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四百四十九章 善变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四十九章 善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雍亲王府里,此时的胤一个人坐在书房里,手里拿着一串佛珠,无意识地拈着,整个人的情绪显得有些阴暗,明显心情并不好。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康熙会在这个时候把立福晋之事提上案程,依理他应该毫不在乎才是。但是想到她,胤心里难免会有一丝犹豫。

    当一个男人将一个女人真正放到心上时,不用别人提,他自己就想给她最好的一切,可事实是他的情况同老九不一样。老九无心于大位,再加上婉兮屡次立有大功,又得太后和皇阿玛青睐,能成为继福晋也是经历了重重困难的。现在换到他身上,先别提她的身份,就他现在的情况,胤之前用过的那一套,明显就不适合他。

    要说爱江山更爱美人是不假,可要说为了美人便抛弃到手的江山,这对于胤来说,明显是不可能的。先不提他自己的抱负,就说这么多年的付出以及站在他身后的兄弟和支持者,他若是放弃,这些人又该何去何从。

    再者,胤把她看得的确很重,便要说她已经重要足矣取代一切也不尽然,他只能说她的存在让他觉得自己人生变得更***了一些,毕竟再清冷再无畏的人也是想要有人陪的,但是他心里却不能确定这个打动他心的女人是否能像九弟妹陪着九弟那般,一生一世。

    说穿了,只是动心,还无法让爱新觉罗家的男人给予真心和信任。

    “苏培盛,派人收集下一界秀女的消息。”胤开口吩咐的瞬间,其实就已经选择了妥协。

    面对感情,胤一向比别人来得内敛,能打动他的心却不一定能走进他的心,很显然他的这个心上人只是前者,远远还没有达到后者的程度。但是能让一向喜怒不定,态度清冷且做事不留情面的胤为了她而犹豫再三,从这里面就不难看她还是很有本事的。

    “。”苏培盛看着紧抿着薄唇,身上的冷气越发浓厚的胤,心里也暗自叹了一口气。

    这做奴才的当然是希望主子能高兴,可是比之大业,主子爷身边所谓的知心人真心不算事,毕竟这后院里来来去去的女人多了去了,打着什么样的主意,常常是当事者迷,旁观者清。这位被主子爷放在心上的知心人,说实话,真心是有几分,可是心里肯定还打着别的主意,否则她如何会让主子爷陷入这种两难的局面。

    等苏培盛离开之后,胤不由得站起身,矗立在窗前,目光眺望着远方,那远处阴沉沉的天空明显让人觉得有几分压抑,一如他的心情,一如他这看似风光,实则寸步难行的境遇。

    好在西北那边的情况比他想象中的好,老十和老十三似乎真的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在战场上无比的卖力,据说那些原本不是很看好他们的将官,如今在折子里也没少夸两人能吃苦。这样的转变,胤虽然高兴,却也担心,因为康熙一直没有评价过这件事,甚至突然就提到了他立福晋的事情,这让他心里隐隐有些担心。是矣,不只是他,就连老九那边,行事相较从前都收敛了许多。

    皇阿玛到底是何用意?心里又有着什么样的打算?

    宫里,康熙批完手中的折子放到一边,伸手欲拿另一份折子的时候,手不由得抖了起来,见状,他不由得深叹了一口气,然后放下手中的朱笔,盯着自己不断抖动的手怔怔地出神。

    他的身体是越来越不济了,以前别说批一夜的折子,就是几天几夜不曾休息,那也是精力十足,而今只不过是批一些折子,这手便抖得拿不住东西。好在一直发抖的是左手,若是右手,怕是连字也写不好了。

    “皇上,还是让御医来看看吧!”李德全一边帮着康熙揉着手腕,一边轻声劝慰,言语间带着几分恳切的请求。

    李德全是真心希望康熙能好的,毕竟康熙若有个三长两短的,他这个奴才也好不到哪里去,即便荣养,也不会比现在更风光。

    “朕无事,不要惊动太多的人,否则人心惶惶的,怕是要闹出许多不必要的事情来。”康熙轻咳了一声,眼神扫了一眼李德全,见他一脸担忧的样子,不由得轻轻摇了摇头,显然是不愿意惊动太多的人,而他若是叫了御医,那就是不想惊动也得惊动了。

    李德全苦着一张脸,心里微微一阵叹息,但是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敢停,因为不请御医的话,也就只能是这样帮着缓解一下康熙的情况,***的再多也没有了。

