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606章 再回天孓宗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06章 再回天孓宗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就在曹机这帮人,翻开床单,在床下一次次重新检查时,此刻的唐烧香和小铃儿,早已经打开了那本***,被一道螺旋光圈,带到了唐烧香脑海里此刻想象中的地方。  

    那就是天孓宗——白天他所待过的地方。

    突兀地出现在了一棵树后。

    此刻,耳畔传来二人的谈话声。

    萧峥微微偏头,竟然现了那位身着白纱,手执折扇的奇冰云,以及那个满脑精虫的店伙计。

    萧峥没有打搅他们,而是暗中偷听。

    ……

    此刻,店伙计危言正色道,“我店老板被人打伤一事,想必姑娘也是知道的。迹象显示,结果可能对姑娘不利。”

    “你怀疑是我?”奇冰云蓦地一震。

    “姑娘误会,其实,事实***已经大致水落石出,只待……”店伙计斜眼瞥着奇冰云欲言又止。不时地干咽唾沫。

    “只待什么?”

    “只待……店老板亲口指认。”

    “那如果……他永远不说呢?”奇冰云脸上隐隐浮出一抹沉冷的笑。

    “这便是问题的关键之处!”店伙计突然一反常态,干巴利脆道。并没有细细琢磨奇冰云刚才的话,而是表现出一副“一语中的,一下子切中问题要害”的样子。配合着略微有些自以为是的表情,和些微有点夸张的手势,店伙计显得甚是自命不凡。

    奇冰云时而用折扇捂住鼻子,时而快地摇动几下,驱散令她感到十分不爽的酒气。这酒气中夹杂着店伙计胃液的味道,咸咸的,酸酸的,辛辣的,刺鼻的,和在一起,味道着实古怪。

    店伙计前迈几步,紧跟着奇冰云,一边比划着,一边飙着唾沫星子:“从冰云姑娘来我店喝酒,到与店老板大打出手,再到被追杀出店。整个事件的始末缘由,大家都心知肚明。”店伙计擦拭了一下嘴角的唾沫,神秘兮兮地道,“不瞒姑娘说,我家老板是个色迷心窍之徒,以前没少玷污过涉世不深的少女,连天孓宗的长老都有所耳闻,只不过,为了不影响两大门派之间的关系,大家都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一回,他终于栽了个大跟头,全体店员无不拍手称快,加之,冰云姑娘乃宝二姐最好的朋友,秦木阳的梦中情人,而冰云姑娘又出落的如此貌美,冰清玉洁,美得像是荷塘里的一朵莲花一般,你说,天孓宗那几位长老,怎忍心让出生贫寒,举目无亲的冰云姑娘受到委屈!”

    “呵呵呵!”奇冰云手执折扇半掩玉容而笑,声音如黄莺出谷,***燕新啼,听得店伙计心旌一阵摇摇,脸上爱慕之色陡增。

    “可是,店老板的眼珠子被挖,造成的影响恐怕太大了些,我担心……”奇冰云故意闪烁其词,眼眸微妙地转动着。

    “冰云姑娘放心,你手不沾血,就表明他的眼珠子不是被你挖的。如果是被他自己挖的,那是罪有应得,咎由自取!”店伙计一边饱含情深地注视着奇冰云,一边切理会心地安慰道。

    奇冰云摇动折扇的频率不自觉地放缓了些,原本有些焦虑的心情,逐渐变得轻松起来。

    善于察言观色的店伙计,赶紧趁热打铁,提出要求道:“冰云姑娘,天色不早了,不如……我送你回去歇息吧?”

    “哪还有我容身之地!我最要好的朋友秦宝箐已经与我生分了,我没脸再回去。”奇冰云装出一副孤弱无助的样子。

    店伙计心中窃喜,赶紧不失时机地提议道:“如果姑娘不介意的话,今晚……就住我那儿吧?”

