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585章 误闯天孓宗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85章 误闯天孓宗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行进途中,唐烧香忽地见到一道白色身影从空中落下,进而见得她手纤纤搭扶着花果树儿喘,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㈧㈠中文网

    唐烧香知道此女来自某个神秘的门派,更知道她想假借族人之手暗中除掉他,故而毫无怜悯地绕道继续前行。

    忽然间,他闻得从二三十米开外的树冠上空传来一声暴喝,与此同时,一道灰影手握一把明晃晃的利器,斜刺里暴冲至半空。

    “天孓宗***,奇冰云在此,何人胆敢闯入我凤凰园!”

    随着一声断喝,只见到,自称奇冰云的这名女子的身影后,那灰影便高举利刃,朝着她的脑袋当头劈斩而下。

    一头宠兽,在追杀唐烧香的途中,竟然闯入至此。

    危急关头,奇冰云不仅没有选择闪避,反而双手捂着肚子,一副羸弱无力,病歪歪的模样。

    唐烧香心头蓦地一凛,那灰影浑身散出一股浓重的杀戮之气,令得他贴身套着的那件白袍,都隐隐感应到了这股凶戾的真力波动。

    情势危急,容不得多想,唐烧香朝着灰影猛喝一声,同时脚掌在宠兽的一侧躯身上猛地一踏,直将它稳端地踹飞了数米远。轰轰两声闷响相继传出,宠兽倒地的瞬间,那举刀劈斩而下的灰影也是始料未及地遭到了一记爆铲,倒飞疾射间,撞断了数颗枝干粗壮的花果树。

    由于借力点——宠兽的身躯——选取不当,唐烧香的这一击,并未将其击晕。

    “敢欺辱我喜欢的女人,找死!”

    一名身着厨师袍服的人,看上去像是某个店老板,此刻突然手执菜刀,出现在了唐烧香跟奇冰云之间。

    唐烧香侧身一闪,躲过!

    店老板再次举起菜刀,转而砍杀唐烧香。

    唐烧香此次是救人,不是杀人,更何况他跟店老板无仇,故而选择逃遁。

    店老板紧追不舍,凡天境二阶后期的净实力,比起唐烧香来丝毫不差。甚至还略胜一筹。

    唐烧香最大的软肋,是他只会“夔龙暴步”,不会“驭气飞行术”,所幸身上穿着一件白袍,令得他身躯轻盈无比,只要控制好真力的爆强度,脚踏树冠大跨步疾行不在话下。

    见得二人生死追逃而去,奇冰云眼眸微微一亮,施展驭气飞行术——以距离地面不足三尺高的低空——紧随二人身后悄然飘飞而去。顿然间,铺了一地的落花,也随着这道疾影后侧的一股气旋卷飞而去。

    尾随了将近千米,奇冰云见二人依然僵持不下,便暗自运转***,将部分元力转化成一股无形之威压,作用在唐烧香身上。或许是白袍的原因,唐烧香没有明显感觉到异常。奇冰云便逐渐增大对唐烧香的威压束缚,终于,唐烧香感觉身体越来越沉,暴步度越来越慢。

    二人的厮杀声,传入了数百米开外正在接受训练的***耳中。此刻,秦新阳正“手把手”、“手把腿”地指导男女***们***。闻到厮杀声后,中途停了下来,然后施展驭气飞行术,循声赶了过去。

    这厢,唐烧香正全力逃避男店主追杀,但鉴于受到了奇冰云的威压束缚,度立减。此刻,二人之间的距离已经缩小到不足十米。眨眼间,那男店主便一个凌跃,举刀朝着唐烧香的后背劈斩直下。

    暗中观战并静待良机的奇冰云,原以为唐烧香这下在劫难逃,但没想到,他的衣袂竟然急剧震颤,仿佛是在提醒主人赶紧避闪一般。

    果不其然,唐烧香匆促转向,侥幸避过了这一击,与此同时,从***园西侧方向驭气飘飞而来的一具模糊身影——秦新阳,身着一袭晶芒烁闪下至脚踝的“血火爆甲”斗袍——也逐渐清晰地映入了冰云那双锐利的眼瞳之中。

    良机已到,奇冰云的眼眸微微一瞠,那黑晶一般莹泽的眼瞳内,横向扫拂而过一抹寒光。只见得她柔腕一转,中拇指指尖轻然一叩,周遭雾气猝然涌聚而来,瞬息便凝结而成一颗七八公分的冰棱。

