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665章 梦中打斗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65章 梦中打斗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外界所知,他的修为只有凡天境六阶。  可从刚才这一招来看,他定是隐藏了实力。

    唐烧香无心表感叹,依然怔愣着,一只手抓着酒壶,另一只手端着一杯酒一动不动。从少年的行为表情看,绝不像是在作戏。

    唐烧香一杯接着一杯,将整壶酒干了个精光。他之前甚少饮酒,且只在极少特殊的场合。整壶酒下肚,开始恍恍惚惚。他无力地躺下,在头昏脑胀中睡去。过了不知多久,迷迷糊糊中呼唤起弓儿的名字来。

    又过了不知多久,一抹绚丽的流光从唐烧香的储物袋内外放而出,幽雅地旋身落地,化作一美人,正是嫦厢月不假,低胸宫装,手执小蒲扇。她跟申公无极的大哥(又名魔咒风穴)的实力相近,这段时间修为取得突破,已经实体化,肉嫩肤白,浑身几乎无一瑕疵。

    嫦厢月怎会在唐烧香的储物袋里呢?

    这就得从头说起了,早在唐烧香从租界前往修真界的途中,他就用体内的真气,***出了一套完整气势。

    一套完整的气势,包括完整的精神气,一般来说,都会呈现出人形。

    这跟嫦厢月有什么关系?

    确实没有直接关系,因为当时的唐烧香,***的那套完整气势,没有化形***,而是出现了严重畸形。

    当然,即便是没有出现畸形,也不可能是嫦厢月的形态。

    但是,畸化的完整气势,化形成了一根人面冰柱。

    这根人面冰柱,恰成了嫦厢月残留气势的载体。

    现在,这些残留的气势,就修行化作了嫦厢月的形态。

    因为当时嫦厢月(也是一套完整气势,而且是人形气势,嫦厢月的真实已经被申公无极用江山社稷图给吸入小千世界大唐了)寄附在了唐烧香的人面冰柱上。

    并且,还随同唐烧香,从租界走山丞国王宫来到了修真界。

    要知道,唐烧香体内的真气,来自大黑山南麓天泉池北岸的那块奇石,具有很强的自旋性,自成气旋,所以当嫦厢月(人形气势)寄附在唐烧香的人面冰柱上,继而存放在储物袋时,便留下了一抹残留气势。

    当嫦厢月的人形气势离开后,残留气势仍在,这抹残留气势,依然留在唐烧香身边,吸收人面冰柱的能量(来自大黑山南麓的那块奇石),如今在储物袋内修行成了人形,并且暗中保护着唐烧香。

    不过,嫦厢月的这抹残留元气,也是最近才******的,即随着唐烧香修为的不断提升,终于完成了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嫦厢月怀着激动的心情看向唐烧香,见他已经醉了,喃喃道:

    “我侮辱过你两次,对不起你,但你也不该如此对待自己,一定要保住身体。”

    嫦厢月的这抹化形***的气势,不知道唐烧香最近经历了什么,但知道很久以前的事。

    然后,运转修为将杯子里的酒水运转,一饮而尽,然后看着拿着空杯子的唐烧香笑道:“喝啊,你怎么不喝啦,呵呵,”

    当听见唐烧香不断呼唤弓儿的名字时,内心多少有些吃醋。

    随后,便是咳叹一声,娇躯一转,化作一道琉璃旋光,啸的一声,便是闪离了原地。

    梦境中,唐烧香遇到了自己的仇家。

    “唐烧香,你别走!”

    梦境,就在唐烧香身边生。

    对于一般人,是灵魂出窍进入梦境,而对于修为足够高的人,灵魂不出窍,而是周围环境自己不请自来变化。

    只见到,因醉酒在石桌上酣睡的唐烧香周围,一股雾气缭绕升起。

    很快便是淹没了四周。

    飘飘渺渺的环境,在夜色下,显得十分朦胧而诡异。

    而这个诡异的环境,就是梦幻场景之一。最为逼真的梦境。

    因为他就是依托真实环境而产生的。

    迷雾中,有着一抹煞白光芒,这煞白光芒,仿佛是从那遥远的黑夜尽头,透射重重迷雾而来。

    煞白光亮之中,一名少年的身形,若隐若现。

    “唐烧香,你的死期到了!”

