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五百零二章 转变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百零二章 转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的确,可是福晋不是很疼三格格吗?而且就算是为了名声,只是格格身边多一个奴才而已,这种小事根本不需要斤斤计较啊!”秋月是真的不明白,明明只是一件小事的,怎么就闹成这样了。

    秋月的身子有些抖,猛地被人拉到暗房来审问,不说做贼心虚,就是没什么事,这心里也会没底,毕竟这后院的事情还真说不出个对与错。眼下看不出听雨真正的心思,她即便一直深呼吸想让自己凌乱的心情平静一些,可是一切都是徒劳,她的身体一直都在发抖。

    “斤斤计较?”听雨听了她说得这话,脸上的笑容显得十分地古怪,可能是真没有见过蠢到这份上的人,越了雷池还怪人家太计较,就这思想,究竟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听雨眼神复杂地望着她,语气里带着一丝不敢置信,“听你这话,是觉得福晋不该怪你泼脏水,而是应该放任你带坏三格格么?”

    秋月听了听雨的话,不由得抬起头望向她,脸上带着一丝慌乱,显然她是这样的想法,却觉得听雨这话怎么听都好似含着别的意思。

    这么多年跟在慧茹的身边,虽然会被慧茹折腾,但是除此之外,她还真没吃过什么苦,毕竟慧茹能养成那样跋扈的性子,就知道在府里肯定没吃过什么苦,更没受过什么罪。否则的话,她进府之后也不会吃了那么多的苦头才学会收敛。

    可是她只学会了皮毛,没学会真正的精髓,否则她不会落到这样的下场,而作为心腹的秋月眼高手低的倒是学了个全,***都只沾了个皮毛,也敢往里凑,这样的人可让人说什么好!

    秋月越想越觉得慌,嘴唇嗫嚅了几下,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听雨同她对视,表情不自觉地出现了一丝变化,没有所谓的深意,仅仅只是对她无知无畏的举动表示钦佩。

    “听雨这话从何说起?奴婢承认自己所说的事情有部分不对,可是奴婢主子的事情真的就没有福晋的份吗?再说了,三格格原本应该是在奴婢主子身边长大的,可是福晋却将孩子抱走,让她们***分离,奴婢主子会有不满,会想要算计,有错吗?”秋月不想就此被定罪,所以这脑子一转,那歪论还不少。

    听雨看着这样的秋月,慢慢地笑了,只是笑意未达眼底,显然对于她的狡辩都在她的预料之内。只是刷下限这一点有一点出乎她的意料之外,毕竟在此之前,她以为最没下限的人应该是她们这些人才是,却没想到天外有天,这人外有人呐!

    “你这话说得居然不亏心!”听雨声音压得有些低,语气却满是讽刺。

    她的话音刚落,秋月就彻底愣住了,表情怔愣地望着听雨,突然有种自己被当成傻子在耍的感觉?

    “听雨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奴婢说错了吗?还是说听雨姐姐其实也是心虚的!”秋月死死地盯着听雨,语气显得有些挑衅,就好似抓到了救命的稻草,开始拼命地挣扎,甚至想借此逃出***。

    听雨脸上的讽刺丝毫没有掩饰,好似再嘲笑她的不自量力一般,让她眼里的那一丝希翼慢慢地从明亮到烟灭。

    “笑话!真是笑话!原本福晋是想知道你身后有什么人的,现在看来完全是你的愚蠢促使你在自寻死路。也罢,你家主子一个人在黄泉路上,肯定觉得孤单了,有你这个十年如一日与愚蠢相伴的人陪着她,她肯定会觉得高兴才是。因为终于有一个人比她还蠢,甚至是蠢死的。”听雨说这话时轻轻扬了扬下巴,整个人带着一丝居高临下的势头。

    秋月自然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她知道听雨敢说这话,肯定是福晋允许的,否则她若敢自作主张,下场不会比她好多少,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听雨姐姐,事到如今,奴婢倒是有一事想问。”可能是意识到自己的下场了,秋月的情绪反而平静下来了。

    听雨看着神情突地变得平静的秋月,嗤笑一声,道:“你是郭络罗氏的心腹,留下府里自然不会有人肯用你,所以福晋本是想返还你的身契,给你一笔银子嫁人的,谁知你竟不知好歹地暗中往福晋身上泼脏水不说,最主要的是你不该带坏三格格。福晋对三格格如何,长眼晴的人都能看到,至于你家主子到底是自己为了生儿子先抛弃的三格格,还是福晋为了善后养得三格格,反正是是非非的,只要主子爷清楚便是,福晋用得着跟谁解释!”

    秋月怎么也没有想到婉兮给她的安排竟是她曾经最期盼的,光看听竹她们几个就能看出婉兮对于奴婢并不苛待,即便她不是她身边的心腹,可就是为了个名声,她也不会安排的太差,可这一刻,她却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

    可以说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自己亲手毁掉的,她就算后悔,甚至后悔地想死,也不能改变什么!

