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636章 我就是王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36章 我就是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然而,他有所不知的是,盘髻女将nbsp;唐烧香听到是“十”的音,而实际上,是≤量罩衣,即便此刻那长剑的威力再大几成,对他也构不成威胁。

    “小姑娘,你为什么要攻击我?”

    唐烧香大惊道。

    其实,唐烧香此刻渐渐地也明白了,为什么盘髻女会刺杀他。

    原来,唐烧香上次会见盘髻女时,是以狂龙的身份见面的,现在,盘髻女根本不认得那狂龙就是唐烧香,而且是曾经得罪她的唐烧香,自然会将心头的憋屈都泄到唐烧香头上了。

    当然,盘髻女也是有些惊讶。

    要知道,这可是在另一颗凌晨上啊,在盘髻女的老家,你唐烧香是怎么上来的。

    但同时,盘髻女也知道,唐烧香跟狂龙是朋友关系,这在上一次他跟狂龙会面时,是亲耳从狂龙嘴中听到的。

    所以,盘髻女这剑,既带着一种泄的意味,同时间也并没有要取唐烧香性命的意思,毕竟,她不会杀死狂龙的朋友,即便以前的她,确实想杀死唐烧香。

    见到唐烧香别无大碍,盘髻女一惊,道:“你怎会挡得了我这一剑?你一定是穿了铠甲了对不对?或者能量罩衣,把它们脱下来吧,这样你才像个男人。”

    “什么,脱下来?难道只有男人把衣服脱下来才像个男人吗?”唐烧香戏谑道。

    “你,你竟敢跟我开这种玩笑,看招。”威喝间,盘髻女手中的长剑,朝着唐烧香的胸膛再次刺了上去,这一剑,蕴含了他一身的修为,刺去的霎那,剑身上顿时浮现一道火,看上去就像是一簇急火。

    见此一幕,唐烧香脑袋微偏,紧接着两根指头,在对方的剑尖刺来的霎那,轻轻一夹,便是成功地将对方的剑尖给夹在了指头上。

    “用不着这么用力嘛,小心弄疼了你,到时候,你又要埋怨我了,而且,还有可能嫁不出去呢,呵呵。”唐烧香戏谑道。

    “你竟敢羞辱我,活得不耐烦了。”盘髻女眼眸一历,手中的长剑便是再次刺出,直指唐烧香的咽喉。

    唐烧香手影一挥,再次夹住了盘髻女的剑尖,随后便是将盘髻女的长剑给缴了下来。

    最后将长剑扔向一边儿。

    盘髻女见状,嘴角浮出一抹不屑的笑意。你以为缴了我的械,我就那里没办法么,你想得太天真了吧。

    威喝间,盘髻女便是双臂浑然一游,娇臀扭了扭,继而浑身一震。

    顿时,一股黄绿色的光芒,从头顶三尺处流转而出,待得连续流转出四轮黄绿色的光芒时,一把破风古琴从那光芒中心,也就是头顶三尺处,破空而出。

    这古琴,正是盘髻女的武魂。

    武魂是有灵性的,具有独立自主的攻防能力,就好比人的灵魂一般,具有自主意识。

    只见到,破风古琴被外放而出的霎那,便是无***奏却是响起了十分曼妙的音律,因为它是武魂,是有灵性的,故而不需要人来弹奏,自己就是有生命力的存在,自个儿就会鸣响。

    只不过,这古琴所弹奏的音律,蕴含着十分狂暴的气势,就像时间一把把利刃,带着摧毁一切的杀伤力或破坏力,朝着唐烧香冲击而去。

    “轰!”“轰!”“轰!”“轰!”“轰!”“轰!”……

    随着一连串响彻耳畔,震颤天霄的元力暴响,紧急闪退的唐烧香的身后,那些假山观石,楼台香榭,此刻竟然被蕴含着狂暴未能的琴声,给震了个粉碎,顿时灰尘四下弥漫,模糊了视野。

