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668章 成为棋子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68章 成为棋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话音一落,唐烧香当即便是将手中的传送经书打开了。??? ? 

    “过来一点点。”在即将打开前,唐烧香朝着身边的女鬼道。

    那女鬼,便是含情脉脉地,朝着唐烧香靠近了些。

    也不知道唐烧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根本不相信,区区一名连得牛蛮宗***都斗不过的人,怎可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宝物。

    要知道,传送经书可是至尊级宝物,如果有了这玩意儿,谁还能将其受到这个鬼地方来,见到他早跑了,根本不敢得罪的,但是,听到和看到唐烧香表现出的煞有介事的样子,此刻的女鬼,也就是半信半疑地相信了他。

    当女鬼靠近了后,唐烧香便是正式打开了传送经书。

    打开的霎那,只见一道煞白而柔和的光芒,从那经书内迎面喷射而出,同时间,一道螺旋光圈,闪烁着芒光,从那书页中,蹦弹而出,瞬间便是将唐烧香和女鬼,笼罩其中。

    然后便是朝着唐烧香脑海里想象中的地方,也就是阴间之外的曹集镇,蹦弹而去,转眼间便是消失在了茫茫苍穹之中。

    阳界,曹家镇。

    一个螺旋光圈,无声无息地便是降落了下来。

    此刻那三位蒙面人还在得意洋洋呢。

    “大哥,你说那唐烧香,会被女鬼给咬死么?”一名黑衣蒙面人,朝着居中的那位蒙面人,道。

    “那还用说,我们收进去这么多人,无一例外,都死在了女鬼的爪下,那女鬼,也不敢不听我们的话,要知道,她能够不进入阴曹地府,也算是我们给了她一份人情,不然,将其抓进去关押,还不一定有机会投胎转世呢。”

    “说的也是,但是,唐烧香手中乃有着一件至尊级宝物,只把降伏不住啊。”这名左侧的蒙面人,朝着居中那蒙面人道。

    “你说的什么宝物?”居中这黑衣蒙面人微微一愣,道。

    “就是诸天浑象罗盘啊,用他可以抵达诸天所有界域,只怕,现在的他,已经用这宝物,离开了阴界。”这名身居左侧的黑衣蒙面人道。

    “放心,他根本没有时间,说不定,刚一经过女鬼身边,变成被女鬼给吃了。”这名居中的黑衣蒙面人,自信不疑道。

    “但愿如此。”他身侧的两名黑衣蒙面人,都是一副忧心的样子。

    然而,就在他们三人议论纷纷时,唐烧香的一声断喝,顿时如同一颗定时***,在他们三人身后炸响而起。

    三人回头一瞧,眼瞳骤然一缩,因为那女鬼,已经伸出了鬼爪子,朝着居中的黑衣蒙面人,抓了过来。

    关键时刻,居中这黑衣蒙面人身形一个闪烁,便是退出了百余米。

    望着唐烧香和女鬼,惊骇道:“这么快,你们是如何出来的?”

    “忒妈的,告诉你们,老子就是有多种逃出来的办法,以你们三人的实力,要想将我***,那简直是异想天开,现在,就是你们三兄弟的死期。”说完,唐烧香便是施展出暴步***,拉出层层叠叠的身影,朝着兄弟三人影移而去。

    见到独自冲来的唐烧香,其中一名黑衣蒙面人,仰头大笑:“哈哈哈哈,就凭你一个,也敢跟我们三兄弟较量,区区***,实在是太小瞧我们三兄弟了,现在就给你一点颜色看看,然后再次将你们收入阴界,到那时,你们将再无逃出来的可能。”

    说完,这名黑衣蒙面人,当即双臂浑然一游,继而浑身一震,立刻,一股巨大的元力波动从那头顶三尺处的虚空,浩浩荡荡,波动而出,就像是水面波纹,层层叠叠,扩散而出。

    同时间,头顶三尺处的虚空,剧烈震荡起来,伴着这个现象,一道昏黄的光芒,从那剧烈震荡的虚空中心,浮现而出。

    待得连续浮出九道混黄光芒时,一块巨大的石头,便是从那混黄的光芒中心,飞冲而去。绕着这名黑衣蒙面人的身体,便是急旋动起来,很快,快旋动的石头,便是在这名黑衣蒙面人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道光环。

