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四百六十七章 不死不休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六十七章 不死不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宫中的宴会散后,胤看着喝得醉醺醺的胤俄和胤祥,轻轻叹了一口气。婉兮出事的事情他没有跟他们提,不是想隐瞒什么,而是怕他们酒意上头,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以至于事情不好收场。

    其实在收到胤让人送来的消息后,他心里也颇为愤怒,若是意外也就罢了,可偏偏一切都不是意外,甚至这其中还牵扯到他的两个儿子,若当时九弟妹反应不及,现在昏迷不醒的可能就是弘晖,若弘晖真有一个好歹,或者说弘他们和婉兮任意一个有个好歹,他和老九之间肯定会有芥蒂。如此看来,对方端是好算计,怎么看都不吃亏。

    吩咐自己的心腹将胤俄和胤祥各自送回府,转身的瞬间正准备带人去看看情况,就见一个小太监面色恭敬地迎了上来,行礼之后轻声说了几句,胤了然地点了点头,之前李德全频繁地进出大殿,他就觉得不对,现在看来这件事情已经不仅仅只是他们皇子之间的博弈了,还得加上一个皇阿玛。

    胤顺着人群往大殿外面走,看着三三两两凑在一起的宗室大臣,不管是喝多的还是保持清醒的,至少没有人失态,单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出真正喝醉的几乎没有。

    也对,这样的场合,谁敢喝醉,没有几把刷子,谁又敢真把这酒实打实地往肚子里面灌。不经意间的一个回头,瞧见刚才同他说话的小太监又迎上去找了老十四,胤不由得冷笑一声,随后带着苏培盛大步往翊坤宫走去。

    胤祯听了小太监的话,一开始还有些心虚,打听之后虽然没有得出什么确切消息,不过确认康熙的心情并没有不好,他这才放心地带着人往翊坤宫去。

    胤和胤祯一前一后到得翊坤宫,等他们到的时候,宜妃也好,德嫔也罢都已经到了,面对这样的场面,胤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但是原本就心里有鬼的胤祯则‘刷’的一下白了脸。

    康熙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他之所以将人都叫到翊坤宫来,也是为了当着胤和胤他们的面,还他们一个迟来的公道,毕竟没有谁天生就该受委屈,还是一直受委屈。

    等到胤两人上前请安之后,可能是因为屋里的气氛显得太过压抑,也可能是因为胤祯本身太过心虚,所以这静谧的氛围,***人都能忍受,唯独他不能。

    “皇阿玛,这厢叫儿子来可是有什么事要吩咐?”胤祯的嗓音里透着些许急切,看他的样子似乎想从康熙嘴里挖出一句‘无事’,然后快速地离开。

    康熙坐在上首,左边坐着宜妃,右边则坐着德嫔,胤和胤很是默契地站在一旁,目光冷冷地看着胤祯犹如一个跳梁小丑一般,上蹿下跳。

    “朕倒是无事吩咐于你,但是朕想问问这是怎么回事!”康熙见他这般沉不住气,也不兜什么圈子,直接将暗卫递来的折子丢到了他脚下。

    胤祯看着脚下的折子,心里‘咯噔’一下,便知道事情可能暴

    露了,但是胤祯这人做事一向都有一种侥幸心理,总觉得自己是最幸运的,也是最大的,只要有事,一定会有人给他收拾烂摊子。此时的胤祯就是这样想得,所以他弯身捡起折子,却没有第一时间打开看,而是讪笑地看着康熙道:“皇阿玛说得什么话!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误会,儿子今儿个一直在大殿里,可没出去过。”

    康熙看着他这***的样子,却无法像从前一样用笑容去面对,他脸上失望的神色十分地明显,看向胤祯时毫不掩饰,显然他只要下定决心,就很难再收回成命了。

    “你是没出去过,你却安排了一场好戏,甚至不惜毁了朕的好兴致。”康熙一开口便是无比讥诮的话语,若是平常,他根本不可能这般喜怒形于色,而现在却丝毫不掩饰,从这里不难看出他的用意。

    有些话明明可不用说得这么清楚,但是康熙却说了,想来他直接出手扯下这块遮羞布,也是因为心里明白这东西遮得再多,也掩盖不了***。

    “皇阿玛,这……”胤祯嘻皮笑脸地打开手里的折子,原本还想说误会的,但是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他的所作所为,他根本无从抵赖。

    胤祯心里十分慌张,面上却故作镇定。

    康熙久久没有出声,看向胤祯的目光就好像在看一个死人一样。

    胤祯最终还是受不住康熙的目光,跪了下来,只是没有张嘴承认自己的罪行,他抬头的瞬间看了一眼德嫔,见她没有动静,不禁地又看了一眼康熙,眼见康熙目露杀气的模样,不由地想到了一个令人脊背发寒的结果圈禁。

