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611章 杀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11章 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双胞胎兄弟二人,笑得前仰后合。?  ≠

    这是什么地方,这可是天孓宗的东大门。

    这儿到处都是天孓宗内门***,中级***,资深***,包括各级长老……

    在他们看来,即便是唐烧香胆儿再大,也不敢追到这里来。

    别说这里,就是西大门,也不敢。

    “既然你们不信,那好,你们好好喝酒,好好吃肉,到时候,你们就知晓了,到那时,你们可别怪我没有事先提醒你们。”话落,带着人皮面具的唐烧香,便是起身,哼着歌儿,朝着东大门外,那繁华的街道对侧行去。

    然而,此刻的双胞胎二人,却是从带着人皮面具的唐烧香哼歌时的嗓音,分辨出了一丝不对劲,怎么听上去跟唐烧香的声音,有些相似啊。

    “等等!”就在唐烧香快要消失在围墙转角处的霎那,双胞胎兄弟突然断喝一声。

    然而,此刻的唐烧香,已经转到了围墙之后。

    由于是天黑,他立马便是一拍储物袋,探手一挥间,抓住了飞逸而出的一本经书。

    打开经书的霎那,一道螺旋光圈,伴着夺目的华光,从打开的书页中,蹦弹而出,瞬间将唐烧香笼罩,然后弹射向深邃的夜幕,遥远的苍穹,又瞬间落在了唐烧香脑海里想象中的地方。

    那就是刚才贩卖人皮面具的店铺。

    店铺老板自然不认得唐烧香了,只认得钱。

    刚才哼歌不小心暴露了身份,大不了再换一张人皮面具就是了,这还不简单,要知道,这可是在夜晚,神出鬼没,来去无踪。

    在他身后,就是朝着东大门外追去的双胞胎兄弟二人了。

    然而,接下来生的一幕,令得唐烧香只差捧腹。

    因为此刻,从东大门外,竟然真的走来了一位算命的,与双胞胎兄弟二人迎面相撞,身着一袭明***的长袍,手执一面旗幡。

    而且,在他身边,就跟着一名小女娃儿,五六岁大,左脚正常,右脚有成年女***,模样看上去十分乖巧可爱,可一看这脚……

    她手中捧着一只盒子。

    “爷爷,你说算出今天在这个广场,会有熏儿的贵人出现,是不是真的啊?”

    “是的啊,爷爷算命一样很准,从未失算过,虽然他跟你丝毫不沾亲带故,也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他人可靠,将来必成大器,一统大6,到时候,不仅没人敢笑你大脚,而且,全天下的人,都会伏倒在你脚下,到那时,只要你一踏脚,整个大6都会抖三抖的。”

    “噢——,真的么,到时候我有这么厉害么?”

    “恩,爷爷不骗你,马上就要见到他了。到时候,爷爷会将那件风云争霸袍送给他,顺便让他收下你,到时候,你就跟他去吧。”

    “那爷爷呢,我要跟着爷爷。”

    “爷爷老了,算准活不过今日,可就是不知道究竟会生什么,哎,爷爷并不怕死,就怕你以后被人欺负,幸好,我算准了你命中会出现贵人,而且就在爷爷离开你的那一天。”

    “爷爷!”小女孩吓得当即抱住了算命先生的腿。

    就在这时,双胞胎兄弟二人,迎面冲了过来。

    “咳!小兄弟,我看你们印堂黑,气冲天元,恐怕很快就要有血光之灾啊!”这位算命先生,哪里知道双胞胎兄弟二人此刻的心情,见到朝着大门外奔走的双胞胎兄弟二人,开门见山地道。

    他还想在自己死之前,替别人算最后几次命,挣得的钱,全留给孙女。

    见到算命先生的霎那,双胞胎兄弟二人顿时勃然大怒。

    加之现在正值夜晚,而且双胞胎兄弟处于极端愤怒之中,见到算命先生,立刻便是冲了过去,揪住算命先生的衣领,破口大骂道:“唐烧香,别以为你装扮成算命先生,老子就不认识你了。告诉你,这一次,老子不会给你任何机会了。”

    说话间,双胞胎兄弟已经同时展开了行动,就在算命先生挣扎的一瞬间,其中一名双胞胎,便是一掌朝着算命先生胸口轰去。

    先轰了他再说。

    然而,双胞胎兄弟二人哪里知道,对面这算命先生,根本不是唐烧香假扮的。

    就当他们一把抓在算命先生的脸上,连着脸皮直接撕裂而下的霎那,这才意识到,杀错人了。

    “爷爷!”这名叫做香熏儿的小女孩,见到爷爷被人一掌轰在要害上,而且连脸皮都被活生生地撕了下来,吓得大声哭嚎。

    “杀错人了,赶紧逃。”

    “区区一个算命的,有必要这么惊慌么!”

