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601章吓破胆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01章吓破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怎么办?我们是撤还是……”那名普通天孓宗***道。 他的武魂乃是八角飞镖。

    “撤?我们共来了六个,现在已经死去了四个,我们还有脸回去么?”曹玄道。他的武魂乃是一把剪子。

    “可我们在明,唐烧香那个***在暗,我们只怕……”这名普通天孓宗***胆颤心惊道。

    其实,论实力,或者说论修为和武魂等级,他们俩比唐烧香的都高。

    可是,唐烧香的作战经验丰富,光靠这一点,就足以越阶斩杀,所以,唐烧香的实力跟他们六人其实都是差不多的,加之,唐烧香身负家仇,斗志昂扬,在与同龄人的对决中,便是占据了心理优势。

    “唐烧香,你这个***,你这个***蛋,有本事,就给老子滚出来,别躲躲藏藏的。”这名被吓得浑身抖的天孓宗***,朝着厢房外叱骂道。

    但唐烧香根本不会上他们的当。

    就在这时,曹玄提议道:“我还是建议释放我们的武魂在门外防守,我们则在武魂,躲在窗户后,或者门后,***外面的动静,只要现唐烧香的踪影,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将其斩杀。要知道,唐烧香所在的十二属肖联盟,是被我们天孓宗以及北荒冰凰族盟旗下其它二级、***直辖家族或古族屠灭,虽然你我二人没有参与十四年前的那次***,但是,我们的父辈,都参与了,所以,你我都有将唐烧香斩杀的责任与义务。而且,现在,天孓宗上上下下,都希望将唐烧香杀掉,免得夜长梦多。”

    “可如果将他杀了,能有什么好处?”普通玄天宗***道。

    “当然有,如果我们将其杀了,不然会受到师门的重奖,到那时,咱们一辈子不用愁了。”曹玄臆想联翩道。

    这名被吓破胆的普通天孓宗***,这才点了点头,但还是不停地哆嗦。

    ……

    厢房外,此刻唐烧香就躲在一座假山后,他誓要将任何敢于强闯仙蛇岛的人杀掉,更何况,曹玄六人还是仇人之后。

    他本来不打算跟曹玄这六人结仇,可是,人家都找到家门来来了,还能怎么办?要知道,仙蛇岛可是十二属肖联盟最后的一处领地,如果失去了,那就意味着十二属肖联盟曾经的威名被彻底毁掉,十二属肖联盟留给子孙的最后一处遗产,将彻底从这个大6消失,准确地说,是被侵占,完全沦为殖民地。

    “必须杀掉二人,而且必须赶在天亮前!”唐烧香喃喃道。

    他估计天孓宗很快就会派人来支援了,甚至支援的人已经在半路上了。

    为了打击天孓宗嚣张的气焰,为了让曹玄这伙人彻底闭口,他决定主动出击。

    想到这里,唐烧香当即从假山上扳下一块石子,朝着厢房的西侧扔去。

    听到石子落地的声音,曹玄以及那名普通天孓宗***,顿时浑身一震。立刻便是释放出武魂,朝着石子落地方向,追踪而去。

    “不好,上当!”曹玄道。

    “一定又是唐烧香那小子的声东击西的战术。还好咱们一块儿出来了,不然,说不定我们中的一个人,又死在阴险狡诈的唐烧香手上了。”普通天孓宗***道。

    “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不信,只要我们不犯低级错误,唐烧香那个***,能够把我们二人杀了不成!”曹玄道。

    话音一落,他便是暗令自己的剪刀武魂,朝着厢房的东侧追踪而去。

    作为如同灵魂一般的存在,那剪刀武魂也是富有一定灵性的,立刻便是偷偷摸摸地朝着厢房东侧,潜行而去。

    它的这一招,还真不易察觉,以至于唐烧香都没能现。

    当然,剪子武魂也没有现唐烧香,因为唐烧香藏匿在了假山内的洞***而曹玄六人是从外地来的,对此处的环境不熟悉,根本不知道哪个假山里面还有洞穴。

    就这样,最终还是唐烧香现了剪子武魂,是怎么现的呢?