    这名从煞白光芒中,隐约现身的少年,朝着趴在桌子上酩酊大醉而酣睡的唐烧香,威喝道。

    或许,如果是梦境的话,担心杀不死,所以,将唐烧香的梦境,转移到了现实,这样,只要唐烧香被斩杀,就会一命呜呼,而不会出现“原来这只是一场梦”的反转。

    而对于杀他之人来说则不然,因为如果被唐烧香杀死了,则自己可以从梦中醒来,而唐烧香若死,就真的醒不来了。

    这是由相关的阵法来运行的,先是监视一个人的梦境,然后将这个梦境的出口,对接在这个阵法的入口处,将处于梦幻中的唐烧香,从梦境中,引入现实世界上来。

    这样做有个极大的好处,那就是人的灵魂不会与身体离开。

    此刻的唐烧香,带着醉意,与酣睡的状态,奇迹般的睁眼了,并不是醒来,而是在继续做着梦,但因为他的灵魂已经与身体合二为一,所以,他的眼睛即便是处于梦境状态,也能睁开。

    他的四肢等,都可以如活人般活动。

    见到煞白光芒中的少年,唐烧香一愣:“这是什么地方?好像就是刚才自己喝酒的地方。”

    “咦,到底怎么回事,刚才喝酒的地方,周围的环境不是这样的啊!为什么突然变得十分神秘?”

    此刻的唐烧香,实在不明白,究竟生了什么。

    便是问道:“你是谁?”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但我可以告诉你,我是牛蛮宗***,而且,我是从未来的时空,回到过去的时空,也就是现在这个过去的曹家镇,来杀你!”

    唐烧香闻言,喃喃道:“他究竟是谁?怎会知道我在这里?”

    原来,唐烧香和弓儿,一直处于过去的时空中,也就是说,他当前所在的曹家镇,属于过去的曹家镇。

    他和弓儿,原本打算及早回去的,然而,由于中途遇到意外情况,加之唐烧香受伤在身,担心使用月光传送宝镜,导致意味情况,便没有选择回去,而是留在了这个时空。

    “唐烧香,废话少说,受死吧。”威喝间,少年便是身形化作一道虚影,朝着唐烧香,冲杀而来。

    此刻的唐烧香,由于处于现实环境,身手自然没有处于梦幻中的少年,那般灵活。

    那少年,出手间,简直就像是一名仙人在挥舞着双臂。

    然而,唐烧香并没有慌神,因为,他之所以会出现梦境现实化的情况,尤其是嫦厢月的残留气势修行***形,跟他的修为暗中得到了提升不无关系。

    就在少年朝着自己冲来的霎那,唐烧香似乎突然感受到了自己的实力的提升。

    身形一跃间,纵身而起,当空一拍储物袋,探手一挥间,便是抓住了飞逸而出的一把大刀。

    然后将那大刀朝着地上,猛地一插。

    下落的身形便是踏在了刀柄上,朝着转身杀来的少年,借助刀刃的弹性,猛地冲射而去。

    最终,从少年的头顶一冲而过,落在了少年的身后,此刻少年紧急一转身,却是现,唐烧香转身一脚,朝着他暴踹而来。

    少年身形向后爆射而去,不偏不倚,撞在了插在地上的刀刃上。

    嘶啦~

    顿时,少年的身形,便是在撞到刀刃上的霎那,撕裂开来,尸块散落到处,十分血腥。

    此刻的唐烧香,也于此刻,突然从梦境中苏醒。

    “啊!”

    ……

    苏醒后的唐烧香,

    先逼出体内的酒水,然后屏息凝神,指掐印结,劲势游动之末,一套完整的气势外放而出,化形成一个外形近似飞翼兽的东西,他这才肯定,自己的修为确实已经进步了。

    此刻的他,不将梦境中的事,当成一回事,毕竟是梦境。

    相反,对入睡前经历一切,感到十分兴趣。

    从空间盛内,拿出丝绢闻了又闻,嗅了又嗅,摸了又摸,吻了又吻,忘情地呢喃道:“弓儿姑娘,当我闻到这丝绢的清香时,就仿佛闻到了你的体香,看到了你迷人的笑,那么的醉人,那么的动人,让人爱不释手,让人一闻难忘。多少个日日夜夜,我就是拿着这根丝绢寄托我心中对你的思恋,对你的迷恋,聊以***托心中的”然后从空间盛内掏出一幅画,

    再说,不远处的曹坤,唐伟虎几人。

    来此的目的,只为一人,那就是弓儿。

    夜幕中,城墙上!

