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四百八十七章 步步紧逼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八十七章 步步紧逼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弘在跟婉兮谈过之后,小小的人儿比起从前显得更为早熟了,学习也变得更为认***动了,用胤的话说,是青出于篮。但是这一句夸奖里包含了多少的汗水,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不过依着弘的性子,为了让婉兮安心,为了家人的安危,他还是很愿意付出的。

    从宫里出来,几兄弟上了马车,依次坐好。弘昭坐在弘旁边,可能是想到出宫之前宜妃派人过来请他们过去的事,有些疑问地看向一旁的弘,低声问道:“大哥,玛嬷那边就这样推掉,真的没关系吗?”

    弘看了弘昭一眼,再看正说着悄悄话的***弟弟一眼,见他们没有注意这边,不由地咧着嘴笑了笑道:“有什么关系?在玛嬷看来,最重要的是阿玛,最关心的是家族,最看重的是权势,至于咱们几个,可能看重也可能关心,却不重要。因为玛嬷看不上咱们的额娘,所以连带着对咱们几个都另有想法。”弘昭他们还小,有些东西看不透,可是弘早熟,又得胤亲自教导,有些事情弟弟们看不清,他却看得一清二楚。

    比起宜妃这个玛嬷,显然婉兮这个额娘对于弘来说更重要,而且孩子的感觉最为直接,谁对他好谁又对他抱有恶意,不用别人说,他自己就能感觉出来。

    宜妃对于胤和胤祺有区别,对于两人的孩子也有区别,若是她对婉兮没有意见的话,也许弘他们占胤这个阿玛的便宜会很得宠,可惜宜妃对于婉兮从满意到不满意,说穿了就是身份的变化以及胤的态度。

    作为一个妾,婉兮受宠,宜妃的要求少,所以不管好与不好她都能无视;可是作为嫡妻,宜妃的要求多,条件也就跟着多了,看向婉兮的目光就显得越来越挑剔了。再加上后宫一些女人的***,她对婉兮的不满也越来越深,之后又因为宜妃的某些举动直接导致他们婆媳、祖孙之间有了分歧,或者说解不开的矛盾。

    弘昭也不傻,细细想想,心里大致上也能想明白,不过事情很明显,比起少有相处的宜妃,他们不管是谁都会选择一心为自己的额娘。弘昭抬起头来,对着弘道:“既然是这样的话,那还是能拒绝就拒绝,总不能咱们进宫一趟就让额娘担心一次。”

    弘看着瞬间想通关节的弘昭,轻笑两声,目光扫了扫***几个弟弟,对着弘昭道:“以后多看着他们一点。玛嬷的心思,咱们猜不透,也分不清她到底有没有接受额娘。别看明面上玛嬷为额娘出气,可是私下里究竟如何,谁也不清楚,所以多防着点也是好的。”

    不是他什么都要阴谋化,而是现在的局势太过敏感,即便还未踏入政局之中,可是耳濡目染之下,他还是明白他们一家到底处于什么样的境遇之下。他虽然不能改变大局,但是他至少可以带领弟弟们不成为别人的目标。

    两人说定之后,又拉着弟弟们商量了一番,几兄弟有商有量的倒也没有闹过矛盾。再说弘这个大哥还是很让这些弟弟们信服的,但凡他开口要求的,别说弘昭他们,就是茉雅奇她们也会照着做。从这一点上,不难看出几个孩子之间的感情和信任都很深。

    弘叮嘱好几个弟弟之后,回到府里,也把这件事跟胤提了提。当然,他自然不可能说对宜妃不满,也不可能说他们防备宜妃,只说他们觉得累了,便拒绝了宜妃,直接回府了。

    胤对于这种小事自然不会太在意,就是他自己也不是宜妃每次叫人来请都会过去,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只说下次进宫会跟宜妃解释,就把这事给揭过了。

    “行了,这事阿玛会帮你们解释的。”胤笑着安抚两句,又似想到什么一样,不自觉地收敛了脸上的笑意,转而一脸认真地看向弘道:“阿玛知道你们玛嬷有些事情做得不好,不过阿玛还是希望你们能谅解你们的玛嬷。”

    弘微微愣了一下,转而摇了摇头,急声道:“阿玛,儿子虽然对于玛嬷不能接受额娘的事有些芥蒂,但是儿子心里清楚,玛嬷对于儿子还是很好的。只是近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儿子不忍额娘伤心,也怕引来别人算计,这才……”

    胤对于自己的儿子还是了解的,知道他嘴上是这样说的,那么心里就一定是这样想的。眼瞧着儿子一脸着急的模样,安抚几句,也就不再这事上打转了。

    清漪院这边婉兮可不知道弘他们为了她同宜妃斗智斗勇呢,她忙着指挥听雨她们给后院的女人上纲上线。先是吃食衣服,后是用度摆设,一步一步的,全按照规矩来,反正这后院的女人除了昔日的董鄂氏,可没有一个是正大光明带着嫁妆进来的。也就是说,她们现在所拥有的东西只要婉兮说不行,那就得统统往回收。

