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血诡世界 > 第六百六十五章 出手救亲

血诡世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百六十五章 出手救亲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就算是风俗比较好的地方,也不会为了家人以外的人哭泣。

    “这——!”两位老者顿时也犯了难,作为小村庄,他们怎么可能请的动大势力帮忙?人家理都不会理你。

    陆晨见到这一幕,越加肯定自己的想法,他不再迟疑,径直分开人群走进去。

    “嗯?”

    “唉?”

    ……

    四周的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有个穿老皮袄的男人出现在这里,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陆晨在大家讶异的眼神下,直接来到老头的面前,轻声道:“陆正岳?”

    “嗯,你是……?”老头本能的点头,这简单三个字却犹如炸雷,瞬间让陆晨激动起来!真的是他们,父母还活着!还活着!

    自己的至亲,这么多年过去在残酷的本宇竟然还活着……!

    他心中激动的想要将这一切告诉爷爷,可惜,已经没办法,但至少跪在老人家坟前诉说一下也是好的。

    陆晨禁不住想要咆哮,向天咆哮!但长期的磨炼与经历,还是让他将一切情绪压在心底。

    “咳!”陆晨轻轻咳嗽了一声,靠近过来,附耳低声道:“我是华夏来的。”

    他没有立即透露自己的身份,首先,这村子的情况他并不知晓,可以肯定,不是所有人都是华夏人。

    另外,这是自己的爹,那么里面的人是谁就不言自明了。那是自己的亲妹妹!如今受了重伤,生命垂危,还是先将她治好再说。

    陆晨的话仿佛闷雷,把老头吓了一跳!他连续后退书步,嘴巴不停颤抖,不敢相信。

    四周***人不知道怎么回事,纷纷警惕起来,将陆晨包围。

    “你是什么人?”

    “想干什么!”

    “大胆,你怎么混进来的!”

    ……

    大家立即警惕,咆哮喝问起来,同时摆开架势,稍有不对,便能发动***。

    这些人性格彪悍好斗,一有不对,绝对可以立即反应,犹如群狼。

    “都住手!”陆正岳伸手,阻止了众人,他颤巍巍的探声问道:“请问您贵姓?”

    陆晨微笑,摇了摇头,指着里面说:“我们还是先救人吧。”

    “您有办法?”陆正岳略带惊喜的询问,不知道为什么,他看陆晨总有股亲切感。但毕竟是陌生人,四周的人皆持抗拒态度,旁边两名年轻人看着最甚。

    “陆老哥,此人来历不明……”

    “是啊……千万不能让他胡来!”

    众人相继表示反对,甚至有所敌视。

    “不让我来,难道你们有什么***办法?”陆晨微笑应对,没有表现出什么敌意,这几个老头,看来应该都是当年进入血洞的科学家。

    但他的话却也把人们反对的意见给生生堵了回去。

    陆正岳再次看向陆晨,直白的用汉语问道:“朋友既然说自己来自华夏?那么请问你来自华夏什么地方?”

    他没有避讳,想来四周的人值得其信任,而这话也瞬间让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都是村里人,事实上是知道此地老人的一些事的,华夏语也听的相当明白。

    两名反对的老头也倏然而惊,皆瞪着眼睛看过来。

    每个人看向陆晨的眼神都发生改变,尤其那几名老人,听后纷纷激动的浑身颤抖。

    “重安市。”陆晨径直说道,他看了眼自己的父亲,经历短暂的安静后,他毫不迟疑,迈步走进屋子。

    ***人愣了一秒后,不及多想,也赶紧跟了进来。

    陈映柔以及数人正围坐在陆萱萱的身旁,她腹部的纱布俨然已经被换过一遍,重新包扎敷药。

    只是伤势太重,正处于昏迷中。

    陈映柔眼睛已经哭的发肿,却不敢出声,生怕打扰到女儿。

    陆晨以及身后众人的出现,立刻让她们站起来,脸上露出疑惑以及期待之色,以为这是村里人自城里请来的高手。

    “您是……”一名老太太轻声问,语气平和客气。

    “嘘……”陆晨伸出手指,示意大家安静。

    他直接坐在陆萱萱的身旁,轻轻坐下,握住其手腕,闭目探查。

    瞬间,妹妹的伤势清晰的映入脑海。

    “嘶……”陆晨眉头微蹙,这个动作,将屋内所有人吓了一跳。

    陈正岳焦急的询问:“怎么样?有办法么?”

    陆晨没说话,他轻轻吐了口气,问道:“她是被什么怪物弄伤的?”

    “黑树蟒咬的。”旁边一名壮硕男子焦急应道,此人肌肉结实,有点黝黑,看起来很是干练。

    “难道不知道那东西有毒?”陆晨神色严肃,对他来说,妹妹的伤势还是次要,但对方身体里的毒素,眼前这些人却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对于在野外生存的武者来说,这是天大的失误!

    “啊——?”所有人皆瞪圆眼睛,刚刚那黝黑壮硕的男子连退两步,低吼道:“有毒的黑树莽?不可能,几千条也不会有一条……”

    他看着陆晨那严肃的表情,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有些底气不足。

    黑树莽的毒,无人能解,那,可是至毒之物,能在身体里潜伏数天,虽然不会立即毒发,可一旦爆发,受伤者会相当凄惨,痛苦至极。

    安静,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仿佛在给陆萱萱送行一般,眼眸之中,充斥着极致的悲哀……

    “咕咚!”陈映柔一下跪在地上,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痛苦,她哀声哭喊起来。

    “这位前辈,无论如何也要救救我家萱萱……我就这么一个孩子……求你……”

    陆晨没想到母亲反应如此激烈,他自幼从未感受过父爱母爱,因此没有预料,此刻,才算是初步了解。

    见母亲跪在自己面前,他心中一阵酸楚,赶紧将其扶起,眼眶发红道:“你不是一个孩子,你还有个儿子。”

    “啊?”陆正岳与陈映柔二人皆傻了眼,自己的事情,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怎么这年轻人什么都清楚?

    加上之前他说自己从重安市而来,陆正岳突然身体一抖,意识到了什么,女儿伤重,他刚刚来不及询问,此刻,瞬间联想到对方很可能认识自己的儿子!

    
血诡世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