    冰棱稳稳夹于两根指头之间,其上萦绕着一层厚实的“玄雾爆体”。少顷,那冰棱便“嗖”的一声脱离指尖,朝着店主左侧胸口疾射而去。

    玄雾爆体在店主体内炸裂,如万箭穿心一般,令得店主险些当场毙命。他努力而又狰狞地启合着无法说话的血口,手指着朝他暗下黑手的奇冰云,似有千仇万恨郁结心中。

    见得秦新阳距离此地不足五百米,而店主并没有断气,奇冰云却是朝他出了有生以来最为狐媚的笑,同时从袖子内缓缓抽出一把长度七级压缩的银箔折扇,然后双手各执扇骨一端缓缓拉长。此折扇长度七级可调,每一段的颜色都不一样,且各段扇面上均绘制着一只模样古怪的莽兽。

    “七狐妖盟!”

    店主惊恐失色,他已经明白了对方是何等身份,那可是一家背靠龙城帝国的强大门派。他为先前在酒铺里对奇冰云的言语冒犯感到极为惶恐。见得她马上就要将折扇拉至第七段且眼神由狐媚逐渐变得森冷,店主突地牙关一咬,大叫一声,将一根指头戳进了自己的左眼。

    “啊!”幽寂的***园内,登时响起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

    ……

    “店老板,你怎么了,究竟是谁对你下此毒手?”秦新阳从空中驭气飘飞而下,来到奄奄一息的店老板身旁,掺扶着他问道。

    店老板疼得浑身抽搐,却又缄口不言。因为他知道说出来的后果,更何况,是他自己色迷心窍,先出言冒犯了奇冰云。

    秦新阳掏出一枚备训用药丸让店老板服下,方才一定程度地减轻了他的痛苦,而后环顾四周,不见一人,正当他打算将店老板扶走时,从“梅园”南侧传出一阵厉喝:“快滚过去!快点,听到了没有!”

    沉寂片息,又是一阵厉喝,“唐烧香,你不仅偷看人家洗澡,还抢走了我们的宠兽,更下毒手伤了‘八百里’分店的老板,我看你这回如何向我们‘天孓宗’交代!”

    七八十米开外,唐烧香被两柄剑的剑尖指着额头,在两名身着红纱女子的胁迫下,朝着秦新阳和受伤的店老板方向行来。

    秦新阳大惊,真不敢相信是唐烧香,更不敢相信他伤得了凡天境二阶后期实力的店老板。疑惑之下,询问店老板道:“是不是唐烧香伤了你?”

    店老板既未点头,也未摇头。这在秦新阳看来,便是代表默认。事实胜于雄辩,秦新阳腾地一下立起身来,不容分说,指着唐烧香的额角叱道:“唐烧香,你******能进入凤凰园,不知感恩图报,还尽给摩天门丢脸。这一回,我看你还能活得了几日!”

    “***又是什么货色!……把你的手指移开,老子不习惯被别人指着说话!”唐烧香反指着秦新阳的额头,回叱道。

    秦新阳气火一阵上涌,正欲动手教训他一顿,这时,从东侧行来十数名男女***——一伙实力垫底,不被批准外出***,不得不在秦新阳的带领下,做盛典前突击性备训的***。

    “唐烧香,你不愿跟我们一起备训也就罢了,还用手指着领队,也太过份了吧!”

    “是呀,唐烧香,你缺训了这么长时间,基础比我还差,责罚你几句有什么不对,可你居然……”

    “居***头啊!没你的事最好趁早滚开!”唐烧香将凌厉的眸光一扫,从一名身着青蓝搭配斗袍的女***身上,移向另一名身着青墨色精致斗袍的男***,同时喝骂道。

    秦新阳怒不可遏,隔着三五米距离,朝着唐烧香侧脸横扫一脚,同时震喝一声,真气迅猛化作一道慑人的锯形飞刃,朝着唐烧香锯砍而去。

    “狂龙怒罡——龙唳飞锯!”

