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四百三十七章 所谓意外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三十七章 所谓意外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从回廊出来,走到门口的时候,林初九顿住了脚步,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之后,这才轻声敲了敲门,然后回禀事情的结果。

    屋内,胤听了林初九的话,只是低应一声,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也就是说这件事到此也就算是结束了。

    “既然处理完了,就不要再为她们费什么心思了。不过若还有人敢放肆,不必顾及爷的想法,直接处置了,爷府里不要这些兴风作浪之辈。”胤握着婉兮的手,见她看向自己,不由得出声交代几句。

    老十和老十三马上就要起程前往西北,到时他和四哥不仅要保证他们自己和家人不受对方的算计,还得保证老十和老十三家的女眷不出任何意外,如此一来,难度一下子增加了不少。好在老十和老十三起程为得是国事,这一时半会的,胤他们都不敢轻举妄动,以免触怒康熙。

    婉兮虽然没有还不知道这件事,但是从胤的语气里她还是能听出些许不对的,“可是有什么事情让爷如此忧心?”

    胤扬了扬唇角,心情颇好地道:“是好事但也有麻烦。皇阿玛昨天已经下旨,派老十和老十三去西北,爷心里高兴,同四哥他们喝了一晚,这才回来晚了。但是八哥他们不会轻易罢休的,依他们的性子,爷怕他们为了泄愤对老十或者老十三的家眷出手。”

    不是胤要把胤他们想得那般卑劣,而是胤祯本人冲动起来,行事毫无章法不说,还没个顾及,谁也拿不准他愤怒之下会做出什么事来,所以他不得不事先防范起来。

    有些事情发生了再后悔就已经意味着晚了,与其后悔,不如在察觉到的时候便将一切都安排好。如此,即不会让自己后悔,也不会让不好的事情在眼前发生。

    “原来如此。不过听了爷的话,妾身这心里也没谱。说起十四阿哥,妾身更担心八阿哥。十爷和十三爷是奉旨前往西北,若有人对他们的家眷出手,怕是头一个不答应的就是皇阿玛。不过即便有皇阿玛在前面挡着,爷也该为十爷他们尽点心,毕竟有些事做得隐秘了,归在意外里也没有人知道。”婉兮脸上带着几分淡淡的笑意,语气显得有些复杂。

    很显然婉兮对于八阿哥他们的一些手段也是了解的,会有这样的感叹,不是她心存偏见,而是稍有疏忽,丢掉的可能不只是他们自己的性命。上一世即便她没有亲自参与过夺嫡,但是那种腥风血雨的氛围,即便隔着一个府邸也能清楚地感觉到。不然上一世的她如何会死在董鄂氏她们逼迫之下。

    胤察觉到婉兮的情绪上的变化,虽然他不知道上一世的事情,但是这一世不管是已逝的八福晋还是继续蹦的八阿哥,从一定程度上都有伤害婉兮。不管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那都是挥之不去的伤痕,也是胤无论如何都不能原谅胤的原因之一。

    当初胤那般狠心地要他的性命,他也不过就是选择放弃他们的关心,从没想过去报复,但是当他们一次又一次地伤害婉兮时,他才发现除非他忍下一切,否则有些事情不管他做还是不做,都不可能让他们的关系回到从前,也不能避免婉兮被伤害。

    如此,他何必还要对他们客气。但是他们要以为他受了气就只会忍气吞声的话,那他们就错了,他不仅不会忍气吞声,他还会让他们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放心吧!爷不会让所谓的意外发生在老十和老十三的家眷身上,更不会让这些意外发生在你和孩子的身上。有些事情有一次教训就该放在心上,若爷的好八哥和十四弟再次触及爷的底线,爷肯定不会再像从前那般只息事宁人的。”胤冷笑一声,大掌握着婉兮的手,十指紧扣,难掩他对她的在乎。

    婉兮脸上带着几分满足的笑意,轻轻靠在胤的怀里,显然她对于胤的在乎是十分满足的。等到胤洗漱完毕,换好衣服再次出门后,听雨这才凑到婉兮身边去。

    婉兮是什么样的性子,听雨大致上还是了解的。别看她温温柔柔的,真遇上事那也是不怕的,甚至手段果决起来,并不比让她胆寒的主子爷差,所以林初九说得那些话她并没有说,只是讲了一下昨天的情况。

