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五百一十章 不得人心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百一十章 不得人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德嫔的死可以说不在任何人的意料之内,毕竟和妃带众妃嫔***永和宫,都没能要她的命,那她好好在永和宫里养着,又能出什么事!

    当天虽然御医都被各宫妃嫔给叫走了,可是能耽误一时,也不可能耽误一世,而且等到御医去了永和宫后,也说德嫔病情无慎大碍,至于和妃到底给德嫔灌了什么药,据御医的说法只是一点作弄人的药,当时所有人都以为是泄药之内的,也就没怎么关注,可现在人死了,目光自然而然地便***到了和妃身上。

    瓜尔佳氏好似早有准备一般,并不惧众人的目光,就连佟贵妃派人来问,也进退有度,一点不受影响。没有证据,谁又能硬把这罪名栽在瓜尔佳氏头,再说了,佟贵妃虽然是帮着胤过来问的,可嘴头上答应是一回事,尽不尽心,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宫里的女人,姑侄、姐妹同侍一夫并不在少数,大家互相之间竞争、算计,甚至于陷害,那都是她们自己的事情,可涉及家族,她们就算再不情愿,也会凑到一起一致对外。毕竟爬得再高,没有家族支持,也是很难在后宫生存的。

    佟贵妃和昔日的佟皇后,就是很典型的姐妹同会一夫。两人年纪相差不大,相隔没几年进得宫,可就因为一个是嫡女一个是庶女,身份待遇天差地别也就算了,就连佟皇后死后,她也因为佟皇后的关系一直被压了一头。佟贵妃心里要说没有怨言那是不可能的,但是要说就因为这些不管不顾地一定要踩佟皇后一脚也不一定,毕竟逝者已逝,有些东西再争也就这样,与其因为执念而作死,还不如把握自己能把握的。

    佟贵妃既然能看开,也能放下架子亲近胤,自然就不会再因为从前的种种去仇恨佟皇后。而德嫔本就是背主爬床的奴才,这样的人对于所有的妃嫔而言都是不能容忍的,何况德嫔也不是没有得罪佟贵妃。是矣,佟贵妃又怎么会因为德嫔去为难和妃,她所作所为不过就是走个过场,给胤一个交代。

    和妃瓜尔佳氏很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否则她给德嫔准备的就是见血封喉的药,而不是这让人生不如死的药。

    之前她就想过,若是无法,赔上这条命也没什么,不过现在瞧着,德嫔她不得人心呐!否则她都把人给毒死了,怎么都没人站在她这个受害人的角度想想呢!

    也罢,当初她准备这药,一是为了脱身,二是不想让德嫔死得太痛苦,至于三嘛,也是不想让雍亲王迁怒自己娘家,至于她自己,其实活与死,她早就不在乎了,若不是这一股子的仇恨支撑着她,也许她也走不到今天。

    “和妃妹妹也不要太担心,这人有旦夕祸福,德嫔妹妹病逝也是天意,不过因着之前妹妹去过永和宫,有些事情会问问也是对大家的一个交代。”佟贵妃看着一脸云淡风轻的和妃,语气柔和,没有丝毫要为难她的意思。

    事实上,佟贵妃能理解和妃的想法,这后宫的女人,不管有没有宠爱,谁不想有一儿半女的傍身。她是没机会,在明白皇上不愿意让她生子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这一生也就这样了。可是和妃不一样,年轻美貌又不影响大局,更重要的是皇上让她生,而她也争气,入宫不到一年便怀上了,可惜德嫔太过霸道,出手不仅害了别人的孩子,还断了别人的生路,就这样,她不死谁死!

    “贵妃姐姐说笑了,德嫔妹妹做事有违天和,老天不容也不奇怪,若是有人想为她的死找上一个理由,本宫倒也无所谓,左右不过一条命。”瓜尔佳氏说这话不是赌气,而是摆明一个态度。

    “……”佟贵妃看着不惧生死的和妃,也不再多说什么,人家的态度都已经摆明了,她再说那就是想把罪名往人家头上扣了。

    也罢,畅春园那边,她也让人送了消息,依皇上的意思是按规矩葬了,没提死后哀荣,想来是知道德嫔为什么被人***了。至于胤那边,她觉得问清楚了也就行了,反正该做的都做了,剩下的端看胤本人怎么想。

    庄子那边,婉兮拿着胤递过来的折子,下意只地打开,待看了里面的内容后,秀气的眉头不由自主地挑了起来。

    德嫔,死了。

    这样的消息的确显得有些意外,婉兮来来***看了两遍才算确认。但即便如此,她还是有些回不过神来。过了好半晌,她才抬起头来看向一旁的胤,轻声问道:“爷,怎么会这样?不是说和妃娘娘没有下手么?怎么现在德嫔又死了?”

