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477章 撤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77章 撤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此刻的唐烧香,已经不想多嗦什么了。?  ? 

    时间就是金钱。

    只见他,立刻一拍储物袋,探手一挥间,便是抓住了飞逸而出的一把大刀。

    朝着三人,挥刀一下。

    立刻,一道惊雷般的声音,自刀锋下炸响而起。

    宏大的刀芒,宛如凭空一记闪电,瞬间划破一片虚空,一闪即逝。

    在这一刀之下,三人的躯体,直接爆炸开来。

    “区区凡天境九阶。还这般狂妄!直接送你们上西天。”唐烧香冷沉道。

    “是谁在打斗,忒妈的,是谁侵入牛蛮宗,赶紧给我捉来。”突然间,从北侧那座大殿前,传出一声断喝,随即,几道流光便是朝着唐烧香二人方向,飞掠而来。

    “敌进我退!”唐烧香喃喃了一声,当即再次一拍储物袋,探手一挥间,抓住了月光传送宝镜。

    “只有从现在回到过去,才能保证在撤离间,绝对安全。弓儿,我们要再次回到过去了,做好准备没有?”

    “嗯嗯。”

    唐烧香立刻便是打开了月光传送宝镜,立刻一股煞白的光华迎面喷射而出,瞬间将唐烧香和弓儿吞没。

    ……

    瞬间,唐绍兴和弓儿便是返回到了过去。

    地点,还是曹家镇。

    也就是先前他们躲藏之地。

    霎那间,时空断层,包括一切凝滞的事件,于此刻完成了无声对接。

    上一回,二人从过去离开时,恰逢三名黑衣人追踪弓儿,阻止她支援唐烧香。

    这次,事件便是从此处完成了无缝对接。

    ……

    ……

    弓儿行动受阻,一怒之下,便决定揭开这伙黑衣人的面纱。她的实力强于三人,随手朝攻来的一名黑衣人脸上抓去,这名黑衣人本能地将脑袋往后一仰,***自然一挺。弓儿顺势下抓,拽住黑衣人左***位的衣料一扯,扯拉出了一长条白色胸巾,而黑衣人因这一扯失去了平衡,陀螺旋一般地滚地。待得起身,第一反应便是用双掌紧急捂住胸脯,紧而将身子背转过去,但依然不小心春光乍泄,两座雪白的秀峰挺露而出。

    另两名黑衣人看得目瞪口呆,弓儿趁势影移而至,用气息浓郁的蓝剑架在***的黑衣女脖子上,伸手将她头巾一掀,露出了真容。

    七星梁王岛药堂直系特训院的四名天才***!曹混引介给唐烧香的那四位,当然,弓儿个个认得,她们过去是有切磋的。四名***中,三名姓梁,一名姓曹,而这名女***便是姓曹,名叫曹天娥,凡天境七阶。是曹混从老家带来的,作为儿媳妇培养,跟曹能是青梅竹马。且两家已经签下婚约。

    被滚水烫伤的是四名***中的老大,名叫梁圭隆,修为达凡天境八阶,跟弓儿不相上下←,毕竟唐烧香刚刚受过重伤,再做那事无异于雪上加霜。但他依然十分妒恨弓儿跟唐烧香同床,因为做与不做往往只在一念之间。

    他强压住心中的妒火潜出主厅大门,敲了敲滑地门,沉声喊了两声唐烧香。

    弓儿听出是唐伟虎的声音,本打算前去开门,但想想这样会令唐伟虎伤心欲绝。权衡一番,她赶紧穿上鞋子,从后门溜走了。

    久久不见有人来开门,唐伟虎疑心加重,便滑开滑地门,穿过主厅,径直朝唐烧香的卧房走去。推开门,第一眼不见了弓儿的鞋子,他怀疑弓儿将其藏了起来或已经悄悄溜走。

    又喊了两声唐烧香,不见幔帐内有动静,他颤抖着手掀开幔帐,见只有唐烧香一个人躺着,且嘴里仿佛是在说着梦话:“弓儿姑娘,弓儿姑娘。”

    唐伟虎顿时妒火中烧,恨不得立马一刀斩掉唐烧香。但这个时候下手显然最愚蠢,因为这等于是帮了七星梁王岛药堂药堂***的大忙。唐烧香死了不说,还会将今晚刺杀唐烧香的责任全推卸在他身上,甚至会助推弓儿***答应曹混父子的提亲。除此,他刚才已经暴露了身份,不能在弓儿眼皮子底下杀掉唐烧香。

    他感到苦恼异常,因为大好机会就摆在面前,却不能把握。

    他怀着沉痛的心情,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唐烧香的院宅。由于亲眼目睹弓儿跟唐烧香同床,他的精神受不了这个***,他的院宅已经被紫金色玄铁棍摧毁,便朝其中一名少年的院宅方向行去。这名少年的院宅叫做“天鹤苑”,是根据他的名字命名的,因为这名少年就叫唐天鹤。院宅阔而大,跟唐伟虎的紧而促成鲜明对比。

    夜色沉沉,乌云逐渐吞没星的光辉。偌大的古镇幽森而恐怖,展现出的是无边之空旷,无色之晦暗,无声之寂寥和无情之冷漠。此时刻,唐天鹤和另一少年正在偌大的院子里推盏换杯,一边慢慢品尝,一边等待唐伟虎的到来。

