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688章 过去时空-潜入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88章 过去时空-潜入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申公无极在哪里?快叫申公无极来。  ”见麝狼群困住了唐烧香,远远传来呼喊。

    “申公无极在大唐东游门直系外苑的无极苑,在研修《少衍易形经》”

    “赶紧派人叫去。”

    ……

    唐烧香听到了这些议论,心头一凝。

    虽然身处过去的时空,但申公无极,实在可恶。

    “***,老子不奉陪了!”

    见到朝着自己冲来的麝狼群,唐烧香叱骂一声。

    便是,一拍储物袋,探手一挥间,抓住了飞逸而出的传送经书。

    打开的霎那,一股煞白的光华影面扑来。

    随着这股光华,一道螺旋光圈,从书页中蹦弹而出,瞬间笼罩了唐烧香,朝着他脑海里想象的地方,弹射而去。

    降落地方,这是在大唐东游门直系外苑——无极苑。

    “没人想到老子会出现在此!”

    唐烧香就躲在申公无极所在厢房旁边,***着里面一切。

    此刻,一名老者冲了进来。

    申公延桀当即转身出屋,跟两名斗卫来到另一个房间,大门紧闭,道:“究竟是怎么回事,现唐烧香踪迹啦?我侄女呢?她怎么没跟你们一块儿来?”

    两名斗卫一声不,腾的一声都跪下了,痛不成声道:“她……她失踪了!”

    “啊!什……什么,你说什么!唐烧香他人呢?!你们两个都有气化形八阶的实力,连他都对付不了?!快告诉我他人在哪?”申公延桀咆哮道。

    斗卫神情绝望道:“我们连唐烧香的面都没见过,根本不知道何处寻找。”

    申公延桀浑身一震,他只顾救申公无极,却是酿成了大错,把自己的侄女弄丢了。

    “我就说不该把你们三个带来,可你们为了邀功偏偏要来,这下可好,仇家的面还没见着,倒自己先丢失了一个!”申公延桀暴跳如雷道,接着涨青着脸,指着嫦湘月的院宅方向吼道,“快去找嫦湘月,叫她带你们去寻找!”

    *

    ——现在是过去时空!

    *

    “姑舅,我还有一事相告,大姐是一时轻敌,误中了先前那小丫头一掌,所以才导致……”

    “什么,你说什么,中了谁一掌?”申公延桀眼眸渐瞪渐大道。

    “中了……那个看上去纯灵灵、哭鼻子的丫头一掌。”

    “天啦!你们这群饭——桶!你们也好意思自称族系新一代天才,你们可是族比实力排行榜前三的成绩啦,连区区凡俗界一名丫头都对付不了,你这是要让族盟其它族系笑话咱们吗!”申公延桀只差气昏,想到申公媚便是更加的窝火,道,“两大世族还谈什么合盟,这样子还如何谈得下去!倘若找不到我侄女,就将那些帝国派来的执事统统杀掉!”

    两名斗卫——少主——都是一惊。面面相觑。

    “还不快滚!”申公延桀喝道。

    两名少主匆匆退去。然后施展驭气飞行术朝着嫦湘月院宅方向而去。

    由于太挂念自己的侄女,申公延桀顾不上申公无极,而是随后也朝嫦湘月的院宅方向飘去。

    此时刻,嫦湘月正在厢房内呵护她左胸的那个隐隐作痛的宝贝,因为白天与唐烧香比试其间被申公媚搅了局,不小心伤了左胸。听到有人敲门,嫦湘月打开一看,竟是申公延桀的两个侄儿——申公延平和申公延志。

    “师姐!”“嫂嫂!”见到育得窈窕婀娜、五官迷魅、嘴角略微掀起一抹勾魂的微笑,侧脸轮廓曲线更是令人痴迷的嫦湘月,两兄弟眼眸均是精光一闪,不知道换哪一种亲昵的称呼更好。

    嫦湘月朝叫她嫂嫂的申公延平狠瞪了一眼。他立刻便是改口称她一声姐。其实叫她嫂嫂也是一种谦逊的称呼,因为他们都知道爱她如狂的魔咒风穴是个丑八怪,是不可能跟她有实质关系的。

    嫦湘月跟申公延平兄弟俩曾在族盟旗下同一斗院***长达七八年,近年才外派到大唐东游门直系外院进修。遂将二人请了进来。

    二人围着她左一声姐右一声姐叫个不停,一时间竟忘了此行来的目的。其时,申公延桀正趴在窗外窥听里面的动静,见两个侄儿被嫦湘月迷得失去了方向,气怒万分。推门闯入进去,朝着兄弟俩喝道:“忘了来干什么的吗?”

