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613章 奇遇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13章 奇遇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nbsp;

    “唐烧香在那儿,快追!”天孓宗***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

    “我先把你们送到安全地方,然后……”

    唐烧香赶紧叫她们返回屋内,然后再次打开经书,一个螺旋光圈,瞬间蹦弹而出,将死人笼罩,接着,便是朝着虚空弹射而去,落到了唐烧香脑海里想象中的地方,而且是绝对安全的地方。

    什么地方呢?

    那就是租界杨氏家族大唐东游门直系斗院所在,此刻,杨二姐等人,正围着一张桌子,吃饭,议论着什么。

    修真界是晚上,这儿是白天。

    这样,小女孩和两名穿着得体的迎宾小姐,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一桌子人身后的厢房内,然后,唐烧香经书再一打开,一个人就走了。

    “哎”

    唐烧香再次来到了修真界,心想估计两名迎宾小姐若机灵的话,应当立刻端起身后灶上的菜,给一桌子人上菜……

    “唐烧香?”

    修真界,唐烧香的身形一降落,便是碰到了一人。

    你猜是谁?

    是之前被唐烧香斩杀的6云的女朋友盘髻女,而此地,居然是一片山林,而且天色已亮。

    而且,盘髻女身后,有着一人,竟然跟唐烧香的第二身相狂龙一模一样。

    很显然,有人假扮他的身份,到处行骗。

    唐烧香便躲在暗处,偷听。

    此刻,盘髻女刚刚吹奏出一曲子。

    于是,唐烧香当即将那神秘人杀了,自己化作第二身相狂龙,一阵莫名其妙的动响后,出现在了盘髻女后。

    而这一切,盘髻女居然没有察觉,没有回头,自个吹奏。

    撩人的乐曲终究很快结束,唐烧香小有失落,正打算从头回味一番,却是闻得从身后传来一道沉郁而谨肃的声音:“狂龙,我想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说吧?”唐烧香心有预感,转身瞅着盘髻女那略微避闪的眼眸道。

    盘髻女微移莲步,缓缓前行几步,用眼角余光斜瞥了唐烧香(狂龙)一眼,然后淡淡开口道:“我有个师姐,今日进密林不小心落了一样东西,是一只……鼎,……不知……你有没有看到?”

    唐烧香在内心快权衡了一番,略有沉吟,便摇头道:“没有!”

    盘髻女微微摇着头,眼内是一派失望的景象,凝重的表情上,微不可查地露出一抹恐惧和对未来的迷惘。

    那只大鼎,对她们六人来说是最后的一线希望,她们打算在题名盛典到来之前,用此鼎炼制出所需(伴生)丹药,以便快提升个人修为,达到被提名为修士的最低要求。

    这六人,在近一年时间内,几乎将全部精力耗费在了炼丹上面,但结果却不甚理想,因为能否炼制出所需的丹药,与她们这个小组的整体“贡献”有关。炼药时,丹鼎会在识海法则的控制下,与虚无境内的其它同系列丹鼎相连,组成一个体型庞大的“虚无鼎”。就好比在虚无境内有一名虚无的炼药师,他融合了数万人的灵魂属性,和数万人的真气属性,从而实现宗门自主炼制丹药的梦想。也就是说,使得每一名修士在理论上都是一名炼药师,都有炼制出自身所需丹药的可能。

    但是,掌鼎师所炼制的丹鼎,其独特之处便是,现实中的每一个丹鼎,即“虚无鼎”之外的每一个丹鼎,都被视作一个“子体”,每一个子体的整体“贡献”,取决于使用这个子鼎的***整体实力大小。如果是炼制普通丹药,通常是***越多越好。而如若炼制某些特殊品级或质量的丹药,则可能无法在短时间内,通过简单增加***数目来完成,这个时候,一些具备特殊资质的***便能挥出关键作用。

    简而言之,通过无限增加***数目,或添加特殊资质的***,均能提升每一个丹鼎,或每一个“子体”的贡献力大小。从而使得“丹精”在虚无鼎内炼制成功后,分配到自己所在丹鼎内的丹精量可观增长。若不然,最后凝结成的丹药体积恐怕小到难以用肉眼观察到。

