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478章 又要回去?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78章 又要回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天晚上,弓儿又熬了一锅汤,盛了一碗,来到唐烧香的床前,并将他叫起。??? ? 唐烧香倚靠在床头上,痴痴地看着弓儿,等待她拿勺子喂他。

    “好些了吗?”勺子送到他嘴边前时,弓儿轻柔地问道。

    唐烧香痴醉地点了点头,道:“但还是不敢使劲。”

    想了想,弓儿继续问道:“哪里痛得最厉害?”

    唐烧香痴痴地看着弓儿,顿了片许,道:“心里。”

    弓儿俏脸立刻泛出一抹晕红,羞得将脸蛋低了下去,斜睨着秋波盈盈的眸子,将一勺子药汤送至他嘴前。

    二人的额头凑得很近,从未如此靠近过。机不可失,唐烧香没有立刻去喝勺子里的药汤,而是持续片刻,直到弓儿羞得把斜睨的眸子收了回去,才趁其不备,在她额头上**一下。

    “呃!”一根粗大的形似电弧的游丝,蕴含着十足的威能,猛地窜入弓儿的娇体。她浑身猛地打了个激灵,娇吟了一声,双手一软,手中的药碗坠在唐烧香的大腿上,滚烫的药水溅到了*根子上。

    “啊!”唐烧香惨叫一声,从床上一跃而起,连续几个暴步,连带极影浑形,冲出了房子,跳进了池塘内。

    “你没事吧?”弓儿冲了出来,焦急道。

    唐烧香正想说那个地方疼,但转念一想,万一被怀疑那个地方的功能受到影响,岂不是很冤。于是改口道,“没事,只是大腿烫了一下。”

    “那还能走路吗?”

    “估计困难。”唐烧香摇头道。

    弓儿一脸抱歉地轻吟道:“那我扶你吧。”

    唐烧香暗自窃喜地游向岸边,激动地将手伸出,用五指勾住了她那娇嫩若无骨的玉手,被拉上了岸。然后,胳臂轻轻挽住她的香肩,朝院宅行去。

    这一幕,被一街之隔的聚气城城墙顶上的唐天鹤窥了个正着,他坐在床上,盯着唐烧香和弓儿的背影,心中妒火猛烈燃烧,他一手执酒壶,一手端杯,一杯接着一杯的猛灌,突然间心头冒出个极其恶毒的想法,他要让唐烧香失去修为,变成一个不能炼药的***。

    趁着星光朦胧的夜色,他运转影移步伐,从城墙顶上影冲而下,来到伙房附近。然后从空间盛内取出一只半个拳头大小的圆肚药瓶,里面盛有剧毒药液,只需一滴,可让人失去修为。

    伙房里还盛着一锅药汤,药气随风弥漫出了古镇。他蹑手蹑脚地潜入进去,将数滴毒液倒入药汤后,撤回到聚气城顶,驾御床匆匆朝东区飘离而去。不巧,对面御器飘飞来一人,脚踏着一柄剑,不仅丝毫没有避让的意思,反而运转修为将脚下的剑射出。

    唐天鹤侧身一闪,避开电掣而至的剑,但没有露面质问对方。

    待双方擦肩而过,唐天鹤窥见了对方的身份,是七星梁王药堂直系特训院***曹天娥,没有乔装打扮,看上去不像是赶着去行刺,很可能是向唐烧香催要丹药。虽说四天前他们行刺了唐烧香,但他们的老大梁圭隆***大面积烫伤,付出的代价更大,而且,唐烧香收了他们五副丹药粗料,不讨得十二颗丹药是不会甘心的。倘若按照四天前曹坤和唐烧香的事先约定,曹坤会每天派***催问丹药的炼制进度。

    这样更好,倘若唐烧香中了毒,可以趁机嫁祸。毕竟,七星梁王岛药堂直系特训院***也是恨不能亲手斩杀唐烧香的。

    ……

    “弓儿姑娘。我得告诉你一件你可能不愿听到的事。”来到院宅,唐烧香道。

    “什么事啊?”弓儿好奇地道。

    “我想问你,你是不是对这个‘过去’的位面世界,产生了好感?”唐烧香道。

    “是呀。”弓儿点了点头,道。

    “可是,我们毕竟是从未来回到过去避难的,我想告诉你的是,这个世界不可久待,我们还是离开这儿吧。”唐烧香道。

    弓儿闻言,道:“你又打算找侵略牛蛮宗的那些申武家族的人,报仇么?”