    双胞胎兄弟二人,此刻意识到刚才这个算命的,跟先前那个不是同一个人,而且,从先前那算命先生跑得如此之快来看,一定就是唐烧香假扮的。

    “哥,******都围过来了,咱们赶紧离开。”

    “好!”

    兄弟二人便是转身而去。

    天色虽是漆黑,然而,在这个广场上,却是朦朦胧胧的。

    然而此刻。他们却迎面撞上了又一人,只是一人,身边没有***人。

    兄弟二人装作很镇定的样子,直接朝着对面那人影走了上去。

    这人影,正是唐烧香,此刻他已经再次戴上了人皮面具,换上了新装。

    从双胞胎兄弟二人中间经过时,就在双胞胎破口大骂的霎那,唐烧香手影一动,不分三七二十一,立马一把,将兄弟二人的脸,同时一把撕抓了下来。

    “我说过,你们活不过今晚,不过,我只要你们的脸皮就够了!”

    唐烧香抓着二人被撕下来的面皮,道。此刻他的手指,戴着铁爪套。

    接着,唐烧香便是冲到小女孩面前,将其一把暴走,然后接着经书,在螺旋光圈下,直接消失了。

    然后落在他熟悉的地方,那就是店老板疗伤的地方,此刻那个后勤伙计还在。

    ……

    “请店老板放心,我一定不负所托,将书信亲手交给总盟主。”后勤伙计从店老板手中接过信笺,信誓旦旦地道。

    “好了,你可以放心了。有什么心愿照直说,趁我还活着,尽力帮你了却。”店老板一副善气迎人,大仁大义的模样。

    后勤伙计将信笺仔细藏好,略有沉吟,微婉其辞道:“我那两个孩子……自从听说十二派盟跟南极雷门建立合作后……便想去那边展……你说这……”后勤伙计装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店老板表情蓦地一凛,若非脑袋缠着纱布,脸上定是一派隐晦的神色。但有言在先,且有求于人,不好反悔。沉吟一晌,不露声色道:“那你把她们二位叫来吧,我想听听他们确切的想法,也好给她们做个安排。”

    后勤伙计诺诺连声,退出病房之前,欲将药酒交给店老板,但店老板考虑到这是不义之财,属于重大违规行为,老奸巨猾的他,故作姿态地罢了罢手,示意后勤伙计拿着东西离开。

    后勤伙计自然不会那么蠢,出门之前,将药酒搁在了客堂的一张方几上。他前脚刚走,店老板的侄儿,便蹑手蹑脚地后脚跟了进来。刚才病房内生的一幕,他都偷听到了。趁着店老板昏睡之际,从怀里取出药粉,偷偷倒进了药酒内,然后匆匆撤走。

    大半个时辰过去,店老板终于走下了床,将药酒拿到了病房里,然后静静等待伺候他的人出现。

    终于,病房外袭来阵阵暗香,两名身着红色迎宾服的迎宾小姐,款款举步行来,……

    “店老板,你的身体好些了么?”刚一抵达病房,二人便檀口儿微开,柔声柔色地慰问了一句。

    “好……好多了,你们的爹……他怎么……没跟你们一块儿来啊?”店老板装出一副很意外的样子,实则暗含探问的口气。不过,他的心思,早已集中在了眼前那一对似乎唾手可得的饱满上。瞳孔内,是两袭修身而紧致的红色迎宾服.

