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615章 冤家碰头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15章 冤家碰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居然是北方孓笑!”

    见到眼前这名俏立的女人,唐烧香顿时浑身一震。???  

    北方孓笑是何许人也?

    她可是唐烧香的老对头了,早在租界大唐东游门直系斗院时,她就跟唐烧香势不两立了。

    她是北荒冰凰族盟前盟主之子,原本是个模样十分阴柔而清秀的少年,但是在与唐烧香对决过程中,被唐烧香一脚踹下了悬崖。

    后来在谷底遭到神秘门派的伤害,面目全非,不得不在她亲爹的建议下,***《太衍易形经》部|本衍童子功,由少年变成了美少女。

    当然,在这之前,她已经失去了做男人的“根本”了。

    因为在他跟唐烧香终极决斗前的某一天夜晚,也就是她第一次来到租界时,晚上滥杀无辜,被唐烧香一脚踢飞,撞在了一根粗大的柱子上,就这样,男人的那个,一下子就没了。

    所以,当她后来被唐烧香一脚踢下悬崖后,被神秘门派弄伤得面目全非时,不得不答应了她爹的建议,******转变了性别。

    也正是因为转变了性别,她的性格,也渐渐在转变了。

    本来,她在刚刚“变身”的那一段时间,她急于得到唐烧香体内的神秘元气,以便能够尽快提升自己的修为,到时候再将性别转变过来,但这期间,唐烧香从租界悄悄溜到修真界来了。

    她因为长期没能够吃到用高精纯度元气炼制的丹药,致使她的性格,慢慢由男性心理变为了女性心理特征。

    到现在,她几乎已经不愿再便会原来的男儿身了。

    不过,她还是“念念不忘”将其由男儿身变成女儿身的唐烧香,一半仇恨,一般美妙的男女之情。‘

    这一切都因为,她知道了唐烧香在过去一年来,被人无数次追杀,无数次从死里逃生的惊险而艰辛的过程,所以,她渐渐对唐烧香也有着几分敬佩了。

    当然,她还是想要杀死唐烧香的,因为无论怎样,唐烧香严重损害了她的自尊,因为她毕竟不是一个天生的女人,而是后天***来的,外界也都

    有着各种各样的关于她为何要变身的流言,所以,在过去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她几乎是外界的诽议中度过的。

    至于她的修为嘛,目前跟唐烧香差不了多少,毕竟唐烧香自从成了黑塔托的***后,***了几门了不得的武技,加上他丹田内有来自大黑山南麓天泉池北岸那块奇石内的高精纯度真气,所以***度是很快的。

    也正是因为二人当前的修为差不多,所以,先前唐烧香化回自己的第二身相,这才成功地将假狂龙,捅了一刀。

    现在想来,唐烧香有些后悔了,早知道是这个可怜的冤家,他顶多只会点点他的睡穴或者昏穴,而不会下手如此之重。而且这北方孓笑

    ,也确实长得很不错。

    不过,想到她之前是个男儿身,唐烧香还是觉得怪尴尬的。

    见到北方孓笑伤得不轻,奄奄一息的样子,唐烧香赶紧一拍储物袋,探手一挥间,抓住了从中飞逸而出的一颗化形丹,一颗上古级化形丹,喂给了北方孓笑吃。

    不一会儿,北方孓笑便是醒了过来,伤口也很快康愈了。

    见到真的狂龙,而且狂龙还抱着自己,并且还喂给了自己上古级化形丹,此刻的北方孓笑,百感交集,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我见你长得漂亮。所以才救。”唐烧香道。此刻的他,是自己的第二身相——狂龙——的模样,脸庞白皙,而且上半个脸庞,覆着一层瑰丽而玄奇的纹彩,看上去极富传奇色彩。

    哪知,北方孓笑听到唐烧香(狂龙)说自己漂亮的话后,却是眼眸儿一瞪,心头涌上一股酸酸的味道。

    很显然,当她听到别人说自己漂亮时,则表明自己越来越像是一个女人,虽说她也希望自己越漂亮越好,但是,她也是希望有朝一日变回原来的那个他的。

    因为现在的她,必须忍受别人的流言蜚语,这让她有些崩溃,她像正常地面见世人,而不是时时刻刻要回避世人的目光,她感到很累,与其整天被人指指点点,还不如返回自己正常的身份和面貌。

