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五百章 谈心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百章 谈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不必了,爷相信你!不管是谁在挑拨,又或者说茉雅奇和宁楚克不能理解你的用心,那爷便将她们送到庄子上去。有些事情,爷不想多说,但是你的付出爷都看在眼里。”胤摇了摇头,看向婉兮的目光里带着浓重的信任,坚定不移,毫不动摇。

    胤会有这样态度也很正常,因为自打婉兮到了他身边之后,一开始他或许要操不少心,比如保护好身份地位以及势力手段都还不算太出众的她,可是时间越长,他费得心思就越少,甚至到了后期,她还主动接过他手上的一些私产的账本,帮着他分担。

    别以为她这么做只是想掌握更多的权利,实际上婉兮把该做的事情都给做了,但是里面的东西却一分未动,再有王安他们帮着收尾,事情可以说一清二楚,根本没有防备的必要的。

    “爷,有的时候妾身也会怨,怨有些人为什么永远不懂得知足,明明咱们一退再退,他们却得寸进尺,既然如此,咱们何必要退,直接怼过去不行吗?”婉兮声间有些黯然,眼睛紧紧地盯着胤的双眼,眼里带着一丝怨恨。

    她是真的不喜欢这种一再挑衅的感觉,若说从前她还有心给人留下一丝后路的话,那么现在的婉兮已经厌倦了这种一而再再而三被挑衅的举动。

    “放心吧!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了。”胤低声说了一句,心里也不自觉地下了决心,要让那些挑衅他们的人都尝尝什么叫叫后悔的滋味,否则他们永远都不懂什么叫收敛。

    婉兮轻轻扬了扬唇,没再说什么,只是给胤夹他喜欢吃的菜,这些年,她别的事情很少去管胤,唯独这饮食管得紧,还别说,有婉兮管着,胤未能像上一世那样一日胖过一日,所以胤现在依旧保持矫健挺拔的身材。

    在共同对外的这一点上,两人算是达成了一致对外的共识。若说从前他们还有顾及的话,那么当最难缠的德嫔都被他们算计得缠绵病榻之后,就像是解开了某道枷锁一般,变得再不像从前那般顾忌了。毕竟人的忍耐都是有限的,他们忍了这么多年,又花了这么多的心思,要得不就是过上安安稳稳的日子么?若是他们的付出只能意味着他们被更多的要求所包围的话,那他们宁可不再付出,而是痛痛快快地同敌人同归于尽。

    有了胤的支持,婉兮也不再有顾及,吩咐听雨她们动手时,也不再有半点拖泥带水的感觉,利索的让听雨直呼痛快。

    说到憋屈,没人比听竹她们这些贴身侍候的人更清楚了,事实上别说婉兮自己,就是她们也觉得憋屈,毕竟那些周而复始的算计,危险的不仅仅只是主子,还有她们这些贴身侍候的人。听雨算是陪着婉兮经历了最多危险的人,就连从前一直在她身边侍候的听竹她们也不曾像她这样在最危险的时候,次次追随在婉兮身边。

    如今,成亲生子的听竹依旧在府里侍候婉兮,只是时间上没有听雨和听琴久,有点像现代上下班制,不过这样的做法谁也没有太在意,因为她们主仆心里都清楚,能这样一直相伴下去,对她们来说也是一件幸事。

    次日一早,几个孩子一如平常一般一起过来给婉兮请安,婉兮同他们一起用完早膳后,送走弘他们,却没有急着让几个女孩子离开。

    府里的女孩子不必去宫里上课,给她们上课的人都是胤和婉兮商量后请回来的,有女先生教识字和才艺,也有嬷嬷教规矩,反正各个方面都有兼顾,所以这时间上比弘他们来得自由一些,有什么事情的话,只要婉兮遣人去同先生打个招呼,推迟一点,不算什么问题。

    “是不是有些奇怪额娘为什么把你们留下?”婉兮边说边对着几个女孩子招手,示意她们到自己身边坐下。

    茉雅奇她们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很是顺从地围着婉兮坐了下来,最不老实的雅利奇从小就是个好动的主,眼瞧着茉雅奇她们安安静静地坐在婉兮身边,她倒好,直接脱了鞋子,带着圆圆和安安两个还不懂事的小家伙在炕上爬,一点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反而有些像假小子,这让婉兮觉得头疼,而胤却十分支持,还一副女孩子就该像雅利奇这样,活泼又有主见。

    呵!在她这个额娘看来,雅利奇活泼是活泼,有主见也是有主见,可就是太活泼太有主见了。若不是她这个额娘管得紧,怕是要上天了。

    “雅利奇,过来,额娘有话跟你们说。”婉兮本来是想借着这个机会跟几个女孩子说说话,不仅仅只是茉雅奇和雅利奇,雅利奇、圆圆和安安也一样,她得多了解一下几个孩子心里的想法,不能因为自己忙,就把孩子们丢到一边,由着嬷嬷、丫鬟们照顾。