    盘髻女一脸失望地转身就要离开。

    “慢着!等等!……这根蔓藤,就送你做纪念吧?”唐烧香忙拾起地上的蔓藤,言语急促道。神色中隐隐有着一抹惶乱。他知道,盘髻女这一走,整个密林内便只剩下他一个人,他很孤独。

    盘髻女的心旋,蓦地拨动了一下,俏鼻微微翕动,一股异香扑鼻而入,登时令她神清气爽。惊诧之余,她微闭眼眸,凝聚心神,再吸入一口,单次吸入量明显增加。

    心下隐隐意识到,这股异香具备相当的活跃性,或者说,具备一定的灵性。这表明,它并非同一历史时代的产物,或更靠近“鸿蒙之初”这个时间点,譬如近古级时代的精气。精气衰变历史时间相对更短,品质更精纯,活跃性更高。

    “增气果!这蔓藤结得是增气果?”盘髻女难以置信地望着唐烧香,心跳度悄然加快,她期待着唐烧香确认他的猜疑。

    “大概是吧!”唐烧香佯装镇静地道。

    通过吸入异香后的人体反应来推断,盘髻女估计,目前她的体内已经有了一小缕远古级二品左右的精气。这样的精气因自身活跃度高的缘故,能显著提升攻击效果。譬如,击出的拳风威力更猛,真气穿透力更强……

    光有增气果,能让修士在同级范围内跃升为强者,譬如凡天境一阶-前期修士,一跃成凡天境一阶-末期,乃至巅峰级。通常,巅峰级修士具备越级挑战的实力。

    若是配合可以凝聚真气的丹药,譬如聚气散,凝气丹,则能将这股高活跃度的精气有效凝聚起来,使得丹田内存储的真气总量生质变。再辅以相应的******,修为等级提升指日可待。

    盘髻女默默思忖着:我目前的修为等级,距离修士入门最低标准凡天境一阶,还有一定的距离。但是,如若吃上几颗增气果,差不多也能越级挑战,到时候,或许能进入候选题名榜单之内,大大提升了留在天孓宗继续***的可能性。

    姑且先接受对方的好意,先吃上它几颗,只有成功地留在天孓宗内,它日才好继续畅谈心中的梦想。

    盘髻女似有所思地点着头,心下琢磨着。

    灵眸微动,螓微扬,盘髻女略为羞惭地瞅了唐烧香一眼,而后默默无言地从唐烧香手中结过蔓藤,盯着渐渐成熟的果子瞅了一阵子后,方才莺语沥沥道:“谢谢!”

    盘髻女原本还想问“纳气法瓶”一事,但想到这关乎到对方的**,更何况,直接从莫少冲手中抢走纳气法瓶的并非狂龙(唐烧香),而是跟他在一起的那位戴着凤冰雪面具的女人。女人与女人之间难免心存罅隙。故而不便问及此事。

    英雄最怕是孤独。唐烧香担心盘髻女很快就要走掉,便主动找话题问道:“你知道,附近哪有住的地方么?”

    盘髻女愕然了一下,绘声绘色道:“有啊,东北的小乌陀罗镇,现在正值春暖花开时,景色最是迷人!”但很快,她便意识到自己方才的言行,缺少了女人应有的矜持,于是略为羞赧地背过身去,纤纤玉指在蔓藤上结得青涩果子上抚来弄去。仿佛是急着它们快点长大,然后将之悉数吞吃一般。

    瞅着女神这等媚人的姿态,唐烧香微微笑了笑,眸光无意识地在对方那肉色三角裤上瞄了一眼,脑海里的那段短暂的消魂曲依稀又响奏而起,撩拨得他心潮激荡起伏,躁动难平。不过,他终究还是勉强克制了下来,脑海里尽量不去回想那春色撩人的风景。

    提到小乌陀罗镇,唐烧香依稀还记得,他跟烈凤(奇冰云)在侵入莫少冲的识海后,便来到了位于小乌陀罗镇上的少丰门分门,本欲***解除纳气法瓶禁制的秘密,却是在大街上遭遇了一名眉眸皓齿,般般入画,春花秋月一般皎洁的“虞美人”来莫少冲兄弟二人的胞姐莫婵君。

