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584章 炼丹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84章 炼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6云!秦新阳!”此刻在唐烧香的脑海里,已经深深地记住了仇家的两个后代。㈧『㈠中文Δ』网

    随着上一辈的事情,不应当转到下一代,但是,唐烧香也是***无奈,因为他并没有招惹仇家后代,反倒是仇家的后代,一直遭追杀他,从租界追杀到修真界。

    而且,这种势头越来越猛,似乎根本就没有停息的迹象。

    现在的唐烧香,基本上已经横下了一条心,只要见到仇人家的后代,便会动杀心。

    因为他知道,双方间的矛盾,根本无法调和,生死对决是一定的,更何况,这秦新阳和6云,目前是天孓宗***,而唐烧香,已经杀了数名天孓宗***,其中还包括那名领兵头领的儿子。

    所以,唐烧香知道自己的好日子,已经彻底到头。

    他目前被七名天孓宗女***五花大绑,关在了洞******这一幕,他曾经经历过一回。

    而且,当时就生在租界大黑山南路的那座悬崖上。

    当时,也是有着几名女***,将其五花大绑,捉进了悬崖上的岩洞,并且对他施加了暴力,但被唐烧香挣脱白练,逃跑了,而且,当时他还抢走了女***的一个丹鼎。

    现在听到这七名天孓宗女***提到半年前的事情,而且还提到了“丹鼎”“狂龙”“龙”。

    唐烧香一听,顿时大吃一惊。

    “天啦,半年前生在租界大唐东游门直系斗院北侧那座悬崖上的洞**的事件,竟然被这七名天孓宗女***重新提起,这说明什么,说明现在这七名天孓宗女***中,有人认识大唐东游门直系斗院***。”

    但这七名天孓宗女***并不是大唐东游门直系斗院***,而只是与半年前那件事的女主角们,存在着或直接或间接的关系而已。

    由于刚刚触及罗田法阵,唐烧香体能消耗不少,还没恢复过来。

    于是,他便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目光扫向洞穴之外,那驭气飞行而来的一行人,这一行人中,既包括七名天孓宗女***刚刚提到的秦新阳和6云,即唐烧香的仇家的后代。

    刚才***唐烧香的女***,都已经出洞,并且似乎有意将秦新阳和6云二人,引到其它地方。

    但是,就在唐烧香见到洞外的人已经走远,以为可以逃跑时,却是没想到,洞***突然响起一声机关启转的声音,像是一扇石门,从阴暗的角落中,突然开启。

    随后一幕,令得唐烧香大吃一惊。

    竟然又走出几名女***,从她们胸口佩戴的宗徽可以看出,她们也是天孓宗女***。

    此刻她们突然现身,应当是紧急看护唐烧香,免得他逃走。

    唐烧香心头感到一阵无奈,此刻他浑身被五花大绑,根本别想逃出修为跟他差不多的几名天孓宗女***之手,只得微眯着一双眼,看着洞口之外,目光落在了隐隐约约,时隐时现的那两名少年身上,心头,喃喃地叫着“秦新阳”和“6云”两个字。

    这两位可是仇家的儿子。他当然希望立刻冲出洞去,与二人决一死战,但是,现在他自身堪危,别说是冲出去报仇,恐怕还未冲出去,就死在洞内了。

    ……

    洞外,见到盘女走远,6云早已深陷情网不可自拔,惶惶不可终日地追了过去。

    而这一切,秦新**本不放在心上。

    在秦新阳眼里,刚才这帮性格奔放的女***只配做花瓶,虽说她们还未正式走出天孓宗,但距离那一天已经不远。***离开师门的女***,内心都极为脆弱,通常会选择把自己早早地嫁出去。故而,秦新阳才会趁着最后时机,将魔爪伸向这帮“不识抬举”的女***。甚至是……

    但对方太不识时务,坏了他的好事不说,还当众不给他面子,简直不把他这个名门少主放在眼里!