    有些东西,是别人替代不了的。婉兮打小就过得幸福,嫁人之后虽然遭受了诸多磨难,可上天是公平的,让她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而正是这次重来的机会让她明白,女孩子的教养有多重要。

    雅利奇原本还想拒绝来着,可眼瞧着婉兮的脸上的神色越来越难看,不由得护着两个妹妹,一同坐好,脸上甚至还带着一丝讨好的笑容。

    婉兮看着她这模样,真心觉得有些无奈,可即便这样,她也没想过责备她,而是微微点了点头,接着之前的话题,继续道:“额娘和你们阿玛这段时间都太忙了,难免有些忽略你们,所以额娘想了想,趁着今天额娘有时间,跟你们谈谈心,再商量一下过段时间去庄子上的事情。”

    提及谈心,女孩们也没有觉得排斥,倒是提及去庄子的话题,几个女孩子的眼睛一亮,脸上都不由自主地带上几分期待的神色,显然对于去庄子这件事,她们还是很喜欢的。

    也对,女孩不同于男孩,行动上难免有很多的***,即便满人家的女儿不像***家的女儿总是关在屋里,但是自打大清入关之后,经历发展,再加上当今圣上大力推行汉学,为讨圣上欢心,汉化越来越快,各方面都有了变化,这方面也不例外,但婉兮和胤却反其道而行之。可以说只要有机会,他们就会带着几个孩子换着庄子住,顺便体验一下不同的生活,也算是开阔眼界。

    “真的吗?额娘,咱们什么时候去!”雅利奇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婉兮,一脸开心地问道。

    “再过些日子,等你们阿玛忙完就可以去了。现在你们来给额娘说说最近自己身上或者***人身上发生的有趣的事情,或者说遇到的烦恼,然后我们一起解决,好不好?”婉兮脸上带着一丝温柔的笑意,慢慢把话题引进正题。

    她不想强迫孩子去说自己的心事,但是她会引导她们向自己倾述,毕竟这心里藏事的话,藏得越多越是难受,适当的倾述会让人放松。若是她之前不注意,现在可能还会遇到困难和排斥,好在之前她在告诉茉雅奇和宁楚克她们的身世时,就会固定地抽时间同她们聊聊心里话,所以现在这样展开也没引起她们的反感和防备,所以事情倒是很顺利。

    宁楚克到底还是个孩子,年轻比雅利奇还小,原本性格原本就很开朗爽利,虽然胆子有点小,但是那也只限于特殊情况,大多时候,这孩子还是很开朗的,所以在婉兮的引导之下,慢慢地就把自己遇到的事情说了出来。

    原本婉兮还以为宁楚克的不对劲是身边的人经不起诱

    惑,接了谁的好处在挑拨,又或者是别人院子里的丫鬟钻了什么空子,现在一说清楚,才发现真正影响宁楚克不是这些人,而是还没有被遣出府的秋月。

    作为慧茹的心腹,秋月明显不适合再留在府里,先不管她老不老实,就说她侍候过慧茹的,又有谁敢用她。原本婉兮还想着直接给她身契,放她出府,却不想她竟这么忠心,在慧茹死后,还帮着她在后院搅风搅雨,这还真是把自己往死里作!

    也罢,既然她不顾一切地作死,那婉兮自然也不会假好心地表示一切都没关系,毕竟在此之前,她可是前不久才决定从此以后再不受气,但凡是挑衅他们的人,都不会再给对方留一丝翻身的余地,而秋月正好撞到她的***口上来,自然就成了她第一个练手的对象。

    只不过她现在要做的是先安抚好宁楚克,不让她胡思乱想,毕竟她花了这么多心思去教养这些孩子,现在被一个丫鬟三言两语地就拐偏了,那以后她还谈什么管理后院,击溃那些别有用心的人。至于秋月那个丫鬟,既然是她自己找死的话,那她为什么不成全她!

    “宁楚克,有些事情需要你自己来判断,你想想,她为什么要背着人跟你说郭络罗氏的死跟嫡额娘有关?若嫡额娘真想对付她的话,又怎么会留下她,让她有机会说这些话。额娘相信你们的教养嬷嬷都跟你们讲过,后院的阴私,依嫡额娘现在的地位,根本不需要玩这种把戏,说穿了,只要一句话,就能要了对方的命,又何苦要转这么大一个圈子,对不对?”婉兮伸手摸了摸宁楚克的小脑袋,语气里带着一丝嗤笑,显然是借着这件事给她们讲道理。

    后院其实也是一个等级分明的地方,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很是残酷,却也现实。当然,物竞天择,谁也没有办法,但是随意地践踏别人的生命,那就怪不得别人也要你的命!

    宁楚克虽然还有一丝懵懂,不过大致上还是能明白婉兮的意思的,毕竟教养嬷嬷都不是摆设,那些阴私手段也不是白教的,一时不明白,现在婉兮都拆开了跟她说,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额娘,对不起,宁楚克不该怀疑你的。”低着头,宁楚克红着眼睛同婉兮道歉。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