    唐烧香惊骇,脚掌猛一踏地面,暴步冲离地面丈高以避开飞刃攻击。

    轰!伴随一道震耳欲聋之沉响,他身后的一颗粗壮的花果树,旋即被飞刃拦腰锯砍成两段,并自锯断处由内而外引了猛烈爆炸。

    “带血火爆体的龙唳飞锯!如此狠毒的***,门派有规定不可用作内斗,而他,居然拿来对付我!”唐烧香的表情瞬息凝滞,心彻底凉了。他的养父跟秦新阳兄弟的生父是同胞兄弟,二人之间即便没有血缘关系,也算作半个兄弟,何苦生死相斗,非得置他于死地。

    狂龙怒罡——龙唳飞锯,属于力量爆炸型大威,跟唐烧香的必杀技“风之殇”和“风尘之惊”类似。而带“血火爆体”的龙唳飞锯,威力更猛,毒辣更甚,一旦中招,轻则皮开肉绽,脏器破裂,重则暴体,粉身碎骨,尸无存。

    门派内部有规定,除非遭遇仇敌,不然慎用!而且特别强调,不可用于内斗,无论什么原因,出于什么目的。

    见得唐烧香面色沉凝,只字不,怔怔站立一动也不动,秦新阳以为他吓傻了,顿时出极为得意的冷笑:“我才使出七成功力,便将你吓成这样,哈哈哈哈!”***参与备训的男女***,也都不同程度地先后谄媚轻笑。刚才那两名拿剑指着唐烧香额头的天孓宗女***,更是满脸的鄙夷与篾笑。

    冷然孑立了大半晌,唐烧香终于挪动了步伐,他恶心看到现场这些***们谄词令色,以众暴寡的嘴脸。

    “唐烧香,刚才你恶语伤人,难道就想这么一走了之么?”唐烧香刚迈出没几步,一人蓦地截住了他的去路,并指着他的脸怒喝道。

    正是方才那名身着精致斗袍且被他反叱的男***,实力不到凡天境一阶,一脸的凶戾,满眼的鄙夷,另一只手拳头紧握,并出“咯咯”关节错动声响。他跟以前的唐烧香一样,是狂龙派系垫底的存在,但实力稍强。他身边的女***——实力跟他相当——立马提醒道:“千万别动武,小心伤了筋骨无法参加题名盛典。”

    男***心下蓦地一凛,但为时已晚。盛怒的唐烧香,一个暴步冲至这名男***跟前,未待腾冲的身子落地,便凌空一脚,踢在了对方伸出的两根指头上。

    “啊!”整只手掌麻痹了一阵,那名男***方才感受到剧烈疼痛,加上内心的恐惧,忍不住出了一声令他崩溃的悲呼。他跟莫少冲兄弟、丁九和6云四人一样,将无法参加集实力测试与修士题名为一体的年度大典。

    “唐烧香,真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你的实力会过我!”

    “不是我的实力过你,而是你比以前更差!”唐烧香毫不留情地回敬道。

    他身边的那名女***当即出拳朝唐烧香轰来,唐烧香陡然将身子往后一个退闪,避开了这一拳。羞怒之下,女***将五成功力增加至七成,朝唐烧香出了第二拳,但依然扑了个空,好歹她是觉得自己的拳头越来越快,距离唐烧香的面门也越来越近了。便将真力猛地提升至十成,并朝唐烧香的面门连连直轰而去,但与目标始终有着一两个拳头左右的距离。

    唐烧香冷哼一声,不屑的表情,彷如一把寒森森的刀片,将对方那薄薄的脸皮刮去一层又一层。

    女***羞愤难当,骑虎难下,宁愿找面崖摔死也觉得比这来得痛快。其她五名女***,下意识地瞅了秦新阳一眼。但他刚刚施展了带血火爆体的必杀技“狂龙怒罡——龙唳飞锯”,真力消耗极大,正在竭尽全力恢复之中。

    其余女***一方面替师姐/妹感到愤愤不平,另一方面又担心负伤参加不了题名盛典,便改为出言劝导:“唐烧香,咱们好歹师承同门,又是同一派系,一起训练不止两三年,论感情,如同一家。更何况,你还是内门族内***。我们羡慕都还来不及,怎会排挤或瞧不起你!!”

    “是呀,唐烧香,很久不见你的身影,今日一回来,便见你实力增进不少,真心为你感到高兴!”

    “唐烧香,其实,不是我们孤立你,而是你自己老觉得不受人尊重,所以……。不如往后咱们一起***,顺便交流一下经验如何?”(未完待续。)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