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616章 分别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16章 分别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即便如此,我也不会心慈手软的!”唐烧香面色坚毅道。?? ≠

    血海深仇,不应当留给下一代,但是,他会为爹娘报仇,因为他们家族中,就只剩下他一个了,不然,他或许不会这么选择。

    此刻的北方孓笑一听,怒瞪了一眼,道:“你又不是唐烧香,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很显然,此刻的唐烧香,只差露馅了,因为他现在是以自己的第二身相狂龙的身份,出现在二位女人面前,也就是说,二人都不知道狂龙就是唐烧香,唐烧香就是狂龙。

    “噢!”唐烧香讪讪笑了笑,道,“因为我十分同情我的那位好友,他的遭遇,自然而然成了我心头的一块阴影,我不希望他整日活在痛苦中,真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帮到他。”

    北方孓笑一听,道:“如此看来,你也是打算跟北荒冰凰族盟为敌了?”

    唐烧香笑了笑,道:“不是我狂龙有意跟北荒冰凰族盟为敌,而是北荒冰凰族盟的所作所为,已经背离了天下人的意愿,逆天而行,最终也将会被天下人唾骂,天下人都会视其为人类的公敌。”

    北方孓笑一听,显然不高兴了。

    她可是北荒冰凰族盟前盟主的儿子,虽说对北荒冰凰族盟的所作所为,她也很是反感,但毕竟是生养自己的地方,怎能忍心看到全世界的人,朝着自己的家族动攻击呢!

    “我也想告诉你一句话,如果有谁想动我爹娘,我北方孓笑,也将跟他势不两立。”说话间,北方孓笑突然立了起来,瞪着狂龙和盘髻女道。

    唐烧香(狂龙)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你的选择没有错,我的选择也没有错,到时候,就看具体情况吧。噢,对了,接下来,你们打算去哪里啊?”

    盘髻女闻言,道:“你不是说,想北方孓笑跟你么?那你问她呀。”

    北方孓笑闻言,道:“谁愿意跟他走,你想跟他,你就跟,别把我给扯上。”

    “你长得这么漂亮,他当然是希望你跟着他了。”盘髻女翻了翻白眼,吃醋道。

    “哼!”北方孓笑娇嗔地怒哼一声,昂挺胸,朝着一条小路,慢步行去。、

    唐烧香(狂龙)看了看她的背影,知道她之所以行走的这么慢,无非是想自己劝留她。

    但是,经过刚才一翻对话,他觉得还是算了吧,担心二人之间,还真就生出感情了,到时候不好收场。

    当然,此刻的北方孓笑,心头也是焦急得很,只要此刻狂龙叫她一声,她立马就会顿足,然而,令她失望的是,狂龙却没有这么做。

    就这样,北方孓笑气呼呼地,越走越远,最终施展驭气飞行术,朝着天孓宗方向,飘逸而去。

    “我在天孓宗逛逛,你们有时间,可以去那找我!”

    随着北方孓笑逐渐飘远的身影,她在虚空中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

    见到自己的冤家北方孓笑已经离开,唐烧香(狂龙)此刻也打算离开。不过,他离开不是为了找北方孓笑,而是为了去见大脚板小女孩,以及那两名迎宾小姐。

    念及至此,唐烧香转过身去,迈开了步伐。

    然而,他突然间停下了,转过身来,目光一扫,望着同样已经转身而去的盘髻女。

    他觉,盘髻女此刻一脸失落。

    因为原本北方孓笑假扮狂龙正在跟盘髻女谈情说爱,如果不是自己赶到,盘髻女现在应当处于甜蜜幸福中。

    更关键的是,盘髻女是在跟“狂龙”谈,而她并不知道狂龙是北方孓笑假扮的。

    现在真的狂龙要弃她而去,她怎能不绝望呢?

    谁才会是最终的受害者呢?

    唐烧香真的不想再伤害***人,因为他觉这其中必有缘由,而且能够从盘髻女口中得到很多自己想要的信息。

    “可否……可否再多待片刻?”唐烧香语气略显惶促道。

    盘髻女微微偏过身,神色稍有疑惑,低声试问道:“还有什么事么?”

