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634章 谁谁喜欢谁?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34章 谁谁喜欢谁?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寻找谁啊?龙释子?就是那个亲自下毒想毒死自己亲兄弟的龙释子?你救他干嘛?”唐烧香一脸鄙夷道。??   

    “我救他是因为不想晚上在梦里梦见他,你明白了吗?别在哪里瞎猜来猜去。我看你这婆婆妈妈的乡巴佬,就有些来气。”黑咤莲气哼哼地道。

    “什么,你骂我乡巴佬?那你是什么?小……小尼姑。”唐烧香抹了下自己的鼻子,毫不示弱道。

    “你说什么?谁是尼姑?你那未过门儿的妻子才是尼姑呢。”黑咤莲神神秘秘地道。

    “什么?未过门儿的妻子?谁啊?”唐烧香道。

    “呵呵。难道你忘了,第一次随你一同前往我们山丞国的还有谁?”说话间,鹤莲童子亮晶晶的水灵大眸子,朝着暗处一个角度一扫,见到一个姿色柔弱,身材曼妙窈窕、素雅高贵的女子身影。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第一次跟唐烧香前往山丞国的嫦厢月,也就是十二属肖联盟的兔属血脉传承***的后代嫦厢月。

    唐烧香目光随着黑咤莲那水灵灵的大眸子,扫向暗处的角落,见到嫦厢月的那刻起,百感交集。

    “厢月!”唐烧香不解思索地,也不顾男女素手不清这个古训,便是直接冲了过去,竟然不知害羞地直接拉住了嫦厢月的手。

    此嫦厢月,其实只是真正的嫦厢月的一套***来的完整气势,嫦厢月的真身,已经回到了小千世界大唐圣域。

    眼下这个嫦厢月,跟真的一模一样,虽是真身的一套完整气势,却能与真身同步交流。

    只不过,令唐烧香稍感意外与震惊的是,当他拉住嫦厢月的手时,嫦厢月竟然将手一缩。

    唐烧香眸光微微一抬,这才骇然的现,嫦厢月的头上,戴着一顶帽子,这是出家的行头。

    也就是说,嫦厢月已经遁入空门了。

    “厢月,你只是何意?”见到嫦厢月一副不食人间香火的样子,唐烧香焦急道。

    这就这时,黑咤莲神色有些慌张地赶了过来,盯着唐烧香再次抓向嫦厢月玉臂的双手,道:“唐烧香……这们这是要干嘛……人家都已经出家了,你还……缠着人家?”

    “你不是答应过我,不出家的么?”唐烧香道。

    “是你自己让她等得太久了,伤心了,绝望了,所以,她才选择了出家,懂不?”黑咤莲道。

    “可……才多长时间。还不到一年。一年都等不起吗?”唐烧香疑惑道。

    “一年!谁知道一年后你会怎么样啊?谁知道你今天会来山丞国啊!”黑咤莲呵斥道。

    随后又道:“人家是担心你出意外,所以遁入空门,然后每天替你求佛念经,还不是希望你平安无事的回来。要知道,你一个人把整个北荒冰凰族盟的人都得罪了,人家以为你肯定是回不来了,绝望之下,才选择了走这条路。你应当感谢人家才对呢。”

    “感谢?哼。”唐烧香心头也有些绝望了,“要知道现在,我就不会拼死拼活地去做着做那了,还不如被人杀了算了。”

    “好了好了,这些晦气的话就别说了,你还有一丝希望。”黑咤莲撇了撇小嘴儿,突然一副气鼓鼓的样子道。

    “什么有一丝希望?”唐烧香一副疑惑的表情。

    “只要你亲口对她说,我……我……哎呀……就是说那三个字啦!”黑咤莲俏脸红晕道。

    “说哪三个字?噢,我明白了。”唐烧香忽然一个激灵,恍然大悟,心头突然浮现一抹曙光,道,“就是……哪三个字?”

    说到这,唐烧香竟然故意装作不知道,对黑咤莲道:“哪三个字?”

    黑咤莲一听,俏脸羞得红扑扑的,呵道:“我怎么知道嘛!”

