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640章 北方孓笑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40章 北方孓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若是平日训练,如此多的真气必须尽早转移至丹田存储起来,若不然会有爆体的危险,但现在他无需这样做,真气留待一时急用。?  

    且见她双腿兀然屈蹲,双臂夸张地向着左、右两侧各自划了半个大圈,同时深吸一口气,虎目瞪直,雄厚的真气使得他双腮鼓胀而起。

    他的这一套动作,显得冗杂而繁琐,甚至有些做作,在大虫眼里,这简直就是一种无声的挑衅,和兽格上的侮辱。

    大虫震怒,咆哮一声,一个虎跃,朝着他的脖子猛咬而去。却是,唐烧香突地将混聚于全身的真气,经由胳臂引至拳心,同时朝着向他扑来的大虫猛地轰去。

    浩浩荡荡的真气,在拳头与大虫的面门之间轰然***,瞬息光华璀璨,将漆黑的洞天映衬地更加诡异与黑暗,那一刻,时间似乎突然停滞,已然腾空虎扑而来的大虫,顷刻石化,并仰面喷吐而出一股灿烂的血花,在华光的映耀下,显得更外的刺目与森然。

    一股杀戮之气,掺合着大虫一声震耳哀嚎,经由狭长的洞内甬道,婉转冲出密林,弥散于八方虚空之间。传入数百米开外那两名还在纠缠不清的男女耳朵内。惊然间,她们各自循声回望了一眼,踏着树冠疾行的步伐稍稍有所放缓。片息后,密林上空又响起了二人无休止的嘶吼。

    ……

    拍了拍掌间的灰尘,唐烧香瞅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莽兽躯体,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哈哈哈哈!刚才那几个华丽的动作,是用来增强效果的。”

    窃喜之余,唐烧香略显无奈地摇头感慨:“对付你这等四肢达,有头无脑的***,也算是枉费了我一番精力!”

    微微闭目,唐烧香尔后将泉涌至右臂各个府**的多余真气,缓缓引入丹田,几个吐纳呼吸之后,便正式完成了收功。

    一摊血喷溅在了他的脸上,通过龙感应,刚才这只猛兽的实力不下于凡天境一阶中期。如此说来,刚才是低估了它。或许,它已经有了灵识,学会了如何在强敌面前装死逃生。

    唐烧香走上前去,一脚猛地踏在大虫那健壮的胸肌上,随着一大口鲜红的兽血喷溅而出,那大虫的肢体陡然一抽,上躯兀然一挺。眼神里,依稀流露出对生命的最后一丝眷念,脑海里,依稀惦记着蔓藤上结的那几颗果子:倘若,临时之前,能吃上几颗这样的果子,定能起死回生。

    可是,这样的希望,对它来说简直太渺茫了。

    一抹微笑再次洋溢在唐烧香的脸上,他不由得暗自一喜:“有肉吃了!”

    唐烧香蹲下身去,轻拂了一下尚未瞑目的兽眼,那兽眼合而又开,始终无法闭上。唐烧香凑上前去,近距离、仔细地察看了一下兽眼,惊讶现它的瞳孔还未完全扩散,眼眸里充斥着对他的强烈仇怨。

    唐烧香兀然立起身来,在庞大而健实的兽躯上,又狠狠地补了几脚,直跺得它七窍血涌如柱,喉管里传出一连串低沉的咆号,和着血气泡泡涌溢破裂之声,显得含糊不清。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小小的***,总惦记着吃别人,现在终于被别人给吃了吧!”唐烧香微瞪着眼瞅着渐渐咽气的莽兽道。眼瞳内,似乎装得并不是莽兽,而是那五名长期欺压他、并将前生的他活活打死的冤家。

    这大虫最终还是没有瞑目,唐烧香也顾不了那么多,先洗把脸,然后揪掉大虫的一只耳朵,串在木棍上烧烤起来。

    吃饱后,便双手枕在后脑勺上,打算先休息一会儿。

    闭目遐思之际,耳畔便再次传来的声响,声音并不很陌生,但是在这乌漆抹黑的洞***总是会让人第一时间联想到鬼怪。

    心下不由地一惊,眼角余光迅横向一扫,唐烧香这才安下心来。

    那根被他一拳砸成两截的蔓藤母体,居然又不知死活地找上门来了。不过,这一回他没看走眼,对方确实只是一根蔓藤。

    唐烧香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轻拍了几下胸口,顺带还摸了***膛两侧,精眸里有着一抹银光闪过,但瞬间便又消失于无形。

