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四十八章 胤?的心上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元宵一过,胤就忙了起来,每天早出晚归的,别说午膳,就是晚膳都少有在府里用的。若是在衙门还好,婉兮还能管着,让人给送送饭和汤水,可若是在宫里或者***地方,吃与没吃,吃得好与不好,婉兮有心想管却无力可为。

    宫里先不提,有宜妃在,胤好歹还能寻摸个地方填饱自己肚子,可是在宫外,别看胤产业不少,相熟的人也多,但是真忙起来,别说吃饭,能喝口水就算是不错了。婉兮无法,只能每天等着胤回来,送上一盏羹汤,让他能补补身子。

    “娇娇不必每日都等着爷回来,爷这段时日,诸事繁多,回来的时间都不准,你这样会熬坏身子的。”胤踏着月色回到清漪院,见着依旧等着他的婉兮,心里虽暖,可更多的还是心疼。

    “妾身日日都在后院,若是累了还能小憩,可是爷这段时日太过忙碌,若是连妾身都不心疼,还有何人能心疼于爷!”婉兮起身迎了上去,伸手握住胤的手,才发现他的手略有些冰凉,不似从前那般,总是带着些许温暖,眉头不由得皱了皱,扭头看向一旁的听雨道:“把炉子上炖好的燕窝粥端来。”

    “是。”听雨应声行礼从屋里出去的时候,看着还在轻轻打颤的林初九,到厨房时还是小声吩咐了几句。

    婉兮对这些并不知情,其实就算是知情也不会多说什么,既然是贴身侍候胤的人,真病了她也得发愁,毕竟这用惯了的人,突然换了,很多事情都不称手。婉兮也不希望在胤这般忙碌的时候,还闹出这种事情来。

    胤倒是没注意这些,用了一碗燕窝粥之后,身上的寒气瞬间散了不少,整个人也暖和了起来,就是这精神头比起先前也好了不少。

    西北那边虽然陆续有好消息传来,但是胤心里清楚这些好消息背后意味着胤俄他们在拼命。可是就是这样,也架不住有心人在后面使坏,而他若不是担心给胤俄他们送去粮草等物品有问题,又怎么可能天天跑前跑后,劳累不堪。说到底,别人可以不在乎胤俄他们的安危,他和四哥却不能,所以这些天他们凡事亲历亲为的,就是不想给别人钻空子的机会。

    当然,他们虽然不可能亲自押送粮草等物去西北,但是在运送的队伍里安插自己的亲信还是可以的。这不,事情刚告一段落,又听闻皇阿玛要为四哥选福晋,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在胤看来,胤最终是要登上那个位置的人,他的福晋可不能是随随便便的人,但是基于康熙还在位,这人选若康熙直接定了,他们自然是无比省事,可若是康熙是想借此来试探他们,那他们就得看着点了,毕竟人选得不好,不仅容易惹事,还会让康熙心生芥蒂,可以说这事看似简单,实则危机重重。

    “皇阿玛此举必有深意,爷和四哥猜不出皇阿玛的用意,那就只能踏踏实实地走,绝不能有侥幸心理。”胤将婉兮揽到怀里,轻声说着,显然这件事真办起来,婉兮也不能避免,最终还是要牵扯进去。

    婉兮闻言,倒是没觉得惊讶,若康熙真选定了雍亲王为自己的继承人,那么他的福晋肯定不能是随随便便的什么人。这未来的一***也不可能像她这样,在一群侧福晋或者格格里选,所以这人选迟早是要提上案程的,现在也不过是来得比她想象中的早一点。

    其实康熙此举也并不难理解,未来的一***,如何是随随便便可以决定的。说来,这一***少有得皇上本人满意的,大多都是为利益而生,婉兮不知道这一次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但是万变不离其宗,这人选肯定是符合大义的。

    所谓的大义其实就是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也就是说即便有反对,那也是小部分,对方的身份足矣震住一切。这一点从前太子妃石氏身上不难看出,康熙在这方面的选择是倾向于什么样的。不过目前离下次大选还有一年多,秀女的情况也参差不齐,要从中选中符合康熙心意或者说符合大义的,简直就是难上加难。

