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九十九章 婉兮的为难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宫里的动静婉兮这边是知道,但是她却没有过多的干预,说实话,婉兮心中的想法同安嬷嬷类似,那就是希望像德嫔这样的祸害能早点被除。

    嘴上说得好,什么让人死不如让人生不如死。可这也是要分人或者说分情况的,像德嫔这样战斗力爆表又舍得下脸的人,着实不好对付,再加上胤这个不定因素,能早点除去也好,以免一不小心就被反咬一口。

    说来,这次德嫔背后撺唆慧茹对茉雅奇的事着实把婉兮给吓了一跳,真要让她得逞,她和胤之间怕是再也回不到从前了。别看胤看不上昔日的董鄂氏,但是对于孩子,他都是疼爱的,即便是女孩,那也一样。

    “福晋,什么时候处理那些人?别看她们现在摆出一副老实的样子,其实心里还不知道怎么算计呢!之前她们那次犯错不这样,总以为只要她们认错,再安静一段时间,所有的一切都能就此揭过。这次郭络罗氏的死暂时吓得她们不敢轻举妄动的,时间长了,她们还是会像从前一样,上蹿下跳。”听竹从外面进来,就开始劝说,尾调扬得高高的,显然她已经开始厌倦应付这些女人了。

    婉兮一听这话,秀气的眉头不自觉地皱拧了起来。其实不说听竹她们,就是她自己也厌倦了这些女人时不时冒出来作死的举动。

    “行了,有些事情不可能一下子都完成。郭络罗氏刚死,府里府外怕是都有关注,若本福晋要把这些人统统处置了,没有一个恰当的罪名,或者说太过急切地将她们的所作所为闹得人尽皆知,最后倒霉的不只是她们,本福晋和爷也会被别人编排,所以有件事情,本福晋得吩咐你去做,做好了,这些人也就该迁走了。”婉兮表情清冷,语气随意,想来对于处置这些人她也琢磨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请福晋吩咐!”听竹闻言,一阵窃喜,身子微微弯了弯,小碎步不自觉地往前凑了凑。

    婉兮伸手在她耳边细细交代,听竹听着她的吩咐,连连点心,脸上还带着一丝笑意,很显然对于婉兮的安排她是很乐意地醒合的。

    “福晋请放心,奴婢一定会把事情办得妥妥当当的。”听竹等她说完,立马冲着她行了一礼,随后一脸兴高采烈地往外走去。

    从外面进来的听琴见着这个表情的听竹,脸上不由得露出几分惊诧的神色来,眉头也不由得皱了皱,心里暗忖,又是那个倒霉的家伙惹到这个小魔星了,看这样子,肯定是有人要倒霉了。回过神,听琴微微摇了摇头,只当自己没看见,反正只要有人继续作死,她也好,听竹也罢,就不得不想法子对付这些人。

    说来,自打慧茹被赐死之后,府里一下子安静不少,往日总喜欢四处活动的侍妾们,一下子都龟缩到了自己的院落里,轻易不肯现身,就连之前埋怨的待遇都没人再说一个不字,甚至所有人都开始默默接受这一系列的改变,从不满到认可,仅仅只是一条人命。

    听琴进来的时候,看着婉兮正在摆弄棋子,这样的情形在从前很常见,不过这一年似乎很少再见,也许是意外太多,也许是事情太忙,反正以往在大多时候都是一副悠闲状态的婉兮,似乎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像现在这样放松了。看来,***一个犹如毒蛇一般最是盯着她们的德嫔,又除掉一个恶心人的慧茹,轻松的不只是她们这些奴婢,还有婉兮本人。

    “福晋,郭络罗姑娘的后事已经办妥了,只是三格格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对?”听琴冲着婉兮行了一礼,起身之后,将事情一一禀告,只是提及三格格宁楚克时,表情显得有些奇怪。

    听琴对于大格格和三格格都没什么想法,这两位小主子就算不是福晋亲生的,至少是主子爷亲生的,而且养在身边,都有了感情。虽然这些年来,一直有人挑拨离间,拿她们的身世说事,好在婉兮并不隐瞒,从一开始就选择将事情全部告诉她们,再加上她们身边侍候的人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倒也没出什么乱子。

    但是要说这些事情结两位小主子一点影响都没有,那也是不可能的,特别是这次,三格格在得知郭络罗氏去世之后,那表情显得有些冷静过头了,可她又确定郭络罗氏和她身边的人都没有接触过三格格和她身边的人?她一直思考着,甚至旁敲侧击地问了三格格几句,只是三格格的回答有些模糊,让她有些拿不捏三格格真正的心意,这才过来回来禀告福晋,以免因为这样的小失误带来不必要的***烦。

    “宁楚克?是她太过伤心了?还是她做了什么奇怪的举动?”婉兮沉声问道,脸上带着几分郑重的神色。

    只要是涉及孩子,不管是不是她亲生的,该负的责任她都会负,但是若是她该付出的都付出了,结果却是怎么也养不熟,那她也不会学昔日的雍亲王,一个劲地迁就对方,甚至连带身边的人跟着一起受罪。