    他觉得自己在众跟班面前威信尽失,颜面扫地,故而恼羞成怒,脸庞涨得通红,拳头捏得咯咯直响,恨不能将她们一个个先奸后杀。

    ……

    唐烧香眼睛使劲闭了一下,随后睁开。

    这才现,一名女***,正用小腿狠狠地踢他。

    在他眼前,也是七名女***,此刻,踢他的便是头领模样的女人。

    女领头的脸色很难看,朝她们环视了一圈,目光中透出一股失望。数息后,余怒未消地回头朝唐烧香警惕地打量了一眼,阴冷的目光中更是透出一股凌厉的气势。

    随即,她从储物袋内拍出一个丹鼎干木鼎。

    然后来到丹鼎的一个方位面盘膝坐下,眼瞳微闭,双手轻慢地划出了几个优美而连贯的曲线,这名情绪易躁的女领头终于收敛了部分沸溢而出的气势,将双手贴在了干木鼎上。

    神识化作一小团明光,经由她们的玉臂汇入丹鼎之内。半刻时辰后,干木鼎隐隐泛出橘红色微芒,微芒亮度逐渐增大,映耀在她们的脸上。

    此刻的唐烧香,已经被五花大绑,而且绑得很紧,十分难受。

    舒了一口气后,唐烧香肢体蹬弹,试图摆脱白练的束缚。但这白练十分坚韧结实,非普通丝织品可比。

    唐烧香使出浑身解数,花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能将其松动分毫。

    同一个姿势蹲坐,让得急于出洞跟秦新阳和6云算账的唐烧香,感到着实难受,频繁地变换姿势与方位。

    不经意间,当得他的正面,与数亿万里之遥的租界大黑山南麓天泉池北侧的那块奇石相向,命宫中轴线与奇石中垂线几乎完全重合,唐烧香陡然感觉臂力增大了太多,内劲充溢了太多,

    唐烧香顿时精神振奋,信心高涨,使出浑身劲道全力挣扎,嚓!缠得最紧的一条白练终于撕裂,半个多小时的挣扎,双臂终于解脱了出来。

    哈哈哈哈!唐烧香仰天大笑。声势浩浩荡荡传出洞穴外。

    唐烧香本欲立刻逃离,但想想甚是不解气,这可是第二次,被一帮母老虎这般一番渺视与践踏,心中的气,那是不言而喻的。

    “她奶奶的,你们不是打算将我交给莫少冲兄弟二人落么!不是打算让我在秦新阳、6云面前作伪证么!做你们的美梦吧!”唐烧香心潮沸涌,忍受奚落嘲讽这么长时间,现在终于等到翻身的机会了。

    先是将女***身上的纳气法瓶夺回来,然后如半年前那样,收走她们的兵器并从悬崖上扔了下去,顺便还拿走了她们的引火器,接着,寻找到她们后耳根的某个穴位。把握好力道后,用指头适力一点,她们便昏睡过去了。虽说这种办法对中高级修士无用经穴隐藏或转移,但是,对于这帮还未正式题名为修士的初级***来说,则是颇为管用的。

    她们的手臂还保持着原来的姿态,掌面贴于丹鼎上。

    为了保险起见,又用白练在她们身上缠绕了数圈,然后模仿她们的样子,盘膝而坐,运转真气,双掌紧贴于丹鼎上。

    半年前的一幕,再次上演。

    唐烧香要借此机会,补充元气。提升修为。故而,他需要紧急炼制出一颗高质量的丹药来。

    立刻,他便隐隐有一种神识被丹鼎吸纳的感觉,心神稍稍一动,神识便化作一团明光,经由手臂汇入鼎中,整个人的躯体也似乎被丹鼎芽接了一般。

    丹鼎内是一片意识的海洋,跟人的识海一般。

    然而,在鼎内,却是有着一个虚无的大鼎,大仿佛矗立在云霄之上,通体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晶斑,十分的玄妙。