    正觉得孤单,干脆就拿它解解闷。唐烧香立起身来,将其中一颗伴生丹药从衣袋内取出,夹于两指之间,然后一边朝蔓藤缓步靠近,一边将丹药在它面前晃来晃去。那蔓藤便也将头摆来摆去,寥寥几片枝叶,渐渐挺得笔直,彷如战矛的矛头一般。

    尝试着捕食几次失败后,蔓藤便缓缓地卷曲身体,将其滚成了蚊香状。唐烧香朝着火堆方向慢慢后撤,那蔓藤便顺着洞壁慢慢逼近。

    火势越来越小,滚成饼状的蔓藤前移的度,则是越来越快。唐烧香有些紧张了,下意识地往洞穴深处撤,但洞**部幽深阴冷,孤身一人着实不敢深入。那蔓藤的伸展距离似乎也已经达到了极限,不再继续逼近。

    ……

    幻觉在此戛然而止。

    唐烧香再次回到了现实中来,见到的是盘髻女,而不是那座玉雕石像。

    “怎会这样?怎会这样?”回想刚才幻觉中所见所闻,唐烧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一切,都是支离破碎的,耳朵能够听到很远距离的细小声音,能够看到很远处的一个微小事物,仿佛灵魂在此刻一瞬,突然出窍了一般。、

    总之,唐烧香感觉这一切着实有些诡异。

    那盘髻女,那生活在脚下这颗异域星球的盘髻女,我明明亲眼见到她,化作了一尊玉雕石像,怎会突然间又像是什么都没生过一般,出现在他身后呢?

    唐烧香顿时觉得十分凌乱。

    这盘髻女究竟想做什么?

    是想利用我么?

    是想得到传送经书?

    是想见到狂龙?或者说想弄清楚狂龙跟自己究竟是何关系。

    抑或是,想得到诸天浑象罗盘?

    总总猜测,此刻一股脑儿地,涌入他的脑海,他不知道究竟为什么会这样。

    总之,一切太过诡异。

    “唐烧香,唐烧香,你没事吧?”盘锦女突然转过身来,手中的印结也是突然停下了,转身望着一脸惊愕的唐烧香道。

    其实,方才唐烧香在幻觉中,眼里所见到的,盘髻女都看到了。

    确切地说,是那尊玉雕石像的眼里,什么都看到了。

    “呃,没什么?”唐烧香浑身一个激灵,道。

    “没事就好。”盘髻女轻轻一笑道。声音听起来有些俏皮,圆润而动听。

    此刻的唐烧香,暗暗摸了摸自己的储物袋,暗自舒了一口气,还好,传送经书还在,不然的话,自己将再也没机会离开这个大6了。

    要知道,当前这个大6,可是在遥远的另一颗星辰上啊,是在盘髻女的家乡。

    “唐烧香,我想问你一件事?”盘髻女看着唐烧香,突然开口道。

    “直说吧。”唐烧香淡淡地道。

    此刻的他,感觉盘髻女对自己动了手脚。他觉得自己心中的一切秘密,都被盘髻女窥测的清清楚楚,此刻的他,已经决定离开这个妖物级别的女人了。

    “婴儿曹坤,是你抱走的吧?”盘髻女道。

    “不错,你问这个干嘛?”唐烧香心头顿时提高了警惕。

    “不为啥,你不要紧张,也不要太介意。我是想说,婴儿曹坤,毕竟只是一个婴儿……”盘髻女道。

    “慢着!”唐烧香立刻便是断喝一声,“莫非你想对我说,因为曹坤是个婴儿,所以我应当放他一马?告诉你,曹坤心肠歹毒,做尽缺德事,要想我放掉他,根本不可能。”

    “实话告诉你,我已经将他给杀了。”唐烧香想了想,又补充道。

    “呃呃,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如果我能够有一个神级天才宝宝,那么,早晚一天,我也能够坐上王后之位了。”盘髻女道。

    “只可惜,他现在确实已经不在我手中了。”唐烧香道。

    “那他在哪里?”盘髻女接着问。

    “他在……”

    就在唐烧香开口时,突然,从身后传来一个人的呼声:“唐烧香,你居然在这里?我想向你打听一件事?”