    “爷和四哥可有应对?”婉兮偏头看着胤,心里虽然有些小心思,但是她更清楚这种事情她根本就插不上手,再者她一直倚仗的记忆在这个时候其实已经毫无用处了。

    之前她变曾提过,离她上一世逝世的日子越近,她能做得事情也就越少。另外她上一世死得太早,很多事情并不知晓,所以这个时候她就是想出主意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暂时没有,不过爷已经派人开始着手查询下一次大选的秀女,结合她们的身份、性情、才华等一系列的条件来辨别谁适合,谁不适合。反正皇阿玛提及此事也并非是想让咱们在短时间内拿定主意。”胤说这话也不是没有根据的,未来一***毕竟与国有关,康熙虽然提及,却不会当下便让胤他们拿出人选来,若真拿得出来,只能说明他们早有准备,其结果反而不美,就这样一直拖着,反而是最好的选择。

    “那四哥是何意思?他心中可有心仪的人选,又或者有条件符合的人选?”婉兮觉得这事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若胤并不在乎其人选,那真真是一点难度都无,只要等着康熙指人便是,可若是他心中有心仪的人选,条件符合还罢,条件不符,怕是又要横生枝节。

    胤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难看起来,他不禁抬起头来,目光对上婉兮那双略显担忧的眼眸,之前同胤谈过的话语瞬间浮现在脑海之中。虽然这事情来得有些突然,而且还带着一丝试探,但是从侧面上来讲,也是有着一定好处的。

    只是他总觉得四哥的话有些言不由衷,若真是心里有人选,一起商量商量也未必不可。可是连胤自己都有所犹豫的话,那这个人肯定是不符合皇阿玛的要求,不,也许就连他的要求也达不到,面对这样的情况,他只能说端看四哥自己如何选择。

    虽然这其中蕴含的危机让他有些心惊,但是他心里清楚胤此人,不管心中有多不舍,最终还是会以大局为重,毕竟他们为了大位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一个中途冒出来的女人还没有那么大的能量让他们的付出的一切付之东流。

    “四哥心里怕是有人了,只是这个人是谁爷现在尚不清楚,不过从爷对四哥的了解看来,这个女人出现不久,至于因何得了四哥的青眼也不甚不明白。但是有一点爷很清楚,她现在的确扰乱了四哥的心。四哥理智虽在,但是爷总是有些担心,此女子会成为这其中的变数。”胤的眼眸轻轻眯起,眸光里带着十足的冷意,想来对于这个突然出现且扰乱了胤心意的女子,有些十足的敌意。

    其实也不怪胤多想,这个女子出现的时机太过巧合,由不得他不多想,若此女子真是别人安***来的,那是何用意?就值得商榷了。

    “爷若是担心这个女子,为何不让人查上一查,若是那真心对四哥的,必定不在乎这些名头,只要她肯相劝,四哥指不定就听了。可若这女子另有所图,咱们也好趁着机会将她铲除,毕竟这个时期,爷和四哥这边都不能出任何的问题,否则真闹出什么动静来,吃亏的还是爷你们。”婉兮微微扬高了声音,就是为了让胤他们重视个问题,但是她心里却隐隐有几分猜测,毕竟上一世这年氏是出了名的得宠,而这一世虽有了变化,可她依旧在这雍亲王府后院,如今这事,是不是同她有关,她觉得自己需要在打听一下。

    婉兮之所以没有指名道姓,也是为了保年氏一条性命,若是真与她有关,她又心思不纯,那死不足惜,可若是与她无关,又或者她心思纯正,她这般无的放矢的,反而害了别人。

    胤的手一直握着婉兮的手,在她说话时他也细细聆听,显然婉兮能到的他都想到了,甚至已经让人展开了调查。

    “放心吧!爷肯定会把事情查清楚再行动的,不会因为一时的冲动就直接对四哥后院的女人动手,那可是忌讳!”胤轻笑一声,伸手捏了捏她柔软的脸颊,轻声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原本还打算说点什么的婉兮不由得闭上了嘴巴,没再多说一句。这种事情他心里若是明白,她再多说不过是多费口舌而已。

    “爷心里有数。”胤说罢,拉着婉兮的手往净房走去,里面有刚送来的热水,正好可以让他们洗个鸳鸯浴。

    婉兮后知后觉,整个人明显还没有完全回神,虽说这个话题已然结束,但是这思绪却不是说撇开就能撇开的。如此,等到她真正回过神来,已经是被胤拖到浴桶之中的时候,那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她下意识地搂紧了胤的脖颈,无暇再去想胤的心上人到底是谁了?

    软香玉怀的,胤自然是不能放过这到嘴的福利,低头吻住她的红唇的瞬间,这外面的纷纷扰扰,再多也不能转移他的注意力。而婉兮好不容易回神又再次被胤拉进了激

    情的漩涡之中,慢慢地,好不容易***的那一点理智也渐渐地消散了。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