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614章 真假狂龙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14章 真假狂龙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那就最好不过了。  光租金的话,大概每月5ooo元晶币。衣食住行等等加起来,估计每月不低于7ooo元晶币。”(三大主要币种:元晶币,灵晶币,宝晶币。比值:一百比一)

    唐烧香搜了搜身子,瞅着盘髻女讪讪摇了摇头。

    盘髻女白了唐烧香一眼,略微戏谑地笑道:“你浑身上下都是宝,随便卖一样都不止这点钱。”

    唐烧香自然明白盘髻女这话的意思,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白袍根本不是自己的。虽说他是大唐东游门直系斗院***,而且还是“冒牌”族内***,但并非有钱人。

    因为唐烧香所说的大唐东游门直系斗院分院,位于租界,他的养父杨长老就是斗院长老。

    他是养父抱养来的,是遗孤,并非通过同一***考核的方式进入大唐东游门直系斗院的,故而到现在为止,他也不认为自己是真正的大唐东游门***,也不是什么杨氏家族倒插门的少主。

    瞅着狂龙(唐烧香)略微尴尬的笑容,盘髻女静默了片晌,尔后脸色蓦地一凝,将手中的蔓藤交还给唐烧香,羞惭地道:“你把这藤上结得果子卖了吧,一颗果子大概能抵一月租金。若是北荒冰凰族盟旗下大门派所管辖的地区,则能租个一年以上。”

    唐烧香愕然了一下,将蔓藤再次塞到了盘髻女手上。心下虽然有些不舍,但这果子是蔓藤与增气丹的“结晶”,增气丹是由丹鼎炼成的,而丹鼎是从她们手中夺来的。

    “这蔓藤你就拿着吧,我自有办法。”

    盘髻女有勇气拒绝任何一名男人的好意,但却没有勇气拒绝眼前的增气果。前途对她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不过,她的内心也不无矛盾,甚至隐隐有一丝担忧,因为她在遇到狂龙(唐烧香)之前,或者说在与6云分袂之前,便已经为自己寻了一条“后路”——在姐妹们的介绍下,在天孓宗伏魔派系认识了一名实力***。而且,打算在离开天孓宗之后不久,便嫁给此人。

    她之所以做出如上选择,乃是因为题名盛典马上就要来临,而以她目前的实力,几乎不可能被题名为修士,离开师门已成定局。对未来充满迷惘与恐惧的她,便想在离开师门之前,找个知根知底的同门师兄弟把终生大事给定下。

    只不过,而今她有了增气果,留在天孓宗的希望大增,无形之中助长了她的心气,以她的身材和容貌,选择余地便大了许多。

    盘髻女从唐烧香手中再次接过蔓藤,并轻声地说了句“谢谢”,这一刹那,她的心有些须复杂。

    “呆得时间太长了,我得回去了。”盘髻女软声提醒道。

    唐烧香再次陷入了恐慌,他害怕孤独,害怕一个人的时候……

    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没有遇到盘髻女的时候,唐烧香觉得一个人的日子,那才是天底下最潇洒的,可一旦遇到多情的而且还是走投无路的可怜女人,那他怜香惜玉的善心,又泛滥了。

    而且,唐烧香还觉,自己一个人睡觉的时候,会莫名其妙出现幻觉。

    幻觉中,貌似有一个死神般的人朝他挥手。

    这倒不是让他感到害怕的存在,真正让他感觉害怕的,是这名存在于他幻觉中的垂死之人,居然口口声声,说自己就是唐烧香,而且,这人还是一名遭到千刀万剐,血肉模糊的人,自称——是未来的唐烧香。

    “可否……可否再多待片刻?”唐烧香语气略显惶促道。

    盘髻女微微偏过身,神色稍有疑惑,低声试问道:“还有什么事么?”

    唐烧香在心中整理了一下自己想表达的意思,然后瞅着衣装极致简单,身段柔曼,姿容婉媚的盘髻女道:“我还没到过小乌陀罗镇,只怕走错了路,误了时间。”

    盘髻女表情微怔,猜准了狂龙(唐烧香)话中隐含的那一层意思。

    略有沉吟,盘髻女转过身去,玉颊微红,神态有着七八分的矜持,低声道:“既然如此,……那我通过识海替你引路吧。”

    “这!”唐烧香一脸的失落,憾然地摇了摇头,同时出一声无奈的轻叹。

    “我看还是算了吧,我要走了!”

