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694章 子剑聚合体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94章 子剑聚合体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694章子剑聚合体

    面对飞刺而来的宝剑,魔咒风穴大骇,暴步逃遁间,将风穴对准了飞刺而来的宝剑。 

    天地万物皆有灵,宝剑莫不如此。这一回,它***解体成了无数把幻虚的子剑,逃离了母体,进而在异地再次汇合,形成了一把巨大而粗糙的子剑聚合体。尺寸是普通刀剑的千余倍,约莫四五百丈长。而母剑,只不过是一把用以寄托剑气的普通兵器。

    宝器逃离母体,意味着遭遇了难以战胜的对手。

    母剑被风穴爆出的逆向气势吞食,进而陷入虚空漩涡坠向巨型红色气团。剑柄,半途气化,剑刃,继续下坠,落入气团环腰一圈的那八个大洞窟之一。

    母剑没了,许捕头震骇间拔出大刀,高举过头顶,妄想用它作为新的母体,召回子剑聚合体。但他失败了,子剑聚合体灵性已经很高了,它正在为自己物色新主子。

    它先是绕着躺在剑石顶上的情癫大圣绕了一圈又一圈,仿佛是在尝试着与他交流,可那情癫大圣傲慢惯了,眼光太高了,这把气势貌似一般般、而且还有些胆小的粗糙子剑聚合体,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而且,他还用自己的棒子捅它,嘴里直喝:“去去!”

    子剑聚合体愤愤而归,然后在魔咒风穴申公戬头顶一阵盘旋。申公戬原本有些顾忌,可刚才子剑聚合体的异常行为,以及先前在他肩膀划下的一刀,引起了他的高度重视。虽说此聚合物有些胆怯,但依然不愧为宝器级别的杀器。但见他浑身打了个激灵,眼眸一亮,赶紧拍了一下宝物袋,从袋内飞窜出一把品次并不很高的兵器——三尖六刃叉(Ψ)←已经变得极其渺茫了。

    许捕头也是一言不,他知道青衫姑娘内心很难过←看到有人将他做掉。就在今早,也就是他初次遇见青衫女子时,便不可救药地爱上了她,且时不时从精眸内迸出两根火热的游丝,却总是莫名其妙地绕道游入了青衫女子身后的那两名丑陋至极的男修士眼中,令得后二人十分恼怒,但他们是修士,对胤无忌这个凡人不敢怎么样,一气之下,离开了凡俗界。

    胤无忌所御的宝器乃是通天宝戟,是他胞弟胤土孙从黑公药谷丹院盗来的,是黑吒莲的护身法宝,通体泛着紫金威芒,威力无穷。胤无忌落地后,见青衫女子一脸失落,关切地问道:“小青姑娘,你怎么了?”

    青衫女子无心理会。倒是许捕头为人一向爽直,当胤无忌问到他时,他便和盘托出。胤无忌既感震惊又无可奈何,因为他所在直系斗院所依附的“(古)东游门”和申公戬所在的“北荒冰凰族盟”,跟“冰封万里帝国”均有着隐而不宣的关系,三者整体利益是一致的,所以他不敢在两大势力之间挑起内讧。

    当他从许捕头口中得知,情癫大圣与唐烧香乃是“修为”与“肉身”独立而又统一的关系时,妒忌之余,决定趁夜黑风高和远在异域他乡的有利时机,帮魔咒风穴一把,助他除掉情癫大圣但不亲自下手,然后,唐烧香这颗眼中钉必死在手段更毒辣、生性更残忍的魔咒风穴手中,而他也不必背负太大的压力。

    决意定下后,胤无忌便借夜色和环境的掩护,先寻一处隐秘之地藏匿了起来,然后目光泛聚在浑身威能大显的情癫大圣身上,接着,他便是将通天宝戟朝天祭出。那宝戟立刻便是化作流光遁入地下,然后在情癫大圣脚尖触地的霎那,从触点所在的位置,精确地破地而出,肉眼只能看到一道快如闪电的流光。

    情癫大圣的反应那是快到了极点,就在通天宝戟破地而出的霎那,他便是猛地一个闪退,宝戟刺了个空。不过,魔咒风穴的三剑戟趁势欺近,丈长的手柄狠狠击了情癫大圣一下。

    情癫大圣只感觉浑身裂解、元神崩溃了一般,脑袋恍惚了一阵。好在通天宝戟的攻击是逐次的,没有朝他动连续攻击。而他手中的暗金色棒子,成功化解了三剑戟的好几***击。情癫大圣得以恢复状态。

    随后,通天宝戟和三剑戟动了好几轮配合攻击,但并没能在短时间内将情癫大圣拿下,估计至少要再战几天几夜,直到其中一方出现明显破绽为止。

    这期间,有一位很重要的角色出现在了远山之颠,他就是黑吒莲的哥哥黑吒风,黑吒莲误杀勿刹马后,他受父亲黑塔托之命,代黑吒莲向十一生肖直系斗院请罪。生死任由对方处置,而黑吒莲则回修真界接受审判。他得知紫金战戟的消息,与唐烧香昨天早上现的那张死亡恐吓纸条有关,斗院长老将此事转告给了黑公药谷丹院,丹院便派黑吒风来收回黑吒莲丢失的那件法宝级兵器。

    但见他指掐印结,强行朝通天宝戟出一道“归鞘”指令。但通天宝戟的最新“滴血认主”主人是胤无忌,对旧主人的指令必然存在一定程度的排斥。新旧主人的指令均被感应到后,通天宝戟的运转受到了干扰,原本只破地朝天飞刺,受到干扰后,出现了水平直刺的情况。

