。

    这是她们娘娘捧在手心里几十年的儿子啊!就算她们这些奴婢的命不值得珍惜,那娘娘的命总该能让他上心吧!可事实是自打那天大典之后,他竟然在娘娘最需要他的时候,选择了直接消失。

    忙?忙什么?还有什么事情能忙到连进宫看自己母妃一眼的时间都没有,这种事情光是听着就知道是借口。

    永和宫中的众人都觉得这是报应,上天给德嫔的报应!报复她她有眼无珠,不知珍惜,明明有孝顺的大儿子却不珍惜,偏偏疼爱白眼狼一般的小儿子。

    安嬷嬷不敢把实话告知德嫔,只能瞒着,可德嫔见不到胤祯,那真真是无法安睡,她只要一想起胤现在已经不再是她的儿子,而是佟氏的儿子时,这心里头就愤恨得紧,恨不能咬碎一口银牙。她这心里头一直憋着一团火气,脑子里更是犹如一团糨糊,胡思乱想的,情绪越发地焦躁了。

    往往天还没亮,永和宫里就已经亮起了灯,显然是德嫔睡不着,早早地就起身了。过来伺候的几个宫人,包括安嬷嬷她们也是满脸的疲态。这些日子德嫔不管事,里里外外的都需要她们的打点,再加上德嫔时不时地折腾一番,她们就算精力再足,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再瞧德嫔本人,也是满脸的疲惫,甚至眼睛下面都有一团乌青,显然这段时间甚是煎熬,连黑眼圈都出来了,整个人亦好似老了十岁一般,却依旧不知收敛,一意孤行。

    德嫔休息的再不好,此时也无人再去关心,毕竟皇上的话说到这份上,日后德嫔真有什么事那也只能是找十四阿哥,而不是找四阿哥。

    若十四阿哥孝顺,德嫔未来还能有个依靠,可依着目前的情形来看,十四阿哥以后能将德嫔接到府里就是大孝,***的谁还敢奢望。

    “十四那边怎么样了?送消息让他过来一趟,本宫有些事情还要与他商量。”德嫔面色微冷,双眼微微眯起,心里只要想起当日所受的屈辱,就恨得咬牙切齿。

    康熙她不敢恨,也不敢怨,那么剩下的便是胤了。她当时求得有多用力,现在就恨得有多用力。明明她就是他的亲生母妃,可他却能冷眼看着皇上断她的后路,剥夺她的风光,甚至在她被拖下去的时候,也没有开口求个情。

    至于胤祯也没有为她求情的事情,就被她自己下意识地给忽略了。

    “娘娘,十四阿哥近来全力争夺西北领军的位置,暂时没有时间进宫。”安嬷嬷想了想,将自己收到的那些消息稍稍加工一下,便套在胤祯的身上,只是她语气里带着几分探究的意味,看来也是想一探德嫔对此事的态度。

    听她这么一说,一旁的玉娆和玉心立马也跟着开了口,附和声四起。几乎都是在说西北战事的事情,你一言我一句的,倒也把事情说得清清楚楚了。

    德嫔听得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她眯着眼眸,一句话未说。她现在的脑子有些不清楚,很多事情都不可能像从前那般瞬间想通,甚至因着这一连串的打击,整个人都变得有些拧巴起来。她心里明白胤祯的难处,可是想到他一直不来,又觉得好难受,是矣,脸上的神情显得有些难看。

    “就一点时间都没有吗?本宫找他并不是无理取闹,本宫也是有事要商量!不行,安嬷嬷,再给十四送消息,就说本宫一定要见他一面。”德嫔回过神,语气坚决,态度强硬,似容不得别人有一丝拒绝。

    安嬷嬷面上应着,心里却一阵苦笑,这人要是能请来她们早就请来了,何必这么麻烦。可是事实上十四阿哥根本不愿意来,看那样子似乎比旁人更怕受到德嫔的牵连,此举她们觉得心寒,却也无计可施,最终只能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希望到时德嫔不要迁怒她们。

    忙到中午,休息不好的德嫔睡着之后,安嬷嬷等人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从殿内走了出来,现在的她们可谓是身心俱疲,但是即便这样,这事情都还远远没有结束。

    “嬷嬷,这下咱们该怎么办?听娘娘的意思,是非要见十四阿哥,可十四阿哥百般推托,这要来早来了,他不来咱们……”玉娆心里没有底,又担心德嫔的怒气,只得找安嬷嬷寻个主意。

    安嬷嬷闻言,也是深叹了一口气,这种事情即便是她也不敢给承诺,毕竟现在的十四阿哥已经不是从前的十四阿哥了,现在的十四阿哥急功近利,根本就听不进去别人的劝告。

    “这种事情只能说是尽人事听天命!十四阿哥毕竟不是四阿哥,那样的性子是不可能为了娘娘而妥协的,除非娘娘还有能帮到十四阿哥的时候。”对着玉娆和玉心,安嬷嬷也不想隐着瞒着,毕竟这种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说与不说,其实都一样。

    玉娆和玉心对看一眼,两人一脸的凝重,心里满是忧虑,这种事情她们如何不知,但是她们心里总是希望能得到一个解决的办法。

    “都别想了。这件事情顺其自然吧!毕竟那是主子,咱们是奴才,从来都只有主子命令奴才的,什么时候有奴才勉强主子的。”安嬷嬷面色凝重,语气不紧不慢,却带着一股子悲壮。

    她心里清楚,奴才的命对于主子而言,从来都不算数,即便是心腹,那也是说牺牲就能牺牲的,特别是在这种混乱的时期,奴才的命就更不算命了。可她们又能怎么样呢!还不是一样要接受。

    玉娆和玉心一听这话,都暗自咬紧牙关。既然没和选择,那就只能咬牙往前走,唯一希望的就是德嫔不要把怒火发在她们身上,要知道最近永和宫里打死打伤的可不少。

    安嬷嬷既然这样说了,玉娆和玉心便依着从前的方式让人往十四阿哥府送信,只是这消息还没送到十四阿哥府,一直让人注意永和宫消息的听雨就已经先行知晓了。

    对于听雨来说,只要德嫔过得不好,她就开心了。永和宫里她暂时不可能对德嫔本人做什么,但是看看戏,加加火,那还是可以的,毕竟近来永和宫发生的事情太多了,***的目光也太多了,即便她心中有恨,却也不能给主子增添麻烦。而且就德嫔现在众叛亲离的下场,以后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现在有人盯着没办法,可是一旦大家都将她抛之脑后,到时想要对付德嫔就不只是她了。

    只要一想到德嫔未来的日子她还能踩上一脚,她就觉得精神大振,日子特别地有盼头。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