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各方动静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六十五章 各方动静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胤见胤俄他们高兴,也不阻拦,任由他们喝,反正他也好,四哥也罢,在这方面都比较自制,胤俄他们就算喝醉了,只要有他们在,总能把他们安然无恙地送回府里去。

    而且胤也是把胤俄和胤祥在西北的努力看在眼里的。别以为他们是皇子,在西北就能过得好,若只是混日子,肯定不错,但是他们是实实在在地想干出一番事业,这也就另当别论了。

    他不想去探听胤俄和胤祥为了这场胜利付出了多少,但是他心里清楚两个弟弟也算是真正立起来了。往后不管有什么事,他们至少能出上一把力,而不用被别人当成跟班。正想着,胤猛地觉得心头一痛,那种感觉太过明显,想让他忽略都显得不可能。

    胤转头的瞬间看着面色古怪的胤,便以为他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不由关心地问道:“九弟可是觉得身体有什么不适的地方?”

    “没事,弟弟就是在想弘他们怎么还没过来,按理说有福晋过去接他们,他们应该很快回来才是,可眼下……”胤环视一周,发现已经有不少小阿哥过来了,只是一直没有看到婉兮他们的身影,这让他心里莫名地有些不安。

    就在胤想着要不要吩咐林初九出去探探消息的时候,便见林初九一脸惨白地躬身靠了过来,低声禀道:“主子爷,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胤只觉得心猛得一颤,手里握着酒杯因着他的动作,酒水顿时洒了一半。

    林初九因着跑得太急,整个人喘得不行,也有些站不稳,现在又被胤这目眦欲裂的眼神一吓,差点就直接摔到地上。好在他反应够快,不然的话,摔伤是小,耽误了福晋的伤势是大。

    “福晋接几位小阿哥回来的路上被人从长廊的楼梯上推了下来,为了护住几位小阿哥,福晋撞了头,还昏迷不醒,几位小阿哥受了轻伤。”林初九虽急,却把该说得话说得清清楚楚。

    胤的身子微微踉跄了一下,直至此刻他才真正害怕起来,抓着胤的衣袖,青筋毕露,显然是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走,带爷去看看……”

    相处的日子越久,胤就越在乎婉兮,否则他之前也不会因为婉兮所说的一个‘梦’,便想着要把府里的那些女人给遣散了。他们夫妻一路扶持走到今天,早已不分你我,若无大碍,他们是要相伴到白头的。

    胤也没有想到只是这么一会儿的时间,既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思及婉兮去接弘他们,他心里也不禁有一丝焦急,但是转头看向坐在龙椅上的康熙,兴致颇高,虽说扰了兴致的人不是他们,但是若无大事,再有那算计他们的人在前,指不定又要给他们按上什么名头。现在既然知道出事了,他们得先稳住阵脚才是,“九弟,你带人先去看看情况,我在这里等着,若真有什么不好,记得让人来通知一声,不管结果如何,咱们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胤本就不是什么心胸宽广之人,这些年因着有胤他们相助的关系,性子比起原来的偏执稍稍缓和许多,但是睚眦必报的行事风格却一直在发扬光大。

    胤伸出手,重重地拍了拍胤的肩,随后带着林初九往殿外走去。那急匆匆的模样让不少人都看在眼里,甚至暗自猜测外面是否出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康熙坐在上首,双眼看着有些浑浊,实际上脑子清楚的很。他早已习惯了凡事多留三分心眼的行事方法,此时也不例外。胤做事他很放心,能让他慌成这样的,无非就是他府里的人,比如九福晋,又比如几个孩子。今***高兴,可偏偏就有人见不得他高兴,若只是争执这种小事,过了也就过了,可若有人敢动手,他也不会继续放任。

    “李德全,派人去打听一下,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再让宫里的暗卫都动起来,朕要知道到底是谁这么不长眼,在这当头给人添堵。”康熙看了李德全一眼,等他走近,直接轻声吩咐几句,看样子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康熙并不打算轻易放过。

    李德全明显是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有想到康熙会这么吩咐。连忙摆手行礼退了出去,不管是亲自参与还是亲自吩咐,这事他总要做到毫无遗漏,才算对得起皇上的这份信任不是。

    只是等到李德全得到全部的消息时,脸上的表情就变了,虽然还未查出主使,可只要顺着这蛛丝马迹往下查,迟早会有结果的。只是九福晋这边,怕是不好了,听御医的意思,撞伤了头,醒不醒得来还得看这位九福晋的造化。

    “皇上,老奴刚才派人去听了,事情是这样的……”李德全上前几句,语气简洁地把事情一一告之,没有半点隐瞒,也不敢有半点隐瞒。

    康熙原本以为只是普通争执,现在看来这是存心添堵而非意外所致,想到这里,康熙的眼里不由得闪过一丝幽冷,心里暗忖自己就是对他们太过宽容才会给某些人一种错觉,认为他们无论做了什么,他都会原谅,甚至给他们提供庇护。

    对,较儿子来说,儿媳妇的确不算什么!