    “嘿嘿!”看着黑咤莲那稚嫩而娇嗔的样子,唐烧香就觉得她十分十分的可爱,故意装作不知道。

    见唐烧香一副***的样子,黑咤莲似乎也不知道他是装出来的,红着俏脸,贴在唐烧香的耳畔,悄悄道:“就是……就是那三个字。”

    “哪三个字啊?”唐烧香还是故意装作不知。

    “不知道就算了,我才不说呢。告诉你,我也早就遁入空门了,那三个字,也不会说出口的,呵呵。”黑咤莲俏皮精灵地道。

    唐烧香撇了撇嘴,目光再次转向嫦厢月。

    正欲贴着其耳畔,将那三个字说出口,然而就在这时,唐烧香表情还是凝住了:“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纸,现在的她,已经遁入空门,如果我说出那三个字,结果却根本不能走到一起,那岂不是,天都要塌下来。”

    想到最终的后果,唐烧香浑身都冒出一股冷汗,

    他什么都不怕,连死都不怕,可就怕在阴沟里翻船,俗话说,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这句包含着教训意义的古训,还是应当铭记在心的。

    毕竟,对方已经遁入了空门,而且嫦厢月的性格他最了解,不是那种随便地女子,不可能今天遁入空门,明天就还俗。

    而如果不还俗,嫦厢月是绝对不会跟着自己走的、

    而自己也不会跟她一样,遁入空门。

    想到这里,唐烧香闭着眼眸,朝天冥想了一阵,终究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嘿。你傻了,赶紧说啊。”黑咤莲在一旁,小声提醒唐烧香道。

    “她已经遁入了空门,现在说,太晚了。”唐烧香道。

    “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你还有最后一丝希望么?”

    黑咤莲白了唐烧香一眼,道。

    “什么希望?”唐烧香疑惑道,“她毕竟已经遁入了空门。我还能有什么希望。”

    “难道你没看到人家戴着一顶帽子嘛?”黑咤莲道。

    “那又怎么了?”唐烧香惊惑道。

    “人家头还留着呢,是俗家***。还俗就更容易了。”黑咤莲道。

    唐烧香闻言,目光再次转移到嫦厢月头上,隐隐还能看到梳理得一丝不苟的青丝,顿时心头暗喜,抓住嫦厢月的玉臂,激动道:“我回来了,以后,咱们可以一起到天下各处巡游了。包括小千世界的大唐圣域。”

    嫦厢月闻言,嗔瞪了黑咤莲一眼,俏脸立刻浮上一抹红晕。

    “不如,咱们到小千世界的大唐圣域去看看吧。”唐烧香道。

    “小千世界的大唐圣域?”嫦厢月闻言,俏脸上当即浮出一抹不悦。

    “怎么了?小千世界大唐圣域可是我们的故乡,想回去看看难道不可以么?”唐烧香道。

    就在这时,黑咤莲突然穿插了进来,瞪着唐烧香道:“可以你个头啊,要是这么容易抵达小千世界大唐圣域,我们早就回去了。还会在这儿跟你见面么?”

    “嘿嘿。”唐烧香闻言,当即笑了起来。

    如果换作以前,如果谁对他说要回小千世界大唐圣域,他在心头一定会骂对方疯子,但现在不然,为什么呢?

    因为他有至尊级法宝传送经书。

    就在这时,唐烧香一拍储物袋,探手一挥间,抓住了飞逸而出的传送经书,道:“有了这个,咱们就能去往任何想去的地方了。”

    见到传送经书的霎那,嫦厢月和黑咤莲面色皆是齐齐一震。

    “你这本经书一样的东西,究竟是什么?”黑咤莲好奇道。

    “你不是战神级护国大将么?怎连这个都不知道?”唐烧香故意卖关子道。

    “谁说我不知道啦。我生平见过的宝贝多着啦,像你这件宝贝这样的,我也见得多着了,见得一多,就给忘了。”说到这,黑咤莲撇了撇嘴,俏脸彤红道。

    “既然如此,你知道这宝贝叫什么名字么?告诉你叫做传送经书。”唐烧香狡黠道。

    “我知道它叫传送经书,我还知道传送阵,水幕传送门,天幕传送阵等等。它们都比你这高级好玩儿多了。”黑咤莲俏皮地道。

    “呵呵呵,中计了吧,不瞒你说,这宝贝啊,是我自己给它取得名。其实我也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儿,所以就自个儿给它取了个比较贴切的名字,哈哈哈。露馅了吧。”唐烧香谐谑道。

    “哼。”黑咤莲一副娇嗔的样子,羞红着小俏脸。哼了一声。

    “你这宝贝,真能带我们到小千世界大唐圣域去么?”黑咤莲疑惑道。

    “当然了。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要不,咱们现在就去,你说怎么样?”唐烧香道。

    “呃呃,好啊,那咱们现在就去吧,去见见那大唐女皇。”黑咤莲古怪精灵地道。

    “嘿嘿。”唐烧香笑道,“我也正有此意。”

    说着,便是将眸光转向了嫦厢月:“厢月,你的意见呢?”