    唐烧香在心中整理了一下自己想表达的意思,然后瞅着衣装极致简单,身段柔曼,姿容婉媚的盘髻女道:“我还没到过小乌陀罗镇,只怕走错了路,误了时间。”

    盘髻女表情微怔,猜准了狂龙(唐烧香)话中隐含的那一层意思。

    略有沉吟,盘髻女转过身去,玉颊微红,神态有着七八分的矜持,低声道:“既然如此,……那我通过识海替你引路吧。”

    “这!”唐烧香一脸的失落,憾然地摇了摇头,同时出一声无奈的轻叹。

    盘髻女也没仔细留意唐烧香脸上的神色,而是微微仰头朝着右侧的百丈崖壁巡望了一番,然后指着百米上的一片潮气较重的位置道:“到那个位置看看去吧,或许是个洞穴。”

    唐烧香循着盘髻女手指方向瞅了一眼,现崖壁的中上端位置潮气弥漫,已经形成了一团浓厚的云。崖壁前侧周围的树木,平均高度不足五十米,百米高度,堪称矗立云霄。

    如此高的位置,要攀登上去可不容易。不过,对于像玄云宗这样的“六大名门”(北荒冰凰族盟旗下***宗盟)且***了驭气飞行术的***来说,则不在话下。

    “听说,‘凡天境’的强者,一般都不会选择在万米以下的崖壁石洞***,这个高度,算是最低了吧!”盘髻女扭头朝着唐烧香谐谑地笑了笑。

    唐烧香粗略地估量了一下,以自己目前的真力,和所***的***“夔龙暴步”的特点,以及筋骨的韧度,在不借助任何外物的前提下,垂直腾跳的安全高度,不应过两千米,再高则会损伤筋骨。

    现在有了至尊级宝物鸳鸯绣花鞋自然不在话下。

    垂直腾跳的高度不会低于二百米。百米高度算是轻而易举。

    “我先上去探个路!”言毕,唐烧香瞅着盘髻女,试问道,“你留在此地?”

    天色依旧很深沉,哪怕巨大的“月轮”辉耀出明灿灿的光辉,照得整个大地恍如白昼,但密林内却不见得有多么的光亮。

    虫豸闹啾个没完没了,偶尔能闻见一两声兽吼,时而吹来一股凉飕飕的风,冷得整个人脊骨颤。两个人还好,若是一个人,内心的惶恐那是不言而喻的。

    “还是……一起上去吧!”盘髻女略微胆怯道。

    “嗯,蔓藤就由我替你拿着吧!”唐烧香建议道。盘髻女点头同意,将蔓藤交给了唐烧香,而后,二人同时运转***,并心有默契,由盘髻女先行出。

    神色谨肃,双目微闭,修长的***贴靠在一起,盘髻女凝神聚气,指掐印决,***悄然运转。片晌便在体内开辟出一片虚空,虚空内真气极运转,威压越来越高。

    印决转换间,双眸一睁,一股高度凝聚且劲猛旋转之真气,陡然冲破躯体之束缚,在体外形成一个包裹躯身的极淡光柱。

    光柱内,束缚着一股劲猛旋转的真气,分秒之内,其度足够快,产生的升力足够大,配合正确的肢体动作,迅即便将整个人带离地面。

    劲猛旋动的气流在耳畔飕飕作响。唿喇喇的,盘髻女那柔曼的娇躯便是朝着头顶旋飞而上,双腿犹如绞合在一起的两片风叶,旋升间,地上的草叶紧咬着脚掌卷飞而起。

    瞅着盘髻女曼妙的身姿,唐烧香暗暗感叹:假若对方著一身裙装,那“舞”动的身姿,定将更加好看。不过,他更喜欢对方现在这身打扮,除了********,便再也没有别的了。跟她靠近的每一分钟,内心的**都没有息停过,他甚至幻想过将其按倒,然后尽情泄一番**

    臆想一番后,唐烧香将蔓藤咬在齿间,然后指掐印决,暗自运转***,将真气从丹田引出,灌入躯体下盘中由几个强韧的上位穴府所临时组建而成的“下盘上位虚空”。随着穴府威压迅猛增大,印决转换间,真气冲破上位穴府,经由下盘中位穴府,直接洪涌而至地面与下盘之间的“下盘下位虚空”,迅即猛然***,虽是不闻丝毫声响,但强大的真气推进力,和白袍对真力的牵制力,使得躯身瞬然间便被一股极强的内劲推入高空。