    婉兮可不会相信德嫔会自裁,她那样的人,野心勃勃,只是害人的时候,绝对没有认输的时候。若是可以,她一定会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别人身上,而不是自己认错。像现在这样死去,要不是她中了别人的算计,要不就是出了什么意外,总之,她的死只能是外因,不可能是她自己。

    “倒是爷小看这位和妃娘娘了,她给德嫔灌得药有问题,据永和宫里的暗桩传来的消息,这几德嫔可不好过,可以说是生不如死。”胤挑着眉头,右手轻抚右手拇指上的扳子,低声说道。

    婉兮闻言,一脸的恍然大悟,她就说德嫔怎么突然就死了,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呢!也对,四哥的身份摆在那里,不耍点小心思,为了德嫔这个渣把自己给赔进去,怎么看都不划算。现在想想,和妃也是心有成算之人,否则换个人,那真是巴不得德嫔立马就死,哪里还想***。

    “那四哥那边怎么样?毕竟是他亲生的母妃,就算过继,别人认可他自己不认可,那也过不了关,再者,德嫔真要像爷说得死得这么惨,他这心里应该很难平静吧!”婉兮这时候不担心胤伤心,反而开始担心和妃能不能脱身了。

    其实也不难理解她的想法,一个人不管是刻意还是无意地做成了她不能做的事,帮她消灭了她一直想消灭又不能消灭的敌人,她会产生好感也是无可厚非的。

    胤看着婉兮一脸着急的模样,不由得伸手将她揽到怀里,挑眉问道:“爷怎么觉得你看戏看得有些入戏了?”

    “不是入戏,只是不希望有人给德嫔陪葬罢了,那样的祸根子,死了才好呢!”婉兮说这话时一点犹豫都没有,想来她对德嫔的怨气并没有因为她的死就全部消失。

    有些东西不是自己亲手了结的,多少还是会有些遗憾,不过婉兮这个人虽然有些小性子,可是有一点好,那就是她向来都想得开,不会自己给自己找不愉快。

    “爷算是看出来了,娇娇这口怨气还没出尽呢!也罢,那爷就帮和妃一把,谁让德嫔那么能得罪人呢!”胤想着之前胤祥让人送来的消息,低头亲了婉兮白皙的额头一下,随后又交代了几句,便带着林初九往外走去。

    婉兮看着胤离去的背影,颇有些搞不清楚状况。胤刚才那些话可谓是话中有话,听他话里的意思应该是要给她出气,不过德嫔已死,还有什么可追究的,难道是要去雍亲王府添乱,偏头想想,婉兮觉得若真是这样也不错。

    雍亲王府里,胤连同胤俄和胤祥一起过来,见到胤的时候,他的表情还算平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不过看他面前摆着的空酒壶,就能看出他内心并不如表面这般平静。

    “林初九,让人送一桌酒菜进来,然后你们在外面守着,没有爷几个的吩咐,都别进来。”胤瞧着这场面,也不劝,直接就下了决定一醉到底。

    林初九应承了一声,转身便找苏培盛去办事了,毕竟这里是雍亲王府,有事还是雍亲王府的人做比较好,他跑个腿可以,直接去办,那就有些不懂规矩了。

    苏培盛见林初九并不插手,心里也明白人家没想越矩。其实就算对方插手他也不会说什么,毕竟这忠勇郡王对于自家主子爷而言,那也是不可替代的存在。

    这么大的动静,胤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他抬头看着站着的三个兄弟,眉头晨晨地蹙在一起,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拿着酒杯,淡淡地道:“来,九弟、十弟、十三弟,咱们喝酒,这样的日子就该好好地喝上几杯!”

    胤看着胤这样子,眉头挑了挑,看他这副打算借酒浇愁的模样,难道他对德嫔的感情因着德嫔的死又死灰复燃了?还是说他真的那么缺乏母爱,都到了这份上了,还巴着不放?

    一旁的胤祥见胤不动,还以为他在生胤的气,毕竟就德嫔这事,他们兄弟可没少闹矛盾,现在人倒是死了,可就是死了还给人添麻烦,真是让人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九哥,咱们还是先坐下吧!”胤祥拉着胤,微微摇了摇头,显然是在安抚他的情绪。

    胤看着左右为难的胤祥,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瞪了胤一眼,就那么个东西,值得他一而再再而三地付出么?若对方心里真有他也就罢了,可惜对方压根就没有把他放在心上,所有的一切不过都是为了利用他。可这一点他们都看清了,只有他自己,明明看清了,却还要自欺欺人。

    正在这个时候,苏培盛等人领着丫鬟将酒菜一一送了进来,等摆好之后,胤一挥手,他们便自觉地退了出去。

    胤没注意到胤他们脸上的表情,单手拿起酒壶,给他们一一倒上酒,然后举起酒杯,看向他们道:“来,九弟、十弟、十三弟,祝四哥我从此摆脱这一切!”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