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百零七章 今时不同往日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不过,妾身倒是好奇母妃到底用了什么方法?居然使一直固执己见的四哥放下了对德嫔的执念?”婉兮想到胤往日的种种举动,眼里满是好奇,毕竟当初她可没少因为胤的执念而遭受不必要的委屈和危险。

    对于婉兮的好奇,胤并没有觉得意外,只是轻轻地挑了挑眉头,伸手接过林初九递过来的鹿肉,起身架到火堆上,等做完这一切,胤语带笑意地道:“的确,四哥对于德嫔执念真的比什么都深,夫妻、父子、兄弟之情都不能替代,但是唯有一个不能与之相较,那便是佟皇后。”

    婉兮闻言,一脸了然地点了点头,别人不理解胤对佟皇后的感情,他们夫妻还是了解的。先不提胤是如何了解的,要说婉兮还是一次他们四兄弟喝醉酒了,她不小心从胤嘴里听来的。当时的胤就像一个孩子,孤独又无助,嘴里一会儿念叨着皇额娘,一会儿念叨着母妃,从这里不难看出他心中的执念。

    也对,这人心呐!永远都是不容易满足的,越是得不到的就越上心。

    “爷说得对,佟皇后是四哥的逆鳞,也是德嫔的逆鳞,区别只在于一个是捧在心尖,而另一个是恨得咬牙切齿。”婉兮想了想,觉得这***俩有的时候也很搞笑。

    听着婉兮话里带着的笑意,胤也不由得轻笑一声,有些事情只能说是自作自受。德嫔把自己看得太重了,自以为是四哥的亲生母妃,就能为所欲为,可她忘了,人的耐心和感情都是很有限的,不可能无***地任她索取。

    可惜这一点德嫔就算撞得头破血流也不肯相信,甚至盲目地认为只要她肯低头,所有的一切就可能重来,可惜她却忘了她所谓的面子在别人眼里其实不值分毫。

    “这一切大概只能用‘爱之深责之切’来形容,再不就得用‘得不到才是最好的’。”胤说这话时,语含讥诮,显然对于这对***所谓的感情有些嗤之以鼻。

    幸好当初芙邮埽br />
    安嬷嬷看着情绪又激动起来的德嫔,心里不由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主子心里明明知道原因,雍亲王也不是不可以挽回,可就因为她所谓的执念,她百般将人往外推,等到真推出去了,又觉得是对方不够坚持,这样的说法,连她这个近身侍候的奴婢都觉得作,何况是***人。

    “娘娘,今时不同往日啊!”感叹一句,安嬷嬷觉得这段时间劝得太多了,连她都开始觉得词穷了,毕竟该说的不该说的,她都已经说了,听不听得进去,那都是德嫔自己的事了。

    德嫔闻言,不由得一脸怔愣。是啊,现在的她可不是高高在上的德妃,有宠有权又有儿子傍身,现在的她无宠无权,甚至连最依赖的儿子也被圈禁了,眼前这个被她一再要求的说是她儿子,也可以说不是她儿子,对方一如今天这般拂袖而去,除了她自己气得两眼发黑,还有什么?

    “是啊!今时不同往日,本宫如今落魄了,的确该学着低头呢!”德嫔说出这句的同时,顿时有种心如死灰的感觉。

    安嬷嬷看着她这个样子,轻轻摇了摇头,目光看向门口,见玉心一脸无奈的模样,就知道没能拦住雍亲王。

    事实上,单从她们对胤的称呼上就能看出,胤和永和宫的联系早就变得越来越薄弱了,只是他们自己不肯正视,非得等到退无可退,才面对现实。这不,胤和德嫔***两人,若能早点正视这个问题,也许他们***的关系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

    瞧瞧,一个拼命作,一个拼命退,等到退无可退时,所有的矛盾一起爆发,那还有什么可缓和的余地。

    永和宫,德嫔和胤争吵的事情根本瞒不住人,不过半天的时间,别说宫里,就是宫外,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差不多都知道了。到了最后,不管是德嫔得罪的,还是跟胤敌对的,都等着看他们***俩的好戏。

    康熙那边,不是康熙不想关注后宫的消息,而是他的身体已经不允许他再去关注这些消息了。虽说康熙已经将大部分的事情都交给了胤处理,但只要他不退位,他就得操心,就得算计,就得劳累,而偏偏他的身体已经经不起这般消耗了。这不,他病情再次恶化,李德全那边就算接到消息,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把这种事情说给康熙听,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种事无疑是火上浇油!

    如此,德嫔的打算也算是落了空,毕竟如今的她早就失了往日的一切,没有势力没有底牌,她拿什么跟别人斗。原本后宫里的人看在胤的面子上,还不敢做太过,等到她和胤决裂的消息传出去后,这些人也没了顾忌,甚至凑在一起讨论怎么让她死得更惨!显然,这些人对于要德嫔的命也等了许久了。

    婉兮他们这边,小日子过得十分悠哉,宫里发生的事情就当成了消遣,心情好时,婉兮还非拖着胤讨论一番,心情不耐时,就当打发时间,听过就算了。

    跟着他们出来的一干侍妾,自打到了庄子上后,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胤身上,根本就没有注意过京里的消息,自然也就不知道此刻宫里早已闹翻了天,德嫔***决裂之事更是让人津津乐道了好长一段时日。

    可惜她们如此用心,却一点收获都没有,这样的结果难免让人打退堂鼓,特别是婉兮每次一见她们便笑得一脸的意味深长,她们纵使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太过分。既然不能争宠,那就只能自己给自己找乐子,也不知道最后是谁先带得头,一干人等竟也自得其乐,踏青的踏青,打猎的打猎,赏景的赏景,一时间,整个庄子的氛围倒也和乐。

    这天一早,天空便飘起了小雨,本以为这雨下上一会儿便会停,却没想到最后越下越大,胤和婉兮瞧着这架势,自然是不可能带着一众小包子出去浪了,只能各自在自己的院里呆着。

    弘他们在庄子虽然不用像在府里那样天天上课,但是课业什么的也不能丢,该学得依旧要学,该做得作业也依旧要做。只是男孩女孩的课业不同,上课自然也不在一起。今天下雨,胤和婉兮决定不出去,孩子们便自觉地凑在一起,学习的学习,做女红的做女红,反正各自都有自己的事情做,倒也不需要婉兮他们担心。

    反观婉兮和胤两人无所事事,有点闲得发慌,仿佛不知道该做点什么事一样!

    胤翘着二郎腿,单手枕在脑后,嘴里哼着小调,一脸神游的模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婉兮拿着一个话本子,有一下没一下地翻着,也不知道有没有看进去。原本这样也没什么,互不干扰,倒也自在,可就在此时,守在门外的林初九居然小跑步地进来了,看样子似乎又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