    “皇上,龙体为重。”李德全抬起头,再次劝道。

    “朕的身体朕自己清楚。老四如今还缺乏一些历练,再过一段时间,他足矣撑起整个江山,而老九、老十他们也会成为他的帮手,***人端看自己的表现,而老八和老十四,朕已经不奢望***,只盼着他们能安安稳稳地过完下半生。”康熙声音清冷,脸色微沉,语气里带着些许的沉重,想必他心里也清楚几个儿子之间的矛盾绝不是几句话就能解决的。

    康熙的语气有些重,甚至隐隐透出几分无奈的意味。这让李德全有些担心,但是他心里更清楚,像康熙这样的人,是不需要别人安慰的,因为他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他的软弱和不忍只能隐藏在阴暗处,不能让别人看见或者谈论。

    “皇上放心,诸位阿哥都是孝顺的,定然会让皇上安心的。”李德全轻应一声,脸上不由得露出几分诚惶诚恐的神色。

    “安心?朕就怕他们太让朕安心了。都是朕的儿子,朕不可能看着这个好,就希望那个不好,可是要登上这个位置,就必须学会割舍,而这些可能就是必经的代价。”康熙说这些时,不由得想起了曾经的兄弟,可惜他们一个个的都走在了他前面。

    这回李德全没再说话,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帝王将相这种事跟他一个身残志坚的太监真搭不上边,他唯一能做到的大概就是侍候好康熙,多得些赏赐,给自己找条退路。毕竟太监要是看不清自己的地位,乱插嘴,有的时候丢得不只是宠信,还有命。

    康熙是明君,但是也不是不杀人的,事实上死在康熙手中的人一点都不比那些昏君少,所以要想保往自己的命,有的时候得学会当个聋子或者哑巴,一如现在,什么都当听不到,静静地做自己的事情就好。

    康熙显然也没想从李德全这里得到什么类似于安慰的想法,待左手颤抖稍稍缓和之后,他还有大堆的奏折要批,根本没时间想太多。

    不过有关于四福晋的人选,康熙却是真的上心了,毕竟未来的一国之后,他可不认为雍亲王府后院里有人可以担得起这份责任,所以这件事他既然提了,就一定会把人选给挑出来。若德嫔不是这般作死,现在肯定能插上一手,可惜她过早出局,反而给了宜妃机会。

    宜妃对于未来的皇后是谁并不关心,她用心做这件事无非就为了给康熙留给好印象,让胤认下她的这份人情。毕竟未来她还有她的两个儿子过得好与不好都同胤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这件事虽然是暗地里进行的,但是该知道消息的都知道,各大家族卯足了劲儿就是想将自家的拿得出手的秀女送到前面,崩管能不能选中,只要能出彩,总会有个好归宿。鉴于胤和胤的关系,婉兮这里可是一下子多了不少客人。

    面对那些突然冒出来的各种亲戚朋友,婉兮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这进进出出、来来往往的人一波接一波,可是她能认出来的却少有,但是人家有理有据说是她家亲戚,她总不能说不认识。没法,她就只能尽心招待,即便不耐也得跟着打哈哈,终其结果便能不得罪人就不得罪人。

    不过,婉兮听完这些人的话,拼拼凑凑的还是能得出一个大概的,那便是雍亲王继福晋之位这些人都盯着呢!

    “听雨,把这些人嘴里提到的女儿、侄女、外甥女的都给记下来,然后好好查一查←婉兮再为这些人而烦恼,至于那些秀女,不提还没有见到的,端说那几个跟着过来的小格格,她真想说不怎么样,端看长相就不怎么入眼,何况那故作沉稳的青涩样,她就想说还是不献丑的好。

    当然,这些话她也好,婉兮也罢都是不会说出口的,但是想要凭此让婉兮承诺什么那也是不可能的,所以从这些人第一天进府到现在,婉兮除了打太极的手段更为纯熟之外,***的都没变化。

    “的确。本福晋干嘛要受这一份罪,行了,明日对外就说本福晋病了,闭门谢客。”这一刻婉兮倒是真的很从善如流,一点都没有犹豫,从这里不难看出她是真怕了那些三姑六婆的***。

    听雨和听琴看着瞬间改变主意的婉兮,齐齐在心里吐槽,福晋,你这样善变真的好吗?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