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471章 走!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71章 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既然如此,那好,二弟,就由你上吧!”申武延爵道。? ? 

    “好!”这名青年立刻便是立起身来,指着唐烧香道,“唐烧香,我可以实话告诉你,如果我们有什么三长两短,那个名叫弓儿的姑娘,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现在羌氏家族那些逃难的人,都寄居在我们牛蛮宗的领地上,如果我们是因为你以及那个丫头,而身负重伤或者死去,那么,那个小丫头,也必然要拿来抵罪!因为,那个小丫头,是你们十二属肖联盟羊属血脉传承***的后人。”

    说到这,这名青年貌似有些激动,道:“你知道,我们牛蛮宗,打算将其怎么样吗?”

    唐烧香闻言,怒道:“如果你们敢动她一根毫毛,我绝对将你们牛蛮宗,剁成肉酱!”

    “不,将你们这些侵略牛蛮宗领地的侵略者,剁成肉酱!”唐烧香眼神一厉道。

    青年闻言,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好大的口气。就凭你那点修为,也想将我们剁成肉酱!”

    “刚才如果不是我三弟不小心,现在的你,早就成了一片肉饼,你大难不死,也算是你的造化,但现在,你就没那么幸运了,因为老子要将你碎尸万段!”青年鼓凸着眼球道。

    ≤量罩衣,凭对面这三兄弟的本事,根本不可能将其碎尸万段。

    “你笑什么?”青年怒眼一翻,道。

    “我笑你真是个***。”唐烧香直言不讳地骂道。

    “忒妈的,不见棺材不落泪,老子现在就送你上西天!”话音一落,这名青年立刻便是双臂浑然一游,继而浑身一震。

    只见到,在他的头顶三尺处,虚空立马震荡起来,浩浩荡荡,宛如水面波纹一般,层层叠叠,迅猛地扩散开去。

    同时间一轮黄绿色的光芒,从那剧烈震荡的虚空中心,浮现而出,待得接连浮现出,此刻突然间便是亮丽了起来。

    随着符文的点亮,这口黑漆漆的棺材武魂,便是尺寸无限增大,朝着唐烧香当头砸下,同时间,翻转身来,突然打开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棺材盖,将仰面惊骇而望的唐烧香给罩在了阴影中。

    “啊!”

    此刻一瞬,唐烧香惨叫一声,便是被黑漆漆的棺材武魂,给罩在了里面。

    唐烧香随后现,自己没有死,而是来到了另一个神秘空间。

    “莫非是阴间不成?”见到周围黑漆漆的一片,唐烧香大惊失色道。

    然而,就在这时,从远处那黑暗的角落,突然飘飞而来一道道幽影,口里凄惨地叫着。

    “呃……真格来到了阴曹地府,见鬼了!”唐烧香暗骂一声,立刻,他便是一拍储物袋,探手一挥间,抓住了从中飞逸而出的传送经书。

    “哈哈哈哈,老子有传送经书,你们能把我怎么滴!”说话间,唐烧香便是打开了传送经书。

    立刻,一股煞白但是柔和的光芒,从书页中迎面喷射而出。同时间,一个螺旋光圈,随着光芒从那书页中蹦弹而出,瞬间将唐烧香笼罩其中,然后朝着他脑海里想象中的地方,弹射而去……

    阴域外,申武延爵见到唐烧香被棺材收了,大喜过望。

    “走,将这口棺材搬到弓儿面前去,逼迫她答应嫁给我们宗主!”申武延爵道。

    “好!”

    于是,申武延爵三人,便是扛着黑漆漆的棺材,朝着牛蛮宗飘飞而去。

    然而,让他们万没想到的是,唐烧香借助传送经书,已经回来了,而且就远远地跟踪着,直到来到一个巨大的洞穴,见到了被软禁的弓儿。

    唐烧香借助传送经书,直接来到了洞***落到了弓儿跟前。

    然后,再次打开了传送经书。

    就这样,直接回到了过去。

    毁到了哪儿呢?

    就是时光回流前的曹家镇。

    ……

    瞬间,便是与过去的时光,对上了。

    “唐伟虎,你应该明白,唐门药堂现在迎来了曙光,跟小长老搭成了合作,用他炼制的聚气散,会让你们的***效率大为提升。”

    “哈哈哈哈,唐烧香现在的实力才多高,凡天境七阶。能炼出一颗高纯度的近古级八品聚气散吗?能为你炼出一颗高纯度的近古级九品聚气散吗?你要明白,我们须等到他的实力先取得突破,至少高我们一个等阶后,才能指望他炼出一颗对我们有用的高纯度聚气散来。他是天才吗?他的体内有这么好的元气,况且实力还赶不上我们,你想想看,若是我们吃了一颗高纯度的聚气散,提前几个月甚至一年突破一阶,结果,我们还得花大把的时间等待他慢慢取得突破,这有意义吗?我们不吃他炼得聚气散,不也一样过他吗,何必留他这只鸡肋舍不得放弃。不如选择一本高阶***,以我们的资质和禀赋,完全有希望跃阶挑战,大大强于服用一颗高品次聚气散。更何况,在无尽大6,实力才是硬道理,是真理,是目标,是根本。只有傻子才会舍弃根本而取其枝叶。”

