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四百五十七章 马脚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五十七章 马脚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婉兮心里有事,即便她尽量做到不动声色,可是越来越艰难的局势难免会让她觉得浮躁。

    弘他们发现婉兮偶尔的心不在焉时,***几个孩子可以敷衍过去,但是弘和弘昭却已经很难再敷衍了←他能无忧无虑平平安安到老。

    可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事!

    别说他生在皇家,就是生在大家族里,除非他自我放纵变成一个纨绔子弟,否则他不是要努力成长挑起一府重担,就是努力打拼给自己挣出一番锦绣前程来。毕竟不管什么样的爵位,什么样的家业,能得到的都只有一个,***人要想过得风光,最终还是得靠自己。

    “大哥,额娘到底怎么了?”弘昭跟在弘身后,两人一前一后地从清漪院里出来,脸上的表情都带着些许担忧,而弘昭到底没有弘那般沉得住气,所以才出清漪院的大门,就直接问了出来。

    弘的眉头轻轻皱了皱,他若是猜得没错的话,额娘这般不对劲定然同目前的局势相关,只是他们年纪尚小,有些事情还轮不到他们来插手,但是涉及额娘,他们又难免不去关注,“如今皇玛法的身子越来越不好了,还记得前几天咱们去请安,皇玛法的手吗?”

    弘昭轻轻地点了点头,看着弘道:“恩!皇玛法连一本奏折都拿不住,可想而知,外界传言并非空穴来风。”

    事实上弘他们早有所觉,单单从那些年纪跟他们差不多或者还要小的叔辈们面对他们时明显带着一丝谄媚的语气和态度就能看出,这天变了。不说弘晖,就是他们几兄弟,别说之前那些恶作剧,就是高声说话都不曾有。等到见到康熙的症状后,他们表面上没有做什么,心里却明白,这一切都不一样了。

    弘旺也好,弘春他们也罢,大部分的人都一改从前热情的态度,每每见面,都好似见到瘟疫一般,避得远远的。从这里不难看出,大势在四叔和阿玛这边,但馨舶参任鹊鼗畹较衷冢一畹没购芊绻狻br />
    弘昭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小脸满是疑惑,这夺嫡之事,他虽知道一些,却是零星一点,不算太明白,所以听了弘的话,难免会觉得有些糊涂。他想了想自己知道的那些消息,似乎被划拉到夺嫡行列的人并不只是被圈禁的或者说八叔他们,他觉得人选还挺多,毕竟那些叔叔伯伯们,谁看着都不是省油的灯。

    “大哥,你这意思是阿玛他们要小心的只有八叔他们?”弘昭伸手挠了挠后脑勺问。

    弘看着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的弘昭,深叹了一口气,别看他这个弟弟聪明伶俐,学什么都快,但是因着有他挡在前面,他到底还是天真了些。

    不过天真有天真的好处,这宫里危机四伏的,知道的太多对他们而言,绝对算不上好事,只是每每想到婉兮心不在焉的样子,他就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行了!这事还轮不到咱们操心,咱们要做得就是不让八叔他们利用。”弘虽然想为婉兮他们分担,但是在没有想到办法之前,他是不会冲动行事的,自然也不会让弟弟涉险的。

    弘昭对于他这种类似于逃避的行为显得有些奇怪,不过只要想到他们一直都在一起,也不怕他自己偷偷行动。

    “大哥,你若是有什么主意记得一定要带上我,不然的话,你前脚敢走,后脚我就敢去找额娘。”弘昭见弘不表态,立马打蛇上棍,威胁起他来了。

    弘没想到自己也有被自家弟弟威胁的一天,虽然他的确有撇开他自己行动的意思,但是这去与不去,有的时候看得是当时的形势,谁能保证他就一定有机会插手。而且对于弘而言,胤这个阿玛还是很信服的,若胤不能解决,他不认为自己会有这个能力。

    “知道了,若真有帮得上忙的地方,不会忘了你的。”弘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认真地道。

    弘昭见他这般,知道他不是在敷衍自己,也就不继续在这个话题上打转了,反而将注意力转向了别处,毕竟在宫里,过得再好,也是有矛盾发生的,弘旺还好,身子弱,性子又沉默,倒也好对付,相反地是弘春他们,性子同胤祯像个十成十,冲动、易怒又自私,可以说众多小阿哥里,他们真狠起来,少有人能比得上。

    想到这里,弘总觉得这种事还是事先问一下胤的好,毕竟涉及他们都在意的人,谨慎一些总比将来后悔的强。

    胤也没有想到弘会突然就婉兮的事情来找他,不过弘他们都能发现的事情,胤就算再忙,也不可能对自己枕边人的情况一无所知。其实胤很早之前就发现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婉兮的情绪越来越急躁,那种不安似乎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带着一丝忐忑和畏惧,这让胤很疑惑!

