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660章 昏迷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60章 昏迷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章节错了,还是改过来吧】

    “应该时刻拿在手的,万一有不测,一道指令说不定就能扭转乾坤。 ? ”弓儿一边关切地训诫,一边将刚缠在唐烧香胳臂上的纱布又松解,因只顾着说话,忘了在伤口上涂药粉,可刚剥到最后一层,惊讶现,唐烧香的伤口已经彻底愈合了。

    唐烧香淡然一笑,从储物袋内取出紫金色玄铁棍。

    弓儿转而一副忧郁的表情,道:“帝国密探镇级初选在即,可以当前形势来看,七星梁王岛药堂直系特训院胜券在握,唐门药堂毫无翻身的余地。”

    沉思片许,唐烧香饱含深情地摸了摸紫金色玄铁棍,然后眷恋不舍地递送至弓儿眼下,道:“弓儿姑娘,这根紫金棍,能够有效地抵御曹天娥的冰禅指,你是唐门药堂直系特训院***,肩负的使命更重大,更需要它!”

    弓儿愣了半晌,一脸疑惑道:“你,你刚才说什么?能够有效地抵御曹天娥的冰禅指,没这么厉害吧!”

    “我有切身体会,滴血认主后的它,耍动时能爆出强劲威能和气势,令虚空剧烈震荡从而化解对手的攻势,令刀剑等难以准确刺中甚至接近目标。”

    弓儿表情一片诧鄂,不可思议道:“真有这么神奇?”

    “对,我有实战体会,尤其是七天前与曹化的斗卫对战那一次,当时,我右手虎口震裂,鲜血浸入玄铁棍后,玄铁棍随后的表现令我大吃一惊……,帝国密探选拔在即,或许它对你有用。”

    “可……可我只会耍剑,让一个柔弱女子耍这么一件兵器,实在是太扎眼!”

    “关键时刻,”

    “如果这样的话,曹天娥的冰禅指已经不足为惧,但不能保证七星梁王岛药堂直系特训院******没有练就更厉害的***”

    “我分析过,曹天娥乃是曹化的婚约之妻,她能接触到更多的经书、兵器和丹药等等。”

    “他们毒害你,你应该把紫金玄铁棍拿出,适时教训他们一顿,以便形成一种威慑。”弓儿道。

    *

    其实,此刻的唐天鹤,对曹天娥的冰禅指,也是体会尤为深刻,想了一段时间。

    天才的头脑果真转得快,想到了唐烧香的那把紫金色玄铁棍,或许是克制曹天娥的法宝。

    *

    “来,这碗刚刚熬制的药汤,你趁热喝了吧。”弓儿到伙房熬制了一碗药汤,来到床前。

    唐烧香想都没想,一饮而尽。

    此刻的曹天鹅,正躲在屋顶之上,偷看这一切。

    看着弓儿将药堂一勺一勺地喂给唐烧香,她不无吃醋,毕竟唐烧香也算是个人才,比贪淫好色、纵欲无度的曹化好上不知多少倍。

    就在她羡慕二人暗传秋波之时,唐烧香一晚药汤刚喝完不久便是突地吐出一大口污血,捂着腹部痛得晕了过去。并弥漫出一股特殊的***性气味。

    弓儿大惊失色,根据气味初步断定是七蛊圣巫奇毒,惶骇间,从空间盛内取出一枚探针,伸进碗里残留的药液中一验,果真不假。

    趴在屋顶上窥视的曹天娥也是大骇,对于实力在凡天境以下的凡俗界***,绝无保住修为的可能,能保住性命就算奇迹,即便是活过来,也是百分百修为作废。

    就在曹天娥暗自推测谁是疑凶之时,远在南大街西区的唐天鹤,站在一间厢房的窗后,面朝弓儿院宅方向,正暗自得意着,突然间,他的肩膀被拍了一下。

    唐天鹤浑身猛地打了个机灵,转身一看,竟然是曹坤的爹曹化。愣了半晌,赶紧关窗,然后仿若无事地将曹化引入会客的大厅。

    “不知曹长老这次来有何要事?”