    见到这等厉害的武魂,此刻的唐烧香,也是有些惊了。

    不过,唐烧香一点都不慌张,也不害怕,因为盘髻女的古琴武魂,在他的眼里,其实也就是一般般。

    要知道,以前的唐烧香,大小场面可见得多了,各种各样的厉害的武魂,他都见过,包括闪电武魂,霹雳武魂,还有他自己的猿面荒古人武魂,哪一个武魂没有狂暴的杀伤力,相比之下,盘髻女的古琴武魂只能算是小儿科。

    所以,唐烧香并没有逃遁,而只是侧闪退让,嘴中化解了盘髻女的攻势。

    此刻的唐烧香,嘴角浮出一抹不屑的笑意,拍了拍掌,道:“不行啊,你这古琴演奏的曲子不够吸引人,喏喏喏,你看看,我都被吓得向后连连退闪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你弹得琴,十分难听,男听到我惟恐避之不及。”

    闻言,盘髻女不以为然地冷横了一声,道:“无非是身上穿了一袭龙形能量罩衣,有本事将其脱下来,与我再干一个回合。”

    “哈哈,还是别干了,在干下去,只怕你会喊疼了噢,嘿嘿。”唐烧香笑嘻嘻地道。

    见到唐烧香这等表情与反应,此刻的盘髻女真是满腔怒火:“小瞧了你的姑奶奶,告诉你,我还有更厉害的呢,想不想见识见识?”

    “有什么本事,都使出来吧,我正闲得无聊,跟你切磋切磋,说不定,咱们俩最终能够不打不相识呢,嘿嘿。”唐烧香神秘兮兮地道。

    “真是脸厚,比城墙还厚。”盘髻女叱骂道,“想跟我成朋友么?就你那喜欢偷看女孩子洗澡的德行,我看还是算了吧。”

    听到盘髻女骂自己,唐烧香一脸的无所谓,如果盘髻女知道他就是狂龙会怎样,说不定就不会是这个态度了。

    “是呀,我的脸皮确实后,但是,我听别人说,你的脸皮更厚。”唐烧香思忖了一翻,反骂道。

    “你说什么?要说说明白点。我又怎么厚脸皮了,这事你得给我说清楚,不然,今天我跟你没完。”盘髻女威喝道。

    唐烧香闻言,也不做解释,只是骂而已,在他看来,骂一个人确实无需解释。

    “呃,我想向你打听一件事。”突然间,盘髻女竟然话锋一转,向他打听一件事来。

    或许是觉得唐烧香脸皮已经厚到难以将其戳破的程度了,加之唐烧香刚才却是展示出了过人的实力,她不想因此跟其闹翻,而是打算趁着二人间氛围不错之际,来打听一件事。

    当然,她要打听的那一件事,与唐烧香紧密相关,也是适合在当前这种氛围下提出的。

    什么事呢,那就是关于神级天才宝宝的事。

    神级天才宝宝曹坤,已经被唐烧香抱走了,并且秘密转移到了新十二属肖联盟的未来龙头老大手中,也就是拥有龙属血脉传承的***的后代上,即山丞国的现任国主龙燕丹。

    当然,龙燕丹是坐不稳这个位置了,确切地说,是他无法当上山丞国的国主了,为什么呢,因为唐烧香手中收藏有白龙玉印啊!

    白龙玉印是唐烧香次从租借前往修真界时,在途径山丞国的过程中,从独孤探花手中缴获的,现在一直珍藏在他的储物袋里呢。

    谁得到白龙玉印,谁就有资格坐上山丞国的国主之位,要知道,丞国那是不同于帝国的,白龙玉印就是一切,谁手中有白龙玉印,谁就有资格坐上这个位置。

    现在这白龙玉印在唐烧香手中,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唐烧香现在可以名正言顺地坐上山丞国的国主宝座了。

    自然,龙燕丹即便有资格,也必须让位于他的。

    而且,论资格,或者说论贡献,现在的唐烧香,那都是有这个话语权的,因为他劫走了神级天才宝宝,他对新十二属肖联盟的成立,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是他将神级天才宝宝曹坤给抱来,山丞国的龙燕丹,要想从新组织“新十二属肖联盟”还真是十分困难。

    而现在有了神级天才宝宝曹坤作为人质,则一切都好办多了。

    为什么呢?