    “嗯。”唐烧香毫不隐讳地点了点头。

    “可是,从你现在的情况来看,你要回到未来,无异于送死。而且,我觉得,前往牛蛮宗实在太危险。”弓儿道。

    “这个我已经意识到了,但是,牛蛮宗毕竟是我们十二属肖联盟的地盘,我们的责任,就是将那些侵犯我们领地的人,驱逐出去。十四年前,他们***了我们十二属肖联盟及其旗下十二大家族,侵占我们的领地,这一回,该是他们遭到报应的时候愣愣。”唐烧香道。

    弓儿闻言,喃喃道:“其实,我真希望能够安静地过完下半辈子。不是我不想替惨死的族人们报仇。而是,这样下去,只怕会重蹈覆辙。我怎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兄弟姐妹们,再次陷入一场无休止的厮杀中。”

    唐烧香闻言,叹了口气,道:“其实,我何尝不想安静的生活呢,但是,我们既然是(新)十二属肖联盟的一员,就应当时刻意识到自己的责任。”

    唐烧香说完,接着道:“还有,我们是从未来回到过去,是不能在过去久留的。”

    “不然,就会引起空间断层,不仅有可能让我们以后无法回到回来,而且,还有可能影响整个位面空间,一旦空间震荡生,***人,就会感觉如地震一般,甚至会引巨大的破坏。”

    “到那时,或可能惊动无尽通天大6最高权威,无尽通天大帝,一旦他怒,那我们可就真完了。”

    “所以,我们必须尽早离开,免得过度干扰过去的位面空间,引更多更大的时空段辰,避免时空震荡与日积月累后的天劫生。”唐烧香道。

    其实,在这个无尽通天大6,使用传送经书和月光传送宝镜的,绝对不止他们二人,还有***人。人类的共同破坏,会产生累积效应,从而使得位面空间之间,出现巨大的断层,积累下来,机会产生灾难性后果。

    弓儿闻言,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道:“那好吧。”

    说话间,四下看了一眼,以便记住现在所处的地点,周围环境,以及在这个“过去”的位面空间里,所生的故事。

    这样一来,下次再逃难回到过去时,就能立马作出反应。

    然而,就在这时,天际突然出现异象。

    只见到,一艘太古悬浮艨艟,静悄悄地,借着夜幕,不断下潜。

    这太古悬浮艨艟,就是悬浮在空中的“铁甲战船”,通体被涂着猩红色,战船雕刻有精美的浮雕,当前这艘战船,便是雕刻着一头莽兽,此刻,这莽兽的眼睛中,出耀眼的幽光,从那高空中,直射而下。

    最终,便是将唐烧香和弓儿,给笼罩其中。

    如同一束月光从天而降。

    最可怕的是,此刻的唐烧香和弓儿,身形都如同脱离了大地对人体的威压束缚,身形朝着太古悬浮艨艟方向,飞升而上。

    太古悬浮艨艟也于此刻,高飞升,很快便是消失在了茫茫苍穹中。

    “怎么办?我们还要回到未来么?”弓儿道。

    “先等一等,我觉得有异常。”唐烧香摆了一下手,道。

    “异常?什么异常?”弓儿疑惑道。

    “你有没有听到雷暴之声,很细小,就生在我们周围,而且,源头就是我们俩。很细小,如果不仔细听,可能就忽略了。”唐烧香道,“而且,听上去更像是空间碎裂的声音,碎裂的起始处,便是我们二人。”

    “啊!”弓儿闻言,俏脸顿时大变。

    仔细一听,还真是,由于晚风较大,很好地隐饰住了,但却是一种类似于玻璃或冰块碎裂的声音。

    “咯吱咯吱。”