    唐烧香突然道。

    他还挂念着小女孩呢!

    虽说他已经将两名迎宾小姐,和那个小女孩(唐烧香暗自称她为大脚妹),已经被他送到了租界,但是,万一中间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当然,最让他牵挂的,是那个大脚板女孩。

    看上去只有六七岁,模样乖巧十分惹人爱,可就是右脚的脚掌,有成年女子那么大。

    当然,如果这女人长到成年,而右脚不再长大的话,那么她必然是一个称得上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可是,如果她的脚板还继续长,那必然有可能连丈夫都找不到。

    试想,谁想娶这么一个身材畸形的残废为老婆啊!

    除此之外,让唐烧香挂念的,于心不忍的,就是因为他亲眼目睹了小女孩的爷爷,惨死在双胞胎兄弟二人的手中。

    而且,先前他还亲耳听到,小女孩说什么“风云争霸袍”,而且说是她爷爷特地赠送给他的。

    所以他很是纳闷,她爷爷怎会认识我?

    难道他爷爷,是个能后推测前身后事的隐世高人不成。

    但有一点唐烧香是确认的,那就是小女孩的爷爷,是一个算命先生。

    “你打算到哪去?怎么说走就走?”

    盘髻女一脸疑惑道。

    因为在她看来,狂龙应该已经被自己的魅力深深吸引住了才对啊,怎会说离开自己呢?

    但她转念一想,狂龙必然会说,带自己一块儿走。

    “我打算回去一趟。”唐烧香道。

    他其实也想带盘髻女走,但万一……

    “一个人回去么?”

    “是呀,你家在哪儿,我有时间过去看你。”

    “过去看我?这怎么可能?我是偷偷跑下来的,我的家乡,战火不断,我是瞒着爹娘,跑下来的。”盘髻女道,

    “跑下来?从哪儿跑下来的?”唐烧香一脸好奇道。

    “你猜?”盘髻女故作俏皮地道。

    “唐烧香摇了摇头。”

    这时,盘髻女微微转身,面朝着天空,指着苍茫的天空,一颗孤立的星辰道:“喏,就是从哪儿跑下来的。”

    唐烧香循着盘髻女指的方向一瞧,一愣,道:“什么,从哪儿跑下来的?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信不信由你!”盘髻女道。

    “那你是怎么逃下来的?”唐烧香问道。

    “乘坐太古悬浮艨艟啊?难道很奇怪么?我们现在这个地方,不就是凡天境么?我们现在不就是天上么?如果说我们这凡天境称得上是第一重天的话,那么我们那个地方,就称得上是第二重天。”盘髻女道。

    “第二重天。瞎扯!”唐烧香不以为然道,沉吟一会儿,问道,“那你那个太古悬浮艨艟呢?在哪儿?”

    “借给天孓宗了!”盘髻女道。

    “借给天孓宗了?那他们打算什么时候归还?”唐烧香道。

    盘髻女无奈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咳!我已经向他们要过很多次了,可是,他们就是没给我确切答复。”