    兄弟俩立刻拂袖抹了一下额头的冷汗,退到一边等待申公延桀的训斥。

    “嫦湘月,我想问你,你知道刚才都生什么事了吗?”

    嫦湘月一脸惊惑地摇摇头。

    “难道你就没听到申公延桀的惨叫吗,这么强烈的元力波动,你不可能没感应到!”

    “是有听到,但我不确定究竟生了什么,所以没去查看个究竟。”

    “即便你不确定,但也应该有所料到,申公无极极有可能在唐烧香现身的这一天,找他一决高下!”申公延桀颇不以为然道。

    “他现在怎样了,将唐烧香打败了么?”嫦湘月道。

    “你还好意思问,唐烧香不仅没死,还将申公无极右掌废去了半截,更令我悲痛欲绝的是,我的侄女前半身的修为已经作废,而且已经在天泉池一带莫名失踪,而今生死未卜!”

    啊!嫦湘月大吃一惊,手中的折扇不由得“咚”的一声落地。

    “你别忘了,铲除唐烧香的使命是盟主交派给你的,为了助你完成使命,我们先后折损了多少人力耗费了多少财力,这些,你都计算过吗?”申公延桀面肌绷得青道。

    嫦湘月被问得哑口无言。

    “你赶紧带他们两个去找我侄女,如果我侄女有什么三长两短,你的事情我也不会再插手,到时候由你自己向盟主交代!”申公延桀威喝道。

    嫦湘月俏脸微微泛出一抹阴郁,走出厢房来到庭院,五指微微一掐,储物袋袋口便是自动敞开一道缝,其内有着小股淡淡的威能喷溢而出,紧而十指合掐出一道印结,浑身便是外放出一股冰蓝色元气,于体表凝结出一层冰蓝色气势,将得娇体罩于其内。

    印结转换间,储于袋内最顶层——宝物盛内——的充量白**兽骨粉,便是随着又一道气势涌将而出,眨眼间,便是将体表的那层冰蓝色罩体吞裹,同时化形成一只翼展宽达五米的白色大鸟——苍云白鹤。

    嫦湘月居于白鹤体内的心脏位置,神识出窍居于白鹤的额头中心。印结再度转换,白鹤便是振翅而起,朝着大黑山南麓的天泉池方向飞掠而去。

    少衍易形经,第一部!

    申公延平兄弟二人皆是浑身一震,对于这套地衍级***,他们早就垂涎三尺,而今看到师姐施展,羡慕得双眼红。接着他们施展驭气飞行术朝北飞掠而去。

    虽说大黑山南麓与天泉池之间有一道分界线,地下埋有晶石源镭射体,朝天释放出的威能构成一堵晶石源镭射防护幕墙,可以有效地阻挡修为在气化形九阶以下的***闯入,但延绵至北方天际的树冠还是令人望而生畏,摇头直叹。天晓得唐烧香是否已经越过了边界,或者借助其它手段偷渡出界。加之周围树杆粗大,藏于树洞内也说不定,当然,藏匿方法远不止上述两种,要知道,租界是由倒垂巨峰链接而成,大6地平线本来就位于峰尖一端,唐烧香完全有可能已经下到地面。当然,这都只是猜测。

    一晃便是到了晚上,嫦湘月化作的白鹤已经深入到倒垂巨峰顶端之下,而兄弟二人的驭气飞行术还不够纯熟,加之对地形不熟,只能在天泉池一带搜寻,渐渐便是失去了信心和耐心。天黑的缘故,他们也不敢久待,只得无功而返。

    直系外院的疗养院内,申公无极躺在病床上着迷地翻阅着《少衍易形经》第三部内容。时而腾出双手比划着,恨不得立刻病愈出院,然后痛痛快快地***地衍级***。

    由于过于投入,以致于忘了自己有伤在身,他愈大胆地对照经书比划起来,不小心在比划一段冲脉过程的时候,拉伤了愈合中的半截残缺的手掌,痛得他惨叫一声,经书从手中脱落掉在地上,就在这时,一名黑衣人手执长剑突地箭步而入,伸手欲拾掉在床沿下的经书。

