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642章 传送错误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42章 传送错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原来是唐烧香那个***,他居然没死,赶紧杀了他!”一名青年,指着唐烧香,对着另一名青年,喝道。 

    “好!”

    ……

    “再见了!”唐烧香手一挥,立刻一拍储物袋,探手一挥间,抓住了飞逸而出的传送经书。

    打开传送经书的霎那,一道柔和的煞白光华,从书页内迎面喷射而出,同时间,一个螺旋光圈,蹦弹而出,瞬间将唐烧香笼罩,朝着茫茫苍穹蹦弹而去。

    结果降落到哪里了呢?

    真是不凑巧,居然降落到之前曾经到过的那个大洞穴。

    在这个洞***唐烧香曾经出现过幻觉,里面更深的洞底下有着一个浑身套着铁锁链的老者,时而朝着唐烧香出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疯笑和威胁。

    “***!为什么要降落到这个地方呢?”唐烧香寻思道。

    “也好,上次在这儿现了增气果,这次到来,一定不能空手而归。”想到这里,唐烧香便是朝着洞外行去。

    采了几根增气果的蔓藤后,便是回洞烧了一把火。

    然后认真研究,为什么传送经书会频频传送错误的问题。

    ……

    唐烧香将几根干燥的蔓藤,当作柴烧,投入了火坑。就在唐烧香掉以轻心之际,那蔓藤便是悄悄动了,应激的缘故,渐渐卷成饼状。

    上次来,唐烧香也碰到过类似现象,觉得好玩。

    此刻,滚成饼状的蔓藤,朝着唐烧香,再次突地鞭击而出。

    唐烧香嘴角浮出一抹冷笑,本能地侧身一闪,成功避开。

    不过,此刻的他有些怒了,因为这蔓藤,差点击中了传送经书。

    故而,不待蔓藤做好第二次攻击准备,唐烧香探手一挥,伸手将蔓藤的末梢抓住。

    蔓藤剧烈挣扎,无济于事。

    此刻它已经被唐烧香拼命拽住,并被放在火堆上,一阵烘烤。

    “上一次便宜了你,这一次,不会让你好受,定让你知道我的手段!”唐烧香怒目圆瞪,勃然大怒道。

    此刻,仿佛手中拽着的,不再是一根蔓藤,而是一只美味烤鸭。

    施加在蔓藤上的力道,随着唐烧香心头一横,稍稍有些大,一不留神,便将嘶啦一声,其扯成了两段。

    唐烧香惊叫一声,也是身体陡然间失去平衡,趔趄几步,双腿蹲屈着向后急退几步,哗啦一声,不小心倒栽进了水坑中。

    四肢在水下好一阵捣腾,如同溺水者在挣扎一般,好一阵后,方才将脑袋从水下浮出来,待得稳住身体,却是呛得他差点没憋过气去。

    脱口便是一句斥骂,唐烧香眼神一厉,恶狠狠地瞪着岸上的蔓藤,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

    兀然间,他的表情却是一凝,瞳光一聚,心下咯噔了一下:好像又踩着了什么,上次也是这样,上次现了一件白色衣袍,不知这次?

    唐烧香仔细感触了一下,有些僵硬,表层还隐隐有一种浮胀感,跟上次的白袍一样,类似于丝织物浸没在水下的那种漂浮感。

    犹疑间,唐烧香用脚又连续试探了几下,登时吓得他面无人色,果真是一件不一般的宝贝,此刻的他,浑身毛直立,连脸庞上端的龙,都隐现而出,并且,颜色都瞬息出现了些许的混沌。

    上次是白袍,这次是什么呢?

    此异物极有可能是一具尸骨。

    “啊!奶奶的,又是尸体。”

    惊叫一声,唐烧香一个虎冲意欲逃离水坑,这可是漆黑一片的环境啊。

    慌乱间,却是脚下用力过猛,一只脚陷了下去。

    唐烧香当即就知道不妙了,立刻一拍储物袋。

    最终,他借助传送经书,降落在了另一个地方。

    ……

    见到一名斗卫,和一个叫做曹锟的青年。

    被曹锟支开后,斗卫不敢到处乱跑,因为他的责任是保护小主子的安全。于是,他便绕着曹锟所在的民宅转悠起来。突然间,听到曹锟的召唤,他赶了进去。

    “他***球,以后老子就住这里了。你回去禀报我爹,就说让他八抬大轿上门提亲。快去。”