    奇冰云浑身微微一震,仿佛被雷劈了一般。她乃龙狐族后人,七狐妖盟族子,龙城(万里)帝国的宠儿。别说是一名贪酒好色的店伙计,哪怕是六大名门得意门生,她也毫不放在眼里。

    奇冰云暗自冷哼一声,狐媚至极的眼眸里闪出一抹不削。她缓缓打开折扇,掩盖住脸上的鄙夷,声音意外的转柔变缓,动听至极:“也好,不过,我还想在***园内多转转。”

    店伙计早已看得两眼冒精光,听得心神荡,迷乱无主,头脑恍惚道:“没关系,只要冰云姑娘喜欢,无论去哪儿,在下都愿意一路作陪。”

    奇冰云用折扇驱散了一下扑鼻而来的酒气,默默不语地朝东南侧方向行去。店伙计便紧紧地跟在奇冰云(白青狐)后面,一对精眸贪婪地在她浑身上下一阵打量。

    但刚行了不到百米,身后突然传来“啪啦啪啦”的声响。奇冰云惊然止步,回头一望,现那只被她失手拍晕的信灵鸟已经振翅飞远了。而且,鸟的状态明显不稳,忽高忽低,给人一种随时都有可能坠地的感觉。

    奇冰云有些不太放心,下意识地改变了行进路线,朝信灵鸟飞离的方向——东叶环宫***园以北,与小乌陀罗镇南部接壤——行去。

    奇冰云(白青狐)穿得是一袭素白纱衣,活脱脱一秀才儒生打扮,加上手中那把折扇,和陶瓷一般莹泽白皙、玉润滑腻的肌肤,以及高高挽起并扭转几圈盘固在头顶后上方的蓓蕾型髻,端的看上去清莹秀澈,高洁淡雅,婉丽傲美至极。

    黄昏霞辉,从背后倾洒而下,透过三分透明的纱袍,寂然无声地亲吻着玉女那耸挺的翘臀和颀长白皙的***。

    店伙计故意落后,嘴巴微微张启,唇角涎液欲滴,不停地吞咽着唾沫。两只贪婪的眼珠瞪起幅度越来越大,恨不得立刻钻入她的衣袍,尽情饱览一番。

    “冰云姑娘,天色不早了,咱们还是赶紧回吧?”店伙计早已被**冲昏了头脑,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奇冰云的娇体,迫不及待地建言道。

    奇冰云的心气,早已因灵信鸟事件一落千丈,闻见店伙计此等隐讳贪贱之言后,火气渐生,差点作,若非形势所逼,定然将其削成两半。

    奇冰云最终压制住了浮动的情绪,表情只是微微动了动,出一声侧耳不可闻的冷哼,折扇迅地摇动几下,将背后那股她唯恐避之不及的酒气驱散。

    “冰云姑娘,还要走多远啊?”店伙计***难耐,绵言细语地探问道。体内那股春潮洪涌奔腾,大有“溃堤决坝,一泻千里”之势。

    对方越是着急,越是令奇冰云感到痛快。信灵鸟被误伤一事,一直令她气愤填胸,甚而惶惶不安。她竭力压制心中的愤怒,不愠不火,绵里藏针道:“我正等待天孓宗长老的调查,万一店老板一口咬定凶手是我,你说,我还有心情跟着你走吗?”

    “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店老板的伤是他自己干的,跟姑娘毫无关系。”店伙计的胃口被吊到了极大,**被压抑到了极点,躁动不安,急不择言道。

    “话可不是你说了算,而是人家说了算!”奇冰云刚柔相济,态度由软转硬。言毕,继续朝前走去。

    “冰云姑娘,你要去哪儿?天色不早了,咱们还是——”店伙计紧追几步,迫不及待道。

    “不要跟着我!”奇冰云转身一声断喝,微瞪着眼补充道,“今天很烦,没心情!”

    “那……哪天有心情啊?”店伙计有一种失魂落魄的感觉,巴不得奇冰云这个所谓出身贫寒,人单势薄的农家女立刻跟他走。

    “心情好的时候!”奇冰云冷冷地甩了一句话,转身继续前行。

    “那姑娘今晚住哪啊?”店伙计魂不守舍地追问道。

    “哪也不去,就在林子里走走!”奇冰云头也不回地道。背影很快消失在了视野中。

    “那冰云姑娘千万要注意安全,我先回去看望受伤的老板。”店伙计仰着脖子,望眼欲穿地道。见奇冰云的身影即将消失在眼前,临时补充了一句,“冰云姑娘,累了可以去北边那间客店坐坐。”

    奇冰云走后,店伙计按捺不住心中的***,匆促地躲在一座观石后自己解决着……

    “喂!干嘛啦?哈哈哈哈!”一名穿着白大褂的伙计,朝着正背对着他***自撸的店伙计戏谑道。他的肩上,还挑着两个赭红色大木匣,木匣内异香扑鼻。从其大褂上的标识可以看出,他是八百里香酒铺的一名后勤伙计。

    店伙计猛打了个激灵,满脸涨得通红,原本还有些醉态的他,立时清醒了许多。系好裤腰带后,转身尴尬地笑着道:“担子里都挑得啥啊,怎么这么臭?”