    终于,唐伟虎面如死灰地出现了。愕然间,唐天鹤二人起身相迎。此时刻他们心中已经有了底。简单问了几句无果,便给他斟了一大杯压惊。

    唐伟虎夺过酒壶,将酒杯斟满,猛灌一杯,然后又接连自斟自饮了四五满杯,终于酒壶空空,晃了几下便是一滴酒都不出了。酒性很快作,但他依然强装无事,一把抓住另一壶酒,唐天鹤二人刚才喝的这一壶。

    唐天鹤见他烂醉如泥,轻轻盖住他的手加以阻拦,并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这么香醇的酒,是不能喝得太急的。”

    已进入神志恍惚状态的唐伟虎,仿佛出现了暂时性的意识清醒状态,他浑身猛然一震,抓住酒壶的手不由自主地松开,然后一动不动似乎在回味着什么。

    “伟虎,我看你是喝多了,不如我先搀扶你回屋歇息吧?”唐天鹤道。

    “不,不用。”唐伟虎表情凝滞地摇头道。然后晃晃悠悠地立起身来,手里依然捏拿着空空的杯子。僵立片许,转身朝院门外行去。

    “伟虎,你打算去哪儿,你的院宅已经没了,就住在天鹤这里吧。”另一名少年劝说道。

    唐伟虎无动于衷地摇了摇头,坚持朝院门外行去。沿着一条主巷离开了古镇,来到第三条副主街上,漫无方向的醉行着。而且,手上依然捏拿着空酒杯,心里面回味着什么,嘴里不停地重复着唐天鹤刚才那一句:这么香醇的酒,是不能喝得太急的。

    他悲痛欲哭地将空酒杯倒转,心碎着:“空了,空了。”突然间,他猛地一把将酒杯捏了个粉碎,往地上狠狠一砸,仰笑道:“空了,碎了,哈哈哈哈哈哈。”

    就在他一蹶不振之际,漆黑的夜空,一道虹影从他头顶飘掠而过,虹影有意放慢了度,回眸往下一瞥,朝着唐伟虎淡淡一笑。唐伟虎顿时魂不守舍,痴醉地急呼道:“姑娘,姑娘。”

    虹影加往北飘掠而去,唐伟虎心乱神迷地追逐而去。

    …………

    “天鹤,唐伟虎已经七日未归,会不会失踪了?”唐门古镇,天鹤苑内,依旧是星辰暗淡的月黑风高之夜,一名少年匆匆跑来告知道。

    此时刻,唐天鹤正独自一人,自斟自饮,表情安静而陶醉,慢慢浅尝着美酒的香与醇。

    “失踪,怎么可能,偌小的一个岛6,他能跑哪去!”唐天鹤抿了一小口酒,缓缓放下酒杯,不急不躁地道。

    “我是担心,他突遇不测。你想想看,他什么时候跟我们分开长达这么久?!”

    “不必担心,大概是承受不了打击,逃离了这处伤心之地罢了。来,陪我喝一杯。”唐天鹤将一只杯子置于对面少年跟前,替他斟了一满杯酒,举杯道。

    二人碰了一杯。对面的少年一饮而尽,唐天鹤则是小抿一口,便将杯子放下。然后掏出一张红色丝绢轻轻擦拭了一下嘴,同时鼻翼翕动嗅闻了几下,脸上笑意浮出。

    对面少年惊愣地看着唐天鹤手中的丝帕,好奇道:“这大概是弓儿姑娘送你的吧,你可真有福气啊?”

    唐天鹤笑了笑,道:“三四年前的事了,那时候,咱们都懵懂无知,相互赠送一两件小礼品是稀松平常的事。你不也有一根吗,拿出来看看。”

    “我的早就弄丢了。还是你最细心,也最懂弓儿姑娘心思。”少年眉飞色舞、声色并茂地夸赞道。然后端起酒杯恭敬道,“弓儿姑娘最喜欢细心的人。恭喜你,天鹤,兄弟我敬你一杯。这一次,你可要将满杯酒喝个精光,不能让兄弟我失望哦。”

    “哈哈哈哈哈哈。我怎能让兄弟扫兴,别忘了,我可是既能畅饮,又懂得慢慢品尝的哦。”唐天鹤畅笑着将满杯酒一饮而尽。如此连饮七八杯而不醉。直到整壶酒喝了个精光,他才突然间趴倒在了石桌上。

    对面的少年连呼了他几声,不见他支起身来,便将他扶进了卧房,然后转身离去。

    少年刚一走,唐天鹤便从床上坐起,然后从空间盛内取出一个打扮得跟弓儿一模一样的木偶,倾吐道:“弓儿姑娘,还记得四年前么,你赠送我们手绢时说过的话,咱们三人谁坚持到最后,你就跟谁;谁的实力最强,你就跟谁。现在,直系特训院内还有谁比我实力更强!告诉你,唐伟虎不是我的对手。至于唐烧香,如不依靠他手中的那件兵器,同样不是我对手,没人能将你从我手中夺走,你是我的!你是我的!哈哈哈哈哈!”

    说完,立刻运转修为将体内酒水逼出,然后盘膝而坐,运转“御器飞行术”,驾御整张床飘出房门,朝着聚气城方向飞去。不过,不是院宅后的这座聚气城,而是弓儿的院宅对面的那座。位于南大街西侧,即古镇西区。

    再说弓儿,自从唐烧香被人刺杀并陷入长久昏迷后,便寸步不离地陪护着他。这期间,唐长老现身过一次,说要跟穆药师出门寻找失踪的穆美川,并明确交代接下来的日子要保护好唐烧香的安全,所以,她便将唐烧香扶进了自己的院宅,每天照顾她,给他熬药汤喝。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