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四百三十一章 际遇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三十一章 际遇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婉兮倚栏而坐,目光望着紫禁城的方向,目光显得无比的复杂。按道理,她重生回来已然多年,上一世的事情应该随着这一世的种种慢慢被遗忘。但是事实却是时间越长,她上一世的记忆就越清晰,这不得不说是一件让人费解的事情。

    她记得十月之时,西北战事的就会尘埃落定,只是不知道这一世十四阿哥是否还有上一世的好运。

    上一世胤等人坚持不移地站在胤的身后,而胤之后因着失去继位的可能,转而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于胤祯。而当时的胤四面强敌,行事比现在还低调,不,与其说低调,不如说是艰难。但凡他有足够的实力同他们对抗,他也不可能装作不问事世的样子来寻求突破。

    可就是这样,那时的胤也差点就输在了胤他们的连番夹击之下,而十四阿哥也因为胤他们的胜利而顺利地获得了抚远大将军的名头和兵权。要不是后来的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谁又能证胤能顺利继位。

    不过是与不是,这都已经是后话了,毕竟任何事情都可能有变化。单看这一世的胤和胤祯,心性可不比从前,一个急进,一个冲动,身后也没有胤这个钱袋子帮忙扩散关系,胤身边的人远远不如上一世那般可靠有用。否则就胤的手段和心性,如何可能每况愈下。

    “福晋,奴婢保证德嫔那边,奴婢什么都没做,毕竟现在盯着德嫔的人多了,奴婢怕自己冲动,一下子没安排好惹出什么乱子来,便只是让人盯着,等这一阵风头过去了,咱们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听雨干干地笑了两声,婉兮虽然还没有开口,但是她莫名地就觉得心虚,这不,不用婉兮开口问,她自己就全部都说了。

    婉兮淡淡地看了她几眼,嘴角露出几分笑意,低声道:“你既然知道分寸,本福晋也就不再多问了,这件事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过听雨,德嫔再差那也是皇上的妃嫔,四哥的生母,她再差,这命也不能是终结在你手上,明白吗?”

    婉兮的声音压得有些低,带着几分提醒,很显然她是不希望听雨被仇恨冲昏了头脑。

    听雨闻言,脸色白了白,最终也只是咬着下唇没有说话。显然她心里也明白,德嫔就算再落魄,她的一条命也容不得她一个奴才来左右,做得太过,那不仅仅只是给自己惹祸,也是给福晋惹祸。虽然心里觉得难受,但是听雨明白,若不是她跟了一个护短的主子,也许她能踩下这一脚的机会都没有。

    胤并不知道这些事情,近来他们暗地里打落了不少胤和胤祯他们的势力,也解了他们自己的困境。可以说自打三阿哥胤祉被康熙打发去修书之后,他就失去了竞争力,而胤这边在得到大阿哥的剩余势力后,可谓是如日冲天。

    现在他们唯一的敌人就是胤和胤祯,只要能让打败他们,想来离达成心愿又近了一大步。只是暂时他们只能这样,谁让现在做主的人还是康熙。

    胤回来的时候,看着趴在炕上翻话本子的婉兮,不由地走了过去,看着她翻来覆去,一脸无聊的样子,不由得扬起一抹浅笑。婉兮将手中的话本子到一边,抬起头的瞬间,视线交汇,颇有一种一眼万年的温馨感。

    “是有谁惹你生气了,还是有事不能解决,说给爷听听?”胤坐到婉兮身边,大掌轻拍她的手背,轻问了一句,眼神不由得落在她的脸上。

    婉兮身子微微往胤这边靠了靠,贴着他的胳膊,婉兮想着近来的种种,不由地开口说道:“没人惹妾身生气,也不是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妾身只是有些感慨罢了。”

    “感慨什么?”胤眼里露出几分笑意来,然后伸手拿过一个引枕,微微靠了上去,一副正等着她开口的模样。

    婉兮不由得白了他一眼,这个男人有的时候比她还会破坏气氛,明明是他想哄她来着,怎么开个口就不管后续了,特别是那副你爱说不说的样子,当真是可恶!

    还不待她在心里谴责他的行为,他又凑到她身边来了,两人并排躺在炕上,远远看去,好似交颈鸳鸯,亲密无间。

    听雨进来的时候,看见这副场景,脸上微微露出些许讶意的神情,随后又轻手轻脚了退了出去,显然是不想打扰他们。

    胤早就察觉到了听雨的脚步声,见她半途又退了出去,心里暗自赞了一句,面前却挑着眉头,继续等婉兮开口。近来,局势越来越紧张,再加上西北战事的关系,他明显有些冷落于她了。

    单手撑着头,胤看着婉兮那气鼓鼓的俏模样,嘴角的笑意越发地深了。别看两人相处多年,可感情上却一点都不比那新婚的男女来得少,甚至胤对于婉兮的在意和重视,已经随着时间由表面深入骨髓,轻易难以拔除。