    婉兮从听雨那里得到事情的结果时,整个人都愣了一下,她本以为这里面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最后却是这样一个乌龙的结局。不过就算如此,她也不会再像从前那样简简单单地揭过,她得让整个后院,不,应该说让那些都盯着郡王府的人知道,她完颜婉兮从来都不是好欺负的。

    之后,秋月被杖毙,整个郡王府的侍妾以及下人都去观刑,因着婉兮要震慑这些人的关系,甚至让人盯着他们,不准他们任何一个人闭眼睛,就算晕倒、恶心或者害怕,那也得看到最后。

    面对婉兮这种强势的姿态,后院的侍妾和下人都狠狠地吃了一惊。之前婉兮也不是没有震慑他们,只是没这么强硬,所以给人一种不痛不痒的感觉,即便吓着了,时间长了,便旧态复萌了。而这一次,婉兮的态度强硬的有些过火,一连几个被派出来试探的下人不是被打断腿直接发卖就是直接被杖毙,干净利落得好似突然变了一个人一般。

    原本这些人还想借此向胤告状,可惜她们连胤的面都见不到,即便堵着了,才刚开口就被斥责一番,随后更是有人被罚跪两个时辰,就这个态度,所有人都知道福晋之所以这般有底气就是因为背后站着的是主子爷。

    半个月后,府里风头一过,胤瞧着宫里宫外的似乎没自己什么事,便带着婉兮和几个孩子一起准备去庄子。临出发前一天,却是有别于从前他们一家人单独相处,这一次胤把所有的侍妾都给带上了,此举不只是后院的侍妾们欣喜若狂,就是关注郡王府的人都开始暗自犹疑,胤是否又动了花花心思,打算像从前那般来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相较后院众侍妾的期待,婉兮倒是平静的很,甚至在启程之前还派人再三提醒这些侍妾们带好常用的东西,以免中途还得再回来。后院的侍妾虽然觉得有些疑惑,却也没有过多地揣测,毕竟一同去庄子这个消息来得太过突然和惊喜,被冷落了太久的她们,一时半会的还真有些缓不过劲来。

    胤和胤祥得到消息时,都不由得吃了一惊。之前胤和胤之间闹出误会,胤祥主动‘查明事实’,再有胤主动求和,这事也就算是揭过了。胤祥本以为一切都会回到从前,可惜一切都只是他太过理所当然了,事实是胤和胤看似和好,实际上两人相处却越来越尴尬,越来越客气,一点都不像从前那般自然了,胤祥在旁边瞧着干着急。

    先前他听说胤要带家人去庄子上小住,他就琢磨着是不是这个机会让四哥和九哥好好谈谈心。哪里晓得九哥和九嫂却不按牌理出牌,突然带上了后院的一干侍妾,这还真是个尴尬的局面。

    胤他们启程日子是早就定好的,从前没有一干侍妾跟着,他们都是轻装简行的,倒也利索。这一次有一干侍妾跟着,这随行的队伍自然就变得十分长了,一眼望去,竟看不到队尾,由此可见,这些侍妾还真是带了不少东西呢!

    上马车时,婉兮看着这长长的队伍,不仅没有生气,相反地笑得十分地开心,她就怕这些侍妾不带东西,现在瞧着,这些人还真是配合呢!

    因着这些侍妾的关系,胤和婉兮并没有选择之前常去的几个庄子,而是挑了京郊最为偏僻也是最大的一个庄子。这样就算他们人再多,也不至于住不下,何况他们此次去庄子,他们是小住,而有些人却是长住,不挑大一点,怎么对得起这些人如此配合的举动呢!

    这一路上,可能是庄子较远的关系,沿路的风景也还算多,这些很久都未出门的侍妾们看得一阵新鲜,一路上惊呼连连,好不热闹。眼瞧着胤和婉兮没阻止,她们时不时地还会三五一群地结伴下车游玩一番,其兴致之高,倒是让人颇为意外。

    婉兮和胤两人只要是出行,多半都是腻在一起的,最多就是加上几个孩子,***连靠近都难,就更别谈***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双方之间倒也自得其乐。

    到了庄子之后,胤和婉兮领着孩子们去了主院,***人便直接交由庄子里的庄主负责,至于那些侍妾想要什么样的院子,只要她们互相能调节好,婉兮倒是没什么意见,反正住得舒不舒服,看得是她们自己,而不是她。

    一众侍妾眼瞧着婉兮如此大方,这心里难免会有一丝疑惑,不过疑惑归疑惑,该争取得她们谁也不会放手。

    因着这些侍妾,庄子里越发地热闹起来了,每个人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好似完全感觉不到旅途的劳累,你来我往的,三五成群地凑在一起,你看看我的院子,我看看你的院子,嘴里说着夸奖,心里却直觉得自己的最好,倒也颇显和睦。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