    申公无极大惊失色,伸出左手欲朝黑衣人一掌,黑衣人显然是有备而来,一边拾经书,一边抢先朝申公无极动了凌厉的攻势。申公无极一时间处于被动,黑衣人拾起经书转身便暴步逃遁而去。

    申公无极足掌猛地一踏墙壁,施展驭气飞行术飘出了病房,与黑衣人在上空遭遇。申公无极只能单手攻击,而黑衣人一只手牢牢抓住经书,也只能用一只手应付。

    单只手相博,申公无极的实力略高于黑衣人,加之二人的飞行术都不够纯熟,身子渐渐呈直立状态,且朝地面加坠落。

    由于打斗双方实力相差不太多,注意力难免过于集中,其中黑衣人一只手与申公无极拼杀,另一只手则放得很低。不料,就在二人打得难解难分之时,又一名黑衣人足掌一踏地面,腾冲而上,朝着下坠中的黑衣人侧身而去,踏中他胯部的霎那,沿着他的腰快步而上,如飞檐走壁一般,三步的功夫,比眨眼还快,劫走黑衣人手中的经书后,踏着他的面部上走,最后一脚落在他的头顶上,不仅将这名黑衣人踏下,还借助这股冲力直接飞入茫茫夜色中,消失在了二人眼前……

    为了不暴露身份,与申公无极厮杀的黑衣人也撤去,留下申公无极疯也似地朝天呼啸。

    三名黑衣人跟他的身手差不多,招式风格也差不多,申公无极隐隐觉得申公延平二兄弟参与的嫌疑较大,但明明是三个,另一个是谁呢?难道是杨氏家族内部人?

    为了查个水落石出,申公无极来到直系外院东门外的“聚龙殿”,此时刻申公延桀一改悲痛欲绝的神态,装作什么事都没生一般,与申公媚所在的世族官员们继续一团和气地谈判着。

    为了让谈判顺利进行,申公延桀拒绝在谈判期间节外生枝,除非有关于他侄女的消息。

    申公无极在大殿外等啊等,不解地自言自语道:“既然你侄女被申公媚废掉了修为,而今又神秘失踪,你为何不动一切人力去找!不是你指使侄儿心虚,还会有这等心思跟她所在的世族谈判!”终于等得气冲脑门,打退禁卫,直接闯入进去。

    大殿内灯火通明,富丽堂皇,申公延桀独坐高台,指点台下分列两侧的与会者。这时,申公无极闯入进来,扬起半截手掌凶怒道:“经书被人劫走了,我怀疑就是你那两个侄儿!”

    申公延桀倏地从座位上立起,老眼瞪得溜圆,这简直太不给他面子了!而且还破坏了他的“计划”。

    与会者纷纷借口起身而去。

    申公延桀压住内心的愤懑,随着申公无极驭气飘飞而至直系外院一座上等院宅。不见申公延平二人,申公延桀道:“我早已派他们二人随嫦湘月去天泉池搜查我侄女的下落了,待他们回来后再问不迟!”

    “待他们回来!待他们回来就晚了!他们或许早已拿着经书拓印去了!”申公无极心焦如焚道。

    这句话提醒了申公延桀,将手一挥,道:“走,回疗养殿看看去!”

    来到疗养殿,进入疗养病房,果真看到床上放着那本经书,经查验,确实是原来那部。

    “看到没,他们一定已经拓印了一部!现在已经开始***了!”申公无极怒不可挡道。

    “修真宝典没经允许是不可以私自拓印的,如果他们感违背原则,我定不会饶恕他们!”申公延桀信誓旦旦道。略作沉吟,道,“不过,此事最好不要对你干爹(二长老)说。”

    第二天早上,申公延平兄弟二人回来了。刚进入申公延志的院宅,便是撞见了申公延桀。

    “阿舅,你怎么在这儿?”申公延志吃惊道。

    “侄儿,我想问你们,昨晚你们去哪啦?”申公延桀道。

    “当然去天泉池一带搜查唐烧香下落去了!”申公延志道。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