    总之,此刻的她,心理是很纠结,是很复杂的,因为自从***了《太衍易形经》部|本衍童子功后,现在的她,却是看上去十分阴柔,十分漂亮。

    以至于,假如她是原来的自己,是一个男人的话,看到这样美妙的女子,一定会魂不守舍的,也就是说,她现在都已经开始自恋了。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假扮我的身份?”此刻的唐烧香,收敛住心头的一丝慌乱,问道。

    因为北方孓笑此刻看上去确实太漂亮了。

    “因为……”北方孓笑欲言又止。而这时,身边的盘髻女听到二人间的话后,真是哭笑不得,不过很快她便是露出了愤怒的表情。

    先前跟自己卿卿我我,谈的如此深入的所谓狂龙,居然是假的,而且还是一名***假扮的,这让她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讽刺,莫大的欺骗。

    “我想问你,你为什么要假扮狂龙,欺骗我?我也是女人,你也是女人,难道你是个……”

    盘髻女怒不可遏,斥责道。但话到一半,她欲言又止,因为北方孓笑刚才看上去伤势很重,浑身是血,她是出于不忍心,所以才……

    “对不起,我也是迫不得已。”北方孓笑无奈地道。

    要知道,现在的她,虽然已经***成了女儿身,但是,有时候,内心的挣扎,又让她时不时地想返回原来的模样,也就是男儿身,可是,她有十分的纠结,因为她在内心里,居然悄悄喜欢上了神秘人——狂龙。

    所以,她早就决定假扮狂龙了,而不是一定要化作狂龙的样子来欺骗盘髻女。

    “好了,好了,别说了,现在你已经别无大碍,赶紧走吧。”盘髻女催促道,“不过,在你走之前,我还得说一声感谢,因为如果不是你,说不定真的狂龙,还未必会现身呢!多谢你了,现在你该走了,赶紧走吧。”

    北方孓笑此刻就被狂龙抱在怀里,而她,此刻感觉很是尴尬,当然,也有些享受,因为狂龙确实是她当前最为眷恋的人了。

    “随我走吧。”此刻的唐烧香(狂龙),对北方孓笑道。

    他觉得北方孓笑真的很可怜,真的很美,他打算帮助北方孓笑提升修为,实现她自己的理想。

    当然,唐烧香之所以这么做,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北方孓笑没有觉他的真实身份——狂龙即是唐烧香,唐烧香就是狂龙。

    然而,就在唐烧香以为北方孓笑不知道他跟狂龙二人间的关系时,北方孓笑的一句话,突然让得唐烧香浑身一震。

    “我想问你一件事?”北方孓笑望着唐烧香(狂龙)的眼神,复杂地道。其中蕴藏着期待,似乎又希望是另外一种结果——希望狂龙不是唐烧香,不然,她会很痛苦的。

    “什么事,问吧?”此刻的唐烧香,已经隐隐猜想到了什么,说实话,他此刻的心情也很纠结,寄希望告诉别人狂龙的真实身份,又担心一旦北方孓笑知道他就是狂龙后,会将仇恨倾泻在自己身上。

    这样一来,怀中的美人,必然会离自己而去。

    唐烧香承认,他的内心世界,不像***男人那么坑脏,就是纯粹的喜欢而已,他承认现在的北方孓笑很美很美,但只是一种纯洁的想法。

    “我想知道,你认不认识唐烧香那个人?”北方孓笑道。说话间,眼神死死盯着唐烧香(狂龙),想从他的微妙神态反应中,捕捉到一丝蛛丝马迹。

    “认识!”唐烧香(狂龙)干脆道。

    “那……你跟他关系很好么?”北方孓笑继续道。

    “关系很好!”唐烧香(狂龙)答道。

    “可是,唐烧香那个人,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而你,却是他的好友,现在你提出要我跟你走,这……恐怕不妥吧。”北方孓笑道。

    “这……”唐烧香欲言又止,他真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妥善的办法,既能让北方孓笑泄心头的怒恨,又希望她不要将过去的仇恨带到现在。