    他的脑海里,不断臆想着各种姿势。看人时的眼神,恍惚而迷乱,仿佛醉酒了一般。

    “没有。”一名迎宾小姐微微摇了一下头,温文尔雅地回答道。

    店老板总算从臆想中回过了神,不自然地出一番令二人顿觉莫名其妙的感叹:“……你们的爹……好福气啊!……你们……都有什么打算啊,为自己的将来?……别拘束啊,自然点,想什么就说什么,就像……跟在家里一样。”

    二人先是略作矜持,而后微微弯了一下腰,脑袋微点了一下,温文尔雅地道:“我们……很想去南极雷门看看。”

    店老板心头蓦地一震,表情略微有些僵木,违心所愿地点着头道:“好好,想法不错,我定会向盟主大力保举你们二位。”由于脑袋缠着绷带,微妙的神色反应并没有被二人注意到。

    二人得偿所愿地互视了一眼,嘴角微微凹掀起一道迷人的酒窝。

    “这次,我可是要向上头,大力保举你们,如果失职,是要连坐的。所以……你们……一定要听话,好好干知道嘛!”店老板眸光斜睨着方几上的药酒壶,间接示意二人给他找个杯子斟一杯酒。

    “谢谢老板提醒,我们一定会的。”

    紧缠的绑带内,浮出一抹阴鸷而***的笑。

    一只大号酒杯,终于在店老板漫长的等待中找来。一名迎宾小姐走上前去,弯着腰,斟了一杯,正欲递给店老板,却是被握住了手腕,听得店老板一番温情脉脉的劝阻:“这酒杯……是多大号的啊?我现在有伤在身,药师事先遵嘱过……还是先节制一段时间的好。”

    迎宾女脸上兀然涌来一抹潮红,想抽手却现动弹不得。僵持间,另一位迎宾女灵机一动,问道:“我爹……今天好像怪怪的,说什么要去总盟一趟,店老板,您知道是怎么回事么?”

    店老板略有收敛的迹象,但并没有放开迎宾小姐的手,好歹是闯荡天下多年的修士,女人那点伎俩早被他摸透了。更何况,二人是他的下属且有求于他。

    店老板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轻瞄了一眼端握在迎宾小姐手中的酒杯,然后别有居心地道:“你知道……这药酒……是谁赠送的吗?”

    被抓住手的迎宾小姐脸上立刻涌来一抹羞臊之色,手足无措,窘然摇头,答不知。

    “这是你爹送的。你爹真是个忠义之人啦,是个难得的好下属,可是,千不该万不该做出监守自盗这等有违盟规的事来,如果被人现,是要杀头的。”

    二位迎宾小姐登时惊得目瞪口呆。店老板暗自一喜,陈明利害道:“这药酒可是专门拿来给二位受伤的少主疗伤的,量多量少都是经过药师事先精准计算了的,差之分毫,失之千里,如果他们在题名盛典期间有个意外,是要追根查源的。”

    “嗯……站累了吧,坐下吧。”店老板见她们二位均被吓得六神无主,花容失色,不禁暗自得意,心神愈的迷乱了起来。他将被子下的双腿往旁边挪了一下,示意迎宾小姐坐下。

    “不……不我累……谢店老板好意。”迎宾小姐强装笑意,躲躲闪闪道。但被心迷神乱的店老板硬拽着拉了下来,靠近床沿的时候,店老板假装好心扶她坐下,一只手却是趁势贴在了……

    迎宾小姐蓦地要立起,却是力不从心,被两只手几乎是捧着……坐了下去,而且坐在了他的……腿上。

    缠裹在绑带下的那张老脸,浮现出一抹**之色

    迎宾小姐出一连串尴尬与痛苦的求饶声:“不要……不要……求你了老板……”

    站在门边的另一位迎宾小姐见情形越来越糟糕,也是一番求饶,但店老板反而感到兴奋。她只好转身欲出门叫人。但店老板早有准备,暗自运转浑身真力,化作一道无形之气势,推动一根板凳突然挡住了她的道路。噗通一声,迎面小姐迎面栽倒在地,摔晕了过去。

    “(穆)美馨!”被店老板蹂躏着的这位迎宾小姐,忍不住呼叫了对方一声。然后剧烈挣扎加祈求,妄图摆脱魂飞魄散中的店老板的魔掌,“……求你了,店老板,求你放过我们二人吧……”一边祈求,一边剧烈挣扎。泣泪交加,窘惶异常,力不从心,孤弱无助。(未完待续。)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