    唐烧香循声回头一瞧,是手执白玉扇子的奇冰云(北方孓笑)。

    北方孓笑乃是北荒冰凰族盟的前盟主的儿子,在租界的大唐东游门直系斗院***之时,与唐烧香生了矛盾。

    最后,被唐烧香一脚踹下悬崖。

    而且,在这之前,北方孓笑还被唐烧香一脚踹毁了命根子。

    也就是北方孓笑第一次来到租界的那个晚上,唐烧香因为看到北方孓笑残忍杀害了七名武迷,一气之下,从北方孓笑身后,一脚将其踹得暴飞而去。

    最后,双腿叉在了一根柱子上,毁掉了命根子。

    从那以后,北方孓笑便是跟唐烧香彻底走上了对立的道路。

    只不过,当时的唐烧香,在对北方孓笑动攻势时,是套着一套“猿面荒古人”道具的,没有被北方孓笑识破,故而唐烧香没有遭到直接的惩处。

    就这样,北方孓笑失去命根子后,直到再次跟唐烧香交恶,并且被唐烧香一脚踹下悬崖,并且导致面目全非,被毁容的情况下,受到他爹的恳求和建议,这才决定***《太衍易形经》部“本衍童子功”。

    从男儿身变成了女儿身。

    这期间,北方孓笑按照他爹的建议,誓要得到唐烧香丹田内的高精纯度元气,以便及早将修为突破到道天境,然后再变回自己原来的性别。

    但期间,唐烧香突然失踪了,离开租界,来到了修真界。

    是以,北方孓笑错过了最佳时机,最后导致心态等,已经慢慢生了变化。

    这才有了后来荒唐的一幕北方孓笑假扮狂龙(唐烧香的第二身相),跟盘髻女谈恋爱,期间被唐烧香识破。

    ……

    总之,现在的北方孓笑,跟唐烧香依然是敌对的关系,毕竟,唐烧香踢毁了他的命根子,让他从男儿身变成了女儿身。

    然而,唐烧香过于曲折的经历,以及北方孓笑自身过于曲折的心理历程,却是让得后者在心头,对唐烧香的偏见,渐渐淡化了。

    除此之外,唐烧香越来越强大,也是深深地吸引北方孓笑的地方。

    现在的北方孓笑,自从修成女儿身后,在容貌上,已经达到了绝色的程度。

    其实,就在北方孓笑还是个男儿身的时候,其阴柔俊秀的外貌,就时常让得周围人将其误以为是个女子,一名模样俏美的女子。

    现在化作女儿身,模样更加阴柔,堪称绝代。

    如果不知道她的凄惨过去,绝对会让每一个见到她的男儿,对其彻底动心,被其柔美的外表,彻底捕获。

    甚至包括对这一切都知情并且亲身参与的唐烧香,都有些不敢去看北方孓笑。

    为什么。因为北方孓笑***成女儿身后,模样更美啊,绝代美人出现在眼前,并且要倒贴自己,你说,天下有几个人抗拒的了呢!

    唐烧香没有多看北方孓笑一眼,但当他收回自己的目光时,这才现,就是这第一眼,他其实已经痴痴地看了对方好一会儿,以至于北方孓笑从容地从十余米外来到他跟前,他这才突然醒悟过来。

    “唐烧香,我想问你一件事?”北方孓笑挥动着手中的流云寒冰扇,柔软地声音,听上去有着几分妩媚。

    “你说吧。”唐烧香镇定了一下自己起伏的心绪,道。

    此刻的他,觉自己在说话时,心头不由得有些凌乱。

    “呃……婴儿曹坤,是你抱走的吧?”北方孓笑道。

    “不错,难道,你也是来找他的?”唐烧香道。

    此刻的北方孓笑,由于是以奇冰云这个假扮的身份现身,便是将自己的真实身份给掩饰了起来。

    “哦,我有个朋友,她不能生育,所以希望领养个儿子,然后,跟自己喜欢的人,过完后半辈子。”北方孓笑(奇冰云)道。

    很显然,她所说的不能生育和领养儿子,都是针对她自己说的,因为她自己目前无法生育她是男儿身***来的,即便她能生育,她也不会这么做的,因为她要***。

    这就是为什么,她说出想领养一个儿子,而且还是个神级天才宝宝的原因了。(未完待续。)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