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百一十九章 西北再起战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说来,不只是胤拿婉兮没办法,其实婉兮也同样拿胤没办法。就好比现在,被胤这般调侃,她就算哭笑不得,就算无奈,也只能任他高兴。

    胤看着婉兮一脸有神的模样,不由得将她从怀里拉了出来,低头轻啄她的嘴唇,同时一丝笑意从他的嘴里溢了出来,似乎是遇到什么特别好笑的事情,笑得格外开怀。

    婉兮脸上划过几分苦笑,偏又拿他没办法,毕竟依胤对她的维护,真的少有这种调侃她的时候,以至于她都不知道要怎么应对了。

    “爷这实话说得根本不是事实,而是真的在取笑妾身。妾身虽然是女儿家,可该有的心胸还是有的,只是看针对什么人,又是针对什么事!”婉兮边说边伸手在胤的腰间掐了一把,掐得胤倒抽一口冷气,却又不知道该气还是笑。

    婉兮话里的意思很明白,她之所以生气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宜妃的无故针对,另外就是不喜欢有人同她抢胤。若说前者还能轻易原谅,那后者就等于剜她的心,如此,她若是还能忍,那也就怪不得别人抢走她的一切。

    “好好好,是爷的错,爷不该笑爷的娇娇,爷的娇娇说得都是对的。”胤握着她置于腰间的手,还真别说,掐得真疼。

    婉兮见他皱着眉头,以为他真的很疼,不由得松了手,但是红唇依旧撅得高高的,明显是不满意胤取笑自己的行为。

    胤瞧着她这个样子,就知道自己若是再说笑,怀里的这个娇俏的人儿怕是真要生气,所以配合地笑道:“好了,都是爷的错,爷不该就此事笑你,好不好?”

    婉兮原本也没想闹什么,只是有些生气胤拿自己开玩笑,现在他肯妥协,她自然也就顺水推舟,当这事没有发生过。反正这种事情往大了说也就是夫妻拌嘴,往小了说就是夫妻之间的小情

    趣,真心没有多大的事情。

    “本来就是。”婉兮故作嗔怪地看了他一眼,原是想做做样子的,谁知自己忍不住,径自笑了出来。

    “好好好,都是爷的错。”胤见她笑靥如花的样子,眼里柔得仿佛要滴出水来,低头的瞬间,他倾身吻住她饱满的红唇。

    婉兮双手不自觉地搂紧他的脖颈,整个人柔顺地配合着他的吻●兮心里感动,却未曾像上一世那样主动提别的女人,甚至愚蠢地想把他推给别人。

    有些事是双方面的,多活一世,不说万事皆通,却也不至于再像上一世那样,把胤给她的宠爱往外推。

    胤搂着她的双臂,直到两人快要喘不过气来,这才松开她。若不是他还有一丝理智在,他还真就想借此将她给就地***了。真是,遇上这个磨人的小妖精,他就算再厉害,在她面前也只能认输。

    “爷。”婉兮轻唤一声,她的声音压得有些低,从这里不难看出她其实也动了情。

    “老实呆在爷怀里,别动。”胤喘着气,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有些压抑,但是从他的声音里不难听出他对婉兮和她肚子里的孩子的维护。

    此时的胤已经不再是昔日的毛头小伙了,这么多年的锤炼早就让他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他能撑得起这个家,自然也能将捧在手心里的佳人呵护到底,再不像之前那般,凡事都只能任由她去忍让。

    婉兮咽了咽口水,感觉到他紧绷的肌肉,慢慢放松自己的身子,静静地靠在他怀里,等他平复自己的心情。若早知道他会这般难受,刚才她一定不会撩拨他的。毕竟都不是不知事的小儿女,有些事情心里都有分寸,只是这一次到底是有些忘形了。

    好一会儿之后,胤平复好心情,低头再看怀里的婉兮时,只见她头一点一点的打着嗑睡。胤见状,一脸笑意地微微扬了扬头,大掌却不自觉地轻拍她的后背,等她睡熟之后,将她抱到床榻上,掖好被子。临出门时,还特意交代屋外的听雨和听琴她们好好守着。

    胤出了郡王府,便直接去了户部,别看他好似很闲的样子,实际上近来的他诸事繁多,甚至可以说是麻烦不断。但胤的性子就是这样,别人敬他一尺,他还人一丈。而找他麻烦的人,他肯定不会轻而易举地放过。

    康熙既然有心传位于胤,就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懂其心思的人都知道要怎么做才能延续家族的发展,保证自己的将来,但与其敌对的胤等人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直等着胤上位后跟他们算总账,所以这些人都开始想法给胤制造麻烦,而站在胤这边的胤自然是理所当然地要帮着胤一起收拾这些烂摊子。