    胤无忌察觉出了异常,强力运转修为并指掐印结,试图稳住逐渐失控的宝戟。但宝戟依然时而上下竖刺,时而水平横刺,时而纵翻,时而平旋……

    机会来得正是时候,在与失稳的通天宝戟和魔咒风穴祭出的三剑戟周旋的过程中,情癫大圣终于抓住了一个宝贵的机会。但见他猛地一棒震飞三剑戟后,一脚飞踹,自他背后水平刺来的、处于紧急自我调整状态中的通天战戟,冷不防被踹中“***”,爆冲向前方,而它的正前方,正对着魔咒风穴的左胳膊,也就是风穴所在。

    “啊!”魔咒风穴惨叫一声,趔趄几步倒地痛苦翻滚。他的玄冰罩衣破裂,连得整只胳臂都被卸了下来,气血如高压蒸汽一般自残臂喷射而出。申公妮儿见之,呼喊着冲了上去。

    胤无忌傻眼了,慌乱中朝通天宝戟出了一道归鞘指令,但由于受到黑吒风归鞘指令的干扰,通天宝戟反应度大降,依然和魔咒风穴祭出的三剑戟,朝情癫大圣动着连番自主攻击。

    情癫大圣一个筋斗翻入云层,修为极运转间闯进一道虚空裂缝。而三剑戟和通天宝戟咬得甚紧,跟着闯入了裂缝。几乎是与之同时,从裂缝内喷出一抹气势,紧而复原为一个猿面古人,正是唐烧香自身的那套完整的气势。猿面古人闪入唐烧香体内,唐烧香便慢慢苏醒了。

    胤无忌也顾不得询问唐烧香有关宝戟的下落。看着痛不欲生的魔咒风穴不知所措。倒是青衫女子波澜不惊,运转修为外放出一股真气,进而化作一根脉动的游丝自两指尖窜将而出,不仅帮魔咒风穴和断肢止住了气血喷射的伤口,还止住了他的疼痛。

    不过,青衫女子并未忘记她此行的目的,故此,她指掐印结,外放出一股元气并化形成一条蛇形气势。那蛇形气势立刻浑然游动着自天而降,一口咬住落在雪地上的断肢,交给了青衫女子。

    “魔咒风穴,我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除非你答应跟我们回修真界接受审判,不然,我只好拿它回去交差。”

    “在我心中,风穴比我的性命还重要。我可以舍弃天下宝物,但不能没有它。如果它离开了我,我也无心活在这世上。”

    “既然如此,那你只好随我们回修真界了。”

    因触犯天地律令而被遣返回修真界的修士,以后很难再获得前往凡俗界的机会,甚至终生不准再踏入凡俗界一步。魔咒风穴权衡了大半晌,终于从齿缝里挤出几个字:“好,我答应你们。但是,请先给我一些时间,待养好伤,再跟你们走不迟。”

    魔咒风穴所在的北荒冰凰族盟势力相当强大。为了不得罪北荒冰凰族盟,连一至六品的命官都不愿受理此案子。更何况,来凡俗界之前,帝王特地交代,不可硬逼。

    略作权衡,青衫女子退步道:“给你两个月时间养伤,两月后我们再来。”稍顿,补充道,“再提醒你两句:第一,谨记自己的身份,你是修士,根据天地律令,不得杀害凡人,第二,你是双龙帝国子民,背叛国家等于自掘坟墓。另外,断臂先保存在我这里,免得你滥杀无辜。”

    魔咒风穴浑身一震,心里面还惦记着如何除掉唐烧香,可现在,难度越来越大,尤其是唐烧香与情癫大圣达到**与修为独立而又统一的境界后。要想除掉他们俩,最可靠的还是他的风穴。因为他的风穴不仅是天地少有的奇宝,而且“血统”纯正,不像三剑戟和通天宝戟,多次“滴血认主”使得容易受到前主的指令干扰。

    “你的断肢,暂时存放在犬戎丞国,只要你不背叛帝国,终究还是你的。”青衫女子提醒道。

    听到犬戎丞国,魔咒风穴眼睛顿时一亮。犬戎丞国国主伏婴犬,在登上王位之前,乃是“十一生肖属盟”(而不是直系斗院)狗属***,与他的关系非同一般。犬戎丞国位于修真界,却是距离凡俗界最近的几个朝贡国之一,“双龙”帝国(龙城帝国和龙城万里帝国)的修士在前往凡俗界办事之前,常以此国为中转站。

    魔咒风穴自然是求之不得,没有提出异议,在申公妮儿的搀扶下,准备离去。

    “唐烧香,我们的宝器,是不是落在了你的手中?”见魔咒风穴二人意欲离去,胤无忌担心自己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加之,已然失稳的通天宝戟迟迟不现踪影,令他躁急不安,喝问唐烧香道。

    唐烧香冷哼一声,叱道:“问情癫大圣去吧!”

    胤无忌无计可施,又担心情癫大圣突然现身报复,便将最后一丝希望放在了青衫女子身上。许捕头原本对他怀有一丝好感,但现在却不以为然。与青衫女子转身离去。

    胤无忌又打算跟着魔咒风穴一块儿撤走,却被申公妮儿喝得***几步。

    对于魔咒风穴来说,当下最紧迫的事情,是回去疗伤,若是因追踪宝器而再次遭遇情癫大圣,结果会更糟。对他来说,风穴才是一切,是胜过一切宝器的存在。他没有急于拿风穴与情癫大圣一决高下,乃是因为他不愿过早亮出自身的底牌,而且,考虑到自身净实力有限,揭开底牌前多少有些顾虑。更何况,他尚处于闭关修行期内,不可大量消耗元气。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