    被唐伟虎骂作傻子,弓儿羞恼得脸色绯红。沉默一晌,道:“随便你们怎么说,随便你们怎么选择。我走了,不与你们纷争。”言毕,指掐印结,足尖轻点,驭气飘离出城。

    弓儿的离去,让曹锟倍感失落,瞪视着唐伟虎,习惯性地破口斥骂:“你娘个球,要打就赶紧打,嗦嗦这半歇,把我未来的媳妇儿气跑了,现在打起来还有意思吗?”缓了口气,又继续责骂道,“大场面我见得多了,现在想看的是唐烧香如何死在弓儿面前,如何在弓儿面前狼狈不堪,如何让他不是个男人。娘个球,一个个都是娘们儿。”

    曹锟狂妄的言辞,从心底激怒了唐伟虎三人。然,三人都时刻惦记着曹锟手中的***秘本,所以都不敢表现出明显的愤怒。

    “还等什么,快动手啊,他刚才玷污了我未来媳妇儿,一定要让他死得轰轰烈烈。”曹锟催迫道。让唐门药堂自己人杀自己人是最好的选择,所以他便喝退了斗卫。

    进退无路的唐伟虎,忍耐片刻,终于手握气化剑朝唐烧香动了凌厉攻势。

    然而,唐烧香却避开了唐伟虎的攻势,运转极影浑形绕至其侧后,瞬息逼临城下四五十米位置,依靠极致初度暴飞而上,目标直指城墙顶上的曹锟。

    曹锟惊叹于唐烧香的影移步伐,惶然间闪至斗卫身后,并紧急喝令两名少年截杀唐烧香。

    两名少年的联力阻截,为唐伟虎赢得了时间。三少年很快组成三人阵,默契配合,用酣畅淋漓的剑阵,朝唐烧香动了猛烈攻势。曹锟躲在斗卫身后,觉得十分精彩***,连连拍手叫好,并催迫道:“杀死他,快杀死他。”

    幸亏唐烧香手中的紫金色玄铁棍,耍动时令得虚空震动剧烈。三少年的剑法精准度大降,迟迟无法将唐烧香毙杀。不过,走偏的锋刃仍然零星地划在了唐烧香身上,一时间也有“血雨纷飞”之震撼。

    曹锟大呼过瘾,为了尽快除掉唐烧香,他喝令跟前的斗卫前去助阵。

    斗卫立刻杀入,一时间刀光棍影,血气迷蒙,场面极度惊险***。曹锟大呼过瘾,以至于全然不顾身后,正有一人朝他突然逼近,并将一把气化剑架在了他脖子上……

    “弓儿姑娘,我可是对你真心的,你可不能这么绝情啊!”

    “少嗦,快叫他们住手!”弓儿将气化剑往曹锟脖子上顶了一下。吓得曹锟连喊:“住手,都给我住手!”

    双方终于停止了搏杀,此时,唐烧香和三名少年身上均有不同程度的伤痕,最严重的是执兵器砍杀的手臂。而后来加入的斗卫则是毫无伤。

    唐烧香陷入四人阵的阵心位置,形势上极为凶险,若非弓儿及时施以援手,唐烧香定九死一生。当然,还有嫦厢月暗中相助,唐烧香不会那么轻易被人杀掉的。

    五人均是一脸震惊地看向曹锟和他身后的弓儿。

    “让他们都滚开!”弓儿再次将气化剑往曹锟脖子上顶了一下。吓得曹锟立马喝令:“滚开,都给我滚开!”

    唐伟虎和斗卫四人表情各异,均有一种强烈的不服气,僵持片许,各自愤愤不平地后退几步。唐烧香也迅逃离围困。

    弓儿慢慢将气化剑移开,然后一脚将曹锟踢下了城墙。斗卫赶紧冲出城将曹锟扶起,然后二人气急败坏又狼狈不堪地往古镇外逃去。

    “弓儿姑娘,唐烧香给我们唐门药堂闯下了这么大的祸,难道你还要袒护他?!”唐伟虎难以理解道。

    “住口!我没你们这样的师兄弟,也不愿听到你们自称唐门药堂***。要撇就撇个干干净净,免得大家都乱糟糟的。”

    唐伟虎三人颜面尽失,形象尽毁,恨不得立刻返身与唐烧香拼个你死我活。唐伟虎沿着城墙边缘暴走一阵,望着城墙跟下躺死的斗卫尸体,道:“他们定会立刻派人来报仇,难道你还要不顾唐门药堂的利益拼死护着他?!”

    “住口,他是为了我才出手杀了斗卫,这个责任,我愿一个人担责。”

    “一个人担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打算嫁给曹锟?”

    “如何选择是我个人的事,用不着你们过问。”

    唐伟虎自嘲似地冷笑两声,一股强烈的醋意与失意袭上心头,绝望地摇头苦叹道:“七八年的同堂苦修,却最终败在刚加入唐门药堂才七八天的唐烧香手中,真是讽刺,莫大的讽刺啊!要知现在,当初我何必怀着希望苦熬到现在,如果早加入七星梁王岛药堂,现在的我,说不定早派往修真界北荒冰凰族盟进修去了,以我的天赋,哪一位凡俗界女子不争相投怀送抱,可我,就是瞎了这双眼,一直坚守着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想。”

    “住嘴!都是哄人的话,直到现在我才知道上当受骗了。我走了,不与你们理论。”弓儿气呼呼地离开了聚气城。

    “你就跟着唐烧香一起收拾这个烂摊子吧!”望着弓儿近乎是逃逸的背影,唐伟虎不依不饶、落井下石地丢下这一句,然后与另两名少年踩在一根巨木上,运转“御器飞行术”,朝自己的院宅方向飘掠而去。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