    嫦厢月默不作声。

    “难道,你不想回去?那可是我们的故乡啊?是我们祖辈出生的地方,只有回到那儿,咱们才有地位。才能活得有尊严。他们才会视我们为自家人。”唐烧香道。

    就在这时,一脸忧郁的嫦厢月,终于淡淡开口了:“你应当知道,我不是我本人,而只是我的一套完整气势。”

    “是呀,这有什么不妥的么?”唐烧香疑惑道。

    “虽说我是我的一套完整气势,跟我本人在思想上同步,但毕竟只是一套完整气势,我跟我本人,还是有区别的,换句话说,我跟她之间,已经是各自独立的两个人了。”嫦厢月神色忧郁地道。

    “啊!独立的两个人?这……这也没有什么不好啊,你们可以视对方为自己的双胞胎姐妹啊。”唐烧香道。

    “你说的,我何尝不是没有这样想过,可是,现实让我们可能……别无选择。”嫦厢月道。

    “我不明白的意思。”唐烧香道,

    黑咤莲挠着脑瓜子想了又想,忽然眼眸一亮,道:“呵呵,我明白了,她是担心,她的真身跟她这套完整气势,争抢同一个人阿,呵呵。”

    唐烧香闻之,面色一变:“原来……原来你是这个意思。”

    黑咤莲在一旁打趣道:“恭喜你啦,一个人要有两个啦。”

    唐烧香顿时满脸彤红,觉得这确实有些棘手。

    虽说在这个时代,一夫多妻是很正常的,但是,他对嫦厢月的了解,和对她的感情,都是实在的,他不会娶妻了又纳妾,有一个就够了。

    要知道,他跟嫦厢月可是生死相依的兄弟。

    确切地说,是嫦厢月的真身跟唐烧香同生共死一起努力过,但是,面前的嫦厢月,也就是嫦厢月的一套完整气势,却是拥有同样的记忆,同样的模样,而且对唐烧香同样关切,甚至为了他而遁入空门,每天替其吃斋念佛,这样的恩情,他怎能视而不见呢!

    “那你帮我想个办法,可以么?”唐烧香面露难色,问黑咤莲道。

    “问我?我可帮不了你。要么都别要,要么两个都要。”黑咤莲撇了撇嘴,道。

    就在唐烧香绞尽脑汁时,黑咤莲道:“好了好了,别考虑这么多了,赶紧出吧,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嗯嗯。说的也是。”唐烧香连连点头道,接着,他便是打开了传送经书……

    然而,就在他打开前的一霎那,黑咤莲突然止住了他。

    “怎么啦?”唐烧香疑惑道。

    “就打开这么简单么?你怎么知道最终会到哪儿?你到过小千世界大唐圣域么?”黑咤莲忧虑道。

    唐烧香摇了摇头,道:“没去过,不过,我曾通过‘大唐江山图’看到过大唐圣域的江山一角。这就够了。”

    “真的假的?”黑咤莲一脸好奇与疑惑道。

    “难道我还骗你不成。”唐烧香道,说到这,唐烧香的表情突然间隐隐沉重起来,回忆道,“当时,我就是在那个地方,与嫦厢月的真身分手的,她被北荒冰凰族盟现任盟主之子用大唐江山图给收进了大唐圣域,从此我们各人一方。”

    说到这,旁边的嫦厢月,心头浮出一抹醋意,虽说她是嫦厢月的一套完整气势,且拥有当时的记忆,可是,现在二人毕竟已经拥有了各自独立的思维。现在唐烧香还怀念着嫦厢月的真身,这多少给了她一些压力、

    但她终究没有说出来,毕竟真身跟自己,是有着千丝万缕之联系的,从某种角度上说,就好比同一人。

    此刻的唐烧香,见到没人再提出异议,便是打开了传送经书。(未完待续。)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