    此时,盘髻女正站在崖壁上的一条逼仄的“栈道”上,只手抓住崖缝草,等待间,见得狂龙(唐烧香)从地面俯冲而至,并主动向她伸出了一只手,她便抿笑着抓住了唐烧香衔在嘴间的蔓藤,将其低上冲的身子从高空抓扯了下来,唐烧香立刻倒转而下……

    他的身子悬在栈道外,双脚朝下,嘴上依然咬着蔓藤,被盘髻女提了上去。同时闻得她一声惊诧:“哎呀,你的身子怎么瞬间这么轻呀?”一双充满疑惑的眼眸,好奇地在唐烧香身上的那件轻盈飘逸的白袍上打量着。

    唐烧香嘴衔蔓藤讪讪笑了笑,打算留给盘髻女自个儿猜测。

    对方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心性敏感的盘髻女顿然变容,觉得有失颜面,但对方嘴衔蔓藤,似乎还真不便开口说话,故而最终将脸上的不悦收敛。然后,便一语不地在前方带路,领着唐烧香朝着二人左侧的崖壁方向小心挪去。

    一般像崖壁这样特殊的地方,都被修士看作理想的修行之地,故而有可能在上面寻找到人活动过的痕迹。

    果不其然,崖壁上面便有模模糊糊的貌似人为留下的刻痕,顺着这些刻痕,他们来到了崖壁左侧潮气浓度最大的地方。这些潮气是顺着崖壁内部的裂缝溢涌上来,在出口位置周围,再人为凿一个洞,便成了最简单的***之所。

    拔开浓浓的雾气,终于见到了一个很隐蔽的洞口。正打算闯入,却是隐隐听到从洞穴里面传出淡冷的声音:“有人!”

    盘髻女大吃一惊,脸颊当即涌出一抹晕红,侧身对唐烧香道:“临近修士题名盛典,很多***都选择到远离喧嚣,环境清幽的高山洞府或岩穴***,即便是摩天门诸位长老也不例外,所以,周围的岩洞可能都已经被事先占领了。”

    唐烧香大为失望,但又不想失去与盘髻女“独处一室”的大好时机,故而建议道:“咱们再找找看,一定能找到更好的地方。”

    玉颊微红,盘髻女略微疑惑地点了下头。

    二人站在逼仄的“栈道”上,朝崖壁前侧的远方巡望了一眼,见得东面四五百米开处有一座矮山,跟目前这面岩壁的海拔高度差不多。山的上端也是潮气弥漫,凭经验,那里有岩洞。

    指掐印决,凝聚真气,尔后脚尖在栈道上轻轻一点,一道曼妙的身影,朝着四五百米开外的矮山,驭气飘飞而去。

    见得盘髻女朝着目标飞去,唐烧香也紧跟着运转***,从百米高的岩壁栈道飘飞而下,待得落到延绵至天际的树冠上,控制真力爆力道,脚掌在突的树冠上连连直踏,衣袂猎猎,风袖翩翩,鬓飞扬,朝着目标奔逸而去。

    脚踏鸳鸯绣花鞋,唐烧香连连感叹这感觉的神奇,竟然让他的躯体轻若风鸢。而且,衣袍飘飘,如同飞燕。

    如果将其脱下,定然不可能以如此轻快的步伐在树冠上踏行。

    数十秒钟的时间,二人来到了矮山前,盘髻女直接闯入了云层,唐烧香在距离矮山数十米开外,脚踏一块突的岩石,借助“夔龙暴步”爆的内劲,斜刺里往上冲了近百米,落到盘髻女边侧的岩壁上,随后,二人朝着潮气喷涌,草叶繁茂的壁面挪去。

    拔开草叶,二人的脸上刚露出喜色,却是闻见从里面传出淡冷的声音:“有人!”

    一抹红晕瞬时在盘髻女的面颊浮漾开来,尴尬地转过身去,盘髻女一脸羞愧地瞅着唐烧香,无奈道:“怎么办,还是有人?”

    “再找找看,定能找到理想的场地。”唐烧香无奈地耸了一下肩,只手拿着蔓藤,瞅着盘髻女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道。

    “可是,我体内的真气已经不够了!”盘髻女柳眉微蹙,神色愁虑道。(未完待续。)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