    他一直以为自己为她撑起了一片天,不说在别处,至少在这片天空之下,她可以做她想做的事,一如过去这些年一样。但是事实是事情并非他想得这般***,甚至这里面还隐藏着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当然这种事情他不可能直接去问婉兮,他能做得仅仅只是去解决她周边可能存在的问题,让她不用像之前那样,时刻被人算计或者直面一次又一次的危险!

    “阿玛,这事……”

    “行了,这件事阿玛心里有数,你们也不要太过在意。”胤打断弘的话,续而低声安抚几句,便让人将他们都送了回去。

    在弘他们过来之前,胤原本是想去一趟雍亲王府的,毕竟他们私下里同胤他们数次碰撞,双方都有损伤,只是比之早有准备的他们,胤的损失更大一些,至于胤祯,不知道是不是心里打着别的主意,都到了这个地步,竟还玩着三心二意的把戏,这也活该他费尽心思,最终还是难上台面,事事都被当成胤身边的搭头。

    不过现在他改变主意了,夺嫡之事的确重要,可是他捧在心尖上的人同样重要,而且他不认为自己就差了这么一点时间。

    “林初九,去清漪院。”胤声音微扬,高声吩咐一句,便提步往外走去。

    林初九跟在胤身后,深叹一口气,他就知道遇上跟福晋有关的事情,***的事情再大那也不是事儿。

    到了清漪院,胤不用开口,门口就有那小丫鬟自行禀告婉兮所在的位置。胤闻言,挥了挥手,便径直去了书房。

    “爷!可是有什么事情忘了吩咐?”婉兮听到动静,抬起头的瞬间见原本已经离开的胤突然打转回来,不由得愣了一下,甚至忘了要行礼。

    胤挥手示意听雨她们出去之后,举步走到婉兮面前,伸手将她抱起,随后自己坐到椅子上,而她则被抱着坐在他怀里。至于行没行礼,这种事,此时此刻,明显不在他关心的范围之内,“不,爷有些话想跟你说!”

    婉兮看着态度如此奇怪的胤,颇有些不知所措,近两天府里似乎没有发生什么事,最多就是慧茹不死心,而她又没有耐心应付,便直接罚她跪了两个时辰,现在人还在屋里养着,就算想动手脚,想来也不是近两天的事。

    “可是妾身做错了什么事?还是爷有什么事要交代妾身去办?”婉兮头一次摸不准胤的心思,整个人如坐针毡,一副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的样子,却让胤想起初次在翊坤宫里见到她的时候。那时的婉兮明艳照人,比之现在可以说是青涩无比,但是只一眼便牢牢锁住了他的视线,就连胤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只那一眼,他就再也放不下这个女人!

    胤轻轻眯了眯眼眸,似乎是在观察婉兮脸上的表情,又好似在思考要如何对她开口?

    “爷,妾身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婉兮不自觉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神情有些慌乱地道。

    “没有,爷就是想起第一次在翊坤宫见到娇娇的时候。说来,一晃也这么多年过去了,爷总想着自己就算做得不够完美却也算真心。可是今日当弘他们过来说起娇娇的一起变化时,爷才发现自己似乎做得还不够,至少还不能让娇娇全心全意地信任爷!”胤握着她的柔荑,眉头紧紧地蹙在一起,语气清冷却又平静无波,无端让人觉得不安。

    胤如此作派,自然是让婉兮侧目。不过对上胤略带挫败的双眼时,她心里无端觉得愧疚起来。悄悄地低下头,脑子里一片混乱,似有些慌乱,又有些害怕,可能连她自己都不明白胤为什么突然就注意到了这一点,她本以为自己隐藏得够好,却没有想到自己终究还是露了马脚。

    最重要的是,她不明白为什么胤不提***,单单只拿信任说事。她自认除了自己多活一世的秘密,她可以说是全心全意地依赖于他,可偏偏他就是一见针血,让她再无逃避的可能。想到她隐藏在心里的秘密,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那样的事情她自己都觉得诡异,他能接受的吗?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