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六十六章 康熙的决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回郡王,福晋左手骨折,还有一些擦伤,但是最重要的是撞伤了头,血虽然止住了,但是什么时候醒还得看福晋自己。”御医说这话时都不自觉地缩着脖子。

    胤闻言,目眦欲裂,看向御医的目光恨不得吃了他一般,吓得御医不自觉地跪地求饶,屋里***人也不自觉地跪了下来,就怕胤一怒之下,也要了他们的命。

    迁怒这种事在皇家真的太常见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胤对于婉兮的在意,现在婉兮在他们眼前就出了事,他若是半点都不迁怒,反而让人觉得这是暴风雨要来临的前兆。

    跟着胤身后进来的弘他们看着躺在床榻上一动不动的婉兮,眼里的泪水不自觉地流得更快了,特别是弘晖,因着婉兮是护着他才伤得这么严重的,他这心里对于婉兮更是亲近几分,地位可以说是不是额娘胜似额娘。谁让昔日的乌拉那拉氏更在意自己的地位和权势,续而忽略了自己的儿子,以至于***感情日渐生疏,等到乌拉那拉氏过逝,弘晖心里对于母亲的感情原本就全部寄托在婉兮身上,现在再有婉兮舍命相救,这叫他心中的天平如何能不往她这边倾斜。

    胤没有注意到这些,他伸手碰了碰婉兮的脸,温温的却显得有些凉,特别是额头上的带着血的布条看得他内心的暴戾不断地加深,周身缭绕的冷意和决绝让人不自觉地打个冷颤,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望着胤,生怕他一个暴起,就要了所有人命。

    “九叔,都是弘晖不好,若不是为了救弘晖,九婶也不会伤得这么重……”弘晖的目光只要一看婉兮那苍白的脸,这话便说不下去了。

    胤听他这么一说,脸上的神色更加地阴沉了,他轻轻眯起双眼想着林初九说得那些情况,眉头轻蹙,陷入一片深思之中。

    “林初九,查得怎么样了?那些人到底是怎么埋伏在那边的,又有多少人参与了这件事!”胤问这句话时,倒是一脸平静,只是声音好似含了冰碴一般,透着一股子杀气。

    所有的宫人都下意识地低下头,垂着敛目的,连呼吸都显得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个不对,就成了出头的椽子。这样的局面,只要稍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即便忠勇郡王不追究,皇上也不会轻易放过,毕竟在宫中行凶本身就是对皇权的挑衅。宫里的阴暗面从来就不少,可谁会把事情放在明面上来,像这样顾顾及康熙颜面,肆意行事的,大多都活不长,即便能凭着宠爱或者***逃脱责任,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回主子爷,事情还在查,不过奴才发现皇上那边也插手了,似乎比咱们更急于查到结果。”林初九低声说了几句,但是该说的他都说了,没有丝毫的遗漏。

    胤脸色一变,随后挥了挥手道:“也罢,你们查你们的,互相不要干涉,爷想皇阿玛这是要拿做此事的人立威。”

    康熙虽然已经决定要将皇位传给胤了,但是他一天还坐在这个位置上就不会允许有人漠视他的存在,更不会容忍有人蔑视皇权。恰恰做这件事的人两样都占全了,所以不管是谁,胤可以保证,他一定会让对方生不如死的。

    什么情义!这种东西在他们选择动手的时候就完全消失了,而他不可能一直委屈自己的妻小去迁就那些害他们的人。

    胤见林初九还不走,不由瞪了他一眼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做事!”

    林初九闻言,连连点头,随后招呼着殿内的宫人往外走,把殿内的空间留给他们父子叔侄几人。他清楚有他们在的话,不管是宣泄情绪还是说什么私密话都不需要顾及。

    翊坤宫的宫人们巴不得退出去,眼下一见林初九招呼,一个个的立马躬着身子退了出去,生怕慢一点就被留下来了。

    胤见林初九把人都带出去也没有阻拦,在他看来,他要得并非是这些人的命,而且迁怒什么的,也不该是迁怒于他们,而是那些别有用心的人。

    弘、弘昭俩兄弟和弘晖、弘昀俩兄弟都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胤坐在床榻边,他们并没有急着进去。而是等到胤招手,他们这才吸了吸鼻子,抬脚往胤身边凑了过去。

    对于他们而言,今天的一切都太过触目惊心了。不仅自己的性命受到了威胁,就连他们亲近的额娘(九婶)也因为他们的关系受了伤,生死未卜。

    胤看着脸上满是不安和忧虑的四个孩子,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他就算心里再不舒服,也不可能迁怒几个孩子,何况他们也是受害人。抬头的瞬间扫了四人一眼,胤看着他们问道:“把当时的情况仔细地说一遍。”