    这光芒,如同锋锐的刀刃,只要人一触及,便是有身异处的危险。

    此刻这名黑衣蒙面人十分得益,下巴扬起一抹狂傲的弧度,他身边的两名黑衣蒙面人,此刻也是一脸的幸灾乐祸,因为这光环,十分的灵性,要知道,这光环乃是由那块石头形成,而那块石头,不是一般的石头,而是人的武魂,是富有灵性的。

    在黑衣蒙面人的心念的操控下,这光环,便是宛如一道环形刀刃,朝着唐烧香飞削而来。

    见此一幕,唐烧香心头也是一凝,因为这环形刀芒,不仅可以保护自己的主子,而且可以在此过程中,将那敢于接近自己主子的人,切成两段。

    是以,此刻的唐烧香,向后退了一步,眸光四下搜寻了一番,便是现了一块石子,伸手便是将其吸入掌中,然后朝着黑衣蒙面人的光环,扔了过去,

    那石子,一接触那光环,立刻便是化成两半。

    “看来,这蒙面人的武魂还真有两下子,十分锋锐,不可贸然接近。”此刻的唐烧香,在心头喃喃道。

    就在这时,他身边的女鬼,提醒道:“就用刀。”

    唐烧香闻言,拍了拍脑瓜子,道:“是个好主意。”

    说话间,便是一拍储物袋,探手一挥间,便是抓住了飞逸而出的一把大刀。

    然后,朝着那黑衣蒙面人,当即就是一刀。

    立刻,一道惊雷般的声音,从刀锋下炸响而起。

    宏大的刀芒,宛如平空一记闪电,瞬间便是照亮凌厉一片虚空,渲染了整个苍穹,朝着那黑衣蒙面人,撕裂而去。

    嘶啦~

    在这一刀之下,那黑衣蒙面人的身形,当即便是化作两半,爆裂来开。

    杀了这蒙面人,他身边的两名黑衣蒙面人,勃然大怒,指着唐烧香怒道:“唐烧香,你们杀我兄弟,现在就是你的死期。”

    威喝间,居中那名蒙面人便是要冲上去,与唐烧香厮杀。然而,就在这时,他左侧的那黑衣蒙面人,忽然阻止了他:“大哥,还是我来,我不信他的刀法,比我的刀法还快。”

    只见这黑衣蒙面人话音一落,立刻,便是朝着系在腰际的储物袋一拍,手一挥,便是抓住了飞逸而出的一把大刀。

    想都没想,便是朝着唐烧香冲了上去。

    冲来的身形,当空翻腾,如同闪烁,嗖嗖嗖三下,便是从数十米开外,翻到了唐烧香身前。

    这一招,仅只一瞬,连得唐烧香都暗自感到惊讶。

    然而,他并没有慌神。

    那黑衣蒙面人身形闪烁到他身边的同时,出刀了。

    只见他,手臂化作虚影,以一化三,三只手臂,同时朝着唐烧香挥出一刀。

    唰唰唰!

    三刀连绵。出极为人的破风声响,如同死亡终结曲,瞬间让得当事人浑身一战栗。

    然而,唐烧香依然没有慌神,此刻他身形后退一步,便是有惊无险地避开了朝着自己劈来的三刀。】

    这三刀,度却是十分的迅快,因为就在一瞬间连出了这三刀,如果没有道天境的修为,此刻的唐烧香,真的毫无把握能够躲得开这三刀。

    不过,对于这黑衣蒙面人来说,似乎自己的实力在此刻也完全暴露了出来,丹田的真气,似乎也消耗在了这一绝杀招上了。

    此刻他的眼瞳,反而有些惊骇,因为,一旦这一招失败,只怕,很难再将唐烧香斩杀了。

    果不其然,此刻的唐烧香凭着自己高达道天境的修为,在此刻出刀了。

    立刻,一声惊雷般的响声,便是从那刀锋下,炸响而起。

    宏大的刀芒,宛如霹雳一闪,瞬间便是一闪即逝。

    在这一刀之下,那黑衣蒙面人的一只胳膊,便是在他紧急闪离间,被唐烧香这一凌厉的刀法,给卸了下来。

    顿时鲜血喷射一地,那黑衣蒙面人出一声痛苦的惨叫,赶紧一拍储物袋,探手一挥间,便是抓住了一颗飞逸而出的丹药,吞进了肚子中。

    他身边的那名黑衣蒙面人,也就是兄弟三人中的老大,此刻也是傻眼了。

    然而,唐烧香刚才这一刀没有杀死这黑衣蒙面人,让得吞吃丹药后的这名黑衣蒙面人,变得更加凶残了。

    只见他,身上的伤痛在吞吃丹药后的瞬间便是消除了。然后,便是指着对面二十余米开外的唐烧香,怒道:“你砍了我一只胳膊,现在就是你受死的时候,老子要将你的脑袋,从脖子上斩下来,受死吧。”