    因为神级天才宝宝,那可是亿万里挑一的存在,生出一个神级天才宝宝的概率,那是相当小的。所以,此刻的曹坤,也就是那个神级天才宝宝,几乎是唯一的一个具有被培养成未来天帝级强者的神级天才。

    他的一句话即便此刻的曹坤只是一名婴儿,却是拥有成年人的思维***人包括他的爹娘。也都必须将其视为是圣旨一般的存在,只要他说干什么,方圆亿万里之内的势力或门派,还真不敢冒犯,因为他是神级天才宝宝,将来几乎有着很大的可能成为天帝。

    这么说吧,对于一个一出生就可以自由而流利对话的宝宝,一个具有成熟思维的宝宝,就好比一个***了返老还童***的仙人,一下子年轻了数十岁一般。

    这可能听上去没什么,可是,要知道,年轻到婴儿状态跟年轻到少年状态,可是完全不一样的,二者是两码事。

    为什么呢?

    因为刚出生的婴儿,他的育成长度是极快的,浑身的各个部分都具有极强的重塑能力,譬如韧带可以拉长,而如果换做是接近***的少年,就完全不一样了。

    所以,现在的唐烧香可以很自豪的告诉别人:“老子现在是堂堂一国之君,怀着白龙玉印的一国之君,你敢冒犯我么?”

    一念至此,唐烧香当即就想开口,将心里话给说出来,然后,看看盘髻女的神色反应。

    但盘髻女刚才向他打听一件事,究竟是什么事呢?

    “你说吧?”唐烧香一副十分轻松的样子,道。

    “听说你抱走了神级天才宝宝曹坤,而且是在曹府曹坤的爹的眼皮子抱走的,是真的么?”盘髻女道。

    “是呀,有什么问题么?”唐烧香道。

    “你怎会有如此神秘的遁形实力,要知道,曹府那可是守卫森严,你怎能一个人就这么闯了进去,并将其抱出来的呢?”盘髻女疑惑道。

    “你说呢?”唐烧香故意卖了个关子,道,“如果你猜出来,我可以像你保证,可以封你一个王后的官儿坐坐。”

    唐烧香说这话时,丝毫没有觉得羞愧,因为他身上有白龙玉印,而且还有诸天浑象罗盘,以及传送经书,鸳鸯绣花鞋,龙形能量罩衣,等等,就凭这些,他就足以将自己包装成一名国主。

    而且,白龙玉印那可不是自封为王的那种虚无的职位,那可是无尽通天大6的帝国无尽通天帝国亲自颁的丞国的龙印,只要没有将其收回,那么就表示它是被帝国认可的,是货真价实的丞国国主。

    换句话的,现在的唐烧香,不仅胜利完成了十二属肖联盟这辈子连做梦都“期待的机会”这样一个艰巨的任务,而且还在他的机会完成后的同时,已经可以扬眉吐气地告诉世人老子就是无尽通天帝国御赐的山丞国新一代国主唐烧香。

    听罢唐烧香之言,盘髻女当即就笑得小嘴儿开开,要知道,封赐她为一个丞国的国后,那至少也需要他是丞国的国王才行,你区区一个从凡俗界来的***,怎可能封赐我为丞国的王后呢。

    “呵呵,你太逗了。假如你真能封赐我为王后,那我可真的要对你刮目相看了,说不定,就将你引荐给我爹娘了。要知道,我爹娘啊,自从见到那个自称狂龙的神秘人后,总是忧心忡忡,因为他不肯揭掉自己的面具啊,让人不放心啊。”盘髻女道。

    说到狂龙,这盘髻女便是来了兴致。

    “其实,刚才我说我知道你怎会在曹坤爹娘眼皮子底下抱走神级天才宝宝曹坤时,就已经明白了你是如何做到的,你是从你的好朋友狂龙那里,借来了传送经书对不对,不然,你不可能具有如此强悍的实力。”

    “但我有一件事不明白,如此宝贵的东西,狂龙怎么借给你呢?”盘髻女又道。

    “呵呵呵,这个嘛,自然不用你猜来猜去了,因为我跟他毕竟是好朋友嘛!”唐烧香笑道。

    “好朋友?我看……”盘髻女摇了摇头,感觉有些不可思议。(未完待续。)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