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635章 奇迹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35章 奇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咦,到了哪儿?咋我一个人呢?”

    此刻的唐烧香,在打开传送经书后,竟然现到了之前来的一个神秘地方。? ? 

    “这经书,忒妈的……”

    举目四望……

    天色有些晚,里面有些黑,模模糊糊。唐烧香有些尴尬,想转身离去,但最终还是当作什么都没看见一般,轻手轻脚地继续前行。

    石木塔内部是古钱币造型,中间有一个十来米直径的天井,下连池塘,上通塔顶,举目仰望,看起来十分危悬。

    池塘正中央的圆台上有一颗略显光秃的树,树后有一座观石,高约两米,观石南侧立着一尊白色石雕,一人高,****,身段窈窕,娉婷婀娜,上身**,下身裹着一层轻纱,肩上扛着一罐子,罐子里有一眼泉水汩汩流出……。

    池塘的四周围着一“回”廊,每一侧都固定有一把长椅,这对情侣便是坐在南侧,也就是靠门一侧的长椅上,男的背靠在回廊南侧的围栏上,女的**趴******,面朝石雕。

    为了互不打搅,唐烧香便沿着“回”廊左侧过道,往北侧行去,沿途进入各个房间遛了一圈。来到北侧后,上半身微微倾斜,“跨”过北侧护栏,抬头仰望了一眼“天井”,而后又朝池塘中央的观石望了一眼。

    游移片晌,唐烧香登上与北侧护栏固定在一起的木质长椅。掌控好真气爆的分寸后,脚掌轻轻一踏,便暴步冲至了五六米开外的,位于池塘中央的圆台上。由于贴身穿有那袭白袍,暴步起来很轻松。换做以前,起***出很大声响。

    踏在石台上,唐烧香绕到观石南侧,来到栩栩如生的石雕跟前,然后抬头仰王了一眼天井。

    天井高度一百多米,他粗略估量了一下,若是脱下白袍,以他目前凡天境二阶后期的净实力,垂直暴步高度不会过十五米,约为四层石木塔楼的高度。穿上白袍后,身体轻盈如羽,暴步高度可达十倍。

    掌控好真气爆力度后,唐烧香兀然运转“夔龙暴步”***,足掌猛地一踏,真气在石台和足掌之间***且无半点声响,强大的反冲力劲猛而集中,将那轻盈如羽的身体,瞬息“送”至百米高的塔顶。

    但刚一抵达顶端的平台,一把锋锐的利刃便朝着他咽喉疾刺而至……

    木塔内,那女的,趴在男的身上,刚才见证了唐烧香奔临塔顶时的那一幕,登时目瞪口呆。

    “快,快放开!”女的使劲挣脱男的双手,情绪略显激动道,“刚才那天孓宗***,只一步便登临了塔顶。”

    “这有什么奇怪的,再过几年,我们也行!”男的不削一顾道。两只手继续朝她那***的臀部一通****,嘴巴趁机堵住了她的嘴。

    “不,不一样,他上去时,一点声音都没有!”女的甩开对方的嘴,抬头仰望着塔顶,从男的大腿上挣扎着爬了下来。

    “你也试试,试试看!”女的催迫男的道。

    “今天已经很累了,还是明天再试吧!”男的意犹未尽,兴致索然地道。

    “也让我见识一下你们‘地火连天门’的实力嘛!好开开眼界!”女的直言不讳道。继而抬头朝天井顶端望一眼。

    男的正在**的巅峰上,意兴阑珊地纠正道:“不是‘地火连天门’,是‘地火连天门’附属直辖门派,总部在第二修真界第一界域,离这儿十万八千里。”

    “你不是偷学了宗主门派的绝学了吗,以你目前的实力,应该不低于凡天境三阶了吧?”

    “还差那么点。”男的语气倦懒道。脸上略微透出一抹遗憾。

    为了鼓励和安慰男的,女的环臂搂住男的**,******微撅起,朝着男的大腿轻轻放了上去:“再试练最后一次,练完咱们就回家,好么?”

    男的登时心猿意马起来,难耐心中的**,迫不及待地提出要求道:“不如,咱们先”

    “不。试了再说,这是为你好,也是为了咱们将来着想。”

    男的有些不情愿地从长椅上站了起来,有气无力地道:“好吧,试就试吧,试完该答应我了吧?”

