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五十二章 不叫意外,叫该打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婉兮可不知道宜妃是不是被康熙打了脸,心塞不塞,她现在忙着呢?

    之前面对后院的各种动静,她只是稍作敲打,并未采取什么激烈的举措,毕竟有些事情在没有发生之前,她冒冒然然地出手只会引来不必要的闲言碎语。

    别看胤他们现在特别的风光,可是风光背后隐藏的各种危机也是不能忽略的。婉兮不可能因为一时的嫉妒就毁了胤他们长久的布局。

    若这后院的女人老老实实地过自己的日子,她根本不可能跟她们一般见识,毕竟会介意却不一定要她们的性命。重活一世,别的婉兮可能没有学到,但是尊重生命这一点她还是能做到的,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会将对方逼向绝境的,可对方若是一开始就冲着她的性命来的,那也就怪不得她不留情面了。

    进府这些年,婉兮的变化其实并不大,除了拥有胤的宠爱、孩子和日渐成熟的心让她更懂得珍惜自己所拥有的。当然,这并不表示婉兮至此就不在作死的道路上狂奔了,相反地论起作死,再无一人能像婉兮这般轻车熟路。

    别人作死,那是把自己往死里作,而婉兮作死,就是把别人往死里作,甚至有的时候,她狠下心来,顺带的还能把别人直接作死,不留后患。

    但是这样的震慑并不能让所有人都懂得何为收敛,更不能让她们知道什么叫怕,一如婉兮所说,只要有一丁点利益,哪怕风里去,火里趟,她们也再所不惜。不然的话,这后院的女人来来去去的,明明一直有人作茧自缚,可偏偏这人一直都不曾减少,一个来,一个去的,这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反而让婉兮自己觉得这日子就没有到头的那一天。

    当听雨说起后院的侍妾们都过来请安时,不只是婉兮,就是还没离开的胤也明显愣了一下。对于婉兮刁难后院众侍妾的事情,胤一直看在眼里,甚至不断有人话里话外地告她,可胤却一直不曾就此事说过婉兮一句。看他的样子,明眼人都清楚他是偏向婉兮的,轻易不会为了别人让婉兮不痛快。

    “本福晋不是说暂时不见她们吗?难道你没有通知她们这段时间暂时不必过来了吗?”婉兮脸上依旧挂着几分清浅的笑意,嘴上说的话看似不经意,可实际上眼里却不自觉地带着一丝冷意。

    胤虽然没有注意到婉兮眼里的冷意,却能感觉到她周身的气质明显有了变化,那种淡淡的不甚明显却能明显让人感觉到的不情愿,只要是亲近的人,一定能察觉。而胤这个枕边人又怎么可能察觉不到呢!

    “福晋,奴婢已经通知过了,可是郭络罗姑娘硬说好些日子不曾见着福晋,不进来看看,她们很难放心。”听雨这话语里明显透着一丝无奈,想来她也没有想到往日老老实实的后院女眷,今天会突然之间闹起来。

    婉兮眼神微冷,心里暗忖,这些人会这般坚持,不就是认定只要胤在这里,不就是想借着机会给她上眼药么?她之前不介意,不代表现在就会凭她们施为。

    这人呐!有的时候还是得知足一点,总是把别人的好心当成纵容她们的资本,那也就活该他们会倒霉。

    胤倒是没有多想,婉兮不想见后院的女人,那就别见,又不是天天大刑侍候,也不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要了谁的命,只是折腾一番,这对于他来说,根本不算事,更逞会心疼那些早就被他划到边缘的女人们!他冲着听雨抬了抬手,见她上前两步,不由得扬声吩咐道:“既然她们这么想进来,那就让她们进来吧!爷倒是想看看,她们到底有什么事情一定见一见爷的福晋。”

    胤说这话时,语气里明显含着一丝恶意。

    婉兮闻言,明显愣了一下,她似乎没有想到这样的一件小事还会引起胤的关注,瞧着他脸的表情和说话的语气,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失神。等回过神来,她嘴角的笑意不禁变得更深了,看向胤的眼神里透着几丝笑意,眼波流转时,不由得透出几分娇媚。

    作为福晋,婉兮自然不必亲自出迎,再加上胤的关系,两人姿态悠闲,完全没有把外面的那些侍妾放在眼里,一副万事俱备,只等着这些人来唱好戏的东风。

    胤瞧见婉兮这副不以为然的俏模样,嘴角不由得向上弯了弯,大掌握着她的小手,触及她眼里的目光时,大掌还不自觉地捏了捏她的掌心。两人相似一笑,似心有灵犀一般,在郭络罗氏等人踏入大厅的瞬间松开了手。

    “婢妾给爷请安!给福晋福安!”从外面走进来的郭络罗氏等人,鱼贯而入地出现在大厅中间,一众美人一站定便冲着胤和婉兮行了一礼,声音轻柔婉转,煞是好听。

    胤的目光从她们的身上一一扫过,可能是太长时间没有正面瞧过她们的关系,这些人的面容对于胤而言都开始变得陌生了,能有印象的大多都是近期犯过错或者过去做了什么让胤不能释怀的事情,否则管你是先进府还是后进府的,没印象就是没印象。