    当时,她正坐在一顶轿子里到莫少冲的识海内巡视。当现有人入侵后,便手执利剑朝他直刺了上去。

    除了仪态惊人之外,此女留给唐烧香的最深印象便是:对他这般英英玉立,而又不失神秘的旷世奇人,貌似丝毫不感兴趣。因为他的龙没有感应到来自对方的那种微妙情愫。

    这令唐烧香曾经感到好一阵困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目前的仪表根本不合她胃口。当然,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一切猜测都有可能。

    “你在想什么呢?”盘髻女兀然提醒他道。唐烧香讪讪笑了笑,这时,盘髻女神色凝肃道,“你伤了莫少冲兄弟二人,恐怕会遭到十二派盟***的报复,所以,我不建议你冒险到小乌陀罗镇寻找住所。”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唐烧香装作很焦忧的样子,眼眸情丝跳闪道。

    盘髻女神色凝紧,微微摇了摇头,一边轻启莲步,一边缓声晓以利害道:“你伤了十二派盟***,而且还是少丰门的族内***,又是与天孓宗的交换***,后果恐难设想!”

    唐烧香的心蓦地一凝,不提醒倒还好,一提醒,原本就隐隐感到不安的心,这下更紧了。不过,他不想在这位春色撩人的可人面前输了气魄,更可况,他现在是狂龙,而非唐烧香。

    “放心,大不了一死了之。有什么可怕的!”

    短短一行字,说得倒也掷地有声,铿锵有力。整个人,更是一副狂放不羁、无所畏忌的样子。但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言词之间跳跃如此之大,就彷如人的心脏或脉搏跳动一般,隐隐给人一种不够泰定的浅浮感。

    盘髻女暗暗叹了口气,换做以前,说不定她会对唐烧香如此心性大加赞赏,毕竟初生牛犊,无所畏忌,志比天高,心比海阔,衣食无忧,前程无虑,整天做着飞天寻仙之白日梦。而今,即将面临人生以来次,却是最重大的一次抉择,其中的痛苦与压力,非本人不能切实感受到。

    题名盛典临近,现实让她脑袋彻底清醒:她要走了,马上就要离开师门了,马上就要与绝大多数同门师兄弟姐妹说再见了。她的内心充满了惶恐与不安,想找一个宁静的渡口停靠。而狂龙(唐烧香)心性豪放,年少气锐。虽是他的样貌和仪表均令她着迷,但是,当下正值她内心最为脆弱的时候,脆弱到经不住任何一股风浪的吹打,故而选择方面相对理智审慎许多。

    “干脆,你到‘黑公药谷’辖地暂避一下吧!”侧身对着唐烧香,盘髻女兀然建议道。说话时,声音压得很低,眼眸始终瞅着地面,指头轻柔地摩挲抚弄着蔓藤。

    “黑公药谷!”记忆的碎片乍然闪现,稍许怔愣,唐烧香兀地愕然失笑,“哈哈哈哈,我狂龙岂是贪生怕死之辈,怎会卑屈到向三大豪门之中的黑公药谷寻求庇护!”

    盘髻女微微转过身,斜瞥了唐烧香一眼,无奈地摇头解释道:“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并非建议你跟任何阴暗势力相‘勾结’,而是建议你暂时到他们所辖的领地暂避几日。”

    唐烧香略有沉吟,尔后微微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抹释然的笑:“好吧,你的恩义,我先领下,待得它日我时来运转,以酒为谢!”

    盘髻女吟嗯一声。脸上露出一抹诩笑,问道:“那你身上的钱够么?”

    “大概要花多少钱?”

    盘髻女略微诧鄂,眸光在唐烧香那身无风飘逸的白袍瞄了一眼,接着又眼明心细地瞅了瞅他那英英玉立,凌然可畏的神秘仪表。然后试探性地问道:“这就要看你想过哪样的生活了?”

    “环境清幽点好,衣食方面不太讲究。”言毕,瞅了瞅自己的白袍,唐烧香兀然意识到自己的回答有些矛盾。(未完待续。)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