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678章 北方孓笑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78章 北方孓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说走就走,因为他可不希望重复一遍跟这些仇家的恩怨纠葛。? ? 

    由于这是过去时空,纠缠在过去的事件上,毫无意义。

    念及至此,唐烧香终于下定了决心,那就是离开这里。

    这其实是在过去时空的棋界中,唐烧香本来早就决定离开,但是,他一直希望凭借自身的实力,突围出去,但是,杀不完的白衣蒙面人和黑衣蒙面人,让得他有些感到心烦。

    尤其是,当他在过去的时空中,见到令他极为恼怒的人时。

    如果不及时撤回到未来的时空,也就是唐烧香原来处于的时空中,就会导致空间断层,那时候,就像是引地震一般,会引空震。

    此刻的唐烧香,当即一拍储物袋。

    探手一挥间,便是抓住了飞逸而出的一个宝物,即传送经书。

    他还要回到棋界外(依然在这个过去的时空内),将那与他一同前来的弓儿,带走。

    经书打开的霎那,只见到,一股煞白但是柔和的光芒,从那书页中迎面喷出。同时间,一道螺旋光环,伴着这股煞白的光华,从那书页中蹦弹而出,瞬间便是将唐烧香给笼罩。

    随即便是朝着唐烧香脑海里想象中的地方,蹦弹而去,瞬间便是消失在了茫茫苍穹之中。

    最终,这道螺旋光圈,在那棋界之外,闪降而下。

    此刻,棋界外,传出一阵阵的大笑声:“哈哈哈,唐烧香被我关入棋界,到现在还没出来,八成是被我的棋子给杀死了。”

    “是呀,但是,那神级天才宝宝曹坤的下落,岂不是失去线索了。”

    “放心,只要将唐烧香给杀死,他们新十二属肖联盟,从今以后,就不会完整,如此一来,他们新十二属肖联盟对北荒冰凰族盟及其旗下势力,就构不成威胁了。”

    “对呀,对呀,刚才你这话,果真让我开了窍,我们不必担心新十二属肖联盟的组建,不必担心他们会报仇,因为,在他们创建十二属肖联盟之前,我们就可以将其重要的一员唐烧香给杀死,试想,十二属肖如果缺了龙猿双属,那还叫十二属肖联盟吗?”

    “哈哈哈,是呀,我们将唐烧香杀死了,就意味着新十二属肖联盟那是根本不可能建立的事。”

    “其实,只要我们灭了十二属肖联盟中的任意一个成员,他们就无法组建新的联盟。”

    ……

    唐烧香循着声音,探听了好一会儿,考虑到对方人多势众,唐烧香没敢轻举妄动。

    当然,最主要的,是这儿是处于过去的时空中,一切都是重复,再跟他们纠缠下去,实在是没啥意思。

    难不成,一个曾经被自己杀死的人,反而在过去的时空中,将其仇家给杀了?

    “烧香哥~”就在此刻,远远地,传来弓儿的声音。

    弓儿一直陪伴在他身边,从未来的时空,回到了过去的时空,也就是从他们原来的时空,回到了现在。

    在弓儿身边,还跟着一个身形飘飘渺渺的女人。

    这女人是谁呢?就是那女鬼。

    “难道你们……都打算跟我回到未来么?”此刻的唐烧香,看了一眼那女鬼,道。

    女鬼摇了摇头,道:“我已经习惯这儿的一切了,如果变化太大,我将无所适从。”