    “哎呀,原来是店老板的侄儿啊!你表舅伤得这么重,不去照顾他,在这儿干嘛啊?……我这两担啊,都是从天孓宗运来的上等药材,用来炼制最好的丹药,为莫少冲二位少主疗伤,以便他们可以如期参加题名盛典。”

    “让我看看!”店伙计走了过去,示意后勤伙计解开匣子上的锁。

    “不行不行,长老有令,除了炼药师,谁都不可擅动。”后勤店伙计连连摆手,并加快了行进步伐。

    “看一下能死人吗,你还想不想在我表舅开的酒铺混下去!”店伙计蓦地将脸一沉,要挟道。

    后勤伙计左右为难。但是,相比于平辈的威吓,他更害怕违犯盟规遭致的后果,所以不敢开匣。

    店伙计顿觉颜面尽失,酒劲再次平空作,拽着后勤伙计的衣领,粗野地骂道:“**的,等着瞧!”

    后勤伙计脸色大变,挑着木匣,惶惶不安地朝天孓宗养生殿监药房走去。

    后勤伙计离开没多大会儿,店老板的侄儿便鬼鬼祟祟地尾随了上去。

    来到养生殿监药房后,后勤伙计担心自己的饭碗不保,产生了讨好店老板的想法。他先将匣子里的药草交给炼药房的管事,然后挑着担子来到莫少冲兄弟二人养伤的大院火房。借职务之便,将一只待处理的空药瓶取下,接着从木匣子端出一个药酒坛子,趁着周围没人时,从药酒坛子里偷了几毫升药酒装入空瓶。盖上木匣后,出门朝店老板所在监病楼走去。

    天色已晚,监病楼的危病房内,店老板安静地躺在一张床上,貌似已经睡着了。后勤伙计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

    凡天境二阶实力,且一直忧心忡忡,担心遭人斩草除根的店老板,猛然惊醒并将其喝了出去。

    后勤伙计简单说明来由,正欲退出病房,店老板喝住他道:“慢着!”

    店老板鼻息翕动了几下,闻出了药酒的味道,惊疑道:“这药酒的味道我熟,是‘止血千参酒’中的一种,由中古级二品参王泡制,对‘临空境’及以下修为***疗效显著,这种参王酒,除了天孓宗,没哪个门派能酿制。可谓是佳品中的珍品,珍品中的极品,你是从哪儿得来的?”

    做贼心虚且非修士的后勤伙计听后,当即吓得面瘫,浑身微微抖索。支支吾吾说是自己掏钱买来孝敬老板的。

    店老板微微摇了下头,眸光里扫掠而过一抹狡黠,阴着脸道:“你是我的下属,如果违反了盟规,我这个当老板的是要连坐的,你懂吗?”

    后勤伙计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将监守自盗的动机一五一十,本本源源地说了出来,包括被店老板的侄儿逼迫一事。

    店老板满脸裹着绷带,看起来很恐怖,不过,店老板心思只在自己的生命安危上,完全顾不得其它。见对方是一片好心,又是自己***的后勤,并没有向他难的意思。沉吟一晌,沉声静气道:“你送这么贵重的东西给我,不可能没有目的,不然你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大了,有话直说了吧!”

    后勤伙计紧张的心绪渐渐有所缓解,但还是不好意思开口。不停地干咽着口水,话到嘴边又立刻吞了回去,想说出口似乎又心存顾忌。

    店老板了解此人,为了让对方彻底信任现在的他——处于危机四伏窘境的店老板,他从病榻下拿出一张黄皮儿信笺,交给后勤伙计道:“到现在为止,我对自己的伤情只字未提,那是迫不得已,现在,你帮我将这封信笺转交给总盟主,拜托了。”

    后勤伙计浑身蓦地一震,对于贪淫的店老板,他向来不信任,也无半分好感,但当下的店老板,似乎真处于山穷水尽、频临绝望的边缘,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客气许多了。(未完待续。)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