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674章 分别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74章 分别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幻火童子的鼎鼎大名,包括他爹的鼎鼎大名,早有耳闻,而且,它们父子二人,在整个十二属肖联盟里面都是排的上号的,确切第说,屈一指。?   

    要知道,这幻火童子,是能够喷吐三昧真火的存在。

    突然间,伴着一声轰鸣,只见到,那由黑雾凝聚而成的蝉蛹,便是猛地爆炸开来,一名身着红肚兜的可爱童子,从那蝉蛹中蹦了出来。

    刚一出来,这幻火童子便是一脸的怒火,以至于整张小脸,此刻都透出了火红,让得人望而生畏。

    三昧真火,要是不小心被烧着了,分秒之间就会化为灰烬。

    “幻火童子,恭喜你重见天日!”此刻的唐烧香,来到幻火童子身边,恭喜道。

    “你是何人?”这幻火童子,带着疑惑,问道。

    “我就是刚才把你从二级禁制中救出来的人啊,而且,你我还是亲兄弟呢。”唐烧香道。

    “亲兄弟,哼,我可不记得有你这么一位亲兄弟。”此刻的幻火童子,一边回答,一边将目光锁定在暗处的那白衣蒙面人。

    唐烧香闻言,道:“十二属肖联盟听说过吧?”

    “当然。”幻火童子一口答道。

    “你就是十二属肖联盟的牛属血脉传承***的后人,你猜我是谁?”唐烧香卖了个关子,神秘兮兮道。

    “你是谁?”对于这个问题,这幻火童子,颇为期待地道。

    “我就是十二属肖联盟龙猿双属血脉传承***后代。我叫唐烧香。”唐烧香直言不讳道。

    “唐烧香?”幻火童子眼神突然一亮,就在唐烧香满怀期待地等着幻火童子继续问他时,却见到,这幻火童子突然摇了摇头,道,“我已经被封印了很长时间,对这些事情都不记得。”

    “没关系。你还小。现在你打算怎么做?”唐烧香眸光移转,盯着远处那白衣蒙面人道。

    那白衣蒙面人,此刻早已吓得瑟瑟抖,在暗处竟然忘记了逃脱,直到此时,他才突然转身,逃遁而去。

    “他是现在的牛蛮宗***,也是你我的仇家,你打算如何处置他?”唐烧香看着孕育着怒火的幻火童子,道。

    这时,只见到,这幻火童子,突然伸出了小巴掌,颇为意外地朝着自己的嘴巴扇了起来。

    扇了没几下,便是将其嘴巴给扇得火红一片了,如同烧红的炼丹炉一般。

    随即,只见到,这幻火童子,身形便是化作一股火焰,旋风般地,刮向那逃遁的白衣蒙面人而去,瞬间便是欺近了他的身后,然后猛地一口三昧真火,喷射而出。

    那白衣蒙面人,被三昧真火烧着后,痛苦的满地打滚,遍地哀嚎,但很快,身躯便是化为了焦炭……

    ……

    “走吧,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唐烧香道。

    “我要立马回到牛蛮宗,去寻找我亲爹。”此刻的幻火童子,直言不讳道。

    “寻找亲爹,我看还是从长计议为好,再个,你初始经验不足,万一再次被封印,结果不堪设想,我给你一个建议,去往一个地方,你打不打算去?”唐烧香道。

    “什么地方?”幻火童子眸子中噙着一抹好奇道。

    “就是十二属肖联盟的总部所在,确切地说,就是新十二属肖联盟的当家所在。”唐烧香道,“我说的当家,就是指龙太子龙燕丹,也就是前山丞国的少国主,现在已经卸任,正在组建新的盟派,目前,我们十二兄弟中,已经汇集了一半,加上你,就是七位了,如果再将那我已经见过的犬属***也找到,那就有八位了。”

    “我目前还不想去。”幻火童子,道,“当我找到我亲爹后,便将那些曾经出卖过我们,***过我亲人的那些人,全部用火烧死。”

    此刻的幻火童子,再说此话时,牙齿咬得格格作响。

    “此事还需从长计议,你涉世未深,应当在富有经验的长辈们的领导下行动,不然,只怕会重蹈覆辙。”唐烧香耐心劝说道。

    在这个大6,实力固然重要,如果不能识破他人的奸计,有时候难免会落入人间的圈套。

    “你不要再劝我了,只有先找到我爹娘,我才会跟着你面见龙燕丹。”幻火童子态度坚决道。

    “既然如此,那好,我不阻拦你,希望你一路小心。”唐烧香道。

    幻火童子,朝着唐烧香凝视了一眼,道:“谢谢你刚才救了我,它日我会报这个恩的。”