    斗卫了解曹锟的脾气,不敢反对,匆匆离去。没行出多远,便遇见另一名斗卫和唐伟虎三人,于是将小主子的话告诉了他们。唐伟虎三人一听,立马愤慨地转身离去。两名斗卫立刻将情况禀报给了曹锟。

    曹锟听后,哈哈冷笑两声,叱骂道:“他***球,他们三人算老几,能赶得上老子吗?老子可是当今天下地位仅次于掌鼎师的‘分鼎药师’的徒弟,好歹也算是一个近古级五品‘分鼎药士’,地位比修真界的修士还高,在家族中的地位过我爹。他们三人算啥,凡俗界小镇级天才而已,别说是进入修真界后一抓一大把,即便是在中州、大郡和王都,也是一抓一大把。在老子眼里,他们啥也不是。你们莫管他,只消禀告我爹,让他准备聘礼上门求亲,若是这门亲事做成,老子曹氏家族就并入唐门药堂,保证唐门药堂从此繁荣昌盛,辉煌腾达。快去。”

    其中一名斗卫欣然领命而去。另一名斗卫留下陪护曹锟。他们知道,曹锟的威望比不上他爹曹混,但论地位,过他爹。有很大的话语权。

    且说唐烧香和唐丽丽,借着熟悉这迷宫般的古镇小巷的优势,躲在暗处窥听。得知曹锟这一决定后,惊震不已。他们巴不得一刀宰掉曹锟,但这是在唐门药堂的地盘,绝对不可轻举妄动。权衡利弊,决定阻止斗卫回去报信。

    这名斗卫尚未穿出主巷,便见巷子中间立着一人,手执丈长紫金色玄铁棍,背对着他。

    “唐烧香,你娘个球,上一次若不是唐丽丽暗中帮你,你早就废了,这次居然送上门来了,正好做掉你回去请功。”斗卫威吓道。他的修为也达到了气化形七阶,作战经验比唐烧香还丰富,综合实力不在唐烧香之下。

    古镇是唐门药堂的财产,不是打斗之地。故而,唐烧香立刻撤移。斗卫施展影移步伐穷追不舍,最后追到唐伟虎院宅后的聚气城内,这座聚气城兼作斗气用。四面围墙硬度远强于普通的钢筋铁骨。是城中斗气的理想之地。

    由于不想过早暴露自己的实力,唐烧香仍然以上一次双方遭遇时的气化形六阶修为运转极影浑形,故而被斗卫追得甚紧。

    双方相距不足二十米时,唐烧香转过身来。大致面朝租界以北的天泉”奇石”方向,只需微作调整,便可与之遥遥正对。

    斗卫略微一怔,也陡然停下。但想到双方实力之间的差距,一个是气化形中期(四五“六”),一个是气化形后期(“七”**),差距不小。另外,斗卫身后有分鼎药士撑腰,根本无所忌惮,而唐烧香不同,远在异国他乡,即便是***也没几个人认领。

    与人斗狠,他们从来没有失败过。即便对方实力高出他们一大截,也会认栽服输。所以这极大地纵容了他们嚣张跋扈的行为。一言一行都充满了不可一世的粗野与霸横。

    斗卫跟他的主子呼作“大哥”的曹锟可谓是蛇鼠一窝,臭味相投。仗着自己绝对强大的靠山,平时飞扬跋扈,不可一世。地方药堂都得给他们足够的面子。

    斗卫用眼角余光扫视了一眼四周,确定无人后,嘴角露出了一抹狠毒。其实,此刻他很希望有个女人来捧场,如此男人斗起来才更有***。上一次是唐丽丽暗中相助,这一次,双方实力都已经了解,又是在强调公平的斗气城,过程会更加***。

    “唐烧香,这一次,我想当着你背后那名小女人的面废掉你,然后再邀请你到曹大哥家喝喜酒。不知你有没有这个胆识和气量?”斗卫轻笑道。

    “你的这个要求还真是令我为难。”唐烧香道。

    “你没种,不是个男人!哈哈,哈哈哈哈……”斗卫错动着牙板骨,狂妄地仰天讥笑道。

    “***。”唐烧香正欲动手,听得一声清亮的怒叱传来。

    循声看去,是头梳双环髻、身着肉软斗衫和九分裤的唐丽丽。

    “哈哈,黧儿姑娘,你终于现身了,曹(能)大哥寻你好苦。自上次见到你的那刻起,我家小主子就整日茶饭不思,病得不轻。这次再见到你,已经决定向唐门药堂提亲,让唐长老替你爹娘做主,将你许配给我家大哥。他乃响当当的近古级五品分鼎药士,地位比他爹还高,师傅更是声名赫赫的北荒冰凰族盟分鼎药师申公延桀,地位仅次于掌鼎师。两大药堂若是喜结姻亲,对你们唐门药堂来说,可谓是一桩值得举门欢庆的大喜事。”

