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664章 斩杀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64章 斩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然而,未待这把大刀临头,此刻的唐烧香,便是身形动了。  

    只见他,一拍储物袋。

    探手一挥间,抓住了飞逸而出的大刀,当即挥刀,将大刀及青年斩杀。

    随后,转身离去。

    ……

    再说唐烧香和唐天鹤之间。

    丹田神秘气旋运转至“满月”时,龙现;“月亏”时,龙隐没。他曾说过:“龙现时,绝不能败!”而且,与十一生肖属盟***属***朱八伯有过第一次交手。

    他已经有近一年没用过“狂者之龙”的身份,除了“不能败”这个原因外,主要是因为没有***出一套可以代表“狂者之龙”形象的***。其实,唐烧香对“巫毒天指”也不甚满意,主要是巫毒天指看上去有些***。

    唐烧香曾经中过青衫女子的蛇毒,而且,她的蛇来自修真界,毒性不比七蛊圣巫奇毒的小。唐烧香尚能安然无恙,这一次化险为夷也不足为奇。

    狂者之龙撤走后,唐天鹤挣扎了几下,终于挣脱。当他意识到什么时,一看指头,空间盛不见了。当即气得口喷鲜血,绝望得瘫软在地。而且,贴在厢房后墙上的拓印本也不见了只是一章,他已经掌握。

    “狂者之龙,狂者之龙!待我查明你的身份,定将你碎尸万段!”

    唐天鹤原本打算报复弓儿,但他现在经脉裂断,又失去了空间盛包括苍宇玄鹤,只得***放弃。他忍着剧痛朝另一名少年的院宅方向行去,却没有现其踪影,愤懑之下,朝七星梁王岛药堂直系特训院方向行去。

    再说七星梁王岛药堂直系特训院那四名***,得知唐天鹤成为自己人后,在特训院长老的授意下,一起到唐门古镇迎接。恰与唐天鹤半途相遇。曹天娥见唐天鹤身上有血,痛苦不堪的样子,大惊道:“唐天鹤,你怎么伤成这样子,谁干的?”

    “我自己!”

    唐天鹅犹豫一阵,抱拳道:“为欢迎你正式加入我们七星梁王岛药堂,我们奉特训院长老之令,前来迎请。酒菜已经备齐,只等你赴宴。”

    “我这样子,哪还能跟你们一起吃饭!”

    “除了梁长老和丹系曹长老,还有斗系的三长老,他可是来自北荒冰凰族盟的申武家族,专程从王都赶来,饭后马上返回。你可不能不赏脸啊!”曹天娥道。

    唐天鹤浑身一震,道:“那好!换一身后再去!”

    在曹天娥的建议和梁圭隆的应准下,四人将唐天鹤带到梁圭隆的院宅,换了一身后,朝一座景楼边的院宅方向行去,这院宅是曹坤的院宅,曹坤的职业地位高于他爹。

    院宅的客厅环桌坐着四人梁长老、丹系曹长老、斗系镇级代长老和特地从朝贡国王都赶来的斗系三长老。其中,斗系三长老是北荒冰凰族盟申武家族人。

    酒菜已经上桌,只等唐天鹤到来。

    这时,有杂役***匆匆来报,说唐天鹤受伤了,恐损及经脉。

    众长老浑身均是一震,这意味着花费巨大代价挖来的天才,无法在这次帝国密探镇级初选中寄予厚望。

    斗系三长老已经事先对唐天鹤有所了解,其中包括近日唐烧香中毒事件,并怀疑下毒者可能是唐天鹤,所以对唐门药堂***的好感顿无。他觉得曹化这次挖角的代价太大,可惜了一章玄衍级中阶***和苍宇玄鹤;

    见行至门外的唐天鹤时,申武长老眼皮微抬了一下,轻声说了一句:“叫他进来吧!”