    “不用了,都是兄弟,何必这么见外呢。”唐烧香道。

    幻火童子便是转身,离开了此地。

    然而,这幻火童子离开没一会儿,就异变突生了,貌似幻火童子中途遇到阻挠了,但唐烧香凭着听觉,得知这幻火童子安然无事,遂才放心的离开。

    此刻的唐烧香,再次钻入了附近一个密林,隐藏了起来。

    他知道外面必然有很多人等待着他现身,然后找它报仇。

    此刻的唐烧香,在山洞内,再次演练了一遍风尘之惊,然后才将真气收归丹田。

    此刻的他,修为已经接近道天境二阶。

    唐烧香预计,待筋骨锤炼到足够强韧的水平后,将迎来一个全面爆的黄金时期。

    今日***就到此结束。天色太晚了,若不是银盘高挂,早就回房休息去了。收功之前,唐烧香曾动过大胆念头:面朝”奇石”,将“风之殇”与“风尘之惊”这两套力量爆炸性***“完美”结合。但此念头刚一闪现,他便感到极度的心慌,仿佛心脏病作了一般,却又查不出个所以然来。其实,这是龙给了他毫无征兆的死亡警示:这样的尝试无异于***!

    既然无法将二者结合,也就作罢!唐烧香并不觉得太遗憾,相反,他已经暗下决心:不以狂龙之身份施展“风之殇”,也不以唐烧香之身份施展“风尘之惊”。

    唐烧香一边自我安慰着,一边躇满志地朝着洞穴方向行去了。

    途经一座茅屋,唐烧香突然现一名俏***子,如同那女鬼。

    这俏***子,貌似偷偷学走了唐烧香的***。此刻竟然灵活运用。

    就在与唐烧香遭遇的霎那,这女子,便是一掌轰击了过去。

    此刻唐烧香闪入屋内。

    霎时,这女子便感觉胃里面一阵翻涌,迅即将玉掌顺溜一转,穴府之门打开,然后将胳臂气脉内的那团精气释放了出去。

    产生的九阳罡风,掀飞了房顶,门扇,窗棂,使得整座楼层就只剩下了一副骨架。

    在屋内,也有着一名俏装女子,此刻,这女子正在睡觉,兀然间清醒过来,条件反射似的想摸一条被褥之内的遮挡**,却是被狂风吹得无影无踪,只得用手捂住自己的**,双腿紧紧地并拢在一起,并出一声惶恐的尖叫。

    “啊!”

    ……

    数十公里开外的小乌陀罗镇,一道清亮的尖叫,在一个宗门内的某一间厢房内响起。

    “小姐!你怎么啦?”一名伺候她的丫鬟来到她的床榻前。随后又跟来几位,都是远远地听到了这边厢房的动静,才匆匆忙忙地跑来。

    “你们都给我出去,出去!”

    一名年纪看上去不过三十来岁的姿韵贵妇,披着一件青紫色睡衣,在丫鬟的簇拥下,步态雍容地来到了俏装女子的房间,惊问道:“婵君!你究竟怎么啦,究竟哪里有不舒服?”

    “娘!”莫婵君双颊涌来一抹*红,表情惶惑不安,眼神躲躲闪闪,仿佛刚做了一件见不得人的事似的。

    “你究竟怎么啦?快给娘说啊?”贵妇轻轻拍了拍莫婵君的脊背,下意识地朝她下面那个瞧了一眼,见得那儿潮*一片,顿时替她羞得满脸通红,赶紧将幔帐放了下来。斥退了围聚在房间里的众位丫鬟。

    “你也真是的,老大不小了,晚上睡觉怎么不记得垫上那个!”贵妇好生没好气地教训了她一顿,然后唤了一声守候在房门外的丫鬟,“燕er,替你的二小姐取一块波密妹儿来!”

    “呃……呃!”

    莫婵君顿时羞地满脸通红,晃着贵妇的胳臂娇嗔道:“娘!你怎么能这样,让我以后怎么出门见人!”