    除了晶斑,便是联通这些晶斑的脉纹,如同人体经脉或者交通路线一般。

    顺着鼎身下滑了数千米,唐烧香渐渐感受到一股类似于地心引力的空间压迫之力,继续下爬,他便感觉自己即将从数千米高的空中,跌落到白茫茫的大地上。

    轰然一声闷响,躯体重重砸在地面上。通常来说,遇到这样的险境,九成九的可能是神识会被真身紧急召唤回去,然而,他的神识却是依然在丹鼎之内。

    龙似乎给了他某种心理暗示,让他知道自己目前是处于神识出窍的状态。但是,如此逼真的环境,让他越来越感到迷糊。

    不过,当他从地上爬起来时,意识到自己应该不是活在现实之中。刚才之所以会有如此强烈的心理暗示,与他初来乍到不太适应环境不无关联。

    刚才从如此高的空中坠落下来,唐烧香还心有余悸。

    盘膝而坐,双掌贴在大鼎上。迅即感觉到体内的真气蠢蠢而动,如河水一般自然汇入鼎内。没过多久,鼎身上那些分布不均匀的晶斑,便有少许通亮了起来,链接在这些气孔周围的晶脉,也开始了传输精气的过程。

    十来分钟后,鼎身突地爆炸,唐烧香从恍惚中惊醒过来。但坐姿已经完全变了样。

    丹鼎依然完好无损,六名女***依然处于昏迷之中,记忆的碎片告诉他,刚才他本应该在丹成之前神识入窍,但是,他不会驭气飞行术,无法顺着原来的路线回撤。

    他隐隐有一种预感:丹已成!

    怀着紧张激动的心情,唐烧香微微直起身打开鼎盖,噗的一声,一股气息从顶部劲喷而出。

    唐烧香赶紧察看了一下鼎内,鼎的底部果真躺着三黄一青共四颗润泽光溜的丹丸,并伴有一股无以言喻的异香逸散而出。顷刻间,这股异香便弥漫了整个石室。

    昏死过去的六名女***渐渐有了反应。那名女领头最先睁开眼,朝着唐烧香破口大骂,并拿十二派盟恐吓他。

    唐烧香原本还打算将丹药留给她们,但一听到那四个字,就自然想起莫少冲兄弟二人,后者伙同三名天孓宗内门***,五拳打死(前)唐烧香。这一段记忆,总是会适时地涌现进他的脑海。

    心下一横,唐烧香提起丹鼎夺门而逃。刚奔至洞口,突然想起那三个古玉小瓶子。于是折返了回去。此刻,六名女***已经相继清醒了过来。

    “你……你想干什么?”女领头神色异常惶恐道。其她女***也是吓得浑然不知所措,一个个竭力的挣扎着。

    唐烧香没有理会她们,继续按原计划行动。

    “求你别拿走我的宝鼎,那是我的一切!”女领头兀然间用近乎哀求的眼神看着他道。

    唐烧香不为所动,匆促间已经奔至了洞口。

    “求求你,我向你磕头认错还不行么!什么都可以拿走,但求你……千万别拿走我的宝鼎!”女领头苦苦哀求道。哀切的语调,听之令人无比动容,惶恐而无助的眼眸里,更是闪烁着一片晶莹。

    唐烧香迟疑了一下,终于是将心一横,牙一咬: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当我落在你们手中时,你们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身影一闪,整个人便从洞口消失了。

    咚咚咚咚!一颗丹药从疾逃遁的唐烧香衣袋内震出,掉落到地上出一连串蹦弹之声。

    “倏”的一声,刚逃遁到洞口的唐烧香半途折返了回来,一道疾影闪过,他突地伸出一只手,将这颗还在上下往复蹦弹着的丹药一把抓住,然后从容地放入衣袋中,并朝她们微微笑了笑。期间,闻得女领头不堪入耳的咒骂声,一气之下,跑到其身后,轻轻搂住她的腰,在她那润泽的胭红樱唇上吻了一下。

    受到如此羞辱,女领头一时难以接受,气血上涌。神志恍惚间,上半身往后一仰,昏倒了。登时,洞内响起了众女***们焦急的呼唤声。

    丹鼎很重,但对于修士来说,则如提着一只轻便的板凳。唐烧香将丹鼎绑在自己腰上,然后抓着崖壁的蔓藤滑了下去。

    头顶不断传来哭嚎声,唐烧香有过动摇,但想想自己的处境,心下便慢慢释然了。

    悬崖北侧树木最茂密,也最危险。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则是最安全的去处。犹豫一阵子后,他便头也不回地往北侧奔去了。

    倚靠敏锐的听觉,唐烧香一路北行,所幸的是,沿途并没有遇到大中型莽兽。(未完待续。)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