    唐烧香闻言,觉得有理。

    要知道,未来的时空,早已不同于当前所在的这个过去时空的环境。

    由于生了激烈厮杀,未来的时空中,曹家镇(当前所在地,便是曹家镇,它位于羌山古派的辖地内)已经焕然一新了,如果女鬼回到回来,将有可能辨认不知周围的事物。

    “好吧,那你就留在此地吧。可是,就你一个人,你有同伴么?”唐烧香关切道。

    “没有。”女鬼摇了摇头,道。

    “哎呀,这个,我有些于心不忍啊!”此刻的唐烧香,暗自感慨道。

    “这样吧。你就寄附在我的一件宝器上吧,这样,你可以用它上面的高精纯度真气,***,或许能够***出一副血肉之躯来,可以么?”唐烧香道,

    女鬼闻言,点了点头。

    于是,唐烧香便是一拍储物袋,探手一挥间,便是抓住了飞逸而出的一根人面冰柱。

    这人面冰柱乃是唐烧香用一套完整的气势,***而成,由于生了畸化,使得它没有化形***。

    但这人面冰柱蕴含的能量则是十分精纯,而且,这元气自成气旋,可以保存很久而不消散。

    “好了,你进来吧。”唐烧香耍了耍人面冰柱,道。

    女鬼见到那从人面冰柱上散出的元气,眼神顿时一凝,心头一惊,真没想到,这对面的少年,居然能够凝聚出一把高质量的冰柱来。

    “只要我吸收了这冰柱上的能量,相信假以时日,就能***出血肉之躯来。”女鬼暗喜道。念及至此,它便是身形化作一道流光,朝着那人面冰柱钻去。

    “慢着!”然而,就在这时,从那暗处传来一声断喝。

    循声而望,只见到,一个俏丽的身影,在那暗处傲然而立。

    “嫦厢月!”

    此刻的唐烧香,心头咯噔了一下。

    这嫦厢月,也是由他冰柱上的高精纯度能量***而成。

    其实,唐烧香之所以答应让女鬼也寄附在冰柱上,是出于一种谋略。

    那就是让女鬼和嫦厢月相互制衡。

    这嫦厢月,确切地说,并不是嫦厢月,而是一个混杂了三家传承的混血儿。

    她即是嫦厢月,也是绝双蝶,还是烈凤……

    总之,她拥有好几个女人的记忆。

    “有什么事么?”唐烧香问道。

    “那根棍子,属我一人专有,如果你想让女鬼***成血肉之躯,可以另外给她一根。”

    “呃……我看还是将就着吧。”话音一落,唐烧香便是看向犹豫的女鬼,道,“没关系,这是我的资产,我说了算,你只管进来,然后也好给嫦厢月做个伴。”

    唐烧香说这话时,暗自狡黠一笑。

    嫦厢月一个人待在他的储物袋内,肯定会很寂寞,自己这次是一箭双雕,既让嫦厢月有个伴,又可以用女鬼制衡她,

    女鬼闻言,也是很老实地点了点头。

    那嫦厢月见到这女鬼老实,不像是跟她竞争的对手。

    也就放心了。

    其手,嫦厢月早就觉得一个人***异常的孤单,盼望有个人来作陪。

    而又由于她只是一套完整的气势,便是极难寻找到一个跟她“门当户对”的一个伴侣。

    虽说这女鬼只是一个魂魄,但其实也是完整气势的一种。

    因为她们除了血肉之躯外,拥有完整的精神气,以及可以独立运行的丹田。

    念及至此,嫦厢月心头反而高兴了起来。

    行至女鬼旁,便是携着她的手,道:“走吧,我看你挺可怜的,待以后***成血肉之躯,我们再一块儿干一番大事业。”

    女鬼闻言,感动地哭了。

    要知道,她被牛蛮宗(现在的牛蛮宗已经被北荒冰凰族盟旗下家族申武家族所占领)***给杀死,并且封印在了与棺材向连通的阴界中,而且是位于这个阴界的一个偏远地带,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哪里都不敢去,而是守在那与棺材(武魂)相同的入口附近。

    直到唐烧香被收入进去(是他自愿进去),方才将其从阴界的荒郊野外给带回现实,现在还遇到了一个关心自己的、跟自己形态差不多的一个女人,简直就是上天给她的一份丰厚的礼物,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点了点头,这女鬼,便是与唐烧香手携手,化作一道流光,朝着唐烧香的人面冰柱,钻了进去。

    他的人面冰柱所蕴含的能量,完全来自租界大黑山南麓天泉池北岸的那块奇石,它自成气旋,且可以常年不化。

    这足以证明蕴含的量不少,以至于可以冷凝成一根质地细密的冰柱,当然,更重要的是这人面冰柱蕴含的元气精纯度高。

    见女鬼和嫦厢月双双进入了人面冰柱。唐烧香终于了却了一场心愿。

    刚才他十分担心嫦厢月不准许女鬼跟她一起享用人面冰柱,现在却是十分善解人意地将女鬼领了进去,这不能不让他感慨。

    “走吧,咱们出。”脑袋微偏,唐烧香望着身边的弓儿,道。

    “这次到过去的时空,你有重大现么?”弓儿闪亮的眸子,微微瞪大着道。

    “有啊。”唐烧香一边回答,一边搜索。

    “我遇到了十二属肖联盟的另外一个实力派兄弟。你猜他是谁?”唐烧香神秘兮兮地道。

    “另外一位兄弟?实力派兄弟?”此刻的弓儿,惊喜之余,暗声疑惑,“他是谁呢?”