    “嗯!”女的向对方投出鼓励的目光。

    男的将足掌一踏,轻然跃上长椅后侧的护栏横木上。脚尖再在横木上轻轻一点,驭气飘飞至池塘中央的石台上。

    他没有立刻起挑战,而是在石雕前驻足欣赏了一番,而后来到观石后侧,拍了拍那颗略显光秃的树木。

    迟疑片晌,男的指掐印决,暗自运转***,将丹田之气缓缓引至下盘,暂存在下盘中由几个强韧的上位穴府所临时开辟而成的“下盘上位虚空”,虚空大小为小腹体积的整数倍,为了避免生意外,以及为了升得更高,他没有立刻引气冲击小腹以下的,虚空体积更小的“下盘中位虚空”和膝盖以下的“下盘下位虚空”。

    丹田真气不断上涌,下盘上位虚空威压越来越大。渐渐地,小腹周围隐隐现出一圈朦朦毫光,在石木塔内昏暗光线的衬托下,肉眼隐隐可见。同时,他的小腹也在隐隐膨涨中。

    “如果感觉哪里不舒服,还是算了吧,下次再来。”女的见他下盘上位虚空周围的毫光亮度偏大,引气的时间也偏异常,终于意识到后果的严重性,焦急劝说道。

    但他仿佛并没有听见她的劝告,继续将真气从丹田引至下盘上位虚空,周围毫光的亮度也在持续增大中……

    塔顶之上,那疾刺而至的利刃并没有刺中唐烧香,而是被唐烧香一个退闪侥幸避开,那一瞬,他大吃一惊,行刺者居然是四五天前在西北密林他从6云手中救走的盘髻女,神剑派系***,兼团体“神剑六人组”成员之一。实力并不强,原本也面临着淘汰出门的巨大压力。但后来得到了(狂龙)唐烧香赠予的增气果,便具备了越级挑战的实力。

    令唐烧香窝火憋气的是,当晚他陷入昏迷的时候,盘髻女不辞而别,甚而连一颗增气果都没留下,亏得数百米开外水潭边的那块奇石,若不然,十有**会从高达二百多米的崖洞摔死。奇石乃唐烧香的生命之石,命脉所在,当面朝奇石方向时,唐烧香体内的真气活跃度会明显增加(还可以施展能量爆炸性大威“风之殇”)。

    不过,当晚的他,是以第二身份“狂龙”现身,盘髻女指定想不到狂龙就是唐烧香,一则狂龙脸庞上端有一层天然纹饰龙(炫彩夺目,瑰诡玄奇,宛如在脸庞上端铺着一层彩色珍珠粉,无论远观和近瞧,都像是戴着一张天然面具),二则他拥有一张真气化的脸和真气化的嗓音。

    “你想干什么!再不住手可别怪我不客气了!”唐烧香喝止道。不过,他依然迟迟没有动手,因为面对实力只有凡天境一阶左右的盘髻女,他似乎还没有感受到太大威胁,而且,在战斗中,他摸索出了一套更加适合自己的***,或一套新式步法,脑海灵光一闪间,将其命名为“如归去”。

    如来归去!堪称***中的奇葩。招数极致简单,当遭受攻击时,迅疾退闪,给对方一种“近在咫尺,却远在天边”的挫败感,尽可能地先削弱其锋锐,灭掉其气焰,消磨其耐心。趁其心浮气躁、急功近利或消极负面情绪最大化时,出其不意,果断回击。

    如来归去,结合了白袍和夔龙暴步的各自优势或特点前者令身躯轻如翎羽,后者令步伐疾如奔雷相辅相成,缺一不可,非常人所能模仿。

    盘髻女的步法也是灵巧多变,刚柔相济。剑招娴熟流畅,收放自如,任心随意,如行云流水。原本是刺杀,但在凡天境二阶后期左右的唐烧香眼里,俨然成了一段表演,那婉曼劲柔的身段,如精蛇灵动;那轻盈的丝带,如翩翩彩蝶儿在飞;那漫天漫地的剑气,如彩练当空,和着西侧天际黄昏落霞,映耀出苍宇灵韵之美。