    自打婉兮将用度一事摆在明面上来处理之后,后院的女人们就陷入了焦头烂额的处境中,再也不能回神。她们倒是想说不对,可是婉兮还真就是照章办事,这即便是闹到康熙面前,她也是站在规矩这边的,谁能把她怎么样,至多不过就是斥责几句,然后她们的日子过得更惨。

    很明显婉兮不怕这些人动,就怕这些人不动,毕竟她要引出的是她们背后的人,至于她们这些人,一旦得知幕后真凶的身份,她们也到了被处置的时候。虽然不会要她们的命,但是亦不会再给她们兴风作浪的机会。

    相较婉兮的淡定,后院的女人们可谓是众生百态,若不是胤根本不见她们的话,想必现在婉兮的罪名都要堆成山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别说侍候这些侍妾的丫鬟们叫苦连天,就连这些侍妾本身都觉得日子快要过不下去了,毕竟她们都不是婉兮,不可能每个人娘家都会花大把银子支持她们,也不可能有胤私下里的补贴,让她们的日子过得更好。

    主子的脾气不好,身边侍候的奴才的日子就更不好,这不,才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有一个被杖毙,四个到现在还起不了床,至于那些罚跪的或者被打的就更多了,明显是被当成出气筒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原本锦衣玉食的众侍妾们,根本就受不了这种对待,虽然她们不至于因此而变得憔悴削瘦,但是再继续下去的话,她们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坚持的下去,毕竟这一路走来,不管是之前的董鄂氏还是转变之前的婉兮,那真真是没有在用度上苛扣过她们任何一个的。现在让她们这些奢侈惯了的人突然过上节俭的日子,她们要是真能迅速适应才有鬼了。

    没办法,最后她们商量了一下,准备趁着明天请安的日子针对这件事跟婉兮提一下意见。毕竟之前大格格的事情就算她们都有份,可是在没有证据之前,谁又能说是她们做的。既然不能指证她们,那她们自然没有必要忍受这一切,而且真要忍下来了,说不定还落个做贼心虚的罪名。

    又到了十五,这日慧茹等人结伴去清漪院请安,比起之前见与不见都无所谓的态度,这次她们可是强烈要求见婉兮一面。婉兮坐在大厅的椅子上,手里捧着一杯热茶,嘴角噙着一丝冷笑,随后对着听雨点了点头,示意她让外面的那些侍妾都进来。

    “婢妾等给福晋请安。”慧茹等人走到大厅中央,随后冲碰上婉兮行了一礼。

    婉兮轻轻一挥手示意她们起身,目光淡淡地从她们脸上的扫过。发现慧茹等人脸上的脂粉比起以往确实厚了一些,甚至还有两个侍妾的下巴都尖了不少,从这里不难看出这两人的底子比***人来得薄,否则这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怎么就没钱继续打点了呢!

    “听雨说你们有事找本福晋?是什么事?”婉兮轻呷了一口热茶,一脸明知故问地问道。

    “不瞒福晋,婢妾等人是想问最近府里为何突然就改了婢妾等人的份例,以往应该不是这样的,不知可否请福晋说明一下。”慧茹坐在最前面,眼下后院众侍妾似乎以她为尊,她脸上也带着几分笑意,言语间还带着几分忐忑不安的语调。

    婉兮放下手中的茶盏,脸上带着几分似笑非笑的神情,目光状似无意地扫了慧茹一眼,用一种不经意的语气低声道:“哦?难道你们的份例不对吗?要知道本福晋可是按照各府后院的最高标准来安排的,难不成你们有不满?还是说你们想要的不是份例,是本福晋的位置!”说罢,婉兮目光凌厉地看向慧茹几个人,周身不自觉地释放着一丝威压。

    慧茹等人看着婉兮满是威压的样子,脑子里不由得想到了胤,那种被人压制的感觉真的太差了,可是奇怪的是她们竟生不出想要违抗的感觉。

    “这……”慧茹心里倒是这么想的,但是她也没有傻到将自己内心的想法说出来的地步。

    “也罢。既然按照最高标准来办都不能让你们满意,那就改成最低标准,反正这各府后院还真没有谁像郡王府这般优待侍妾的。”婉兮冷笑一声,说出来的话却带着一种步步紧逼的感觉。

    这回慧茹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她低着头干笑了两声,才反驳道:“怎么会呢。据婢妾所知这侍妾的份例应该没有固定的吧!像之前府里的安排也没有什么问题啊!只是婢妾等人不明白福晋为何要改,所以这才想来问问!”

    “哦!只是问问吗?本福晋怎么觉得你们这是想***呢!”婉兮的语气突地变得强硬起来,脸上的表情也瞬间冷了下来,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了许多。

    慧茹一听,心里头也不由得发麻。她们过来原本只是想为自己讨个公道,却不想婉兮不仅不想给她们公道,反而有种想把她们逼上绝路的样子。难道她已经掌握了什么证据不成?想到这里,她没由来得心中一惊,语气也不由得软了几分,“福晋说得那的话,婢妾等人只是觉得这份例之事变得太过突然,就想来问问,并没有***的意思。”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