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五百一十一章 解开心结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百一十一章 解开心结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胤没注意到胤他们脸上的表情,单手拿起酒壶,给他们一一倒上酒,然后举起酒杯,看向他们道:“来,九弟、十弟、十三弟,祝四哥我从此摆脱这一切!”

    胤等人听了他的话,都有点弄不清楚他葫芦里究竟卖得什么药,难道一切都是他们猜错了?其实对于德嫔的死,胤本人其实也是庆幸的?好吧!作为人子这样想的确有点不孝,不过就德嫔的为人,他们反而觉得这样想才在情理之中。

    胤的目光一直盯着胤,见他真的不是伤心,这才算放下心来。伸手拿起桌上的酒杯,轻轻跟他手中的酒杯碰了一下,抑头一口喝干,才道:“四哥,你给弟弟一句实话,你到底怎么想的?”

    有些事情还是问清楚的好,他们原本就因着德嫔的关系有了隔阂,若再因此而越了对方心里的底线,日后怕是不好相处。

    “九弟,说实话,爷得到消息的瞬间,原本以为自己会伤心,会难过,可是奇怪的是爷居然只有一瞬间的怔愣和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你们说爷这是不孝呢,还是一直以来都没有搞清楚过自己的心思。”胤说最后一句话的时间,声音压得有些低,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地僵硬,甚至带着一丝懊恼,显然是不满这种琢磨不透的感觉。

    胤的眸光闪了闪,心进而有了几分猜测。或许胤要喝酒,并不是因为德嫔死了他有多伤心,而是因为这么多年不明不白的付出而愧疚。当初的他,的确渴求母爱,希望得到关注,可是后来有了太多的变数,他想要的大多都得到了,可是每每面对德嫔时,又会产生一种还没有得到的错觉,然后盲目地追随。

    “四哥,感情这种东西经不起消磨,一次两次的还好,次数多了,是人都会觉得伤心。当初弟弟想对德嫔下手,可是顾及四哥的心情,终究还是忍了,但是这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难受的。毕竟弟弟把你放在前,而你却为了德嫔置弟弟一家于不顾,弟弟要是一点想法都没有,四哥自己也不相信。”胤说这话的时候,不由得再次喝干杯中的酒,脸上带着一丝落寞和不愤,显然这情绪是真,却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选时间来发泄。胤有心思,有城府,也有谋略,但是对于亲近的人,他基本不算计,除非失望,除非别无选择。

    胤的话让在座的,包括胤在内的三个兄弟都愣了一下,随后他们都想起之前德嫔被慧茹算计的事。虽然胤暗地里没少插手,甚至可以说是主导,可是只要没查出来,胤也好,胤祥他们也罢,都只会觉得胤受了委屈。现在胤把话挑明了,胤心里的愧疚也不自觉地升起来了,他看着胤,倒是想说点什么,可嘴唇嗫嚅几个,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胤祥微微愣了一下,转而想了想,突地反应过来了。九哥这是想借此把两人心中的这根刺给挑出来,另外也是想转移胤的注意力,想到这里,他的手微微一抖,杯里的酒不自觉地就洒了出来。

    “老十三,你怎么了?”胤俄还有些不明所以,虽然屋里的气氛不咱好,不过胤祥这举动还是把他给惊到了,吓了他一大跳。

    “十哥,我没事。倒是四哥,既然你已经弄清楚了自己的心意,那就不要再勉强自己。有些事情都是天注定的,勉强也没有用。德嫔娘娘的所作所为,不说九哥,其实弟弟心里也颇有怨言。若她真对四哥有一丝心疼,咱们吃点亏受点罪也就算了,可惜她要得太多,出手即是要咱们的命,要四哥的命,这一点恕弟弟无法苟同。”胤祥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也不怎么好看,显然是想到了自己的母妃。

    胤手里有佟皇后给得势力,再加上胤也给了一部分势力,宫中的消息,大部分他都知道,德嫔的所作所为他心里门清儿,只是碍于这血缘关系,没有张嘴罢了。他原本以为这一切都瞒得不错,现在一看,不过是他自己在自欺欺人罢了。那些事情他们心里都清楚,只是碍于他而隐忍下来罢了,而他一见什么风吹草动的还怀疑几个兄弟,真是太不该了。

    “九弟、十弟、十三弟,是四哥对不住你们!四哥一心想要追随得不到的,却忘了这种执念有的时候会让人失去原本已经等到的。好在德嫔死了,她若不死,也许爷永远都不知道自己错在什么地方,更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胤语气真挚,脸上还着一丝诚恳和歉意,说话的瞬间,眼里还闪过一丝羞愧,想来对于三个弟弟,他是真的觉得亏欠了。

    胤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胤脸上,他心中的疙瘩不会因为胤的几句话就消失无踪,毕竟他所谓的亏欠差点害得他家破人亡。但要胤报复或者疏远胤也是不可能的,谁让大局已定,等到胤上位,他们最终还是得靠他,所以尽管心里有疙瘩,胤也知错,但是该有的算计还得有,毕竟这人心最是难测!