    “还不知罪!”康熙一阵冷笑,人证物证俱在,还想狡辩不说,还有那副坐等别人为他担下所有责任的模样,实在是让人心寒。

    “皇阿玛,这事原本不是这样的。儿子承认,儿子的确有安排,但是儿子只是想给他们一点教训,顺带地提醒九哥他们,儿子也不是好欺负的,可是儿子并没想要他们的命啊!”胤祯匍匐在地,隐去眼里的那一丝狠戾,努力为自己辩解。

    “只是想要教训一下,便选了从长廊楼梯上把人给推下来,这你又该如何解释?”康熙冷笑,面对铁一般的事实,却还想着狡辩,这样没有担当的人居然是他的儿子。

    “这……这些人里指不定有被别人收买的,又或者想要讨好儿子,自作主张的,皇阿玛,您要明察啊!”胤祯急忙道,他隐隐有不好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越发地强烈。以前他犯错,不说挡在他前面的德嫔,就是康熙自己,也不会用这种决绝的态度对待他。

    “明察?”康熙道,“朕就是明察秋毫,才查到了你。朕之前只当你年少气盛,可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不仅没有丝毫收敛之处,还变本加厉,你要朕如何轻饶于你?”

    胤一听这话,顿时目瞪口呆,随后满脸惊恐地看向康熙,似没有想到他突然之间就跟自己算总账。瞧这样子,似乎并不打算大事化小。

    “皇阿玛……皇阿玛……儿子真的是无心的,真的!”胤祯低着头,满脸的惊恐,内心的不安逐渐扩大,甚至慢慢转变成了怨恨。

    是的,越来越多的怨恨,瞬间积聚在胸间。

    若他真的有这般不可饶恕的话,当初为什么又要放纵他,一次又一次地纵容。不自觉地攥紧双手,胤祯恨不得大吼大叫一番,将心中的委屈全部宣泄出来。可是他不能,因为他清楚他要是真的这么做了,或许他连最后的一丝可能都失去了。

    转过头,看向德嫔,胤跪着爬向她,双手抱着她的腿,开始哭求,“母妃,你帮儿子跟皇阿玛说说,儿子真的是无心的,儿子真的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德嫔的身子因着胤祯的动作不自觉地晃了晃,此时她整个人都是懵的,甚至还有些回不过神来,事情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你好自为之吧!”康熙看着毫无担当的胤祯,只觉得这个儿子简直就是无可救药。若他能直接认错,他或许还会给他留几分面子,可是事情都到这份上了,他不仅不承认,还一味地推卸责任,甚至还想像从前那样让德嫔这个母妃帮着顶下一切。

    胤祯扭头看向康熙,见他脸上浓浓的失望,不由得变得更慌了,他不想就这样结束自己的一生,他还年轻啊!他不想就这样被圈禁终生,像一头待宰的***一样被人关在那一方天地之间,努力养肥,最后宰杀。

    胤和胤站在一旁,两人面色冷淡,眸色冰寒,就这样静静地看着、等着,并不插手,似站在这里,就只是为了一个结果。

    婉兮如今还昏迷不醒地躺着,四个孩子身上虽然没有什么内伤,可是大大小小的擦伤却不少,就这样,的确不能要他的命,但是也不能一顿斥责或者一顿板子就直接了结。

    他能接受的,一个就是圈禁终生,再不要出来碍他们的眼!另一个就是让他用同样的方式把他从长廊楼梯上推下去,摔不死算他命好,摔死了那是上天有眼!

    “不,皇阿玛,这不过就是一个误会,你不能就凭这一个误会定了儿臣的罪!”胤祯看着准备起身的康熙,不由得跪行几步,伸手抱着康熙的小腿叫了起来。

    “老十四,你说这一切都是一个误会,谁会信!朕虽然老了,可朕还不糊涂。你回去吧!圣旨明天会到你府上的。”康熙甩开胤祯,站起身的瞬间看向一旁的胤和胤道:“行了,你们随朕一起去看看几个小家伙的情况!”

    婉兮是儿媳妇,不管是伤还是死,都不可能让康熙这个皇帝兼公公去看她,但是弘他们就不一样了,那到底是龙子凤孙,皇室血脉,由不得康熙他们不上心啊!

    坐在一旁的宜妃一直没有开口,甚至没有同康熙一起出去,只是坐在原地,怔怔地出神。

    明明她是不喜欢这个半路冒出来的儿媳妇的,可是看着胤那癫狂的样子,她反而开始害怕她有事了。说实话,与其她死后让胤癫狂,她宁愿她好好地活着,跟胤好好地过日子。眼看着她生死未卜的样子,宜妃看向胤祯***的眼神也显得更加不善起来。

    你们不仁,想借此要本宫孙子的性命,逼疯本宫的儿子,那就别怪本宫不义!

    宜妃站起身,嘴角噙着一抹决然的笑容,目光直直地看向德嫔,声音冷厉地道:“德嫔妹妹果然好手段,不仅自己厉害,教出来的儿子更厉害!出手就是冲着别人的死穴去的,想来德嫔妹妹***应该是没有死穴的,若是有,也记得藏好,因为本宫会同你们不死不休!”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