    说来,若户部的管事的不是胤,这国库的银子怕是一两都存不住。从前胤等人不是没有打过国库的主意,只是被胤给一一挡了回去。后来胤给这些借银子的人制订了一系列的要求,由此倒是吓退了不少人。但是现在胤派出来的人明显都是冲着这些要求来的,就算胤一两银子都不想借出去,可是要求摆在这里,他若是找不到反击的理由,这国库的银子迟早还是要被胤的人给借走。

    虽说胤和胤能走到今天这一步都不靠国库的银子,他们也不怎么在乎这些银子,但是这并不表示他们就愿意看到这些银子落到敌对的手中。要知道这些银子他们觉得没什么,可是数量并不少,特别是胤这些年又想法为国库增添了不少的收入,即便有救灾和***花用,剩下的数量也相当地可观。若真让胤的人想法将这些银子得了去,到时不管是招兵买马还是收买人心,都是***烦。

    胤能推托掉一部分人,可总有一部分人是符合要求的,为了不让银子落在这些人手里,胤也是豁出去了。若说那些人用尽十八般武艺只为银子,那他便是用尽十八般武艺只为逃避给他们银子。双方搅尽脑汁对垒,是胜是负,就看谁能棋高一筹了。

    当然,话是这样说,麻烦到了还是很愁人的,否则就胤那不服输的性子,怎么可能躲人躲到现在才去户部。

    果然,等胤到了户部之后,那些人可谓是耐心十足,依旧等在那里,胤一到,这些人便立马围上去哭穷。理由各式各样,目的却只有一个借银子。

    胤冷眼看着这些人哭,看着这些人闹,反正就是不松口。只是还不等他解决这个问题,便收到消息,说是胤找他有事。没有耽搁,胤将这些人交给户部***人应付,自己则转身骑马去了雍亲王府。

    胤到雍亲王府的时候,发现等着他的不只是胤,还有胤俄和胤祥。如此,不用他们开口,胤也知道肯定又出了什么事,否则这个时候,他们不可能没由来地就聚到一起。

    “九弟,西北叛乱了。”胤说这话时,表情显得有些凝重,很显然他也没有想到好不容易平叛下来的西北居然这么快又闹起来了。

    胤闻言也是一愣,目光扫了一眼坐在一旁的胤俄和胤祥,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皇阿玛那边怎么说?”

    “皇阿玛的意思是派十弟和十三弟过去,可八弟那边说动了简亲王,简亲王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推荐的人选却是八弟的人,皇阿玛似乎也有些意动。可是西北战乱再起,不管是前方还是后方,都容不得半点马虎。”胤说这话时,语气显得有些冷凝,显然此事打乱了他原本的计划。

    “若皇阿玛只有有意动的话,那就说明皇阿玛还没有拿定主意,事情自然也还有回旋的余地。”胤皱拧着眉头,思绪飞转,扭过头的瞬间看着胤俄和胤祥问道:“老十,你和老十三对西北那边的情况应该更为了解,这是咱们的优势。另外,西北再起战事,皇阿玛肯定会优先考虑老十和老十三,毕竟之前是他们平定的西北。现在就算八哥说服简亲王等人想从中插上一脚,皇阿玛就算是想借此考验四哥,也只能是从后援入手,咱们只要抓住这一点做好准备,也不怕他们动手脚。”

    胤一听胤这话,眼前一亮,他刚才只纠结于简亲王等人的举动,倒是忘了西北战事对*而言意味着什么。于是,他笑着道:“九弟说得对!简亲王等人的意见的确值得参考,但是皇阿玛最终关心的还是西北平定的结果。”

    胤俄和胤祥眼里均闪过一丝喜意,一开始得到消息的时候,他们还笃定此事就他们最适合,却不想胤横插一手,闹得他们自己都开始有些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再次出征了。相比胤现在的地位,胤俄和胤祥不是不羡慕,而是两人的心思都放在战场上,若一直不得重用还好,一旦跨出了第一步,之后就再难收心了。

    “四哥,九哥,依你们所言,八哥的算计不会成功了?”胤俄握着拳头,显然是对胤半途插上一脚的事情很是恼火,但是对于这件事他自己却无法解决,只能寄希望于胤和胤来解决。

    “现在还不能确定,不过咱们得先掌握八哥真正的目的。另外简亲王那边咱们虽然不能明目张胆地对付,可是私下里找些小麻烦分散他的注意力也是需要的,毕竟搅进来的人越多,顾忌就越多。”胤轻轻摇了摇头,并没有正面回答胤俄的问题,显然这件事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另外,他怀疑户部那些来借银子的人根本就是胤派来分散他注意力的,毕竟有他和胤在,就一定不会允许他去剥夺属于胤俄和胤祥出人头地的机会。

    “九弟说得不错,简亲王是宗令,只能拉拢,不能正面得罪。不管他和八弟有什么样的交易,现在都不是动他的好时机,但是私下里给他找点事做还是可以的,毕竟失了他这个助力,八弟的打算不说成空,却也难成成候。”胤眯着双眸,语气冷凝,显然心里还是记了简亲王等人一笔。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