    婉兮看着这些身上那些精致的打扫,心里顿时就明白了,敢情这些人闹着要进来,那也是早有准备的。瞧瞧她们这身打扮,要说没用心谁能相信。一个一个的要说人比花娇也不尽然,但是个个都是下了苦功的。

    “免礼吧!”胤轻轻摆了摆手,语气淡漠地道。

    “谢爷。”众美娇声相应,若不是婉兮还在场,这些人怕是一个个地都要大展魅力,以求怜惜了。

    面对表情各异的众侍妾,胤目不斜视,显然并没有那个兴致同她们玩谁的定力好谁的定力差的游戏。再说了他会同意这些人进来,为得可不是博取她们的好感,而是为了敲打她们,让她们老老实实地呆着,否则不管是为了稳定局势,还是为了让这些人认清事实,反正胤都不准备再纵容她们了。

    若是聪明的,只要懂得收敛,一辈子安然到老肯定不是问题,若是不懂得收敛,胤也不会再像过去那般给这些人留什么余地。有些事情一次两次的,闹过也就算了,可三次四次的,谁有这个耐心一直陪着她们闹。

    “爷可真是好福气,平日妾身的话不说好使也能顶上两分,可只要爷在,妾身这唯有的两分也变得再无作用了呢!”趁着这些侍妾还没坐定,婉兮身子微微往胤身边挪了挪,小脸上满是委屈不说,就连语气也显得十分地幽怨。

    胤眉头一挑,下意识地转头看了过去,眼见婉兮那副委屈的模样,心里对于这些侍妾的不满不由得又重了两分,原本仅仅只想敲打一番的想法瞬间也变了,仔细琢磨几分,最终还是决定牺牲这些侍妾来博佳人一笑。

    “若是她们连福晋的命令都不放在心上,想来这郡王府也容不下她们这群大佛。”胤冷哼一声,转头看向郭络罗氏等人,目光犹如冰刀一般,冰寒刺骨,惹得***刚坐定的众侍妾立马一脸惶恐地起身跪了下来。

    婉兮看着连跪下都还忍不住对着胤抛媚眼的慧茹,心里不由得冷笑连连。那厢刘佳氏被打得起不了身,终于老实了,这厢一直小动作不断的慧茹逮着机会就想着表现表现自己,借此求得宠爱。可她也不想想,胤再大度也容不下用药害他‘失身’的女人,能饶她一命,那多亏了她姓郭络罗氏,而非她有什么地方能让胤看上眼的。

    胤并非那种冷血无情的人,他再小心眼,可是对于跟了自己的女人多少还是有几分纵容的,否则这后院也闹不起这么多的风浪。但是他还没有意识到他的仁慈和重情,只助长了这些女人的气焰,并未让她们懂得什么是感恩。

    当然,这种事情婉兮作为受害人,看得是最清楚的,但是她并不想让胤看清这一点。因为她心里比谁都清楚,若是她清楚地向胤表达了这个意思,也许能换来胤的支持,但是却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甚至可能因为她,胤还会得罪很多人,甚至引得后院女人集体***。她虽然不惧这些人,却心知闹得太过只会让别人以她的借口来攻击胤。

    这不是她想要的,她所需要的,是在适合的时候,由胤亲自将这些女人送出府,不管是送到庄子上去,还是拿个由头将她们圈禁在别庄,反正她是不可能让这些人一直在她眼前晃的。

    要知道这女人的心思最难猜,若无对比,也许还能保持平衡。可惜这府里有她做对比,这些女人就是再心平气和,也不可能保持理智,更不可能一直守着犹如死水一般的过去一天一天地数着日子过。而她想要达成这个目的,显然并不容易,否则她不会隐忍这么久,更不会忍着心中的怨气,一步一步地慢慢规划。

    “福晋,婢妾等人历来最为尊敬福晋,又如何敢对福晋还不敬,还望福晋看在婢妾等人忠心耿耿的份上,帮着婢妾等人说上几句好话。”没等婉兮回神,这跪在下方的人就已经有人开口了,不用看,也知道是跪在最前方的郭络罗氏。

    婉兮下意识地望了过去,目光直直地看向跪在最前方的慧茹。也不知道是背后有人指点还是慧茹真的是吃一堑长一智,四目相对间,脸上竟没有露出挑衅来,相反地一脸恭谨的模样,这倒是让婉兮不由得挑了挑眉头,觉得颇为新鲜。

    作为刺头一般存在的慧茹,屡次被人当***使,失去三格格之后,沉寂了这么久,突然再冒头,不仅心性大变,就连手段也变得高端起来,这就由不得婉兮不在意了。

    “郭络罗妹妹倒是会说话,只是这所谓的最为尊敬和忠心耿耿,本福晋可不敢当。本福晋先前还说过让你们都回去,可你们现在在哪里?有些事情别张嘴就往好处说,有些事情都摆在眼前了,开口之前还是先看看,不然闹了笑话,就连本福晋都觉得揭不过去。”婉兮扯扯嘴角,虽然没有大发雷霆,怒斥慧茹,却也没有给她什么好脸!毕竟人家这手都已经伸过来了,稍稍用力就要***她脸上来了,她若是被打了脸还往上凑,那不叫意外,叫该打!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