    “四哥既然明白了,那弟弟也就不多说了,有些事只能说是天意!来,喝酒,今儿个,兄弟几个不醉不归。”胤点了点头,拿起酒壶一一为他们倒满,然后举杯,示意他们喝酒。

    四人端着酒杯,举了起来,轻轻碰了碰,随后一饮而尽。

    话都在酒了,说再多也不过就是走个形式,听没听进去谁也不知道。与其浪费口水,不如直接喝酒。喝了,醉了,等到一觉醒来,不管是真不在意还是装糊涂,这面上总归都过得去。

    胤看着说说笑笑,大口喝酒的三人,眼神异常地明亮。不管之前他心里怎么想,可是现在他心里是真高兴。酒水进入口腔,划过喉咙,那丝丝辛辣却又让人觉得回味无穷的醇香,就好比他们几个的情义,只要好好维持,就能一直延续下去。

    “好,不醉不归。”胤显然也不想再说那些陈年旧事,毕竟事情都已经过去了,罪魁祸首也死了,再提不过是图增伤感罢了。

    比起胤的果断,胤俄就是神经大条,只要大家过得好,他怎样都无所谓,而胤祥心里虽然有疙瘩,不过德嫔一死,***的在他看来也不算大事,毕竟君臣有别,历来如此,没什么计较的,唯一该担心的大概就是怎样为自己和后代子孙谋一份安稳和前程。

    既然四人都有心将此事揭过,接下来他们说得话题比起之前来得轻松不少。若真要说有什么问题的话,大概就是康熙的病了。御医都说了康熙的病若要好转,唯有静养,而静养并不意味着养,还得放得下手中的权,若是放不下的话,这日子只是不长了。

    胤对此心知肚明,自打他和胤闹出误会来,他手头上的势力发展之快,连他自己都觉得讶意,又何况***人。不过这事他自己知道,却没有告诉过别人,现在胤提起,他也就顺大流地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并不强作表现。

    “就没有***办法了吗?”胤祥对康熙还是很有感情的,因着没有重复上一世的悲剧,康熙待他一直不错,即便没有提高他的身份地位,可待遇一点都不差。

    胤俄看着沉默不语的胤他们,表情显得有些踌躇,犹豫再三,他不由得出声道:“四哥,九哥,能不能劝劝皇阿玛,龙体为重,即便禅位当太上皇,也比丢了性命强啊!”

    胤一听胤俄这话,不由得深叹了一口气,道:“十弟,皇阿玛先是君,然后才是父,咱们现在的地位本就尴尬,若四哥或者咱们去劝,皇阿玛若明白咱们的孝心还罢,不明白或者有人挑拨,很可能就变成了四哥急不可耐地想上位,想要取代皇阿玛。”

    他们都是儿子,对于康熙这个老子,或多或少还是关心的,只是这中间隔了太多太多的东西,让一切都变得复杂起来。明明只是简简单单的关心,被套上一些莫名其妙的名头后,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了!

    “怎么就变成这样了!”胤俄一脸不悦地皱了皱眉,即便心中坦荡,可他也知道胤会这样说肯定是这方面的隐忧。

    胤祥一听他这话,也不自觉地长叹了一口气,伸手的瞬间,轻轻拍了拍胤俄的肩膀,显然他心里也明白处于他们这个位置,很多事情都不是一两句话能解释清楚的。

    “也罢,这件事咱们拿不定主意,但是咱们可以把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都做好,让皇阿玛少操些心。另外,九弟让人多收集些好药材,即便是贡品,那也不能将天下的好东西都揽括进来。”胤不想几个弟弟为此而操心,便借机安抚几句。

    胤听了这话,点了点头,知道他这是掏心窝子的话,也是唯一的办法,便低声应道:“四哥说得对,咱们现在能做得就是让皇阿玛少操心,多点时间休养,若是皇阿玛身体能好起来,***的都不是事!”

    “四哥、九哥,你们放心,弟弟知道该怎么做。”胤俄拍了拍胸膛,表示明白。

    他虽然不聪明,却也懂大局,而且他的专长在战场,政局上的变化他还真没办法。既然如此,他就听指挥,他们怎么说,他就怎么做,保证不出乱子就行。

    胤见他们都是一脸支持自己的模样,心里轻轻松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他开始感谢和妃的突然出手了,不管她是什么用意,也不管德嫔是不是因她而死,皇阿玛不追究,他也不必太较真,毕竟他同德嫔之间,其实真较起真来,还真没什么感情,一切不过都是他的执念罢了。不过能趁机解开之前的心结,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件幸事,毕竟日后他还得靠几个弟弟辅佐,开创盛世大业。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