    原本婉兮以为胤有安排的话,有些事情即便八阿哥他们有算计,也不一定会成功,但是很多事情想得很美好,却不一定会依着他们的意思走。

    三天之后,婉兮就接到宫里送来口信,这并不是宜妃给的,也不是胤安排送来的,而是佟贵妃让人送来的。

    婉兮知道宫里来人时,心里头还有些诧异,自打太后过逝之后,她同宜妃的婆媳关系也一般,这不年不节的,宫里不传召,她也很少主动往宫里递牌子。也不知道这少有联系的佟贵妃是怎么回事,突然之间竟派人往郡王府里送口信,还说是给她的,这怎能不让她觉得惊讶。只是等到婉兮听完小太监传来的口信之后,婉兮脸上的表情瞬间就不好了。

    婉兮不自觉地攥紧袖子里的手,修剪整齐的指甲因着用力的关系,掐得手掌心里满是月芽,但即便如此,她却感觉不到一丝痛意,整个脑子里满是‘嗡嗡’的回声。

    “九福晋,贵妃娘娘让奴才先给您通个气,弘阿哥现在已然无事,只是这胳膊上的伤有些重,得休养一段时日,毕竟伤筋动骨一百天。只是这事情起源于十四阿哥府上的两位小阿哥和别人之间的冲突。”小太监的声音带着一丝颤音,显然他心里也清楚这并不是一个好活,指不定这一趟出来就再也回不去了。

    婉兮没有注意到小太监微抖的身子和惨白的面容,她整个脑子里不断地回响着他刚才说得那些话,一颗心更是硬生生地好似被撕裂一般,疼得她有些回不过神。

    什么叫现在已然无事?什么叫只是这胳膊上的伤有些重?什么叫伤筋动骨一百天?什么又叫事情起源于十四阿哥府两位小阿哥和别人的冲突?这些话分开她都听得懂,放在一起她怎么就听不懂其中的意思呢!

    别人的事情怎么会波及她的儿子?受伤的不该是有冲突的几个孩子吗?

    婉兮的眼睑微垂,眼蛑里闪烁着幽冷至极的光亮,红唇轻抿着,银牙暗咬,若不是她回神的瞬间先深吸了几口气,强行克制住内心不断往上涌的怒火,她现在就不是站在这里,而是马上就冲到宫里把那些伤了她孩子的人都给就地***了。

    前几天她还提醒胤要注意所谓的意外?现在倒好,还没几天,这意外就应了她儿子身上了。要说这里面没有猫腻,佟贵妃不该是让人来给她通气,而是派人把弘他们送回来。

    真是好样的!

    昔日跋扈如八福晋也未能动她的孩子,董鄂氏亦没有,就连上一世百般算计她的兆佳氏亦没有,他十四阿哥凭什么动她的儿子,他一个大男人竟然这般下作,那她一个女人怕什么!后院,子嗣本身就在女人的一亩三分地里,他既然动了她的儿子,那她自然也不能他的儿子过得安然无恙。

    她是有底线,也是有原则,但是她亦有逆鳞。在她看来,最不能动的就是她的儿子和胤,现在十四阿哥他们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思利用了自己的儿子,她都会让他们尝尝这锥心之痛。

    婉兮拧着眉头,脸上露出几分冷笑,却没有迁怒这来送信的小太监。所谓冤有头债有主,谁动得手,她就早找谁。重生这么多年,婉兮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又斗倒了多少敌人,能够坚持这么久,她心知不容易,却从未想过要退缩。

    “听雨,侍候本福晋换衣服,本福晋要进宫!”婉兮素手一挥,脸上那冰冷的表情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只是内心的戾气越发明显,一切的一切都彰显着婉兮那残留的一丝对这个世界的善意在这一刻被他们消磨的一干二净了。

    听雨她们几人守在旁边,一瞧婉兮这副模样,丝毫不敢耽搁,一个个虽然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但是手头的动作却是又快又稳。婉兮对于别人的算计一向都秉持着一种淡然的态度,只要不太过分,她都只是以彼之道还之彼身,多少还是给人留了余地,但是这一次,只要看她的神情,就能看出她是真的动怒了。

    换好衣服,等婉兮从内室出来,听琴已经让人准备好了一切,一行人上了马车便直往皇宫的方向赶去,而跟在马车后面一起来报信的小太监,虽然不敢有丝毫的耽搁,但是能捡回一条小命,不管有没有运气之说,他心里对于婉兮都是真心感激的,毕竟这宫里宫外,但凡是被称之为主子的,都未曾将他们这些奴才的性命放在心上。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