    婉兮被胤这么盯着,真真是躲无可躲,虽然心中对于胤这破坏气氛的举动有些生气,但毕竟不是大事,所以也仅仅只是摆摆架子,并没有因此而真跟他闹什么脾气。

    在维系他们的感情上,婉兮算不上智勇双全,却也是尽心尽力,善解人意。就目前这个情形,即便胤不开口,她心里也清楚为了夺下康熙这准备拨出去的一部分兵权,他们也好,八阿哥等也罢,都可谓是绞尽脑汁。

    “前几天五嫂邀妾身赏花,妾身推脱不过,便带着听琴和听荷去了。原本妾身还以为会同从前一样备受冷落,谁知这过来讨好妾身的人一波接着一波,这待遇比起从前可谓是天差地别。”婉兮语气里透着几丝感慨,这种事别人如何她不清楚,但是对于她这当事人而言,对比之强烈,感受不可谓不深。

    婉兮本就不喜这种应酬,若不是因为五福晋这个同胞亲嫂子,她肯定会像从前一般选择毫不犹豫地拒绝。不是她喜欢拿架子,而是重活一世,她并不想委屈自己或者自己的孩子,所以这种宴会她多半都是拒绝的,因为这里面赤果果的攀比和针对,比刀剑更伤人。

    上一世,她身份低,参加的次数虽少,却没留什么好印象,而这一世,她身份一路高歌,可以说是少有人及。明眼人瞧着胤现在的成就,不用多想他们也知道,来日胤若上位,胤一个亲王是无论如何都跑不掉的,到时能比婉兮身份高的女眷还能有几个。如此,即便有些女人心里嫉妒,表面上对她也还算不错,只是婉兮不愿意同这些人玩那种虚与委蛇的把戏,这才躲得远远的。只是有的时候有些事情并不是她想躲就能躲掉的。

    都说瘦田无人耕,耕开有人争。瘦田尚且如此,何况婉兮他们还是一个热灶。

    “娇娇难道不是喜欢这种被众人追捧的感觉么?”胤看她这一种表情,不由得低问了一声,显然是没有想到她感慨的是这方面的事情,一时间,脸上的表情不由地带了几分诧异。

    “不喜欢。与其被别人违心地捧杀,妾身更希望得到爷的宠爱。”婉兮对上他脸上诧异的表情,不由得轻摇着头说道。

    每个人心中的想法都不一样,若是从前的婉兮,也许会喜欢这种被人捧着的感觉,但是有了上一世惨烈的遭遇,婉兮比一般人更懂得收敛为何物。

    皇家的女人看似风光,看似高贵,但是论起来,她们的日子并不好过。若是那受宠的或者能掌着后院大权的,最起码还能保证自己能过上安稳日子,反之要么不能出头,要么被人压得死死的,最后被人遗忘在某个角落里。

    别看皇家表面注重嫡庶,实际上重视与不重视,看得最终还是男人的宠爱。

    胤伸手捏了捏婉兮的柔若无的小手,听得不禁好笑,不过这话他爱听,他的女人就该被她捧在手心里,至于那些外人的捧杀,捧着可以,想要杀那就得看他们是不是真有这个实力。

    “娇娇若是不喜欢,不去也无事,至于五嫂那边,若是觉得不好拒绝,可发帖子将五嫂单独请来,说明即可。”胤心知自己现在是得势,那些女人又得了自家男人的交代,这才做出这种举动,若有一天他失势,他们肯定也会第一时间冒出来踩上两脚,所以与其让自己觉得不舒服,还不如一开始就不去打交道,反正他也不是靠这些墙头草的支持来赢得一切的。

    婉兮往胤怀里靠了靠,她知道胤的心意,也知道他对这些人是真心不屑,但是有句话说得好,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别看他们现在身居高位,可结果如何谁也不能保证,所以有些人还是可以不得罪就不得罪的好。

    老话说得好,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敌人强。

    “爷,妾身虽然不喜欢,但是该去的还是要去,毕竟这里面也不是都不值得结交,妾身瞧着老十福晋就不错,虽然是***,但是性子很爽朗,有她陪着,妾身无事的。”婉兮的语气里透着一丝安抚,显然她说这话也是有依据的,对于十福晋也是真的喜欢,不然就她的性子,很难无缘无故地去夸一个人。

    “爷的娇娇就该得到最好的一切,爷尚且不能勉强,别人就更不可能了,所以你不需要勉强自己。若是觉得谁好,多来往一些便是,至于那些乱七八糟的宴会,想去就去,不想去也不用担心谁的脸面。”胤点了点头,伸手将她拉到怀里,低声道:“爷想要什么都可以靠自己去争取,你不用委屈自己。一个男人若是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那他的前途注定不是光明的,即便得到,也不一定能丙自己一家人的小日子过得快快乐乐的。

    “那就好,爷捧在手心里的人,容不得别人挑刺。”胤眯着眼睛,想着那些暗地里还动着小心思的人,觉得也许是时候收拾收拾他们了。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