    梁长老和曹化四人满脸堆笑着朝唐天鹤招了招手,道:“进来吧!”整个过程,始终无一人起身。这在外人看来,是“很不受欢迎”的一种待遇。

    唐天鹤自尊受到极大冲击,双脸憋得青红,但想到斗系长老来自北荒冰凰族盟,只得忍气而入,脸上挂着勉强挤出的笑容。

    “听说你受伤了,究竟是怎么回事?”曹化道。

    唐天鹤沉吟道:“是被一神秘人打伤的,他说自己叫什么‘狂者之龙’,也不知他是什么身份,来自何方门派,他的巫毒天指着实厉害,只要一点中肉身,立刻便有一股蛇形气势游入我的体内,穿经走脉,血肉撕离,令人十分痛苦。”

    “狂者之龙!巫毒天指!确实不曾听说过。但只要他不参加这次帝国密探初选,就相安无事。”稍顿,申武长老道,“直系特训院不同于一般斗院,旨在培养帝国密探。***经过层层选拔,严格筛选,个个都是天才。你们唯一的职责,或者说使命,就是在这次帝国密探初选中胜出。但是,初选在即,我们最优秀的***梁圭隆已经受伤,被寄予厚望的你,也已经受了伤!我看这形势严峻得很啦!”

    “目前,两家药堂,就数弓儿的实力最强,得想办法阻挠她参加。”

    “不管你们采取什么手段,总之,十五天后的帝国密探初选,必须胜出。三月后的州级中选,整体修为必须达到凡天境八阶,不合格者,永不复用!”

    梁长老和曹长老等,皆是浑身一震,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

    申武长老话锋一转,道:“听说,唐烧香被人毒死了,有这么一回事么?”

    唐天鹤惊愕地点了点头。

    “究竟死还是没死?”申武长老追问道。

    “不得而知!但中了七蛊圣巫奇毒的人,十之**必死!即便是侥幸活了过来,也一定浑身修为作废!”

    “那就将事情调查清楚后再下结论!申公大人有令,杀唐烧香有大功者,可保封为岛6级密探,或朝贡国王都级密探,地位仅次于皇城级密探,并可得到申公大人的直接指导!将来有望保举到北荒冰凰族盟进修!”

    在座的特训院***,无不动心!

    …………

    再说唐烧香,趁着弓儿密练***之际,以“狂者之龙”的身份现身,不仅教训了唐天鹤一顿,还夺走了他的空间盛,包括他的特制长剑、苍宇玄鹤和《太衍易形经》第一部|第一章的***等等。

    而他自己的储物袋,则被弓儿像翻寻遗物一般,翻了个底朝天,收获更大,将唐烧香的那套由近古级九品衍结珠解纹后形成的秘本翻走了。那颗衍结珠可是修真界的大唐东游门奖励给他的,对于凡俗界***来说,简直就是无价之宝。

    距离帝国密探初选只有不到二十天,弓儿决定豁出去了,全心投入到***之中,懒得管唐烧香了。她猜测唐烧香不死也得废,应该也不会再有人打他主意了。

    唐烧香见弓儿久久不来伺候他,失望地将被子一掀,下了床。寻了一座偏僻而隐秘的古宅,进去一心***他的“巫毒天指”。

    而七星梁王岛药堂直系特训院的那四名***,自从被要求在十五天后的帝国密探镇级初选胜出,以及三个月后的州级中选前达到凡天境八阶实力后,除了梁圭隆之外,***人倍感压力。好在申武长老给了他们一条后路杀唐烧香有大功者,可直接保封。而且最差也是岛6级密探。

    但他们还不知道唐烧香被毒死了没有,所以,他们得先打探清楚唐烧香的情况。

    夜幕降临,四人秘密出了。目的是打探唐烧香的生死。在偌大的古镇内分头寻了一夜,连唐烧香和弓儿的人影都没见到。最后怏怏而回。

    一连寻了四五天,白天晚上都用上了,还是一无所获,终于,他们沉不住气,决定回去***以应对帝国密探初选。

    距离初选只有十天时间,无论是唐门药堂直系特训院,还是七星梁王岛药堂直系特训院,都寂静得出奇,他们都将自己关起来冲脉。

    为了与弓儿争拿本镇第一的宝座,在刺杀唐烧香的那天晚上***烫伤的梁圭隆,伤势痊愈,也紧急投入了训练。

    唐天鹤则因经脉受损,苍宇玄鹤和秘本丢失等等原因,不被七星梁王岛药堂直系特训院重视。极度抑郁的回到了唐门古镇,与那名公认的只有凡天境六阶的天才少年痛饮起来。他们三人,平日形影不离,而今,唐伟虎失踪,唐天鹤失意,只有他,还留在唐门药堂直系特训院内。这名少年名叫唐隐龙。

    喝了整整两大壶,唐天鹤趴在了石桌上,朝唐隐龙摆手道:“拿酒来,再陪我喝个痛快!”