    一阵尘风刮来,曹坤不经意地打了个喷嚏。伸手朝唐伟虎三人要纸,被告知已经用完。于是上下摸了一遍,最终从裆里搜出一长片,是擦拭***时残留的。

    将卷成筒的纸巾往鼻孔内戳了几下后,朝唐烧香方向一扔,然后朝斗卫下令道:“你个饭桶,记得提唐烧香的人头回去见我!”说完又狠打了个喷嚏,看上去真像是感冒了的样子。

    斗卫郑重地点了下头。

    曹坤笑容满满,得意忘形地脱口而出:“义弟尽管放心,义兄我一定会照顾好***。”说完,朝唐伟虎三人手一挥,御木迅逃离了古镇。

    斗卫表情极度愤慨与屈辱,左手握断刀,大喝间,从城墙上暴步冲下,朝左手握紫金色玄铁棍的唐烧香,起了猛攻。

    唐烧香用左手抵挡了几个回合,现斗卫的左臂异常有力,运刀异常灵活,甚至远右臂。而那把断刀的缺口也是异常的齐整,斜向下一道断口。刀身上,刻有醒目的“独孤”二字。

    唐烧香共与两名“独孤”姓的人交过手,第一位是独孤无双受雇于帝国职业斗卫佣兵团,家族门派“独孤风云门”***被唐烧香冰矛锁喉并夺走独孤剑【“凡铁沉剑”被七焰烈火斩击成两截】。第二位是独孤探花。

    一个回合下来,斗卫凭借自己炉火纯青一般的左臂刀法,和那把很不普通的断刀,连连威胁到唐烧香的生命。唐烧香虽也精通左臂棍法,但与斗卫炉火纯青、淋漓尽致、无懈可击的左臂刀法相比,空挡很大,破绽很明显,只能全力招架。幸亏他手中的这把紫金色玄铁棍,自从饮了人血后,灵性大显,几乎能让主人有一种“四两拨千斤”的感觉。

    看似绵绵荡荡的虚空震荡,实质是那么的劲猛和剧烈,掩饰了棍法上的破绽,极大的影响了斗卫刀法的精准度。

    又猛攻了一个回合,斗卫始终是“险将唐烧香毙杀”,却又奇迹般的被剧烈震荡的虚空将唐烧香的“劫数”化为“惊险”,或由惊险化为“有惊无险”。顿时,他意识到唐烧香手中的这把玄铁棍很不一般。

    “唐烧香,我知道你有一把上好的兵器,但以你的左臂棍法,难以挥出玄铁棍应有的威力,对我构不成致命威胁。若有胆量,跟我放下兵器,斗气一决雌雄。”

    唐烧香怒哼一声,道:“可以奉陪到底,不过,在跟你斗气之前,我想知道你是谁?刀上的‘独孤’二字代表何意?”

    “既然你主动问起,那我也不妨实言相告,我叫独孤无常,有个弟弟叫独孤无双,但已经被你杀了。”

    “既然如此,你为何不早亮明自己的身份?”

    “因为我还不能十分肯定亡弟究竟死于谁手,你还是嫦厢月?以你当时的修为和状态,根本杀不了他。”

    “不错,当时我的状况的确很糟,中了奇阴寒毒,肢体僵屈,浑身无法动弹。不过,上天可怜我,生死危急关头,给了我一条生路。待我掀开挡风帘走出车轿,他已经死了。”

    “少在我面前拐弯抹角,我且再问你一次,亡弟究竟是不是死于你手?”独孤无常指着唐烧香的鼻梁喝道。

    唐烧香故意表现出怯弱的一面,道:“无论他死于何人之手,都是死有余辜,罪有应得。”

    独孤无常狰狞一喝,环眼暴瞪,嘴巴猛咬一口,将一颗血牙朝唐烧香方向吐出。接着一声咆哮,挥舞断刀,朝唐烧香动了暴风骤雨般的淋漓攻势。

    独孤无常左臂刀法的攻势,的确酣畅淋漓,威猛有力,磅礴精熟,完美得近乎无懈可击。唐烧香全力抵挡,招招惊险,以至于他不得不选择避其锋芒。滚地而起之末,运转“极影浑形”拉开了二人之间的距离,紧接着,五指微微一掐,将一套完整的气势运转至玄铁棍内,并出一道攻击指令。他想印证紫金色玄铁棍究竟属于何等级别的法器。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