    闻言,唐烧香暗自一笑。

    盘髻女所说的太古悬浮艨艟,应当就是被自己在仙蛇岛那个地方夺走,悄悄到未来世界交易掉的那艘吧,貌似整个天孓宗,也就只有那一艘了。

    不,应当还有几艘,唐烧香记得刚刚来凡天境,天孓宗时,就看到了几艘。

    而且,那些太古悬浮艨艟,都是天孓宗***在使用。

    唐烧香猜测,那些太古悬浮艨艟都是天孓宗购买的,或者租来的。

    “要么,带我上去看看如何?”唐烧香望着天际的星辰,道。

    “咳!这么高,这么远,没有太古悬浮艨艟,即便是天孓宗的长老,也未必过得去啊!”盘髻女道。

    “怎么,那颗星辰上空的大气层,环境很恶劣么?”唐烧香问道。

    “当然!如果有太古悬浮艨艟,就能通过结界罩,闯过去,不然的话,不是被烧死,就是被活活压迫而死!”盘髻女道。

    “没关系,我现在可以满足你的梦想,只要你愿带***,我现在就送你回去。”唐烧香道。

    “真的么?”盘髻女仔细打量了一眼唐烧香。

    此刻的唐烧香,是自己的第二身相——狂龙——脸庞上端,覆着一层瑰丽而神秘的纹彩,看上去,极富神秘与传奇色彩。

    所以,现在的唐烧香,是英英玉立,凤姿龙表,十分让盘髻女动心的存在,如果狂龙愿意跟着自己回老家,她当然是求之不得,只不过,她希望知道狂龙的真实身份,不然,以如此神秘的面孔,去见自己的爹娘,就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即便狂龙看上去十分俊朗……

    “当然!不过,在我答应你去之前,你也得答应我一个要求。”盘髻女道。

    “什么要求。”唐烧香微微一愣,问道。

    “那就是,让我知道你是谁?”盘髻女道。

    “呃……”

    唐烧香欲言又止。

    就在这时,从树林的暗处,突然传来一个人的断喝声。接着,一个白影闯了进来,满身是血。

    盘髻女循声回头一望,大惊失色。

    因为从暗处走来的这人,赫然跟眼前的狂龙,几乎一模一样,脸上都覆着一层神秘而瑰丽的纹彩,身上穿着也都十分相似。

    “你们……你们二人……究竟谁是真正的狂龙?”盘髻女一头雾水,一脸慌张道。

    那个浑身是血的白衣人,道:“我……我才是真正的狂龙,你面前的是假的。他杀了很多北荒冰凰族盟旗下***,以及天孓宗***,甚至,还杀了你的……6云。”

    “什么?6云不是被唐烧香所杀么?关狂龙什么事?”盘髻女一脸疑惑道。

    “总之,你对面的这个人,是假的,我才是真正的狂龙,赶紧跟我走吧!”白衣人伸出手来,就要抓盘髻女。

    盘髻女见白衣人这等模样,问道:“那你究竟是谁?”

    “我才是刚才一直跟你谈心的那个,咱们情投意合,可谓是天造一对地设一双,可是,你对面这人,趁你吹奏时,趁我听得入迷时,居然偷偷摸摸,给了我一刀,那人实在太狠,太残忍,你居然跟他……哈哈哈哈。”

    盘髻女一听,大惊失色,时而望着跟前的唐烧香,时而又望着满身是血的白衣人,摇着头道:“你们俩,究竟谁才是真正的狂龙?”

    “我是真的。”浑身是血的白衣人,道。

    唐烧香则是默不作声,一会儿后,道:“你想当狂龙就当好了,可是,你不该假扮他人身份,毁我个人声誉!”

    “毁你个人声誉?哈哈哈哈,你问问,这个***,我究竟有没有毁你个人声誉?”白衣人道。

    盘髻女似乎什么都明白了,唐烧香确实趁人之危——趁着她吹奏,白衣人听得入迷时,动手捅了白衣人一刀。

    想到这里,盘髻女无奈地直摇头,道:“我明白了,什么都明白了,我知道谁是真正的狂龙,谁才是刚才跟我一起谈心的人,不过,你们二人都令我失望了,我寄希望真正的狂龙,能够对我痴心,又希望他不要作出如此卑鄙的事来!”

    话音一落,盘髻女转身便走。

    那名白衣人,此刻面色一怒,朝着唐烧香猛地一拳轰来:“是你,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背后捅刀子,为什么要假扮我狂龙,谁毁了谁的名誉,啊?”

    面对朝着自己轰来的一掌,唐烧香侧身一闪,道:“如果你真的没有毁我个人名誉的话,那好,我可以放你一马,不过,我仍然要告诉你一声,从今以后,不要装扮成我的样子,不然……”

    说话间,唐烧香手腕一扭,此刻被他抓在手中的白衣人的手腕,立刻便是出咔嚓一声响。

    “啊!”

    白衣人出一声惨叫。

    白衣人早已被唐烧香弄伤,这一下,就痛得昏了过去,而且,就顺势晕倒在了唐烧香的怀抱里。

    很显然,白衣人是戴着人皮面具化装成了唐烧香的第二身相。

    然而,当唐烧香一把掀掉白衣人的人皮面具时,大吃一惊……(未完待续。)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