    自然是通过感应来自剪子武魂的元力波动。要知道,武魂跟主人的心智是相通的,武魂被灭,会应验到主人身上,所以,剪子武魂也担心自己一不小心被唐烧香所灭,这样不仅自身被灭,连得自己的主人也将身受重创,到那时,六名玄云宗组成的小队,将彻底土崩瓦解。

    然而,越是担心,越是容易暴露自己。

    由于剪子武魂的担心,故而从其体内释放出的元力波动,变得越来越强烈。

    每每它误把暗中的一个草丛当作是潜伏的唐烧香,元力波动的强度都会突然增加,这就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而唐烧香不然,长期的被人追杀的生活,早已磨练了他坚强如铁的意志。而且,他现在已经成功地连杀四人,正处于高度自信与斗志昂扬的状态中,心态保持的很好。

    当他现剪子武魂时,便是悄悄地一拍储物袋,探手一挥间,抓住了从中飞逸而出的一把大刀,然后悄悄地朝着剪子方向靠近。

    而剪子武魂由于自己很紧张,在搜寻的过程中,也误入了唐烧香早已埋下的圈套中。

    只见得,剪子武魂突然便是听到了石子落水之声,就在剪子武魂惊望向池塘时,唐烧香借着水花扬起时产生的噪音,迅暴步来到剪子身后,当空一刀挥下。

    立刻,一道惊雷般的声音,炸响而起。

    宏大的刀芒,宛如凭空一记闪电,瞬间影射了整个苍穹,照亮了一片虚空,带着呼啸之声,朝着剪子武魂,撕裂而去。

    嘶啦~

    在这一刀之下,剪子武魂当即被拦腰斩断,左右崩飞开去,立刻又自爆化作两天暴雾,消散而去。

    斩杀了剪子武魂后,唐烧香迅撤离。

    而由于剪子武魂被灭,此刻剪子武魂的主子,也就是曹玄,立刻便是捂着胸口,喷出了一口鲜血。

    他十分后悔肚子命令剪子出去搜寻唐烧香的踪影,虽说剪子武魂的确做到了行踪诡秘,可是剪子武魂毕竟不是普通的钢铁,它就好比是人的灵魂,是活的,而且他跟主子是灵识相通的,是可以随同主子的心态而变化的,或者说胆颤心惊的,正是因为剪子武魂的胆颤心惊,让躲在暗处的唐烧香有机可趁。

    现在自己受到了重创,几乎已经失去了反抗力。

    而今就只剩下那个普通天孓宗***了,见到曹玄的武魂都被斩灭了,而且曹玄也因此受到了重创,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大喝间,他便是朝着刚才唐烧香出刀的地方,释放出了自己的八角飞镖武魂。

    “稀里哗啦!”

    只见得,一连串八角飞镖,闪烁着冷冽的光芒,一条线似的,朝着唐烧香所在的地方,飞射而去。

    “哎呀!”

    唐烧香立刻捂住了肩膀,刚才的八角飞镖在射中一座假山时,反弹射到了他的肩膀,擦破了一块皮,鲜血淋漓。

    “妈的,算你狠,你们六人,也就你伤到了我,很好,我喜欢这样的人!”唐烧香苦笑道。

    然而,就在他刚才因为疼痛喊叫时,那名普通天孓宗***,已经通过武魂,听到了这个细弱的声音,立马便是朝着惨叫声方向,继续射了武魂。

    “稀里哗啦!”

    又是一连串破风声响,那八角飞镖武魂,立刻便是化作无数道飞镖虚影,一条线似的,朝着惨叫声方向,进行了扫射。

    那八角飞镖武魂还真是厉害,甚至是六人中最厉害的,只不过,令人感到遗憾的是,这名普通天孓宗***,却是六人中最为胆小的,而且,他还有个比较合符他个性的名字——曹铁胆。

    当然,所谓的合符个性,是个讽刺,应当说是与个性恰好相反才对。

    然而,即便他如此胆小,曹玄六人也将其视为自己的队伍的一分子,可见,他的确是有些本事的,不然,如此胆小的人,还真是早被人排斥在外了。

    此刻的唐烧香,在躲避八角飞镖的扫射的过程中,有惊无险地撤离了,同时间,他的嘴巴上还咬上了一枚凝结成实质的八角飞镖。

    “妈的,这个家伙,看起来胆小怕事,而且武魂看起来也是极其普通,不很厉害的样子,可一旦实战起来,连老子都畏避三分。可说是很奇葩了。”唐烧香自嘲似的道。

    杀一个胆小怕事的人,他觉得没有意思。不过,对方的父辈是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而且,他们的后代现在追杀自己到了家门口,他除了将其赶出去外,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曹玄已经因为武魂的斩灭而受到重创,没有反抗力了,现在还剩下最后一个胆小怕事的对手,你说,唐烧香现在是什么样的一种心情。