    还有她那一袭垂至脚踝的粉红色缀花连衣喇叭裙,一不小心就会露底儿。以及上半身那对大括弧,将绒线丝织弹力打底衫,撑得格外腴莹饱满,随着躯身的晃动,沉甸甸,颤巍巍,蹦上蹦下,呼之欲出。

    唐烧香心猿意马,两眼有“神”,渐入佳境,似乎沉醉在了对方那优美的“舞姿”之中,那剑气之声,俨然成了一轻快、婉转、曼妙的曲子。

    “岂有此理,竟敢羞辱我,看我不一剑刺死你!”盘髻女见唐烧香连连退闪,次次有惊无险地避开了她的攻击,面子挂不住,涨红着脸,羞愤交加地叱喝道。出剑度明显加快,急风暴雨一般,呼呼作响,霍霍有声,摄人心魄,令人血压陡升。

    唐烧香略有慌乱,但很快便稳住了阵脚,适应了对方的攻势特点,步伐甚而变得愈流畅自然(相对于以前)随心变幻,即兴挥,轻快灵活,娴熟自如;节奏明快多变,收放得当,缓急相宜,畅爽淋漓与对方的剑招似成遥遥相对之势,如龙凤夺珠,狮虎争食。只不过,二人心境截然不同。

    “下三滥,有胆就别畏畏缩缩,与我分个高下!”盘髻女气得脸上臊红一片,浑身抖,***那两团一阵蹦跳。双眸瞪视着两三米开外的唐烧香,剑指着他的额头,殷红的唇瓣微微翕动着,心中愤懑挤压,似乎不吐不快。

    值得一提的是,她在外人心目中的形象,以高贵、矜持、含蓄和温婉著称,似乎从未听说过她如此动怒过。

    她是神剑派系***天孓宗三大派系之中,伏魔派系实力最强,神剑派系第二,狂龙派系最弱而唐烧香(过去)是天孓宗狂龙派系公认的庸才,败在他手上,简直就是莫大的耻辱!

    题名盛典日渐临近,压力倍增。以她原初的实力凡天境一阶以下要想晋升修士很困难,然而,在与6云生分的那天夜里,她结识了狂龙(唐烧香),并获赠十数颗增气果。现在的她,只要吞食增气果,再辅以一定时日的强化训练,便能具备越级挑战的实力,有望闯入修士题名候选榜单,大大增加了留在天孓宗的可能性。

    “平白无故,为什么要刺杀我?”唐烧香疾言厉声道。同时施展“如来归去”往后连连退闪,当步伐偶尔十分迅疾且连续时,甚至只能看见一连串往后***的疾影,初具视觉震撼力。

    “这是我的地盘,胆敢闯入者死!”盘髻女突地将剑一指,怒形于色,目切齿道。胸前那对波涛跟着一阵起伏。

    这是在塔顶,可活动面积也就(1ox1o)一百来平米,打斗相对激烈惊险。

    剐了盘髻女***一眼,唐烧香表情略作无奈状,退步道:“既然如此,那我走好了。”言毕,朝着塔顶边缘走去。

    “看招!”盘髻女不甘心输在唐烧香这个“庸才”手上,无来由地又一剑刺去。

    唐烧香猛地横跨一步,侧身一闪,侥幸避开了对方这一剑,同时大怒,转身斥责道:“再逼我,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你这个***,我不相信连你都打不过!”盘髻女毫不示弱,瞪着眼,红着脸,势要证明自己的实力。

    “慢着!”唐烧香右掌作推拒状,正色道,“看你实力,应该不在凡天境一阶以下。而我,只能勉力自保。……恭喜恭喜,天孓宗又多了一名修士!”

    “休得巧言!吃我一剑!”

    不由分说,便祭出宝剑,指掐印决间,那剑便分出数道剑形虚影,于左右两侧一字排开。除了母剑,和左右两侧最近的两把虚剑,其余均模模糊糊,肉眼莫辨,构不成威胁。

    “十八摩天子剑!”

    “肆子剑!”

    自左向右,母剑左侧的第四把极其模糊、近乎于无的虚剑,兀然白芒隐现,迅即脱离剑阵,朝着唐烧香急刺而去。

    唐烧香大惊,只顾着留意中间三把实形之(未完待续。)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