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479章 斩杀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79章 斩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妈的,居然敢打老子!”青年一怒,便是朝着唐烧香冲杀而去。  

    “哼。”唐烧香冷哼一声。

    立刻一拍储物袋,探手一挥间,抓住了飞逸而出的大刀,朝着冲杀而来的青年,挥刀一下。

    “不好意思,这是在过去的时空里,没时间跟你嗦!”

    念及至此,唐烧香当即一咬牙,一刀斩下。

    立刻,一道惊雷般的声音,在刀锋下炸响而起。

    宏大的刀芒,瞬间划破整片虚空,映射了整个苍穹,宛如霹雳一闪,一闪即逝。

    在这一刀之下,青年的身形,当即化成了碎块。

    “弓儿,咱们可能真的已经杀了无尽通天帝国派来的差使,赶紧离开现场!”说话间,唐烧香再次一拍储物袋,探手一挥间,便是抓住了飞逸而出的传送经书。

    打开的霎那,一股煞白的光华迎面喷射而出,同时间,一个螺旋光圈,伴着煞白光华,从书中蹦弹而出,瞬间将唐烧香和弓儿二人笼罩,消失在了茫茫苍穹中。

    最终,仍在这个过去的时空里落下。

    地点,就在下界的古镇里。

    “弓儿,你先走吧,我受了内伤,需要治。”唐烧香道。

    弓儿疑惑地点了点头,转身而去。

    ……

    院宅外。

    再说那唐天鹤,悄悄投毒后,便是离开了,途中遇见了唐天鹅。

    唐天鹅没现唐天鹤的身份,初步猜测是唐天鹤或另一名少年,以实力来看,认定就是唐天鹤。她没作停留,踏着特制长剑径直朝弓儿的院宅飞去。然后悄无声息地落在屋顶。以晚风作为掩护,悄悄掀开了屋顶上的瓦片。

    弓儿从空间盛内取出一贴膏药和小瓶药粉给唐烧香,然后拿着药碗出了房间。

    趁着无人,唐烧香立马褪下裤子,将药粉撒在**部位上。趴在屋顶上窥视的曹天娥立马将脑袋缩了回去,咒骂了一句,眼睛却惶然地大睁着,一颗心噗通噗通的狂跳不止。直到听见弓儿的声音,才再次将眼睛凑近了瓦缝。

    不想,她刚才的“怦然心动”,化作元力波动振荡而出,影响了室内虚空。

    弓儿端来一碗药汤,行近至床沿侧臀坐下,舀了一勺药汤正欲喂给唐烧香,不经意间现床顶上的帐幔微微起伏,现象异常。弓儿愣了一下,立刻意识到屋顶上有人。不动声色地放下药碗,紧而运掌提气,将一掌的气势朝天轰去。

    屋顶破开一个大洞,弓儿足尖轻微一点,娇体腾冲直上。曹天娥紧急侧身避开气势之末,回头间,现弓儿已经气呼呼地站在了她面前。

    星辉暗淡,夜色朦胧,迷迷蒙蒙,如烟如雾。但气氛却很紧张。

    二人对峙间,曹天娥下意识地将傲人的***一挺,嘴角浮出一抹得胜的笑。

    弓儿微瞪着眼,气呼呼地质问道:“曹天娥,夜深人静的,潜上人家屋顶,难道又想行刺?”

    “误会,这一次,我是来拿取丹药的。”曹天娥旋摆着曲线毕露的上体道。嗓门有意抬高,以便让唐烧香也可以听清。

    “既然如此,何必偷偷摸摸,我看你准没安好心!”

    曹天娥狡猾地将目光朝弓儿身后一斜,同时冷哼道: K尖馄危徽蠓绻喂槐咚呈平曹天娥,一边假意提醒道:“有人追来!”

    曹天娥浑身一震,回头瞧了一眼,不料失去平衡,双双从圆木上坠落下来。唐烧香也与曹天娥半空分离。

    天色暗黑,曹天娥紧急调整状态,好不容易安全着6,却现唐烧香不见了。

    “不可能,中我寒气的人绝不可能逃这么快!一定有人暗地跟踪!”曹天娥仔细搜寻周围每一处可疑角落。

    “曹天娥!”突然间,传来唐天鹤的声音。

    “一定是你坏了我好事!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威吓间,曹天娥亮出小拇指,朝唐天鹤胸口一指。一道细长的冰蓝色威能,吱的一声疾射而出,度快到令实力为凡天境七阶的唐天鹤猝不及防,最终被射中了胳臂。

    寒气蚀骨,他立刻肢体僵木,浑身剧烈哆嗦,冷颤结巴道:“快……快给我增气散!”

    “增气散有!要解凡天境七阶的寒气,一颗至少5o万元晶币,你有吗?”

    “有,有……”唐天鹤连连点头道。

    曹天娥一把扯下唐天鹤的储物袋,适力拍了拍,拍出5o枚宝晶币(1宝=1oo灵=1万元晶币)。装进自己的空间盛后,取出一颗近古级七品增气散。丢给唐天鹤之前,嘀咕了一句:“没想到你还挺有钱的!”“借我一百万,下次再还可以么?”