    但是康熙也并不是没有心的人,之前婉兮给他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再加上太后临终前的托付,可以说除了未来的***,不会再有人越过婉兮的身份。即便现在的她还仅仅只是一个郡王妃,但是她在康熙心里的比重却高于***儿媳,更何况此次她受伤都是为了保护弘晖。即便是为了胤他们,康熙也得拿出一个明确的态度来。

    “让人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查探清楚,经手的统统都给揪出来。朕说过,要让老四毫无压力地接下这个位置,但是有些人却不把朕的话记在心里。瞧瞧,朕还没死呢,当着朕的面就敢动手,朕若闭上眼,他们怕是要翻了天去!”康熙眸色冰寒,语气冰冷,面色却出乎意料地平静。

    李德全下意识地想跪下请罪,却因康熙的一个眼色,硬生生地站在原地,直到他吩咐完,李德全才带着一身冷汗退了下去。

    康熙原本就不想惊动太多的人,更不想让这大殿之内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扫尾的机会。

    不得不说姜都是老的辣,康熙的举动的确在一定程度上安抚了做贼心虚的胤祯,要知道在当李德全上前时,他可是心虚的连看康熙眼神都变得小心翼翼而不知呢!之后见事情不如他所想,又开始得意非凡了。

    胤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瞧见胤祯的转变,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原以为拆伙独立出去会让他有所长进,现在看来就他这鲁莽自负的性子,祸事不断怕是常态。若不是他选择拆伙,这一次就皇阿玛那不动声色的模样,他怕是也难以脱身。

    不过现在一切都与他无关,他不招皇阿玛和四哥的嫌,让老十四去探探皇阿玛和四哥的底线也好,不然就这样盲目地行动,或者一直小打小闹地往前走,他们又能得到什么!

    胤皱着眉头细细想了一下,发现他们这一路走来,看似动静颇大,实际上次次都不讨好,甚至损失不小。现在除了那些墙头草和变了心思的人,他手里能握住的势力的确不多了,特别是皇阿玛的态度让不少人都心生退意,对他的支持自然也不同以往,另一方面让他觉得无比尴尬的大概就是银钱了。

    有胤在时,他从未担心过此事,胤转投四哥阵营之后,他尚有八福晋帮着弥补亏空,可八福晋没了之后,即便他得到了八福晋的大批嫁妆,还有胤留下的一些生财之法,可时过境迁,他对这方面又不擅长,难免会陷入无银可用之地。

    若胤祯的智谋或者赚银子的手法能跟他的脾气一样厉害,大概胤也不会拆个伙,毕竟他要得是相辅相成,而不是他单方面地一直付出。

    不管大殿之上是暗涛汹涌还是风平浪静,翊坤宫里却是气氛紧张,好在都是训练有素的人,经过初始的慌乱之后,很快就恢复了往日的利落。

    等到胤过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哭红了眼的弘四人,明明他应该安抚几个孩子的,可是他却很难停下脚步,等进了内室,见着躺在床榻上一动不动的婉兮,他只觉得整个人被好像被人掐住脖子一般,呼吸困难,好似下一刻就会窒息一般。

    “福晋怎么样了?”胤做了好几次深呼吸才算是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但是要让他完全平静,那是不可能的,除非婉兮此时能醒过来。

    以前婉兮出事,胤得到消息会觉得心惊,也会觉得恐惧,却少有像现在这样直观的,甚至无能为力的。

    有那么一刻,胤万分后悔,悔自己为什么要去顾所谓的大局,悔自己为什么不亲自陪着她去,明明当时的他也不是一定要留下,毕竟当时的胤俄他们可没有喝醉,即便这期间喝醉了,难不成他就不回来了吗?

    “回郡王,福晋左手骨折,还有一些擦伤,但是最重要的是撞伤了头,血虽然止住了,但是什么时候醒还得看福晋自己。”御医说这话时都不自觉地缩着脖子。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