    对,他在暗中观察一阵后,决定直接面对面的跟对方谈判。

    谈判的条件已经想好了,那就是对方主动缴械,并且挂出一面白旗,当然,如果没有白旗,只要说声投降,那就可以了。

    想到这里,唐烧香便是手握大刀,朝着厢房行去。

    不过,不是朝着曹铁胆所在的厢房行去,而是朝着另一处的书房行去,然后抽出一支墨笔,在白纸上写了几个大字。

    然而,就在这时,白纸竟然自行动了,将自己折成了一只纸鹤,然后朝着曹铁胆所在的那个厢房,振翅欲飞。

    唐烧香帮了它一把,那白鹤,如同富含仙灵一般,立马振翅而起,朝着目的地飞掠而去。

    但是,途中,却是遭到了害怕得有些神经质的曹铁胆的八角飞镖武魂的扫射。

    “稀里哗啦!”

    飞镖如雨,带着凌厉的破风声响,直接化作一道长长的流光,射向纸鹤。

    那纸鹤,当空折翅,自燃成了灰屑。

    “妈的,给你机会,你却自己不珍惜,想死么?”唐烧香暗骂道。

    决定再写一份,然而,就在他正要动笔时,突然疑惑了,这好端端的白纸一张,怎会突然间活动起来呢?难道是自己给白纸注入了灵气不成?

    不可能啊!自己目前的修为只有凡天境六阶左右,武魂也是迟迟不敢释放,一句话,自己目前就是一个普通的修士,是无论如何,不可能让一张白纸突然富含仙灵的。

    想到这里,唐烧香就着十分昏暗的光线,目光在厢房内一扫,突然惊讶的现,有一副画,挂在木板壁上,那画中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丛小青。

    而且,此刻画中的女子还对着画外的唐烧香做了个鬼脸呢?——丛小青施展***,让自己的面颊隐隐现出一条蛇头的隐形轮廓来。

    在昏暗的环境下,唐烧香见到如此诡异的一幕,当即吓得白眼一翻,只差倒下。紧接着,他便是大叫了一声“鬼啊,鬼啊!”整个个便是魂不守舍地冲了出去。

    而且在冲出厢房门时,还绊倒在地,整个人看上去那是绝对的一副受到剧烈惊讶的样子。

    此刻他正在曹铁胆所在的厢房大门外镇守的八角飞镖武魂,见此一幕,紧急飞冲而上,打算朝着绊倒在地魂不守舍的唐烧香,射飞镖,然而,它却是突然间停下了,

    因为唐烧香如此反应,太过狼狈,太过诡异,连得唐烧香都如此害怕了,谁还不害怕,要知道,六人现在只剩下他(曹铁胆)一人了。而他要在厢房内一边照顾曹玄,一边还要留意唐烧香。

    现在在距离自己所在的厢房不远的另一间厢房内,生如此怪异的事情,换做谁都害怕。

    要知道,唐烧香刚才的反应还真不像是装出来的。

    “怎么办?曹玄师兄!这儿好像闹鬼。咱们还是赶紧搬出去吧?”曹铁胆建议道。

    “搬出去,搬到哪儿去,等天亮了再说!”曹玄道。

    “可是,你看这……”曹铁胆显然是已经待不下去了,他的胆子太小了,被唐烧香刚才的反应,吓得魂都出窍了。

    “别上唐烧香的当,他是在引诱我们离开厢房,这样一来,他就可以趁着天黑,将我们逐一斩杀。”曹玄不以为然道。

    “可是,刚才生的事情,很像是真的!”

    “妈的,看你那点出息,都说你胆小,没想到,你别我想象中的,还胆小,而且还很蠢,真后悔把你这种***带到这里来。”曹玄道。

    “我刚才是亲眼看到了,不像是唐烧香装出来的。”曹铁胆反驳道。(未完待续。)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