    “天鹤,你醉了!”

    “谁说我醉了!让你拿你就拿,这么哆嗦干啥!”

    “天鹤,距离帝国密探初选只有十五天左右了,我不敢怠慢,所以,咱们还是初选过后再喝吧。”唐隐龙道。

    “怎么,嫌弃我了,瞧不起我了?告诉你,当初如果不是我把你推荐进来,以你的资质,根本就进不了特训院,现在正值我失意之时,让你陪我多喝几盏就颇有微词,你还是个男人吗?”唐天鹤猛地拍了一下石桌,指着唐隐龙怒斥道。

    “天鹤,你误会了!时间对我来说,确实很宝贵!你也知道,我的修为在两大直系特训院***之中是最差的,我只有这一次机会,而你不同,你还有补选机会”

    啪!唐天鹤突地反手抽了唐隐龙一巴掌,进而朝唐隐龙喝道:“少在我面前装疯卖傻,你以为我不知道,那个废我经脉的所谓‘狂者之龙’,就是你!你叫唐隐龙,而且还有个外号,叫‘隐者之龙’,多年来跟你对酒你从来没输过,可是,三年前你败过一次,不经意间说出了自己的外号。现在我才知道,你才是最阴险最可怕的人,你故意隐藏自己的实力,就是等待帝国密探初选到来的那一天!然后,你将会奇迹般地一次次侥幸胜出,直到登上帝国密探大内宝座为止。”

    “天鹤!你确实醉了!”

    唐天鹤反手又是一巴掌甩去,但被唐隐龙一把抓住了手腕。其实,唐天鹤也没醉,四五天前,唐伟虎失踪即唐烧香中毒那一晚,二人对酒,两壶过后,唐隐龙将唐天鹤扶回房歇息,但当唐隐龙离开后,唐天鹤立刻从床上坐起,取出打扮得跟弓儿一模一样的木偶倾吐一番后,制造了唐烧香中毒事件。

    第二天的这个时候,星月暗淡的夜晚,那名少年再次来到天鹤苑。不料,刚跨进院门,便见唐天鹤抱着“弓儿”在***拥吻。虽说是背对着院门,但那熟悉的背影,除了弓儿还能是谁。

    这名少年当即崩溃,然后跌跌撞撞地朝唐烧香的院宅方向行去。不见唐烧香,他又朝特训院大楼方向行去。进入大堂,最终在丹系楼堂(大堂右半区域一座内建式吊脚楼堂,由木头柱子撑起的一层)见到了唐烧香,此时刻,唐烧香已经炼出了一颗近古级七品聚气散,他正坐在丹系大堂内的长老座椅上,将丹药捏在指头间仔细端详着。

    少年从空间盛内取出一壶酒,两只杯子,将其中一只杯子猛地朝唐烧香扔去。唐烧香稳稳接住,一脸疑惑地看着少年,以至于忘了四天前的痛。不过,唐烧香一直认为刺客是七星梁王岛药堂的四名***。

    少年给自己斟了一杯,然后朝唐烧香猛泼而去,满杯的酒水化作一线清流,被唐烧香用杯子接住。

    “来,陪***一杯!”少年朝唐烧香举杯道。唐烧香则依然是大惑不解。

    “哈哈哈哈,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找你喝酒吗,因为,咱们都输了。我亲眼看见唐天鹤跟弓儿姑娘缠绵,是那么的投入,那么的激烈,仿佛整个世界就只剩他们俩,***人都是多余的,哈哈哈哈哈哈,来,再干一杯。”少年一饮而尽,再斟一杯并朝唐烧香泼去,竟将唐烧香泼得满脸都是酒水。而唐烧香手中依然端着上一杯,表情怔愣着。

    少年又一阵讥笑,自斟一杯并一饮而尽,然后泄并自嘲道:“我们三人守候了七八年,满以为最后可以来个公平竞争,没想到,来的这么突然,输得那么惨。我走了,永远离开这个岛6,但愿咱们下次见面时,会是好朋友。哈哈哈哈哈!”说完将酒壶扔向唐烧香,继而猛地旋动身子,肉眼看似一团淡蓝色混沌气息在极运转,待到旋转停止,右臂向后一甩,转身化作一抹流影箭冲而去。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