    “三格格的表情显得太过淡漠,原本奴婢还怕她年纪太小不明白,还跟她细细说了一番,可她的表现似乎很抗拒。不是抗拒福晋的安排,而是抗拒某个事实?”听琴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带着一丝不确定,若三格格只是抗拒郭络罗氏的死,倒也不算什么,她就怕她抗拒的是福晋的安排。

    有的时候,她也替自家福晋委屈,不管这孩子的亲生额娘在或者不在,但凡是养在身边的,亲生的还好,说话做事不需要太过顾虑,而不是亲生的,多少还是有点顾虑,毕竟太过严厉有的时候容易让人产生误会。虽然她家福晋一直做得很好,大格格和三格格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可是却架不住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一再挑拨。

    “宁楚克年纪还小,性子却很活泼,对于郭络罗氏似乎一直都带着一丝畏惧,这一点从之前郭络罗氏的所作所为上不难理解,可是要说她们母女之间完全没有感情的话也不可能,毕竟本福晋从未隐瞒过什么,也从未阻止过什么!也罢,有些事情还是问清楚的好,免得一不小心又让人钻了空子。”婉兮心里虽然也有些拿捏不准三格格的想法,但是她却不想坐以待毙,而是准备直接出击。

    孩子的想法纯净简单,与其发生问题一直让它压抑发酵,还不如直截了当地问出来,到时就算到了最差的境地,至少胤也不至于因此而跟她生出什么芥蒂来。

    听琴听她这么说,脸上也不由得露出几分无奈的笑容来,点了点头道:“那要不要奴婢现在就把三格格给带过来?”

    婉兮听了,不由得抬手挥了挥,脸上的担忧虽然还未褪去,神色却透着一丝坚定,“罢了,还是明天等几个孩子来请安的时候本福晋再找宁楚克谈谈,太过急切,也容易影响小孩子,实在不行,本福晋便让爷同她聊聊,毕竟爷是她亲阿玛,谁也越不过去。”

    不是自己的孩子,做起事来难免会有些放不开,即便她问心无愧。

    “福晋,瞧着时候也不早了,要不让小厨房先准备晚膳。”听琴抿着唇,这种事情她不能开口,就只能找个借口转移话题。

    “也好,看这时辰,爷也应该回来了,倒是弘他们,今晚不过来,那便让小厨房少准备些。”婉兮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冲着听琴吩咐几句,便将目光转到棋盘,看似在用心下棋,实际上却久久未能落下一子。

    她虽然经历了不少的苦难和艰辛,甚至还得养着别人的孩子,但是婉兮心里清楚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好在胤对她是真的很好,即便她使小性子,闹别扭,他亦不曾真的对她生过气,事事都站在她的角度想。至于大格格她们,两个孩子虽然听话,可是磕磕碰碰的也难免会有一些问题,也许真的只有等到两个孩子都嫁出去了,她就能轻松下来也说不定。

    不管婉兮想不想得通,有些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她只能尽自己的努力让事情不要变得更糟。

    等到胤回来的时候,夫妻二人坐在一起用膳,婉兮想了想,还是将宁楚克的事情说给胤听了,算是提前给他打一个招呼,以免这孩子真的产生了什么不好的想法,他们也能在最快的时间内解决问题。

    “娇娇不必太过忧心,宁楚克那边,你先跟她谈谈,至于她身边的人,爷会让王安好好查查的,若是有那胡言乱语的人,爷绝不轻饶。”胤皱拧着眉,似乎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还有人敢给他惹不必要的麻烦。

    对于婉兮的为人,他还是很相信的,把大格格她们交给她教养后,他就很少再过问。自打发现有人想借茉雅奇的命陷害婉兮之后,胤就知道只要他还处于高位,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就不可能放弃算计他们。上次是茉雅奇,这一次是宁楚克,他以为德嫔的下场和慧茹的死能让他们有所警醒,现在看来,这些人比他想象中的还不要命。

    婉兮瞧见他这副模样,猜测他恐怕是把联想到上次的事情,便轻轻点了点头,低声道:“爷的意思妾身明白,只是妾身终究不是大格格和三格格的亲额娘,有些东西妾身不好说,所以日后爷还得对她们更上心一点。”

    胤听了她的话,摆了摆手,心底不自觉地涌起一阵愧疚,明明吃苦受罪的都她,偏偏就是有人看不得他们一家人过好日子。

    “不必了,爷相信你!不管是谁在挑拨,又或者说茉雅奇和宁楚克不能理解你的用心,那爷便将她们送到庄子上去。有些事情,爷不想多说,但是你的付出爷都看在眼里。”胤摇了摇头,看向婉兮的目光里带着浓重的信任,坚定不移,毫不动摇。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