    “无能你答应与否,我都十分支持你。我会抽时间炼制丹药,然后给你服用,以便尽快提升修为。”唐烧香(狂龙)道。

    “丹药?你知道我需要什么品质的丹药嘛?我需要的不是由一般人丹田内的元气炼制的化形丹,而是需要某个人丹田内的元气炼制的化形丹。”

    北方孓笑道。

    唐烧香(狂龙)当然知道北方孓笑话语的意思,她最需要的是自己丹田内的元气炼制的丹药,但是,自己现在是狂龙的模样,北方孓笑只把自己当作是狂龙,而没把他当成唐烧香,所以,北方孓笑还不一定知道自己的丹田内,就一定是高精纯度的元气。

    “谁?”唐烧香(狂龙)故作不知道。

    “我需要的是你的好友唐烧香丹田内的元气,只有他丹田内的元气炼制的丹药,才能让我以疾快的度提升修为,不然……”北方孓笑欲言又止。

    唐烧香觉得机会来了,既然如此,那何不抛弃前嫌,一件泯恩仇呢!

    当他把自己刚才的心里话,说给北方孓笑听时,北方孓笑无奈地笑了笑,道:“倘若是一年前,也就是我跟他无冤无仇时,我到是可以接受,哪怕我是北荒冰凰族盟的前盟主的儿……女儿,我也不会杀他的。”北方孓笑说到“儿子”二字时,余光朝着一边的盘髻女瞟了一眼,赶紧改口说成是女儿。

    不过,此刻的盘髻女一直在旁边吃着醋,因为狂龙可是她的心仪对象,而且,刚才她只当作是狂龙跟自己聊了很久,但现在看到北方孓笑跟真正的狂龙这样亲密,而且狂龙居然还赠送给她一颗价值连城的上古级化形丹,这怎能不让她吃醋。

    而且,狂龙刚才居然亲口对北方孓笑说,让她(北方孓笑)跟着自己走,这让她(盘髻女)按捺不住了。

    “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你是北荒冰凰族盟前盟主的儿子?那么你就是那个北方孓笑了,呵呵……”说到这,盘髻女抿着小嘴,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

    谁都知道北荒冰凰族盟前盟主的儿子北方孓笑已经***成了女儿身,现在居然当面撞见,震惊之余,让她觉得哭笑不得。

    “狂龙,你不会真的要带这个***跟你走吧?”盘髻女戏谑似地道。

    唐烧香(狂龙)闻言,道:“我带她走,只不过是希望她跟我的朋友(唐烧香)能够化干戈为玉帛。”

    “呵呵,真的么?不见得噢,你看,这个***,长得这么俊俏,这么阴柔,如果我是男人,也早就动心了噢。”盘髻女道。

    北方孓笑一听盘髻女如此挖苦自己,当即面色阴沉了下来,很显然,她不喜欢别人拿她的不堪往事来说笑。

    “北方孓笑刚才说了,跟你的朋友有着不共戴天之仇,我看,你是帮不了他们了。”盘髻女道。

    “何以见得?”唐烧香(狂龙)道、

    “因为,北荒冰凰族盟,在十四年前,屠灭了唐烧香的爹娘所在的十二属肖联盟,屠灭了十二大家族,如果换作是我,这个仇恨,也是无法消除的,不然,那就是家族的最大罪过。”盘髻女道。

    唐烧香(狂龙)闻言,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特殊情况有特殊的处理方法,我们家族跟北荒冰凰族盟确实不共戴天,我也不会放弃报仇雪恨的那么一天,不过,我不一定非得与北荒冰凰族盟的每一个后代子孙为敌,因为,当年的杀戮,是父辈们留下的,我们后辈们,需要的是如何尽快消除这个仇恨。”

    “那你打算如何消除。二人结婚,我的意思是说,你将你的朋友(唐烧香)介绍给她?然后,让二人同归于好,甚至……”盘髻女不以为然道。

    唐烧香(狂龙)摇了摇头,道:“我说的解决,不一定要将复仇对象放在下一代上,甚至还有可能我们后代之间,做正常朋友,但是,当我的实力达到一定境界后,我会找当年的幕后黑手,来个了断!”

    “那万一……当年的幕后黑手,就是北方孓笑的爹……”(未完待续。)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