    贵妇轻叹了口气,宠溺地瞪了她一眼,提醒她道:“天亮了,我们还要与你未来的弟媳妇一家,赶往大唐东游门看望你那两位胞弟,两天后,便是大唐东游门题名盛典了,娘一直担心他们中途出什么事。”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莫婵君不以为意地道。

    “难道你不知道么。他们两个不争气的,下狠手打了大唐东游门一名族内***!”

    “你是说那个叫唐烧香的少年么?得了吧!自他刚出生的那一天起,便被他爹弃养在了大唐东游门,而且,他爹还欠下了大唐东游门一大笔债,族内***无一不想亲手打死他!”

    “你哪里知道父辈们之间的一些事!再个,人家好歹是大唐东游门的人,若是被本门***给打死了,两个门派之间,如何合作得下去?”贵妇微瞪着眼,训育莫婵君道。

    “不合作就不合作!反正大唐东游门已经日渐衰落,而我们少丰门,已经跟三大豪门扯上了关系,他们算老几!”莫婵君轻瞟着眸光,不以为意地道。

    ……

    再次步入洞穴。唐烧香一拍储物袋,那由嫦厢月残忍的一抹精元所化作的女子嫦厢月自己便是飞逸而出,极富仙逸之美。

    “找我有何事么?”

    “练功,合修,别嗦,赶紧闭眼,嘿嘿。”唐烧香戏谑道。

    “告诉你,我从今以后,即是嫦厢月,也是绝双蝶,还是烈凤,因为我突然回忆起来什么,脑海里涌出一大股信息流,貌似都是冲着杀你而来!”

    “杀我而来,不会吧?”唐烧香面色一惊道。

    “呵呵,真的,请闭眼。”

    ……

    洞***嫦厢月的神识正以正常的方式回归躯身。而唐烧香的两片嘴唇,正往她的樱唇**。

    神识回窍,气归丹田,收功!

    最后收功阶段,嫦厢月(绝双蝶)的唇瓣竭力地闭合着,微微嚅动的樱唇,引起了唐烧香的警觉。

    “啊!”唐烧香的神色顿然僵白,赶紧回撤,见得佳人胀红的脸上杀气腾腾,一股不详的预感霎时涌上心头,怔愣片息,突然施展夔龙暴步,逃出了洞外。

    身后传来一声沉闷的轰响,紧随而至是狂风呼啸,惊然回头一瞧,从刚才的洞***猝然窜出一股**的涡旋气流,洞口之外的碎石,花草树木等等,都被这股劲猛旋转的气流搓成了一根巨柱。

    “不好!风尘之惊!”唐烧香瞳孔骤然扩大,烈凤(嫦厢月)的风尘之惊,远非他当前的实力能与之相比。

    唐烧香继续逃窜,躲进了一个海拔不足二十米的陡壁峭岩后面。等了好一会儿,才听见峭岩后侧传来的声响。

    风尘之惊卷起的泥沙,容易污溅人的衣服,对于嫦厢月(绝双蝶)来说,这算得上是一个很大的瑕疵,故而施展起来十分小心。

    唐烧香没能料到风尘之惊给对方造成的巨大不便,故而没有趁机逃走,肠子都悔青了。

    风停了,峭岩后的脚步声,他听得一清二楚。自从被“爆炒黄豆”和佩戴上了天然纹饰龙后,唐烧香的感官敏锐度便大大地提升。能够清晰地分辨出一定范围内细微的脚步声。

    “你给我滚出来,看我怎么收拾你!”嫦厢月(绝双蝶)朝着唐烧香可能藏身的方位怒气匆匆地喝道。

    唐烧香藏在峭岩后面一动也不动,连气都不敢多出一口。因为他相信烈凤(嫦厢月)的五官敏锐度一定不比他的弱。

    嫦厢月以为狂龙(唐烧香)已经逃到其它地方躲藏了起来,便施展驭气飞行术在高空一阵盘旋。

    “胆小鬼,你给我滚出来,像你这样缩头缩尾的,还算得上是个男人么?呃……你压根就配不上男人这个称号!”

    ……

    “我不是一个男人,你放马过来吧!”唐烧香兀然从岩壁后面行了出来。脸色煞是难看。

    “马……什么马?”嫦厢月(绝双蝶)略有疑惑道。在这个大6上,没有马,但有像马这样的骑兽,叫麟驹。

    “你过来啊?”唐烧香疾言怒色地道。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