    “好,好……”

    曹天娥又连连拍了无数下他的储物袋,取出1oo枚装入了自己的空间盛内。然后才将增气散丢入唐天鹤口中。

    有天娥冰禅指护身,曹天娥现在是无所畏惧、所向无前。独闯唐门古镇,如入无人之境。

    再说唐烧香,一旦中寒气,影移度会很快。他径直回到弓儿的院宅,看到弓儿还僵在屋顶浑身哆嗦,紧急影冲而上,将其抱入怀中用体温为她取暖,紧接着跳下屋顶,将她抱入了房中。

    弓儿的修为高达凡天境八阶,中寒气后,勉强支撑到从空间盛内取出一颗高品质的增气散服下,以自身修为和整颗增气散的代价,勉强压制住了曹天娥那一指寒气。

    但那寒气能自成气旋,有复的可能。

    被唐烧香抱了近半刻,弓儿症状稳定后,想起曹天娥故意羞辱她的一幕,气不打一处来,从唐烧香的怀里挣脱而出,嗔怒地瞪着唐烧香道:“谁让你抱我了,我自己能解!”说完,冲到床上,连蹬了几下鞋子没成功,干脆将被子往娇躯上一掀,露出大半个被包裹得圆润的白**和双腿睡去了。

    唐烧香走近帮弓儿把鞋脱下,正要端起床头的药汤品一口,尝试一下弓儿的手艺,突见弓儿浑身又哆嗦起来,遂赶紧将汤碗放下,匆忙间汤碗从茶几边沿坠落,药碗碎裂,药汤洒了一地。立刻便闻见哧哧声响,并伴有一股***性白烟挥而起。

    “有人下毒,有人想毒死我!”唐烧香勃然大怒。恰在这时,曹天娥闯了进来。

    看着怒目圆瞪的唐烧香,曹天娥暗自一惊,道:“你没被冻死?!”

    唐烧香看了一眼浑身哆嗦的弓儿,强压住心中的火焰,喝道:“把解药拿出来!”

    “你算老几,凭什么喝令我!”

    “再不拿解药休怪我不客气!”

    “那你就过来拿吧!”说话间,曹天娥先制人,亮出小拇指朝唐烧香一指。

    弹指一挥间,唐烧香再次被冻住,无法立刻脱险。

    静待了片刻,曹天娥信心十足地靠近唐烧香,用指头在他额心狠狠一戳,竟将他戳得仰翻倒地,恨恨地道:“你算老几!”

    踢了唐烧香一脚后,曹天娥走近床沿,对哆嗦的弓儿冷讽道:“这种滋味好受吧!一颗增气散1万灵晶币(百万元晶币),想要么?”

    弓儿冻得神志不清,连连点头。

    曹天娥从弓儿指上取下空间盛,用一抹气势将其启开,成功取出1oo枚宝晶币,装入自己的空间盛并从中取出一颗增气散,然后扔在了床上。

    不待弓儿把丹药吞下,曹天娥转身意欲撤离。不料,两只胳臂被人很熟巧地自身后一把控制,顺势一扭,疼得她差点落泪,而且越是挣扎,越是疼得厉害。

    唐烧香腾出一只手,在曹天娥的臀部猛地拍了几巴掌,拍得她臀部起伏波涌,疼得她趴在地上痛哭。

    “为什么要下毒害我?啊!”

    “不是我下的毒!”

    “那会是谁?”

    …………

    僵持之际,一道黑影影移而至,手执气化剑朝唐烧香一剑刺下,唐烧香紧急一闪,左胳臂被划了一刀。唐烧香顺势滚倒在地,连连滚翻以躲避气化剑凌厉的攻势。

    生死危急关头,唐烧香摸到一小块碎碗片,朝黑衣人射去。

    黑衣人面部被刺,当空滚旋,踉跄着地。唐烧香趁机指掐印结,运转“《水衍易阴经》幻衍冰矛”,且将矛头对准黑衣人之际,曹天娥亮出小拇指朝唐烧香一指。吱的一声,细长的威能疾射而出,唐烧香再次被冻住,他射出的唯一一根冰矛,却被黑衣人旋身避开。

    眼看黑衣人执气化剑,要将唐烧香大卸八块之际,弓儿娇躯一震,连两掌,击中了黑衣人。黑衣人当空口喷鲜血,脚拇指触地的瞬间,旋身闪掠而去。

    曹天娥一人同时面对两人,不敢再度冒险,暴步腾冲直上破屋而出。不慎将脑袋碰破,落在屋顶的霎那,捂着鲜血直流的脑袋痛恨而去。

    弓儿意欲追去,但天色太黑,曹天娥的指法很厉害,只得作罢。她来到胳臂受伤的唐烧香跟前,从空间盛内取出纱布替唐烧香缠上,一边安慰,一边痛斥七星梁王岛药堂直系特训院***如何如何阴险,稍后问道:“你知道刚才这黑衣人是谁么?”

    唐烧香摇了摇头。

    “他的面部被碎碗片刺伤,还中了我两掌。倘若是七星梁王岛药堂直系特训院的那四名***之一,下次遇见定可一眼认出。”弓儿分析道。稍顿,惊震加提醒道:“曹天娥的寒气指如此厉害,你竟然安然无恙,看来,你是她的克星,她一定会想方设法除掉你,你得多加小心。”

    想到魔咒风穴所在北荒冰凰族盟为除他这个隐患,屡屡加害于他,唐烧香心沉谷底,低喃道:“你说得没错,她一定不会放过我!”

    “你的那根紫金色玄铁棍呢?”弓儿转移话题,怀着某种期待道,“不喜欢么?”

    “当然喜欢!只因事突然,没来得及取出。”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