    “做他的白日梦吧!”唐丽丽怒道。

    “哈哈哈哈,黧儿姑娘,不要太激动。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嘴上一套,心里又一套。等着做曹太太吧,到时候,唐门药堂上上下下都将跟着你沾光。”

    “闭嘴,***!”唐丽丽瞪怒,俏脸忿然作色,咬牙切齿地将掌腕柔劲地一扭,一抹元气至掌心穴外放而出,凝结并化形为一柄气息浓郁的蓝剑。

    “黧儿姑娘息怒!息怒。其实,我怎么忍心看到这么一位国色天香、芳华绝代的含苞少女,嫁给一位恶性难改、臭名远播的纨绔公子。我是想暗中帮你一把,让你一劳永逸地摆脱魔掌的束缚。”

    “明白点说,拐弯抹角让我头痛。”

    “黧儿姑娘爽快,我也不妨直说,嗯……只要黧儿姑娘与我……共吃一顿良宵饭,对饮三杯烈酒,让我尽情享用你的甘液琼浆,就,就可以了。呵呵呵呵。”

    “我还是听不明白!!你再说明白点!!!”唐丽丽怒视青眸,怒切皓白的贝齿,怒咬水润润的樱唇,一字一顿地怒喝道。此刻,她已是怒不可遏的状态,只是模样反而愈的迷人,丝毫不令人畏惧。

    “嗯,这,有些话不宜说得太直白,说直白了,反而失去了那层朦胧的美感,这就叫做”斗卫故意卖了个关子。一条柔舌在嘴唇上下舔抹着,一双欲眼微眯着,将投射而出的一抹淫光,泄在唐丽丽精致的脸上,继而缓缓下“泄”,从脖子泄到渐渐育饱满中的青涩胸脯,继续下泄,他那颗躁欲难挡的心,也亢奋地“嗵嗵”急跳起来,**之源头,腹部的丹海,自然也难以幸免。

    就在他难以把持地将精光继续下移,以至于下盘血脉喷张达到极致,上、中盘精气出现逆转性亏损的霎那,一旁静待良机的唐烧香,突地身体微动。与天泉”奇石”方位正对的霎那,陡然运转“极影浑形”,化作一连排模糊的虚影,瞬息影移至“欲血沸腾”的斗卫跟前。斗卫激灵的霎那,惊瞪而起的眼瞳内,陡然闪现一只钢暴的大脚,狂暴地踹在他的腹部丹田位置。瞬息间他的身体如一截飞木一般,倒射向身后四五十米开外的城墙铁壁上。

    “噗”的一口鲜血喷出,斗卫七窍流血,瞳孔在痛苦中渐渐扩散。与他后脑勺剧烈正碰的城墙上,迸溅了一大滩红白交杂的脑浆。怵目惊心的是,他的命根被逆行的元气爆脉。

    唐烧香有些不安地走上前去,试探了一下斗卫的鼻息,现已经死了。顿时心沉起来。要知道,对方可是一名分鼎药士的斗卫,而分鼎药士曹锟的靠山是申公延桀,是修真界北荒冰凰族盟的一名分鼎药师。地位仅次于掌鼎师。而且,跟魔咒风穴申公戬来自同一盟。

    此事没有牵扯还好,若有牵扯,必然又是一次生死追杀。

    站在城墙顶上的唐丽丽,解气之余,也预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但这名斗卫太仗势欺人,还用表面隐晦实质不堪入耳的下流言辞***她。落得如此下场,实属罪有应得。要知道,她也是岛6上令同辈羡妒、千里难寻的修真天才,何曾有人敢在她面前如此粗俗与放肆。

    “这群***没少干过坏事,死了活该!”唐丽丽愤慨道。紧而从城墙上飘掠而下,来到唐烧香身旁,主动担责道:“烧香哥哥,我来独自承担这个责任。”(未完待续。)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