    威喝间,这名黑衣蒙面人,当即便是双臂浑然一游,继而浑身一震,立刻,头顶三尺处的虚空,剧烈震荡起来,宛如水面波纹,浩浩荡荡,层层叠叠,朝着四面八方,辐散开去。

    同时间,一道道元力波动,从那剧烈震荡的虚空中心,扩散而出。

    与此同时,一道混黄的光芒,从那元力波动中心,也就是剧烈震荡的虚空中心,浮现而出,待得连续浮现出九道混黄光芒时,一个棋盘,从那混黄的光芒中心,飞逸而出。

    落到了这黑衣蒙面人手中,这黑衣蒙面人只是低头瞧了一眼,便是将手中的棋盘往天上一抛。

    这棋盘,乃是象棋棋盘。

    只见到,这棋盘一被跑向空中,便是倒扣而下,朝着唐烧香的脑袋,扣了下去。

    在那棋盘中,隐藏着的神秘纹路,此刻也是透现而出,讲得那棋盘横竖垂交的线条给渲染得靓丽一片。

    这棋盘可不是普通的棋盘,他是人的武魂,是有灵性的,而且,那透现而出的神秘纹路,此刻乃是自由乾坤,富含着无穷的奥秘,透着浓浓的杀意。

    只见这棋盘,就在神秘纹络光华大作间,便是无线变大,朝着唐烧香扣了下去。

    与其说是这棋盘无限变大,倒不如说是唐烧香被从棋盘中喷射而下的一束光华,给禁制住了。此刻的唐烧香在这束神秘光华下,身形变得越来越小,相对于棋盘,就是越来越小。

    所以,在他的眼瞳内,那棋盘便是仿佛越来越大。眨眼间便是把唐烧香给扣在了下面。

    此刻的唐烧香,感觉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神秘的异界,此刻那异界周围感觉刚刚经历一场杀戮一般,到处都是充满着杀气。

    “冲啊。”

    就在这时,只见到,从那前方的一座山峰后,突然便是冲出了一群兵卒,朝着唐烧香挥舞着手中的兵器,气势汹汹的冲来。

    “吃了他,快吃了他。”此刻,一名领队的兵卒,指着唐烧香,喝道。

    唐烧香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这些胸口上印着“卒”字的兵卒,其实就是代表着棋盘上的一个棋子儿。

    俗话说,过河的卒子惹不得,这些兵卒,见到唐烧香跨入了自己的底盘,此刻也是有些反应过度。

    但唐烧香知道,一盘棋这么多子,肯定还隐藏着实力更强的主,那些主子,自然就是代表着将军、相、马之类的厉害角色。

    见到朝着自己冲杀而来的卒子,此刻的唐烧香,扭头朝自己身后望了一眼,现身后就是一条河,河的对岸,便是严阵以待着兵卒,马、相、将军等等,也就是一副摆好了的棋子大阵。

    而唐烧香,在这副棋子中,就相当于来自对岸的一颗卒子,此刻这卒子独自一人,要面对对手的攻击,所以,这惊人的一幕,要在双方主帅的眼瞳内上演了。

    按照下棋规则,通常来说,贸然闯入对方领地的卒子,由于只能前进不能后退,基本上等于死路一条在后满没有支援的情况下。

    但是,此刻的唐烧香,却是决定改变一下这个下棋规则,他要以一颗卒子的身份,大杀四方,将对方的棋子,通盘都给吃掉。

    见到朝着自己冲杀而来的无数兵卒,此刻的唐烧香,身形终于是动了。

    只见他,当即一怕储物袋,探手一挥间,便是抓住了飞逸而出的一把大刀,然后就要朝着朝自己冲杀而来的这些兵卒,斩去。

    然而,就在这时,这名冲到最前面的兵卒,突然间便是双臂浑然一游,继而浑身一震,立刻,便是在他的头顶三尺处,虚空剧烈震荡起来……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