    “牛蛮宗前任盟主之子,也就是十二属肖联盟牛属血脉传承***的后人,你继续猜猜,他是谁?”唐烧香道。

    弓儿一听,顿时大喜。

    “前任牛蛮宗宗主之子,你的意思是说,幻火童子?会喷三昧真火的幻火童子?”弓儿惊喜交加道。

    唐烧香点了点头。

    “他现在在哪里?长得如何啊,呵呵。”弓儿俏皮地问道。

    “呃……他长得很好看,很漂亮,不过……”说到这,唐烧香欲言又止。

    “不过怎么了?”此刻的弓儿,见到唐烧香这副表情,就知道中间出问题了。眸光在四下搜寻了一番,道,“既然你见到了他,为什么不将其带来呢,万一他一个人因一时冲动作出傻事,岂不是……”

    唐烧香闻言,摇了摇头,道:“是呀,我也曾经劝说过他,过他就是不听,他说要先寻找到自己的生爹,然后再回去见龙燕丹。”

    弓儿闻言,无奈地耸耸肩,道:“咳,就让他去吧,哦,对了,你是怎么现他的啊?”

    唐烧香闻言,道:“此事说来也巧,他竟然被人二次封印起来,二次封印后的他,只有拳头那么大小如果不是我在跟白衣蒙面人交战期间,意外地将这个二次封印打开,只怕,他将永生永世见不到天日。”

    弓儿闻言,小手掩着嘴唇儿,大为惊讶。

    “二次封印,这也太残忍了吧,要知道,二次封印能够让封印物大大缩小,常人即便是看到也想象不到里面封印着一个人。”

    弓儿道。

    “是呀,正是因为这实在是太残忍。这幻火童子才决定先寻找出他的生爹。他是担心自己的生爹跟他一样惨遭不测。”唐烧香道。

    弓儿点了点头,道:“好吧,咱们走吧。”

    然而,就在这时,从那远处的一道恍恍惚惚的光影重心,突然便是走出来一伙人,则伙人中貌似还有女人。

    只见那女人,此刻指着弓儿,便是喝道:“你,我要跟你一较高下。”

    “你认识我么?咱们俩之间有仇么?”弓儿接连出疑问。

    “没有仇。”对面这手拿着扇子的女人,便是直言不讳道。

    “既然如此,那我们之间又有什么好较量的呢?”弓儿道。

    、然而,此刻的唐烧香根据对方的身高,外貌还有气质,便是猜到了一人。

    谁呢?

    就是北荒冰凰族盟前任盟主之子北方(荒)孓笑。

    此子,在半年前,是个模样十分俊美的少年,由于十分阴柔且漂亮,出门在外,一般人都将其错认为是女人。

    后来,这俊美的少年,遭遇了人生重大转折。

    他被唐烧香一脚给毁了命根子,后开在与唐烧香对决的过程中,败在唐烧香手下被一脚踹下了万丈河谷。

    在河谷里,他再次遭遇毁容的惨剧。

    但却是通过丹鼎(鼎盛帝国)见到了自己的生爹,并且建议他***《太衍易形经》部【本衍童子功】,最后化形成了一名模样更加阴柔,十分漂亮的女儿人,也就是后来的北方孓笑。

    但这北方孓笑因为与唐烧香之间,既有深仇大恨,又是一种相互依赖的关系,加之随着身份的转变,这北方孓笑,心态也是生了巨大的变化,已经对这个历经无数磨难的仇家唐烧香暗生敬慕之情。

    所以,她曾数次化作不同的女人的模样,来接近他,打听他,但都被他识破。

    由于这北方孓笑,不像以往那样***,唐烧香在遇到她时,便不会有那种冤家路窄的压迫感,相反,还有些期待……

    “弓儿,对面这女人,有可能是北方孓笑……”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