    弘他们看向彼此,随后细细回想了一番,然后由弘开口先说了起来,期间弘晖他们也帮着补充了许多,毕竟依着当时的情景,想要一个人看清所有是不可能,大家一起的话,即便不能还原全部,却也能拼凑出一个大概。

    胤听了弘他们的话,冷笑一声,虽说还没有查出主使,但是他心里也有了一个大致的想法,毕竟他的敌人就那些,而能在宫里动手脚的也就那么几个,别以为谁都能在宫里安插人手。若是之前初入京,前朝的一切让他们无从清洗的话,那么近几年的清洗可以说让宫里的势力变得单薄不少,至少宫外的势力,不可能再像从前那般随意地插手宫里的事情。

    依胤对胤的了解,他是不可能做这种手脚的,太过明显甚至显得有些可笑,那不符合他的行事风格,他反而更倾向于胤祯。不要说他是在针对他,他只是实事求是。

    胤祯做事太过草率,太多太多的事情凑在一起就由不得他不怀疑,何况沉寂许久的德嫔都再次动起来了,若说这些同此事一点关联都没有,谁信!

    原本他们之间就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因着康熙的关系,他屡次忍让,但是这一次他不想忍了,不管是不是他,这一次他就算不能直接取他的性命,他也会让他生不如死。

    “好了,你们也不要太担心,爷相信你们额娘(九婶)一定会醒的。”她如何能够狠心地丢下他和孩子们。

    “可是……”

    “没有可是,她一定会醒的,因为有爷,有你们在等着她醒过来。”胤说这话时,语气坚定,态度强硬,似在说服他们,又似在说服自己。

    弘他们自然也不希望婉兮有事,即便他们心里都知道婉兮的伤不轻,但是他们就一如胤说得那样,更希望婉兮能够挺过来。就像从前那样,闲暇时他们再一起去庄子上,一起玩耍,一起踏青,一起……

    当康熙这个皇帝下定决心要查一件事时,除非是陈年旧事,知情人和证据都消失得干干净净了,否则只要还留一丝线索,他都能让人给翻出来。何况这件事情发生也不过大半个时辰,动手的人已经被抓了不说,扫尾也因着胤的人四处查探的关系而无法进行。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查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别说轻轻松松,但也没有那么多的难度。

    其实,这一次同从前对婉兮的陷害手法相差不离,明知胤把婉兮和孩子们看得重,现在还搭上弘晖他们兄弟俩,动静想不大都不行。而且宫里最忌讳的就是把事情拿到明面上来闹,暗地里,不管是教训还是要命,只要能做到不动声色,又有谁会管,不然这宫里每年横着送出去的人又是哪里来得。

    说穿了,事无绝对,但一定要有手段,若是做不到掩盖一切,那就不要轻易动手,否则不管事败还是被人抓到把柄,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而胤祯的举动明显落了下层,至于德嫔,则再一次被自己信任的儿子当成垫脚石,她以为胤祯只是想借此警告胤他们,却不想他这是在自取灭亡。

    等到胤拿到结果的时候,康熙也拿到了调查结果,知道事情的全部,对于婉兮他还是另眼相看的,转头便吩咐李德全,让他从自己的私库取药,务必要将完颜氏给救回来。

    李德全闻言,心中一惊,虽然不解康熙为什么会下这样的命令,可仔细想想,他也能猜出一个大概来。依忠勇郡王重视福晋和子女的性子,之前若说九生一生,可到底是挺过来了,这一次就连御医都说凶险,万一挺不过来,他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可不是一两句话能解决的。

    都说爱新觉罗家出情种,他是不知道先帝是什么样的情种,但是这位忠勇郡王数十年如一日地宠着完颜福晋,只这一点怕是这天下少有人及。

    康熙没有注意李德全脸上的神色,目光淡淡地看着下方游走在宗室大臣之间的胤祯,那肆意张狂的笑容,毫无愧疚之心的姿态,让他觉得他印象中那个得他喜欢的儿子渐渐远去,剩下的只是眼前这个不断惹事的丑陋嘴脸。

    都是他的儿子呵!

    若他一直为了这个惹事且看不清形势的儿子去为难那些真心对他的儿子,就算现在尚且能压制,他若是一走,怕是反弹的会更加厉害,到时他又该如何?

    “李德全,散宴之后将老四、老十四他们一起宣到翊坤宫去。”康熙放下手中的酒杯,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片刻之后,似下定决心一般,扭头看向一旁的李德全道:“将德嫔一并宣过去,朕想有些事情,应该一并了结,而不是拖拖拉拉的让人产生某种错觉,以为只要顶着这阿哥的名头,就可以毫无顾及地动手害人。”

    李德全看着眼神锐利的康熙,心知康熙在说这些话的同时,肯定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他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是圈禁大阿哥的时候,之后则是两废太子,这一次,他想那位还沉浸在自己胜利之中的十四阿哥,这一次怕是再也躲不掉了吧!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