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五百零五章 局中局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百零五章 局中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也对。依皇上的性子,就算要在畅春园住,也不过是两三个月的事,现在都过去快两个月了,时间再长,再有一个月到两个月之间,那也该回来了。本宫得好好想想,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老四回头,就算不能回头,最起码也得让他承认本宫才是他的亲额娘。”德嫔双手握拳,手上的青筋暴

    露,由此可见梦中的一切对她有何等的影响。

    安嬷嬷看着情绪激动的德嫔,立马强笑地应合,“娘娘说得对,等到皇上回宫,雍亲王要来永和宫给娘娘请安,又有谁能拦得住。”眼见德嫔神色稍缓,安嬷嬷又继续道:“娘娘先好好调养身子,等身子养好了,***的可以慢慢来。”

    安嬷嬷根本不敢告诉德嫔,皇上的龙体不只是欠安,听说似乎是越来越差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撑到回宫。到时皇上若真的有个好歹,到时不说天下大乱,却也诸事繁多。雍亲王上位,忠勇郡王等人得力,不说雍亲王一定会受忠勇郡王他们的影响,但是会忽略永和宫却是一定的。

    德嫔如今的身份不比从前,她就算是雍亲王的生母,可皇上既然将雍亲王过继给佟皇后,那雍亲王就只能是佟皇后的儿子,跟她这个德嫔没有半点关系,即便她还活着,也一样。

    德嫔没有听出安嬷嬷话里的敷衍,只觉得她的考虑理所当然,不由得松开手,脑子里想着胤往日任劳任怨的举动,原本起伏不定的心情这才算平静下来。不过她的身体到底是毁了,就算有药吊着,也体力不济了,何况胤心里对她已然动了杀念,作恶梦只是开始,之后怕是就要直接要她的命了。

    “你说得对,本宫得保住自己的身子,等到老四登基,就算是皇上的旨意又如何,只要本宫想,老四最后一定也能回到本宫身边。”德嫔气喘嘘嘘地说罢,不由得闭上双眼,脸上还带着一丝挥之不去的得意。

    想着想着,德嫔不由得又睡过去了,看她现在的样子,一定是美梦,不过有胤的安排,就算再美的梦境最后也会转换成恶梦。

    安嬷嬷见德嫔又睡着了,不由得放轻了动作,显然是不想打扰她。毕竟只有睡着的德嫔才最让人安心,***时候的德嫔太具有攻击力了,不只是别人,就是永和宫里侍候的人也会觉得有压力。

    等到安嬷嬷从内殿出来,便见到端着果盘和香炉的玉娆,伸手打了个手势,见玉娆自觉放轻脚,安嬷嬷这才松了口气,转身的瞬间她却没有察觉到玉娆眼里闪过的一丝庆幸。

    等到安嬷嬷离开之后,玉娆将果盘和香炉替换好,做这些事的时候,原本不应该有什么不对的,可是玉娆的小心翼翼却证明这其中别有用意,可惜德嫔本人已经入睡,忠心于她的安嬷嬷又不在一旁,所以根本没有会相信德嫔身边的大宫女会给她做手脚。

    翊坤宫这边,宜妃有心关注永和宫动向,却迟迟没有动手,无他,宫里动手的人已经够多了,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再加上胤的关系,她就不上去凑这个热闹了。

    当然,若是德嫔不死,她肯定是要在老四上位之前出手送上一程的,毕竟那个女人她太了解了,不能给她任何的机会,否则之前的一切都白费了。而日后不只是她,怕是整个皇宫都会因为这个女人而不得安宁。

    “娘娘,永和宫那边咱们的人传来消息,德嫔娘娘近来时常做恶梦,呓语间时有提及佟皇后。”齐嬷嬷提及佟皇后时,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当年,不管是她的主子还是德嫔等人,入宫起点谁能比得过昔日的佟皇后,可惜红颜薄命,再多的感情也比不过帝王的大业。说到底,在这后宫,只有活到最后的人才是笑到最后的人,昔日盛宠,都不过是过眼云烟,这一点仅看佟皇后和良妃就知道。

    可惜有太多的人看不透,否则也不会一再有人踏上这条不归路。

    宜妃轻轻挑了挑眉头,脸上的神情显得有些微妙,显然她也想起了从前。当年种种,不管孰是孰非,她也好,德嫔也罢,不管是因为年轻气盛,还是因为利益所致,她们算计人的同时也在被人算计。一眼望去,大家一个比一个风光,可是否真的风光,端看各自境遇和感受。

    “真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德嫔还没有放下!也对,一个背主爬床的***东西,就算爬得再高,也改变不了骨子里的低贱,否则德嫔也不会把一手好牌打得这样。”宜妃轻轻挥了挥手,脸上的神情十分地清冷,显然对于德嫔的心虚十分地不屑。

    当年都敢做,现在病入膏肓才后悔,也不嫌晚。生前佟皇后本就是那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死后她相信佟皇后能原谅任何人,就是不会原谅擅自爬床争宠的德嫔。毕竟那个时候的德嫔是当着整个后宫嫔妃的面把佟皇后的面子放在地上踩呢!

    齐嬷嬷听了她这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宜妃嘴上说是不管这事儿,实际上却是推波助澜,巴不得德嫔的日子过得再凄惨一点,最好是一命呜呼,免得害人害己。

    齐嬷嬷对于德嫔这人的恶感均来自于德嫔表里不一的行事方式,宫中不知情的都惊叹德嫔端庄温和,贤慧守礼,而实际上这个女人诡计多端又心狠手辣,但凡得罪她的都没有好下场,可这人却是杀了人还得要一声感谢,着实可恶。

    “娘娘,德嫔此人诡计多端,这次突然将佟皇后拉出来,怕是另有所图吧!”安嬷嬷有些担心地道。

    在这宫里,生病、恶梦等等都可以是借口,所以次数多了,大家都不会再以平常的眼光去看待,而是与理所当然地将事情越想越复杂。一如现在,德嫔做恶梦是因为胤想收受说一个‘不’字,自然是顺了她们的心意。

    林初九和听雨等人也不是吃素的,一见胤他们要休息,该铺垫子的铺垫子,该打扫的打扫,分工明确,动作迅速。

    “又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野果,怎么每次见到都这副高兴的模样?”胤见侍卫护着几个孩子,便将注意力放在婉兮身上,语气里更是带着一丝调侃。

    两人一起也十几年了,按说都是老夫老妻了,可是婉兮除了身上的气质变得更为优雅而富有韵味之外,岁月似乎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丝毫的痕迹。

    “妾身可不是因为见到野果而高兴,妾身是因为爷能陪着妾身才高兴的。”婉兮摘下一个野果,用手上的帕子擦干净,正想吃,谁知胤突地偏过头,将野果给吃了,婉兮看着只能干瞪眼,“爷,你怎么尽欺负人!”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