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452章 战魂出击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52章 战魂出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见到沙丘上的人影,这名少年当即仰天大笑。  通过观察,他便猜出,沙丘上那道人影,此刻已经陷入了走火入魔的边缘,只要稍稍受到外界的干扰,就有可能引难以预料的灾难性后果。

    “你可就是那位名叫唐烧香的凡俗界人族?”这名少年指着沙丘上的人影,大喊道。声音中,蕴含着一股极强的气势,朝着唐烧香直接冲击而去。

    他刚刚从羌氏家族少主口中得知,唐烧香杀了他顾氏家族的两名少主,所以怀着极大的疑惑,决定前来探查一番。

    现在的顾氏家族,大部分年轻一辈的少主,都被北荒冰凰族盟的少族主申公狂羽请去秘密***去了,他原本也打算立刻启程,随族兄们前往东侧申公狂羽的秘密宅第接受训练,但是,他临时改变注意,决定先将唐烧香杀了,替族兄们报仇之后,再前去接受训练。

    ……

    不过,由于唐烧香周身的虚空剧烈震荡,扭曲幅度过大,这名顾氏家族少年的喊声,并没有对唐烧香形成有效冲击。换句话说,他的气势根本无法接近唐烧香。

    这名少年顿时脸面挂不住了,当即搭弓拉箭,直将弦拉成满月,“嘟”的一声,离弦之箭,化作一道棕褐色的流光,在熊熊烈火的包裹之下,顿时以所向无前之势,朝着盘膝坐在沙丘顶端的唐烧香,飞刺而去。

    结果,这支长箭,在剧烈扭曲的虚空的干扰下,竟然严重偏离了轨道,最终射在地面上,引一道惊天元力暴。满地砂石,在这一霎那,都被炸得爆射而起。

    此刻正在痛苦坚持的唐烧香,已经预感到了外在的威胁,表情有些黯然,眉头微微蹙动了几下,一颗颗豆大的汗珠,润湿了他的整个额头。

    羌氏家族少年,感到极不甘心,他知道如果现在不除,待会儿或可能就没有机会了。

    想到这里,他足掌在地上一踏,身形化作一道虹光,冲天而起。朝着唐烧香方向飘了过去。

    他当空连连运掌,又化掌为拳,击出一只只近乎凝成实质的气化拳,从四面八方朝着目标轰击而去。

    但结果还是一样,这些气化拳均是遭到剧烈扭曲的虚空的干扰,没能击中唐烧香。

    一招不成,他决定冒险直接靠近唐烧香,近距离将唐烧香击杀。

    此念一出,他便是化作虹光,朝着唐烧香所在的沙丘,飞驰而去。

    望着表情痛苦,正在***坚持的唐烧香,顾氏家族少年,心头的焦虑,终于一扫而空。只见他,从负在背后的箭匣内,抽出一支安有锋锐箭矢的长箭,朝着眼前的唐烧香,猛地刺去。

    “再杀你之前,先让你知道老子是谁,老子名叫顾子山,家族排行老三,所以,你也可以在心中骂我‘顾三’,哈哈哈哈。”

    然而,就在他出手前的霎那,从唐烧香腰际的储物袋内,飞逸而出一道流光,当空悬停,赫然便是那只形状像是花瓶的纳气法瓶。

    这只纳气法瓶是大唐十二派的遗产,它融合有人的精、神、气,跟大唐十二派***后人,可以心灵互通。

    现在的唐烧香,四肢确实无法动弹,但是,他的思维状态,却是在渐渐好转。原本他必须集中注意力全心冲脉,但好歹是黑药师的***,好歹吃了一刻上古级化形丹,那种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对他来说,并不是无法克服的。

    可以说,现在的唐烧香,状态在迅恢复中,痛苦在逐渐减轻。

    由于仍然无法活动四肢,此刻的唐烧香便是用心念操控纳气法瓶,将瓶口对准了顾子山。

    只见到,一股劲猛的逆向威压立刻从纳气法瓶内爆而出,化作一股巨大的内吸力,瞬间作用在近在咫尺的顾子山身上。

    顾子山惊叫一声,试图摆脱威压的束缚,但却是力不从心。

    然而,就在他只差被纳气法瓶吸进去的一霎那,其头顶三尺处的虚空,忽然剧烈震荡,与此同时,一道道元力波动,宛如水面那层层叠叠的涟漪,劲势扩散而出。

    眨眼间,一道棕红色光芒,便是从剧烈震荡的虚空中心,浮现而出,待得连续浮现出九道棕红色光芒时,一根玄黑的泛着冷冽寒光的“锁鬼链”,从那棕红色的光芒中心,赫然破空而出。

    这根锁链,末端带有一个大大的弯钩,宛如一把锋锐的镰刀。

    待得整条锁鬼链破空而出时,只见到,整条锁链长度足足达到十余米,紧接着,整条长链绕成几圈仿佛是被某人抓握在了手中一般,下一刻,令人惊讶的一幕便是出现了,只见到,一头骨瘦如柴,浑身紫红色的精怪鬼灵般的生物,隐隐现出了身形。

    从外形上看,这精怪十分接近人类,双手双脚面庞轮廓等等都根人类无异,只是,他的全身包括面庞十分精瘦,仿佛是木乃伊一般,看上去就是一皮包骨头,而且,整个身躯还是棕红色的,十分诡异,十分妖冶。

    这精怪手上握着的,正是刚才这条长达十余米的铁链。此刻它的双目,泛着可怕的火红威芒,紧紧地盯着咫尺开外盘膝而坐的唐烧香。

    而在唐烧香头顶,则是那只正在试着将顾子山的身体吞吸而下的纳气法瓶。

    这一切,都只是生在极短的一瞬间。

    这只精怪见状,立刻便是祭出了手中的长链,将尖钩对准了只差被纳气法瓶吸入的顾子山。

    只见到,长链化作一道流光,宛如一支离弦之箭,瞬间刺在了顾子山的脊骨上,这时,精怪将长链猛地一拽,一道虚影便是被“钩”了回来。

    看上去,这根锁鬼链更像是传说中的勾魂链,顾子山的气场顿时寄附在钩刺尖上的管孔内,被长链给拉了回去。

    最终,顾子山的**被纳气法瓶内部的虚空涡洞,吸了进去,只留下他的气场(凝聚魂魄的核心),以及他的武魂。他的武魂便是这只通体紫红色的精瘦邪怪。

    失去肉身的顾子山,此刻对唐烧香的恨,宛如破闸而出的山洪,势不可挡。他除了极度仇恨唐烧香之外,还感到极不甘心,因为现在的唐烧香,确实处于最为虚弱的时刻,是杀他的最佳时机。(未完待续。)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