    “时空冰块碎裂一般的声音。”弓儿心头喃喃道。

    “他们可能现了我们的身份。”唐烧香道。

    “啊,现了我们的身份?”弓儿俏脸一片惊讶,思忖了好一会儿,才同意了唐烧香的这种说法。

    因为,无论是过去的时空,还是未来的时空,都是相同的人物,未来有的,过去也有。

    也即是说,在这个过去的时空里,也是有人专门负责监管“穿越”事宜。

    毕竟,借助诸如传送经书和月光传送宝镜之类的宝物,会在位面时空间产生断层,或类似于地震一般的空间震荡,会严重危害到人类安全。

    所以,这些人便会被上层派往下届,捉拿违法之人。

    这些人肯定修为不低,来头不小,因为他们的捉拿对象是像唐烧香这样的身上携带有传送经书或月光传送宝镜的宝物。

    ……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唐烧香二人便是被太古悬浮艨艟的这束光芒,带到了一颗星辰上。

    这是一颗星辰的卫星。

    上面也是阴晦一片,大山较矮,地面裂开一道道裂纹,四下无人,也没有植被等,十分阴森荒凉。

    “你们是何人?为什么要闯入我们的时空?”忽然间,唐烧香跟前的虚空,微微震荡起来。

    一道道的元力波动,随着震荡的虚空,浩浩荡荡,辐散而出,就像是水面波纹一般,层层叠叠。

    “在下唐烧香,来自租界。”

    “我问你们是何人,为什么要闯入我们的时空?”

    唐烧香其实很想回到未来时空,以免停留太久生不测。

    “我们是从未来回到‘过去’这个位面空间逃难来的,现在正要回去。”唐烧香直言不讳道。

    “逃难?哼哼!我看,你们是没坏好意吧。想逃难是吧,可以啊,把你身边那个小妞儿,留下,我们就允许你继续待在这儿。”此刻,一名模样看上去二十三四的青年,从剧烈震荡的虚空中心,透现而出。

    来到唐烧香跟前,杀气凛然地道:“唐烧香!就是那个被北荒冰凰族盟通缉的唐烧香吧?实话告诉你吧。无论你逃往哪儿,都处于冰盟的监视之中。”

    唐烧香闻言,道:“我唐烧香,就是从小吓大的,既然他们这么热衷于监视他人,那就让他们监视好了。”说完,便是和弓儿,转身行去。

    “慢着!既然来了,就想这么一走了之?”青年道。

    “你想怎样?”唐烧香面色一沉道。

    “实话告诉你,要么你留下身边的姑娘,服侍我,要么交出你口袋中的月光传送宝镜或传送经书,保证从此不再随意闯入其它位面空间。”青年说完,接着道,“你应当知道,随意闯入不同的时空,会造成严重的时空断层,会对人类构成严重威胁。”

    “你作为一个自我标榜的正派***,应当能够明白我说的话的意思吧。”青年道。

    “当然。”唐烧香回答道。

    “既然如此,那还等什么,赶紧交出传送经书或月光传送宝镜。”“告诉你,我们都是上头派来的,其目的就是为了保证人类不遭到威胁。”

    唐烧香闻言,道:“那我请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申武延啸。”青年道。

    “申武家族的人?我信不过。”唐烧香道。

    “哈哈哈,难道就因为我的名字,就认为我跟北荒冰凰族盟旗下***或族人一样,是冰盟派来杀你的,实话告诉你,我就是无尽通天大帝派来的,目的就是捉拿任何敢于危害人类安全的人。识相的,赶紧将月光传送宝镜或传送经书交出来。”

    “要知道,过去时空可不能久待。”青年道。

    唐烧香闻言,笑道:“真如你自己所说,过去的时空不能久待,但我想问你,到底是你从未来回到过去,自己急了,还是因为我从未来回到过去,而感到焦急?”

    “忒妈的,老子没时候跟你们嗦,再不交出月光传送宝镜或传送经书,可别怪老子不客气了。”青年斥骂道。

    他已经感应出了唐烧香的修为,达到可怕的道天境一阶。、

    而这个自称无尽通天大帝派来的人,修为却是高达道天境二阶,比唐烧香高一阶。

    通过感应唐烧香体内的元力波动,他已经估测出了唐烧香确切实力。

    然而,就在这名青年开口斥骂的一霎,唐烧香身形动了。

    “啪”的一声,唐烧香反手就是一耳光,扇得青年脸颊一片通红。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