    曹化笑着从空间盛内取出一副魔兽骨架,一只修为达到凡天境的飞翼魔兽骨架,翼展宽达一丈。

    魔兽骨架的特点就是聚气能力相当强,而且很难肢解。

    “你将一套完整气势打入进去看看。”曹化笑着道。

    唐天鹤运转修为,将一套完整气势外放而出,他的完整气势只是一团气。通常所说的完整气势是指人形气势,包括完整的人体精、气、神,拥有独立运转的丹田等,总之,是基于*****而成、可以独立运转的存在,跟普通气势不同,普通气势可化形成不能独立运转的万象形态。

    由于凡俗界门派的***等级普遍不高,所以外放出的完整气势不能化形***,要么是一团气,要么呈畸化的形态,唐烧香的人面冰柱就是畸化的一种形式。唐烧香***的是大唐东游门直系斗院***,等级相对较高,所以畸化***面冰柱。唐天鹤的则完全是一团气。

    唐天鹤的这套(团)完整气势接触到魔兽兽骨后,立刻被吸附,紧紧地包裹在兽骨上,看似一只灵气浓郁的化羽欲飞的仙鸟。

    “这是我年轻的时候从修真界魔兽山脉猎杀的一只凡天境三阶苍宇玄鹤,骨与节都牢固得很,可以抵御凡天境九阶***的刀与剑。”曹化道。

    唐天鹤似有所思,一边听曹化介绍,一边指掐印结出一道攻击指令,但结果很不尽如人意,这只灵气浓郁的“仙鸟”很难控制。

    曹化笑了笑道:“四天前,唐烧香被击昏后的情景你应该还很清楚吧,他昏迷后,从体内外放出一套完整气势,然后它又闪入紫金色玄铁棍,来个绝杀,将老夫最得意的一名***击溃。”

    “曹长老对我说这些……是为何意?”唐天鹤故作狐疑道。

    “难道你丝毫不惊震吗,倘若当时被击昏的是你,而他趁你昏迷后依然不肯罢休,你该如何应付?”

    “如果这样,我只有等死。”唐天鹤很干脆道。

    “倘若,你在昏迷后,也外放出一套完整气势,与这只能抵御凡天境九阶攻击力的‘仙鹤’肉骨合一,难道还怕它(紫金色玄铁棍)凡天境七阶的攻击力吗?!”曹化道。

    “曹长老的意思是,打算把它送给我?”

    曹化罢了罢手,道:“不是送,是借。而且,你还须掌握一套玄衍级中级***,让你昏迷后能外放出一套完整气势。”

    “玄衍级中阶?!除了修真界、租界和河谷桥西三不管地区极少数门派,没有哪个门派有这么高阶的***。”唐天鹤道。

    “那我传授你一套,你别忘了,我们七星梁王岛药堂的背后靠山可是位于修真界的北荒冰凰族盟,我儿子更是分鼎药师申公延桀的***。”曹化道。

    唐天鹤想起四天前,曹化手中的那本玄衍级中阶***《太衍易形经》|第一部|本衍婴面。相信了曹化的话。

    唐混从空间盛内取出一本拓印本,道:“在我答应将太衍易形经第一部第一章的拓印秘本交给你之前,你得答应我,加入七星梁王岛药堂直系特训院,若有背叛,浑身碎骨!”

    唐天鹤浑身一震,面部肌肉抽了抽,沉想一阵,道:“七星梁王岛药堂直系特训院不有梁圭隆么,何须我加入?”

    “距离帝国密探初选只有二十天不到,他需要一段时间疗伤,打算在州级中选前补选一次,然后再进入州级中选。”曹化道。

    唐天鹤在大厅内徘徊一阵,突地将身一转,咬牙道:“好,我加入七星梁王岛药堂直系特训院,如有背叛,天诛地灭!”

    “很好!”曹化爽快地将秘本和苍宇玄鹤交给他。苍宇玄鹤藏于空间盛内的最顶层。临走前道:“明天这个时候我再来。祝你早日***成功!”说完,化作流光遁去。

    …………

    唐烧香中了唐天鹤的剧毒后,便昏迷过去。弓儿进伙房一验药汤,果真是被下了毒药。恼怒的她,出门搜寻证据,但天色太暗,周围又都是长街短巷、迷宫一般的环境,可供隐藏的地方实在太多,最终无果而返。

    亲眼窥见唐烧香中毒这一幕的曹天娥,趁着月黑风高,已经早早撤离了现场。她此行是为讨要丹药而来的,但看这情况,唐烧香以后是炼不出丹药了,而且一定保不住修为,能保住性命是奇迹。

    弓儿寸步不离地守护了唐烧香一个晚上,用***替他解毒,依然不见他醒来,悲声道:“我会替你找到凶手,然后将他碎尸万段。”说完便出了院宅,怀着一抹忿恨,运转御器飞行术,脚踏一把特制长剑,朝七星梁王岛药堂直系特训院方向飞去。

    七星梁王岛药堂直系特训院拥有极佳的***环境,是一个大园林,里面果木如林,花草飘香,场地开阔,行于其中令人心旷神怡。里面不乏仿古建筑。聚气城,聚气塔等等都极具装饰性美。

    天色尚早,朝雾弥漫,弓儿御剑从高空落在一座聚气城内,隐藏在一颗古树后,等待七星梁王岛药堂直系特训院***的到来。直系特训院是天才的集中地,生员匮缺,***数目也就四五个。

    最先赶到的是曹天娥,她挥舞长剑正耍得起劲,三名少年御剑飘飞而下,落在她身边,其中包括被滚水烫伤***的梁圭隆,他昨晚正在闭关运功疗伤。

    “天娥,听说昨晚唐烧香中毒了,是真的么?”

    “当然,我亲眼看到的。”曹天娥道。

    “是谁下的毒?”

    “天黑,我没亲眼见到疑凶,只看到疑凶驾御整张床从弓儿的院宅方向飘回。”曹天娥道。

    “既然是下毒,何必驾御整张床,这不反而容易暴露行踪么?”梁圭隆道。

    “是呀,我也奇怪。不过,我出手想试探他,没见他露面还手,想必做贼心虚。”接着,曹天娥补充道,“唐天鹤已经加入我们直系特训院了,你们知道么?”

    三少年纷纷点头。

    躲在古树后的弓儿顿时一惊。虽说唐伟虎三人早说要加入七星梁王岛药堂直系特训院,但因为某些原因未下定决心,所以一直拖到现在。但她怎么都想不到,最先投靠七星梁王岛药堂的竟然是唐天鹤。在她心目中,唐天鹤最是冷静、沉稳和知性,实力不比唐伟虎差,却从不锋芒毕露、自私自利,而是深藏不露、豁然大度。

    她再也按捺不住了,悄然地撤离了聚气城。然后朝唐门古镇、唐天鹤的院宅方向御器飘飞而去。

    在唐天鹤宅后的一条小巷中落地而起,看时,她浑身已经多了一袭玄黑的夜行衣,这一落一跃,连贯流畅,润细无声地落在了唐天鹤的卧室屋顶上。以风声作掩护,极为小心地将瓦片移开,终于露出一道细小的缝。现唐天鹤正聚精会神地***,眼前的墙上贴着一张较长的条幅纸,拓印本直接拉伸成一长条,一目了然,免得***过程中频频翻页。

    当前他正在体内开辟一道基于**但越**而存在的虚空,肉眼可见他的胸腔内有着一团淡蓝色的威能在运转,威能运转度较慢,看似在冲脉。大半晌后,威能运转度陡然增加,表明冲脉成功。但待冲破的气脉远不止一根,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完成的。

    冲破当前这根气脉后,唐天鹤得意一阵。稍歇,将一抹元气打入贴在墙上的条幅纸上,对应某个页面的中央立刻显出活动的人像来。对照着人像冲脉过程比划了一遍,然后正式投入到冲脉中。如此冲了几根脉,体能消耗过大,状态受到影响,唐天鹤便决定收功放松一下。元气运归丹田后,从空间盛内取出打扮成弓儿模样的木偶,在它额头吻了一下,私语道:“弓儿姑娘,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唐烧香不是好东西,他是横刀夺爱的滥人,是他气走了唐伟虎,搞得我们唐门药堂直系特训院溃崩瓦解,他该死,所以,我成全了他。”

    闻听此言,弓儿玉容失色,大失所望,想不到仪表沉稳的唐天鹅会采取这等卑劣的手段。内心翻江倒海间,周身的虚空因心志不稳而微微震荡起来,元力波动化作虚空涟漪辐射而出……

    这恰被唐天鹤感应到,他猛地一掌轰将而上,将屋顶轰出一道破洞,然后暴冲而上,落到屋顶上时,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